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 330、安眠曲

330、安眠曲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拥有福气
    献祭总是和宗教有关。

    无论是牲畜的献祭,还是活人的献祭,都带着强烈的仪式感。

    而最古老的传说中,献祭其实是和某些存在进行的交易。

    献上祭品得到回报。

    那些所谓的存在,则光怪陆离,什么都有可能。

    维达教的这场献祭仪式,以那些和死在榆树街里的人的血亲为媒介,血液浇灌在那颗枯死的榕树下,很快就使得大片地面被鲜血打湿。

    即使周围映照着火把,可地面却并不显得鲜红,反而隐隐发黑。

    场面血腥中又带着禁忌的可怖感。

    邪教徒们一个接着一个,由维达教的主教艾卡划开她们的手臂。

    当时间到了凌晨4点钟的时候。

    所有参与了献祭的邪教徒,全都跪在了地上,口中呢喃着晦涩难懂的拗口话语。

    那声音听起来非常奇怪,像是早就已经遗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方言。

    但翻来覆去,就只有那么几句。

    艾卡等三名主教看着这一幕,齐齐伸出双手,振臂高呼:“赞美维达……”

    仪式感非常强烈。

    渐渐地,晨雾也开始缓缓浮现在周围。

    朦胧又暗淡。

    虚荣教派的成员墨瑟看着这一幕,从宽大的衣袖中,拿出了一把红色的短笛。

    整个短笛造型古拙,也许是因为存在的时间太久的原因,许多地方都出现了掉漆现象,仅仅只有一些模糊的花纹彰显着它曾经的不凡。

    这是一件艺术品。

    也是墨瑟之前说的乐器。

    “开始了……”

    墨瑟声音飘忽不定,双手拿着短笛,便放在了嘴边。

    但实际上,他是戴着面具的,整个脸除了眼睛以外都被遮住,根本不可能吹动。

    可他仿佛意识不到一样,做出了一幅吹奏的模样。

    他的手指也时不时的律动着。

    看起来很像是一个音乐家,在奏响着最美妙的音乐。

    但实际上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一时间,除了邪教徒们的低声念诵声以外,气氛诡异的吓人。

    ……

    游乐园外。

    杜维看着屏幕上的这一幕,脸色越发冷淡了起来。

    他接触的恶灵实在是太多了。

    即使是透过屏幕,也能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他注意到,随着墨瑟拿出短笛开始吹奏以后,荒地处的薄雾出现了扩散的现象,并且隐隐向着那颗枯死的榕树汇聚了过去。

    此时月亮高高悬挂在夜空中。

    淡淡的月光投射在那榕树上的旧路牌上,闪烁着异样的色彩。

    “仪式要成功了吗?”

    杜维皱着眉说了一句。

    这话让一旁的汤姆听到,不禁哑然的说道:“仪式成功?可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汤姆是普通人,接触的恶灵事件也都是善后工作。

    因此他的直觉相对来说比较迟钝。

    边说,汤姆边仔细的盯着屏幕上的那些邪教徒看个不停。

    嗯……身材都很不错。

    杜维冲汤姆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打扰自己,然后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那颗枯死的榕树上。

    如果这玩意是榆树街现身的媒介的话。

    那么异常应该是由它先开始。

    并没有分析错。

    因为很快,那些雾气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蚂蟥一样,向榕树的汇聚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甚至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雾气旋涡。

    地上的那些鲜血也出现了奇怪的变化。

    咕咚……

    从血液中鼓起了一个个气泡。

    如同开水沸腾。

    雾气也因此变得多了一丝鲜红……

    渐渐地,整个枯死的榕树都蒙上了一层血色,从树皮到枝干,逐渐被雾气所包裹。

    一开始还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可到了最后,整颗枯树都和雾气融为一体,消失在了屏幕中。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那些雾气将维达教的很多邪教徒也都纳入其中……

    再然后,便无影无踪……

    杜维的脸色忽然变得阴沉了起来。

    “献祭吗……可为什么是她们的人,不应该啊……”

    维达教的教义非常血腥,她们从未把普通人当做同类。

    而普通的邪教徒实际上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差别。

    按照这个逻辑,献祭维达教的邪教徒和普通人也没有区别。

    前者需要发展,后者则到处都是。

    不对劲……

    杜维赶忙冲汤姆说道:“你现在帮我联系下波兰市的警方,如果那些人可靠的话,查一查游乐园里的邪教徒,我想知道那些人的身份。”

    此时,那些雾气波及的范围,已经快要到被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的十来名邪教徒身上了。

    即使那些邪教徒还活着,可信号却已经出现了干扰现象,导致画面都变得有些卡顿失真。

    汤姆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郑重说道:“我现在就帮你查。”

    说着,他走到一旁拿出卫星手机,拨打了一个警方内部的号码……

    杜维点了点头,右手拉过身后的背包。

    他准备破坏维达教的计划。

    并不是为了救那些邪教徒,而是他不想让仪式成功。

    否则的话,一旦榆树街出现在人间,维达教的人肯定会进入其中,找到那架钢琴。

    到那时,杜维这次的波兰之行将毫无任何意义。

    拉开背包。

    里面放着的正是面具。

    戴上面具用小丑牌许愿,维达教即使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进行这个计划,也无法阻止它的失败。

    而这对于杜维来说,毫无任何心理压力。

    可是……

    就在杜维准备戴上面具的时候,他的耳机里忽然传出了一阵悦耳的钢琴声,以及短笛伴奏的声音。

    钢琴声清脆,就像是在耳边弹奏的一样,清晰又悦耳。

    这是一首安眠曲……

    短笛声也悠长婉转。

    一开始杜维只以为这是伴奏,可当短笛声的节奏和钢琴声同步的时候。

    他才意识到,那只短笛吹奏的也是一模一样的安眠曲……

    杜维眯了眯眼睛,将面具缓缓戴在了脸上,另一只手从口袋的钱包里抽出小丑牌。

    同时,他的视线也在看着屏幕。

    画面中,墨瑟已经走到了那颗榕树原本的位置前,双手捏着短笛不听的吹奏着……  

    但短笛声却是和钢琴声一起出现的。

    前者像是在引诱后者出现一样。

    突然间……

    画面疯狂闪烁,变得模糊了起来。

    杜维瞳孔猛地一缩……

    他看到在那些雾气中,出现了一个人坐在巨大钢琴前,双手灵活的敲击着琴键的轮廓……

    不……

    不能说是双手,因为那个人的一只手,非常狭长,给人的感觉非常尖锐,就像是戴上了一幅钢铁手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