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元神化剑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元神化剑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不是闻人
    眼看着银华就要被贼偷的血剑击中,一把灿烂的金剑便从银华身上飞射而出,一举挡下了血剑的攻击。她银华的确缺乏一点儿野外冒险的经验,可不代表她就是一个战斗的外行!

    在金剑挡住贼偷的攻击之时,银华暴喝一声,瞬间磅礴的神力便朝手臂上涌了过去,在这磅礴的神力冲击之下,禁锢着她的手臂和仙剑的力量,立刻便烟消云散了,不敢大意的银华随之飞身后退,左手一抬,迅速地结出了一个个道印,每结出一个道印,银华上方便凝聚出了一道金色的剑气,当九个道印完成,所有剑气立刻便以惊人的速度的旋转了起来,伴随银华仙剑一指,便化作光轮斩向了那贼偷!

    “锵!”地一声,贼偷横着血剑便挡住了光轮的攻击,然而高速旋转的光轮却具有可怕的冲击力,顿时便碾压着他不断后退。

    银华自然不会傻乎乎地看着光轮攻击贼偷,在斩出光轮的下一刻,银华再次快速地结出道印,顿时间,此前被她所召唤出来的金剑便爆发出了绚烂的光辉,化作一把刺破天穹的巨剑,斩!伴随着银华一声暴喝,金色巨剑便以奔雷之速,迅猛地朝那贼偷斩了下去!

    “砰!!”

    大地震动,尘埃冲天而起,飞溅的尘土不断地蔓延向远处,将沿途的一切全部撕成碎片!等到尘埃落定,大地上便多出来一条绵延数公里之遥的巨大沟壑。

    于暗中目睹着这一切,林铮不由得阵阵咋舌,本以为这种家里蹲技术宅的战斗力会比较有限,没想成竟然有如此凶悍的本事。

    “元神化剑啊!”阿纤感慨道,“这是相当古老的秘术了。”

    “怎么说?”

    “简单来说,就是在将自己的元神锤炼成无坚不摧的兵器,虽然叫元神化剑,却并非一定要是剑刃,基本上是自己擅长什么兵器就锤炼成什么。”

    “感觉好厉害的啊!”巽赞叹道,“不过怎么没有听说过的。”

    “厉害是的确厉害了,但是缺点也是非常明显的。”阿纤解释道,“将元神之力于瞬息间爆发,可以带来强大的破坏力,但这样一来,也会导致元神快速地衰弱,如果不能迅速地歼灭敌人,那么情况就会变得非常糟糕!另外,元神毕竟是修者的重要根基,这样将元神直接暴露在敌人的攻击之下,着实太过冒险,事实上,巫妖之争时,妖族好些修者就吃了这种大亏,元神化剑之后,被巫族以蛮力击破,从而导致自身极速衰落,最终身死战场。你们没有听说过,恐怕正是因为这种种缺点,导致元神化剑术逐渐淡出了修界的舞台。”

    听罢,林铮和巽便一阵恍然,原来如此,缺点如此明显的话,的确不适合在对敌之时使用呢,不过,若是到了生死关头,有这一样一门秘术用来拼命,想来倒也不错。

    就在林铮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学下元神化剑好多一张底牌时,银华那边的战况却骤然反转!原本占据上风的银华,忽然口吐鲜血,踉跄着倒退,而身上更是随之散发出了不吉利的黑色气息。

    未等林铮弄清楚是个什么情况,那深沟之中便响起了贼偷那响亮的大笑声,“我等你这招很久了!”

    银华咬牙站定,旋即手掐道诀,将自己的元神金剑从深沟中召唤了起来,然而当元神金剑被召唤上来的时候,那原本绚烂的金光,已经变得暗淡非常,不仅如此,剑上还被缠绕上了一大片宛若血管一般的猩红物质,并且那些东西还在不断地增殖之中,在那东西的侵蚀之下,银华的元神金剑,正不断地散发出缕缕黑色的气息。

    “这是什么玩意儿?!”巽吃惊地叫了起来,“看上去也太恶心了了!”

    确实,那些玩意儿仿佛血肉一般在元神金剑上蠕动着,给人的视觉冲击真不是一般的大,别说巽了,就是林铮也看得一阵腻歪。

    “这似乎是血魂术!”见多识广的阿纤给讲解道。

    “血魂术是什么?”

    “冥河老祖的一种秘术,可以侵蚀他人元神,将其元神之力化为己用。这是一种相当狠毒的秘术,被侵蚀者的元神将会受到难以愈合的创伤,哪怕事后重新凝聚出来了,元神也会长期处于击溃衰弱的状态,甚至会自主溃散,若得不到有效的治疗,被侵蚀者最终很可能会直接魂飞魄散。”

    “怎么又是冥河老祖啊!”巽听得便是一阵嘀咕,“那老古董最近出镜率好高啊!”

    而林铮则皱起了眉头,从那贼偷刚才掉了脑袋又长回去那一幕来看,还真有几分血魔的感觉,别是这家伙也炼成了血魔经,那可就操蛋了!

    “恐怕没有!”阿纤道出了林铮担忧的状况,“如果他修炼成了血魔经,那么血魂术的侵蚀速度将会倍速提升,那样一来,元神完全暴露在他面前的银华,只怕连

    十秒都撑不住。”

    “不过看这情况,她貌似也撑不了呢!”巽紧盯着银华那边说道,此时,银华已经和贼偷再次展开了交锋,却见那贼偷身上浓罩着一层宛若血肉一般的血气,那一片血气衍生出了大量根须,黏着在银华的元神金剑上,形成了那侵蚀元神金剑的血色物质。

    显然,那些东西不仅能够侵蚀银华的元神金剑,甚至能干扰道银华对自身元神金剑的控制,使她无法将元神金剑回收。为了让自己的元神金剑挣脱掉血魂术的侵蚀,银华只能向贼偷发起进攻,然而此时那贼偷通过侵蚀吸收银华的元神之力,精气神已经回到了巅峰状态,而相反,银华却因为元神受到侵蚀,而导致自己实力滑落,交锋之中,处于巨大的劣势之下!看这个情况下,若是没有意外的话,银华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该落败了。真真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啊!要是之前没有用元神化剑的话,恐怕也不会中招。不过谁能想到,这给贼偷竟然这么皮糙肉厚呢!若非这厮学了冥河老祖的秘术,银华那一剑下去,就已经结束战斗了。

    眼看着银华的状况越来越糟糕,林铮这就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种状况,已经不是像之前一样,靠幻术就能解决得了的呢!当下,林铮便朝银华他们那边的战场飞了过去,降落的同时,手中已经拔出了原初之蓝。

    当林铮靠近的时候,贼偷还在酣畅地向银华发起猛攻,一把血剑在其手中耍得那是水泼不进的,迅猛的攻势之下,衰弱的银华只能挥动仙剑抵挡招架,根本没有任何进攻的机会。

    看着不断向银华发起进攻的贼偷,林铮的神色便有些无语,这货还真是长着一副主角模板的德行呢,进攻之下,那么是气势勇猛,霸气如虹,宛若一个征讨恶棍的大英雄果然还是人不可貌相啊!

    轻轻地摇了摇头后,林铮便几步走了上前,下一刻,魔影便猛地从贼偷的影子里面冲了出来,随之一拳便朝他的后腰砸了上去!灵魂断首!

    “嘭!”地一声,还处于懵逼状态中的贼偷便给魔影把灵魂给轰出了身体,不等他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林铮已经提着原初之蓝走了上前,伴随寒光一闪而过,这厮的灵魂便被斩成了两段。

    被斩开的灵魂发出了惨厉的嘶吼,其魂体和肉身的联系,随之变得薄弱了起来,下一刻,漆黑的影子便从他的身后挥出了巨剑,彻底斩断了他的魂体和肉身的联系!伴随着那薄弱的联系被斩断,贼偷的肉身的双眼顿时便失去了神采,随之无力地倒向地面,而在其倒地之后,那覆盖在他身上的诡异血气也随之烟消云散,侵蚀着元神金剑的猩红物质也在一片黑烟之中彻底消失。

    随着元神金剑挣脱了束缚,银华立刻便将之回收,神色有所好转之后,银华这才惊诧地望向了眼前的林铮,“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林铮捆住了贼偷的魂体,回头便笑道:“自然是过来看热闹的啊!你们出发的时候那么大动静,我想不注意到都难啊!”

    银华虽然感觉有点儿不对头,不过还是下意识地认可了林铮的说法,毕竟听金锢说,林铮可是送了铁胆好大一块石中铁呢,想来他也不可能对他们的石中铁剑胚有啥兴趣的。旋即便对林铮点头道:“这次真是太感谢了,若非你出手相助的话,只怕我今天就该交代在这里了。”

    话音刚落,给林铮困住的贼偷便破口大骂:“我呸!堂堂铸剑山庄,竟然在他人交战之时偷袭,恬不知耻!”说完,这就看到林铮把手给抬了起来,不等他反应过来,林铮一巴掌便扇了上去!

    “你个瘪三蟊贼还好意思骂别人无耻的,偷东西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无耻?杀人铸剑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自己无耻?再说了,我也不是铸剑山庄的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美德!是侠义!懂不?!”

    见得林铮将那贼偷说得一愣一愣的,银华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唔总的来说,林铮的话的确是对的,但是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怎么就感觉那么不对味呢!

    就在巽笑骂着林铮臭不要脸的时候,那给打懵了的贼偷终于回过神来,继而勃然大怒,“我没有杀人铸剑!”

    林铮听得眼睛就是一瞪,“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以啊!剑都在你手上了你说你没有杀人铸剑?!”

    “没有!”贼偷神态坚决地大喝道:“我只是负责偷,从来没有拿剑血祭过!”见得林铮露出了惊愕之色,贼偷便暴躁地怒吼道:“你这是冤杀!是滥杀无辜,算的哪门子的侠义!”

    “啪!”林铮又是一巴掌拍到了这厮的脸上,“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罪业都快把你的人给染成影子了,还敢说我是滥杀无辜的!或许你的确没有杀人铸剑,但是那些被血祭的人,也是因为你偷了这把剑才死的,更别说

    你这家伙手上就没少沾人命的。”被血祭的剑胚可不是谁都能用的,这厮却能将血祭后的剑胚耍得如臂指使的,只从这点儿上林铮便足以断定,这货绝对没少杀人,至于杀的是不是被血祭的那些,这个再议。

    “先别管这家伙了,我们得去帮下师兄。”和金锢交锋的那只三眼猴子凶悍非常,棍法刚猛无比,金锢在开战之初便已经陷入了被动,很难在那猴子的攻势之下夺得攻势,如今应付得那是险象环生,稍有不慎,便可能给那猴子一棒槌给砸成肉泥的。

    然而正要前去驰援的银华才刚一动,顿时脚下便是一个趔趄,差点儿一头栽倒。见状,林铮这就没好气地拍了下贼偷,将他给扔到瓶子里面之后,这就上前拦住了银华。

    “不用担心我,我还撑得住。”

    “行了吧你!”林铮没好气地说道,“就你现在这状况,还上去帮什么忙啊!不去给你师兄添乱就不错了。”说着,林铮便拿出来一颗丹丸交到银华手上,“先吃下去调养一下吧!元神的污染不尽快祛除,可是会留下大麻烦的,至于你师兄那边,我过去帮忙就好。”

    “可是……”银华满脸迟疑之色,看得林铮白眼便翻了起来,“别看我只是一个七转,真打起来你可不一定能打得赢我!”

    银华听得眉头便竖了起来,她的确是有些担心林铮的实力不足,现在听林铮这么口不遮拦的话,这就一阵火大,“行啊!那咱们就比试一下!”

    这婆娘难道脑袋都给侵蚀污染了么?!林铮听得一阵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情要和他来比试一下的说,就现在这状况,等他们比试完了,恐怕金锢也可以包饺子了。

    摇了摇头之后,林铮转身便道:“随你,不过得等你休养好了再说,现在你还是乖乖在这儿养伤吧!”说罢,林铮两脚一蹬便朝金锢那边冲了过去,听罢,银华嘴一张的就要发火,但骤然袭来的虚弱感却让她消停了下来,低头看了下手中的丹药之后,这就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不管怎么说,至少林铮有句话是没说错的,这时候的她要是上去,只会给师兄添乱而已,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就在银华开始休养之时,林铮已经冲到了金锢和三眼猴子的战场边上。对于偷袭什么的,林铮从来就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能轻松解决的麻烦,干嘛那么费事儿啊!

    然而这次确实有点儿始料不及,就在林铮靠近那猴子的时候,猛然间,这厮的后脑勺上竟然挣开了一只眼睛,见状,林铮想都不想的,立刻便加快了速度冲了上去!然而下一刻,那猴子却猛地伸出来第二双手臂,同时抡起一根长枪便朝林铮恨恨地抽了过去!

    “嘭!”沉重的枪身猛烈地抽打在八咫玉上,强大的冲击连八咫玉都无法完全抵消,使得林铮一下便给掀飞了出去。

    等到林铮在半空中稳住身形之时,那三眼猴子已经变成了双头四臂的模样,嘶吼中,这厮抡起长枪便是一刺,瞬间一道龙卷便直奔林铮席卷而去,那声势是真个惊人。

    不过,区区一个猴子,就敢在咱面前玩一串二,你这臭猴子未免太小看人了!

    “轰!”地一声,八咫玉所轰出的雷光便击溃了三眼猴子刺出的龙卷!当巨大话的枪尖穿刺而来之际,林铮一个翻身便避开了它的直击,而后顺势便落到了那枪头上。

    脚下一点,林铮便沿着巨大的枪杆直奔那三眼猴子冲了过去,疾驰中一道红光迎面便飞射而来,而后林铮便保持着不变的动作持续地滑行着。下一刻三眼猴子的另一只手臂猛地便抓出来一面盾牌,随之抡起盾牌便是一扔,顿时那盾牌便化成了致命的切割圆盘飞向枪杆上的林铮,干净利索地将林铮给斩成了两截。

    然而被斩断的林铮转瞬便崩溃了,不等三眼猴子反应过来什么情况,林铮的身影已经闪现在它面前,提着命运切割便朝它的竖眼刺了下去!

    凄厉的惨叫顿时便从三眼猴子口中回荡而起,旋即这厮便扔掉了手中的武器,抱着自己的脑袋一阵咆哮,狂暴的声波冲击伴随着它的咆哮不断地向四周扩散开来,让林铮和金锢难以向其逼近。

    在那阵阵恐怖的嘶吼中,三眼猴子的体型开始逐渐膨胀,转眼的功夫,它的身躯便崩裂了身上的装备衣物,并且还在持续地膨胀之中,看得林铮都张大了嘴巴。你妹的又不是超级赛亚人,咋的一下变得这么大的!

    在经过半分钟左右的变身之后,三眼猴子已经变成了一只高达三十多米的巨型猴子,并且依然保持着双头四臂的状态。然而,命运切割的力量却并非是巨大化就能摆脱得了的,是以在巨大化之后,三眼猴子顿时便狂暴地一阵发泄,四个巨大的拳头不断地轰击地面,弄得地动山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