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假装流火然后当众食屎怎样?

第二百六十三章 假装流火然后当众食屎怎样?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吃苹果的鸭子
    陆水前往了剑意池。

    对于之前的那个南川,他没有太在意,不过对方倒是挺热心的。

    很快陆水就来到了一处结界前,这个结界中,有一些无上剑意的气息。

    “剑起进入过了?”

    他仔细感知了下,这里的无上剑意都已经开始接近雏形。

    除了剑起,其他人办不到。

    肉食花倒是也能做到,但是需要它具备灵智,又或者有人引导。

    “少爷,这里应该就是分界线,能进去的人,就是剑一峰真正想邀请的人群。”真武在一边开口说道。

    他们少爷自然可以进去,但是他们也知道少爷不一般。

    所以进去可能会引起一些轰动,作为随从,真武觉得需要提醒一下。

    提醒的比较隐晦。

    陆水看了下结界,没有说话,迈步走了进去。

    真武真灵立即跟上。

    他们三个成功的进入了结界。

    刚刚踏进结界的瞬间,陆水就感觉到了一股凛冽的剑意。

    这剑意从高空落下,仿佛压的人站不稳。

    陆水有些意外,不过这剑意对他没有什么作用,倒是真武真灵在感受到剑意的瞬间,立即抬手握剑,而后靠着剑驻地而立。

    陆水转头看了真武真灵一眼。

    接着又转头看了眼其他地方,他发现很多人都是苦苦支撑着站立,有些人干脆坐在地上。

    能行动的凤毛麟角。

    陆水:“……”

    然后他拿出了七鳞龙吟剑,接着把剑插入地里,双手抓着剑柄,身体斜了过去,靠着剑站立。

    真武真灵:“……”

    陆水这次用的可是真名,所以要保持正常的样子。

    如果可以,他挺喜欢戴面具来。

    “说起来,剑一峰有邀请流火吗?”陆水心里闪过一丝疑问。

    如果有,那流火的邀请函呢?

    有了这个疑问,陆水本想问问真武。

    只是还没有开口,他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坐了下去。

    “不行了,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去前面拿那柄亥巫剑?

    真的有人可以拿到吗?”一位青年坐在地上,无奈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不过对我们修为也是有帮助就是。

    我们越是反抗,剑一峰得到的就越多,我们的好处同样越多。

    如果我们真的走到了最前方,那么有一定可能本身好处就强于亥巫剑。”有一个年轻人坐在地上。

    他们好像很娴熟的样子。

    陆水看着两个人,就大致知道怎么回事。

    剑一峰为了无上剑道,只能用剑意压制众人,这些人想要起来,就得用悟到的无上剑意反击,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种历练,对本身修为也有好处。

    至于亥巫剑大致就是个小彩头。

    毕竟也不是什么好的剑。

    亥巫剑,源于远古时期,斩过无数妖兽,以妖气铸剑,杀伐气息可惊四方,近妖似邪称之为巫。

    陆水听说过这剑,只能说比他手中这柄还要一般。

    随后陆水抬头看了看上方的剑意,他感觉自己来这里,对剑一峰没什么帮助。

    毕竟这剑意压制不了他。

    “不是的,我觉得亥巫剑是为特殊的人准备的。”交流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时候又坐下了不少人。

    此次开口的是一位仙子。

    “什么意思?”有人好奇的问道。

    “说实话,我们这些人是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清楚。

    亥巫剑这种宝物,给我们我们也驾驭不住。

    最主要的要走到头,我们在无上剑道一二层蹦?的人,有可能吗?

    这里可是对标无上剑道。

    我说的这么清楚了,你们懂吧?”那个仙子开口说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想起了无上剑道的情况。

    “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在剑一峰我好像隐约听到有人说,剑一峰邀请了一个了不得的人。”有人开口说道。

    了不得的人?

    在无上剑道中,非要说了不得的人,那就只有一位。

    “你不会是说那位吧?”

    “隐天宗少宗主…”

    “流火?”

    所有人面面相觑,如果真的是这位,那么没有人有勇气去争那柄亥巫剑。

    或者说,流火来了,那么那柄剑必定是流火的。

    没有为什么,就因为他是流火。

    很少有人见过流火,但是流火几乎代表着传奇,代表着神话。

    这么多年来,整个修真界都没有出现过这等人物。

    天骄之名早已不能彰显流火的可怕。

    他早已走在所有人前方,是年轻一辈无法超越,无法直视的传奇。

    “可是,会来吗?”有人不太相信。

    流火真的回来吗?

    为了一柄剑,还是为了剑一峰的谢礼?

    要知道,在他们的感觉中,流火真是什么都不缺。

    共享道藏,无视无数机缘造化,他所过之处,只有他给别人造化,从未有他拿他人造化。

    这种境界,就是老前辈都自愧不如。

    这时候有人举手:

    “我好像听说流火同意了。”

    听到这句话所有还有余力的人,都往声音源头望了过去。

    陆水自然也是望了过去。

    听到有人谈论流火,他还是可以听听。

    尤其是,流火什么时候同意了?

    陆水发现发言的是一位少年,他看到很多人望了过来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开口道:

    “我听一位剑一峰的朋友说的,听说这一两天就会来。”

    “真的要来?”有人有些吃惊。

    但是更多的是惊喜。

    近距离观看流火,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陆水转头看向真武真灵。

    真武真灵摇头,他们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陆水回过头,而后坐了下去,装站不稳也挺累的,还不如直接坐着舒服。

    现在他在好奇谁会假冒他,要知道这里可是剑一峰。

    假冒他要是被拆穿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下场大概挺凄惨的。

    之后陆水就没有去多想,等流火真的来了再说。

    只要不拿流火马甲做一些令人不齿的事,他倒是乐意在一边旁观。

    要是有人敢拿流火马甲当采花贼,他能千里追杀对方。

    慕雪那里遭不住。

    陆水坐了会,感觉挺无聊的。

    在这里他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其他人大多数都没能走几步。

    前方也就寥寥几人。

    所谓的亥巫剑,看都看不到。

    真武真灵倒是很努力的站着,这对他们来说就是磨炼,没有错过的理由。

    现在他们已经开始适应最边缘的剑意,虽然没法走两步,可不至于站不住,比绝大部分人要强许多。

    无聊了片刻,陆水拿出书开始翻看,确实也是看书的好地方。

    当然,也不是一直就这么看下去。

    三天,三天这里还不结束,且一如既往的无聊,他就回去。

    顺便去接慕雪。

    主要还是慕雪,他不想让慕雪等久。

    毕竟久了,慕雪可能自己过来。

    ――――

    雷鸣山脉。

    这里有佛光若隐若现。

    佛光下面有个小山丘,山丘边上有个被遮掩住的石门。

    门上仿佛有一些字若隐若现。

    哗!

    一道佛光闪过,在石门的上方出现了三个字,佛光消失太快,字迹不清。

    一时间无法知晓这里是什么地方。

    哗!

    哗!

    此时石门上面的佛光出现的次数开始频繁了起来。

    随着佛光的出现,石门上开始掉落石块。

    当石块掉落的时候,呈现出来是精致的木门。

    哗啦!

    石块掉落越来越快,整个木门在极快的时间,完全呈现了出来。

    当木门呈现出原来样子的时候,木门上方的字迹也彻底清晰明了:楼罗寺。

    咯吱!

    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当门缝出现的瞬间,金光四射,佛光弥漫。

    整个山脉陷入了寂静,所有生灵都匍匐在地。

    仿佛有什么未知的存在出现了。

    这个异常持续了好一会。

    最后光芒散尽,佛光平稳。

    楼罗寺大门已经被彻底打开,而开门的是一位和尚。

    这和尚看起来庄严肃穆,但是其眼下有道伤疤,这伤疤为他添加了一丝凶意。

    楼罗古佛,从无尽的沉睡中苏醒。

    他没有选择开启来世,所以实力受损并不严重。

    虽达不到巅峰,可也不是芯火古佛可以比拟的。

    可以说他是目前,所有远古中,同等级保全实力最多的一位。

    仙庭星司,战神,以及神众太阳神,冰海女神,光明神,没有一位可以跟他比拟。

    这种方式伴有风险,一旦楼罗寺出现意外,很可能身死道消。

    但是他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楼罗走出了寺庙,他一步步走在山林中,他的周身开始凝聚佛光,力量在一步步的复苏。

    当他走在小河之上时,他的力量已经顺畅了起来。

    佛光不再外溢。

    力量归于平静。

    沉默了片刻,楼罗看向天际。

    “苦海佛门已经开启,看来有其他古佛先一步苏醒。”

    “既然如此,我就走一趟道宗。”

    “这次不能让剑一传承误事。”

    楼罗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

    而后他一步迈出消失在小河之上。

    此时雷鸣山脉才恢复了正常。

    道宗上空,楼罗的身影缓缓出现。

    只是当他刚刚出现在这里时,他就感觉有人从道宗出来了。

    很快一位老者出现在他前方。

    “敢问施主,这里可是道宗?”楼罗宣了句佛号,问道。

    道宗老者看着楼罗,平静道:

    “是,大师有事?”

    楼罗面色不改,开口道:

    “那为何不见剑一传承?”

    道宗老者眉头皱了起来:

    “我不明白大师的意思。”

    楼罗沉默了片刻,随即有了明悟:

    “原来如此,现在的道宗不是剑一的道宗。”

    “大师什么意思?”道宗老者开口道。

    其实他也听说过剑一,尤其是无上剑道的时候,他也是收到了消息。

    可是始终没有查到道宗剑一这个人。

    可这个和尚的话,让他有了一些的认知。

    道宗,是剑一的。

    “既然已成过去,自然没有提起的必要。”楼罗宣了句佛号,告辞道:

    “多有打扰。”

    话音落下,楼罗便消失在原地。

    他打算观察一下现在的修真界,而后回苦海佛门,坐镇苦海佛门。

    他相信有他坐镇佛门。

    仙庭跟神众必然处于弱势。

    届时佛门可光明正大入世发展,争取其他人更快归来。

    而神众跟仙庭依然有着巨大的限制。

    道宗老者看着楼罗消失,眉头皱了起来。

    “佛门的人吗?”

    之后道宗老者便消失在原地。

    他能感觉到对方没有前往太远的地方。

    道宗老者觉得,这和尚要是能去拜访一下陆家,就再好不过。

    ――――

    “你真的要去剑一峰?”

    火车不敢开的丛林中,魔修禾雨叶看向历千尺问道。

    “去见见世面,又没什么不好。

    打不过逃总是没问题的。

    而且我们也算感悟过无上剑道,问题不大。

    最主要的是……”历千尺挥了挥手中的邀请函道:

    “我们是应邀前往。”

    “那是流火的。”魔修禾雨叶说道。

    历千尺从储物法宝中拿出了面具,接着戴了起来,很快他的身影直接被黑袍笼罩:

    “现在,我也可以是流火。

    要实力有实力,要神秘有神秘。”

    魔修禾雨叶:“……”

    她很想问问,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分头外出。

    还不是因为流火惹了仙庭,可能连累到他们。

    现在食屎的居然主动扮成流火。

    跟送上门有什么区别?

    “不要误会。”历千尺认真道:

    “流火可以惹了仙庭拖累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帮他跟剑一峰打打交道?

    礼尚往来。”

    “剑一峰有狗吗?”魔修禾雨叶问道。

    “这个问题,有些难度,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历千尺有些为难道。

    魔修禾雨叶同样带上了面具,而后黑袍袭身。

    “对了,我用什么身份?”魔修禾雨叶问道。

    “当然是随从了。”历千尺说道。

    魔修禾雨叶:“呵呵。”

    以他们目前的情况来说,本就应该在到处逛。

    所以来剑一峰,是个不错的选择。

    大事肯定是不敢惹,剑一峰可不是普通势力,他们乱来容易有去无回。

    小打小闹,问题就不大。

    食屎的,大概又是来骗吃骗喝。

    ――――

    陆水在原地看着书,真武真灵已经轮流往前走了一些距离。

    他们都是一个人在陆水边上保护,一个人往前磨炼自己。

    五阶对他们来说,还有点远,但是经历过这样的磨炼。

    五阶就会越来越近。

    他们少爷已经不知道升了多少级,他们却迟迟还未曾踏在五阶边缘上。

    有愧少爷栽培。

    要知道,他们遇到了多少机遇。

    茶茶小姐都一下子三阶,他们还在四阶蹦?。

    别到时候茶茶小姐都四阶了,他们还没有五阶。

    不过他们有些好奇,他们少爷会什么时候踏进五阶,应该很快了吧?

    到时候要是还能看一次他们少爷渡劫,那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

    他们现在想起陆水渡劫,依然会有种浩大澎湃的感觉。

    简直就是奇迹。

    许久之后,陆水抬头望了一眼。

    “这就天亮了?”

    陆水感觉看书的时间过的好快。

    修为进展也很迅速。

    他一时间都有些不想离开。

    在这里坐三天,他觉得见到慕雪前,就能成功晋升4.6。

    远处惊海一直在注意陆水。

    他发现,陆水真的是一动不动,就在那边看书。

    “陆少爷就是过来玩的吗?”惊海心里有些好奇。

    不过他又仔细想了想,陆水的天赋好像非常有限,想在这里行动确实有些难为他。

    之后惊海不再过多注视,而是继续往前走。

    流火会来的事,他自然是知晓的。

    所以他还要关注有没有隐藏起来的人进来。

    他见过流火,就是不知道流火是否还记得他。

    那时候他是真的没想过,流火会如此大放异彩。

    轰!

    突然惊海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余波。

    他有些惊讶,而后立即看了过去。

    然后他看到力量源于前方一位仙子,是一头短发,神情淡然的仙子。

    “天生空明心,羽涅师妹未来真的不可限量。”惊海心下有些惊讶。

    这突然的变故自然是惊到了不少人。

    “这是无上剑道所得造化超越绝大部分人,才会出现的共鸣?”

    “不仅仅如此,重点在于感悟,她理解的透彻。”

    “话说她是谁?”

    “道宗羽涅,这你都不知道?”

    “很厉害吗?我家有个姐姐,不对,有个妹妹更厉害。”

    “那是你不了解道宗羽涅,整个修真界,同龄仙子,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越她。

    就是剑一峰剑落仙子都弱了一筹。”

    其他人没有反驳。

    东方晓晓也没有开口反驳。

    一群没见识的家伙。

    道宗羽涅再厉害,能二阶御剑飞行?

    能十八岁就能晋升三阶?

    不说三阶吧,就御剑飞行,她家茶茶可是惊的全族人掉了下巴。

    太强了。

    她觉得茶茶对御剑飞行可能有什么误解。

    陆水没有在意,他看着书在思考一件事。

    他在想,如果他在这里直接坐到了五阶会怎样?

    慕雪杀过来的可能性大不大。

    当然,也就只能想想,就算慕雪不过来,他也不会让慕雪等待十多天。

    让慕雪一直等待着他,不是他愿意看见的。

    他无法忍受自己不去回应慕雪的等待以及期盼。

    慕雪想见他,他就会努力回到慕雪身边,慕雪需要他,他就一定会站在慕雪身边。

    不管有多远。

    大概慕雪也会这样想吧。

    然后容易发生,A去找B,B同时去找A,一个用飞,一个坐车,最后A不见B,B不找不到A,悲剧就发生了。

    由此得出,出发前,应该联系好见面地方。

    陆水摇头,不再多想没用的,而是继续勾勒天地阵纹。

    只是刚刚勾勒到一半,边上就出现了骚动,接着一股更强大的力量气息传了过来。

    这里陆水抬头望了过去,因为太强了。

    其他人也是下意识望了过去。

    这一瞬间他们看到了两个人,两个身穿黑袍的人。

    他们一进来,这里的剑意就有了极大的扩充。

    不仅仅如此,他们一进来就与剑意发生了冲突,仿佛强者较量。

    那种感觉让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直视。

    “喂喂喂,这谁啊?我怎么感觉在他们面前,显得有些渺小。”

    “看不见容貌,又强大无比,还能让无上剑道扩充这么多,你觉得会是谁?”

    “不,不会吧?

    真的来了?”

    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大家都想到了一个人。

    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陆水有也非常好奇的望了过去,这一看让他有些意外。

    “这么强?”

    是的,他能直接感知到这两个人根本不是普通的修真者。

    就是入道在他们这,都不够看。

    “这种强者冒充流火干嘛?”

    陆水不是很理解,他们自己的身份,应该比流火还用才是。

    流火也就名头大一些,强者不一定看得上流火这个人。

    或者说不一定会知道这个人。

    但是修为是实打实的,没有人敢小看。

    当陆水在观察这两个人的时候,突然感觉那个人流火似乎有些察觉要转过头来。

    “被发现了?”陆水心里有些意外。

    不过他并没有慌张,而是改变了些目光。

    随后那个流火确实望了过来,只是没有目标的查看。

    “真是敏锐,隐天宗的高层?”陆水心里有些猜测。

    这种修为,还有流火的邀请函,外加察觉到他的目光,只有隐天宗高层最为可能。

    “咦?”陆水心下有些意外,他感觉那个流火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

    “应该是客户名单的缘故。”

    只有这样,对方才有一定的理由关注到他。

    同样,从对方的目光中,陆水也更确定对方是隐天宗高层。

    不过对方这种强者,居然会闲的冒充流火,是陆水怎么也没想到的。

    ……

    “怎么了?”魔修禾雨叶传音问了句。

    “感觉刚刚有人在打量我们,但是没找到目标,不是错觉,这里可能隐藏着强者。”历千尺开口说道。

    他不是很在意,大家都是假装弱者进来的。

    互不干涉就好。

    不再纠结这个,历千尺又一次传音道:

    “你猜,我刚刚看到了谁?”

    “附近有狗?”魔修禾雨叶传音声有些冷漠。

    不过她也没尝试找出打量他们的人。

    食屎的虽然喜欢骗吃骗喝,但是有些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

    比如找屎比较容易。

    “是陆家少爷陆水,等这边的事结束,我就去会一会他,让他感受一下流火的压力。”历千尺传音道。

    魔修禾雨叶倒是没说什么,陆水可是他们宗主送上秘鉴的。

    接触一些确实也算应该。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