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赵氏虎子 > 第479章:都尉周虎(二)

第479章:都尉周虎(二)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岂有此理!”

    还没等赵虞表态,长史陈朗先怒了,只见他愤怒地一拍赵虞座前的书桌,怒声斥道:“你们要做什么?要造反么?!啊?”

    也难怪陈朗勃然大怒,他原以为助赵虞成为都尉就可以安心了,不必再担忧叛军的威胁,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前都尉曹索昔日的这些下属,居然敢联合起来对抗新上任的都尉周虎。

    此事放在平日里也算罢了,可问题是眼下他许昌举步维艰、四面楚国,偏偏这群人还要窝里反好吧,此时的他,完全没有考虑到正是他帮赵虞扳倒了前都尉曹索。

    见身为长史的陈朗勃然大怒,田钦抱拳解释道:“陈长史息怒,卑职只是旧伤复发、身体不适,才请辞士吏一职……”

    “荒谬!”

    陈朗怒声斥道:“你身体不适,他也身体不适,你们个个都身体不适……你当我是三岁小儿么?”

    从旁,荀异亦沉着脸说道:“诸位,周上部都尉升任都尉一职,乃是李郡守亲口授予,你等借抱恙名义一同请辞,实则是要挟周都尉,要挟郡守大人。”

    听到这话,尉史韩和冷笑道:“荀督邮这是说得哪里话?曹都尉称旧伤复发时,可没有人站出来挽留。……既然曹都尉可以归家养伤,那咱们这些人,为何就不许呢?”

    “……”

    荀异终归是老实人,无言以对。

    毕竟他也知道,赵虞的都尉之职,那是硬生生从曹索那边夺来的。

    “住口!”

    陈朗怒喝一声,正要瞪着眼睛训斥这些人一番,却见坐在都尉之位上的赵虞抬手阻止,笑着说道:“陈长史,息怒。”

    『都尉署的人都要跑光了,你还笑着出来?』

    陈朗惊疑地看了一眼赵虞,心说直说,你这家伙也太沉得住气了。

    正如陈朗心中所想,赵虞一点也不生气,他笑着对田钦等人道:“看来,你们都不欢迎我这个新上任的都尉啊。”

    田钦面无表情地说道:“您误会了,假都尉。……我等只是身体不适,想要请辞而已。”

    他刻意地加重了‘假都尉’三个字,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不识好歹。』

    心中淡淡嘀咕了一句,赵虞环视了一眼面前众人,问道:“让我确定一下,你等,是都打算辞官么?”

    他指了指屋外,淡淡说道:“此刻出去,周某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听到这话,以田钦、廖广等人为首的这些都尉署官员相互看了看,竟没有一人离开。

    见此,廖广脸上露出几许得意的笑容,抱拳对赵虞说道:“假都尉,我等皆身体抱恙,请辞官职,请假都尉答应……”

    “我答应。”

    还没等廖广说完,赵虞便点了点头。

    别说廖广等人愣住了,就连陈朗、荀异二人亦是面色大变。

    二人心中直说,这哪能哪里?这些人通通请辞,那都尉署不就立刻瘫痪了么?

    陈朗立刻抱拳劝说道:“周都尉……”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赵虞再次抬手阻止了他。

    相比较陈朗、荀异二人的焦急,以田钦、廖广等人为首的这些都尉署官员们,此刻心中亦是万分惊诧,惊讶于这周虎居然丝毫不做挽留,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们。

    在深深看了一眼赵虞后,田钦抱拳说道:“多谢假都尉允许,我等立刻就离开,不耽误假都尉处理要事。”

    说罢,他转身给了众人一个眼神。

    众人顿时会意,怀着看好戏的想法,准备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却听赵虞淡淡说道:“慢着!”

    “假都尉还有什么事么?”廖广一脸冷笑地看向赵虞。

    只见赵虞将座椅换个方向,侧坐于众人面前,将右腿搁在左膝盖上,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虽然答应你们辞官,却没有允许你们离开。……作为新上任的都尉,我现在下令,为了抵抗叛军,许昌城内但凡十五岁以上男丁,都必须无条件接收征召……现在我以都尉的身份下达命令,征召你等为卒,你等,上城墙去吧!”

    他转头瞥了一眼众人,轻笑着说道:“莫要担忧,作为都尉,我会确保你等通通死在城墙上!”

    听到这话,田钦等人面色大变。

    当即,廖广指着赵虞骂道:“周虎,你这是以权谋私、借刀杀人!”

    “哈!”

    赵虞笑了笑,搓了搓双手笑道:“打仗嘛,那有不死人的?一旦叛军前来攻城,死几个城墙上的小卒子,再正常不过了……陈长史,您说是不是?”

    『这周虎……还是狠啊。』

    此时的陈朗,心中已不再焦急,闻言拱手笑道:“周都尉所言极是。”

    赵虞满意地点点头,旋即瞥眼看向田钦等人,淡淡说道:“等什么呢,诸位?到南城墙去,待会我要视察南城墙,倘若见不到诸位,我便以‘逃卒’的罪名,将你等处死!……我说到做到。”

    听到这话,都尉署的这些官员们面面相觑,脸上满是惊慌。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新上任的都尉周虎,居然是这么个狠角色。

    就在众人慌张之际,忽听廖广大声喊道:“诸位莫要惊慌,他周虎绝不敢滥杀我等。”

    “哦?你这么笃定?”

    赵虞轻笑一声,淡淡说道:“我给你们一刻时,待一刻时后,我在南城门上看不到你们,我就杀!……不信邪的人,可以试一试。”

    这一番满带威胁的话,听着众人心中冰凉,冷汗直冒。

    “我、我要向李郡守举报你滥用职权!”一名官署内的官员带着恐慌说道。

    赵虞笑了笑,问陈朗道:“陈长史,您觉得李郡守会相信一个卒子的话么?”

    “不会。”

    陈朗瞥了一眼田钦等人,冷笑道:“相反,李郡守还会重惩这些人。”

    “哦。”

    赵虞故作恍然地点点头,旋即斜睨了一眼田钦等人,啧啧说道:“哎呀,看来你们都死定了……这样,为了体现周某的大度,我多给你们一刻时,让你们先归家报个讯,让家人可以提前为你们准备后事,别耽搁了,叛军说不定明日就会来袭城,介时就可以用上了。”

    听闻此言,以田钦、廖广、韩和、刘间等人为首的都尉署官员,面色大变,惶惶不知所措。

    看着这些人惶惶不知所措的模样,刚升任功曹参军的荀异微微摇了摇头,心下暗暗感慨:周首领不愧是周首领,三言两语就瓦解了这些的抵抗之心。

    但考虑到这件事总要收场,他出面圆场道:“周都尉,我想诸位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考虑到叛军进犯在即,正是用人之际,不如叫他们将功赎罪……”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虞抬手打断了。

    只见赵虞笑着说道:“督邮……不,参军还是仁厚啊。不过,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揭过,否则,有些人动不动就来威胁周某,这可不得了……”

    说到这里,他转过身去,目视着一屋子的人笑道:“怎么了,诸位,气色不大好啊,都怕死了?”

    整整一屋子的人,皆默然不语。

    见此,赵虞笑着说道:“行,看在陈长史与荀参军的面子上,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说着,他猛地一拍桌案,旋即用阴沉而不容反驳地口吻说道:“求我!就现在,求我用你们,恢复你等的官职……”

    此言一出,满屋子的人面色顿变,就连陈朗与荀异亦忍不住对视了一眼,暗暗咋舌。

    只见在一阵诡异的寂静后,一名官员咬了咬牙,上前躬身行礼道:“假都尉……”

    “你叫我什么?”赵虞淡淡问道。

    那官员如梦初醒,连忙改口道:“周都尉,周都尉。”

    “唔。”

    赵虞满意地点点头,随口道:“说吧。”

    “是。”

    那官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拱手说道:“卑职崔伉,一时受到蒙蔽,冒犯了周都尉,恳请周都尉大人有大量,饶过卑职,卑职发誓,日后定当好生辅佐周都尉……”

    “唔,态度还算不错。”

    赵虞点了点头,挥挥手道:“靠边站。”

    “是、是……”那官员擦着冷汗,赶忙站到一旁,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见此,其余官员亦纷纷向赵虞求饶,一转眼间,就只剩下田钦、廖广、韩和、刘间四人,其余都尉署的官员,此刻皆挤在墙根站着。

    田钦、廖广、韩和、刘间四人对视一眼,心中满是绝望。

    因为单凭他们四人,已不足以再威胁那周虎……

    “你们四个……怎么说?”

    赵虞环抱双手,语气戏谑地问道。

    『曹都尉……唉!』

    暗自叹了口气,田钦亦向赵虞低下了头:“请周……周都尉原谅卑职此前的冒犯……”

    随后,韩和、刘间,以及最后的廖广,最终都向赵虞低下了头。

    见此,赵虞这才站起身来,环视屋内那群此前试图对抗他的官员,露在面具外的那一双眼睛,闪过几丝嘲讽之色。

    『威胁?哼!』

    在轻哼一声后,赵虞猛地一拍桌案,惊得屋内众人心中一震。

    他沉声说道:“今日之事,姑且就饶过你们,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是……”屋内众官员低着头应道。

    “大声点!”赵虞喝道。

    众官员浑身一激灵,异口同声地应道:“是!”

    见此,赵虞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旋即沉声下令道:“田钦、廖广、韩和、刘间,你们四人随我视察各处城墙;其余人,给我滚回自己的廨房,各司其职!”

    “是!”

    除田钦等四人外,其余众官员纷纷做鸟兽散。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