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唐朝贵公子 > 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

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李世民询问陈正泰,令房玄龄等人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毕竟……这是真正的军国大事,陈正泰在他们眼里,固然是有一些小聪明的,可毕竟太年轻。

    无论是房玄龄,还是李绩、李靖人等,毕竟是久经磨砺,无论他们各持的是什么立场,至少都有令人信服的理由。

    陈正泰此时道:“恩师,学生以为……应当出兵。”

    他话音落下,谁也没有吭声,哪怕是主战的勋臣们,也是不显山露水的样子。

    李世民眉一挑,他心里略略有些失望。

    之所以询问陈正泰,是因为他想试探一下这个弟子。

    他知道陈正泰很年轻。

    正因为年轻,李世民希望看到他沉稳的一面。

    固然李世民内心深处是渴望给突厥人来一场迎头痛击,可他也自知这其中的难处。

    而陈正泰这个愣头青,开口就是打他mei的,这就显得陈正泰有些不够稳重了。

    “噢,为何?”李世民轻描淡写的看了陈正泰一眼。

    陈正泰一脸认真之色的道:“学生以为,突厥人竟敢犯边,此时他们远道而来,我大唐立国不久,突厥人势必骄横,所谓骄兵必败,此其一;他们侵犯的乃是夏州,夏州距离关中不过一步之遥,唐军出关,若是能引一支精兵,趁其骄横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之恶战,如此……必能获得战果,这是其二。”

    李世民听到此处,眉不禁扬起来,心里不免触动,这个家伙……居然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只见陈正泰随即又道:“只要给予痛击,据学生所知,突厥各部之间并不和睦。之所以他们能团结一心来犯我大唐边境,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所有人能从我大唐这儿劫掠财货。而一旦不能劫掠,遭受了损失,突厥各部势必离心离德,到时……只需作壁上观,突厥未必不能内乱,到了那时,我大唐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李世民面色微微一动,接着,他与李靖对视了一眼。

    李靖这些年,奉旨一直都在研究与突厥人的作战方法,早已将突厥人的软肋摸了个一清二楚。

    事实上,这些年来,大唐对突厥一直都在示弱,这也是李世民和李靖等人暗中的布置,他们按兵不动,在每一次与突厥人的摩擦之中,都采取了议和的请求,已让突厥人将大唐越来越不放在眼里了。

    根据边镇的刺探,突厥人犯边,从几年前的谨慎,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到了后来,当突厥人自以为大唐已经不敢和突厥铁骑交锋,他们甚至已经放胆孤军深入,甚至……不留后队和派出两翼骑兵拱卫中军的地步。

    这就说明,李世民和李靖的示弱有了极大的成效,可怜那些突厥人,自以为唐军不堪一击,大唐皇帝闻突厥而丧胆,所以越来越变本加厉,也越来越肆无忌惮,实际上……却已渐渐的沦为了李世民棋局之中的棋子,一步步的开始落入李世民精心布置的圈套。

    而现在,陈正泰居然一下子指出了这个问题,可偏偏……这个家伙是绝无可能知道李世民与李靖二人所制定的计划的,这个军事计划极为宏大,花费了数年的时间,房玄龄等人显然也已有预料的,可是陈正泰却是一下子击中了要害。

    至于对突厥各部之间的了解,李世民和李靖二人也有过深入的刺探和分析。

    毕竟对李世民而言,突厥乃是心腹大患,他乃当世名将,自然晓得知己知彼的道理。

    突厥各部之间本就是松散的联盟,虽在颉利可汗之下,团结起来。可他们本质就是一群坐地分赃的强盗,一旦各个强盗团伙失去了劫掠的能力,势必会滋生内讧。

    这一点,陈正泰也预见了。

    直到现在,李靖才有了心思认真打量起陈正泰来,他其实一直对于陛下的这个弟子不以为然,可现在却发现这个小子……非同小可。

    李世民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不免有几分得意的看了李靖一眼。

    仿佛是在说,怎么样,朕这个弟子如何?

    李世民则继续问道:“所以,如何可以击突厥?”

    “李靖将军擅长骑兵,只需趁着突厥人疏于防备,又集结在了夏州,率一精骑,直取颉利可汗可汗的中军,则战必胜!”陈正泰回答得斩钉截铁。

    顿了一下,他又接着道:“精骑发动奇袭,这肯定是突厥人所没有预料到的,他们认为我大唐发生了大灾,一定不会轻易大动干戈,这叫做攻其不备。而只击颉利可汗的中军,则是削弱颉利可汗本部的力量,一旦他的力量被削弱,再加上此次劫掠徒劳无功,颉利可汗就没有足够的力量无法控制突厥各部,以学生的预计,到了那时,势必会发生内讧,而那时……也必有突厥人请求内附,寻求我大唐的力量,来巩固本部的地位。所以……学生以为,李靖将军若有三万精骑,这突厥人不过是土鸡瓦狗,必破之。”

    当这番话说出来时,李靖的脸色已经骤然变色了。

    这简直是和自己还有陛下精心布置的计策异途同归啊!

    李世民也深吸一口气,他身子甚至激动得微微颤抖,悦声道:“此言甚善,这是谋国之言啊。”

    陈正泰便露出谦虚之色,笑呵呵的道:“这只是学生的妄测,纸上谈兵,当不得真。”

    “正泰,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李世民凝视着陈正泰,很是惊讶!

    自己布局得如此精妙的计划,竟被人一眼看穿,怎能不令他惊叹。要知道,在这个世上,知道这个计划的人绝不会超过十人,而这十人,无一不是李世民身边心腹中的心腹,也绝不可能泄露天机。

    陈正泰目光一转,咳嗽一声道:“这……这……其实……这是学生和太子一起研究出来的。”

    太子……

    李世民一时恍然,不禁凝视了李承乾一眼。

    李靖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李承乾的身上。

    他们固然都对太子抱有很大的期望,可是万万没想到……

    此时,陈正泰仿佛听到了一个悦耳的声音。

    叮……太子李承乾声望+5

    李世民对李承乾好感度+1

    李靖对李承乾好感度+3

    想到这里,陈正泰自己都不禁乐了,冷峻不禁。

    李承乾站在一旁,则是一脸懵逼!

    这……发生了什么,出了啥事?自己刚刚明明还在琢磨着飞球和火药的问题呢,怎么大家都突的直勾勾的看着孤了?

    只是陈正泰的最后那句话,他是听进去了,倒是还算机灵的小心翼翼道:“是,儿臣确实和陈正泰有所研究。”

    李世民虎目凝视着李承乾,突然大笑起来,道:“哈哈,虎父无犬子也。”

    其余人也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陈正泰这样解释,就很合理了。

    李承乾毕竟是太子,他对突厥的情况自是有一些了解,而陈正泰是个极聪明的人,二人议论出这些事,虽让人震撼,但还是很合理的。

    李世民眼睛一亮:“如陈正泰所言,此天赐良机,一举击溃突厥,即在今日。”

    房玄龄等人开始默然无声了,陈正泰的方案是可以接受的,虽然现在朝廷遇到了困难,可毕竟不是劳师动众,以往对于异族的作战,都是发动数十万人,犹如隋炀帝征高句丽一般,动用无数的人力物力。

    而现在只是发动一场奇袭,动用三万精锐铁骑,寻求的乃是速战,这时朝廷的财政是可以接受的。

    此时……

    李承乾突然想到了什么,道:“父皇,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更有效的解决问题。”

    原本李世民已预备下旨了,可哪里想到,李承乾这个憨憨竟突然跳了出来!

    不过他对李承乾有所期待,自也不恼,还很温和地问:“太子还有何计策?”

    李承乾看了一眼陈正泰,才道:“如师兄所言,此次速战的本质,是趁其不备,擒贼先擒王,只要削弱了颉利可汗本部人马,则此战必胜。既如此,不如索性直接清除掉颉利可汗呢?儿臣和师兄近来研究出了一样东西,此物可以炸开,犹如天雷一般。不只如此,师兄是与儿臣研究出了一物,名曰飞球,可使人升天,倘若我们用此飞球,出现在颉利可汗本部大帐的上空,投下大量的火药,如此……颉利可汗必死无疑……”

    李承乾说到此处,本是大喜的李世民,脸色顿时精彩起来。

    天雷……飞天……

    朕还是上天之子呢,你在说什么怪话?

    李靖脸上的笑容也僵硬起来,个个面面相觑,太子殿下从前还算是正常啊,可近日怎么感觉神经有些失常?

    李世民只需看李靖等人的表情,便晓得大家在如何想太子了,心里顿时郁郁,只恨不得一口老血喷出来!

    于是他冷下了脸,淡淡的道:“唔,太子、正泰,你们且先退下吧。”

    “父皇,儿臣以为,这是最简单有效的……”李承乾自是听出了李世民的不喜,可他不甘心啊!

    他在二皮沟,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方才一直听房玄龄等人抱怨国库不足,又听奇袭,觉得这几乎是最低成本的办法,哪怕是不成功,也完全可以试一试。”

    陈正泰觉得有些悲剧,这家伙有点天真啊,就不说这计划能不能成功,即便有实现的可能,你特么的跟人说送人上天,跟人说降下天雷……

    你大爷,你就不怕被人绑上火刑柱,把你烤了?

    噢,好在大唐的风气不至如此,当然,你是太子,在历史上连造反都不会死,你厉害。

    李世民自觉得面上无光,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儿子当着众臣的面在打自己的脸,脸色越加的不好看,呵斥道:“朕命你退下。”

    “是。”李承乾顿时像泄气的皮球,这一下老实了,和陈正泰二人乖乖退出殿来。

    李承乾一出殿,禁不住道:“真真岂有此理,我那父皇……太过刚愎自用了。”

    陈正泰看了旁侧一眼,立即道:“师弟啊,慎言,走,我们可以聊一点别的!”

    于是二人信步走着。

    却见这殿外,居然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他也穿着蟒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精明的劲儿,小小年纪,显示出了与同龄人不同的早熟。

    这孩子一见到了李承乾和陈正泰,竟一步步上前,见了拄着杖子的李承乾,行礼道:“见过皇兄。”

    随即,目光落在陈正泰的身上,似乎一下子精神振奋起来,又朝陈正泰行礼:“见过师兄,久闻师兄大名,今日一见,真是让人高兴,师兄入宫来,何不多留片刻,我这里有一些琼瑶佳酿……”

    此子乃是李世民的第四子李泰,都是长孙皇后所生,和李承乾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李承乾却是道:“不必啦,我们还有事,待会儿要去二皮沟研究飞球。”

    “飞球,能飞的球呀?”李泰一听乐了。

    “怎么,你想笑孤?”李承乾有些恼怒。

    李泰忙摇头:“我……我……”

    李承乾便道:“你来此做什么?”

    李泰道:“父皇听闻我已能将《尚书》倒背如流,所以特下了旨意让我在此候着,等父皇见完了大臣,再让我入殿背诵。”

    陈正泰不禁夸赞道:“李泰师弟小小年纪,居然就可以将《尚书》背等滚瓜烂熟了,哎呀,真是了不起啊。”

    “哪里的话,我听说师兄才高八斗,早想请教了,不妨约一个日子,我去拜访。”

    “这个……”

    陈正泰还未答应,李承乾已一把扯住他,脸色不善的道:“我们有正经事。”

    陈正泰感觉自己与一个新的贵人失之交臂了,回头看着笑吟吟的李泰,不免有些遗憾。

    等李承乾拉着陈正泰走远,李承乾才咬牙切齿的道:“陈正泰,你到底站哪一边的?”

    陈正泰想了想道:“从前陈家是谁辣鸡就站哪一边,现在我做主啦,我和我的祖先们不一样,我是谁厉害我站哪一边。”

    李承乾气得咬牙:“你没发现李泰这个小子在挑衅我嘛,他故意炫耀他得了父皇的恩宠,你这混账,还与他勾勾搭搭的,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陈正泰:“……”

    这形容也是绝了,陈正泰感到很冤啊!

    李承乾皱眉道:“孤总觉得父皇爱李泰多一些,这李泰最喜欢背诵四书五经,讨父皇的欢心。可在孤看来,这四书五经有何用?父皇真是有眼无珠啊,孤思来想去,方才孤向父皇所提的飞球破敌之策,父皇肯定产生了误解,在他心里,觉得孤口无遮拦,等会李泰那个小子还不知在父皇面前要说些什么呢,哎……你快想想办法。”

    “我没办法。”陈正泰很实在的道,但看李承乾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他倒也心软了,下意识的道:“当然,除非……让人见识到我们真正的实力。”

    李承乾顿时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自己试一试?”

    陈正泰无奈一笑,点头道:“这样不是不可以,只是……”

    还不等陈正泰说完,李承乾就打断道:“哪里有这么多的只是,你做事就爱瞻前顾后,不晓得什么叫做杀伐果断,这般犹犹豫豫,能成什么大事。”

    关于这一点,陈正泰就很不同意了,你大爷,要说到‘勇’,我曾祖、祖父、我爹,就很‘勇’啊,当初不是铁了心的跟着周静帝、隋炀帝、王世充、李建成嘛?头这么铁,最后是啥下场?

    “走,我们去二皮沟,非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才好。”

    陈正泰被李承乾扯着往前走,突然有一种被人拉下了水,上了贼船的感觉。

    自己……不会再重蹈列祖列宗们的覆辙吧。

    想一想都很酸爽呢。

    李承乾此刻的心情,是极不忿的。

    一方面是父皇对他的失望,让他想要给父皇一点‘厉害’。

    另一方面,是李泰给了他强烈的危机感。

    他自小就自命不凡,自觉得自己天生下来就是太子,将来势必要成为皇帝。

    可年纪越长,却越觉得许多事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

    到了二皮沟,他便拿着课本,和陈正泰一次次寻找飞球上天的方法。

    原理……其实很简单。

    可是简单的原理想要实现,却总会遇到许多的问题。

    此时,二皮沟已搜罗来了许多的材料,一次次的试制,慢慢的……一个飞球的雏形总算是出现了。

    当看到一个一丈多高的飞球飞上了天际,李承乾高兴得如孩子一般,事实上……他本身就是个孩子,只是此时,他恢复了孩子的本性而已。

    那飞球最终飘上了天空,慢慢的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了踪影。

    “真可以上天,只是……如何控制它呢,还有……它太小了,本宫要造一个更大的,最好能承载数千斤的火药……”

    数千斤……火药……

    巨型火药威力加强再加强版?

    对于李承乾的雄心壮志,陈正泰真心的佩服!

    唐朝,果然还是以大为美啊。

    古人诚不欺我。

    …………

    第二章五千字送到,还有,求月票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