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一剑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新的阵眼(二)

第二百三十三章 新的阵眼(二)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贝鲁岛
    “修建暗道和此处的密室的应该就是司徒家没错。”苏慕回应道,他心里很明白,司徒家背后真正的主人乃是王师和灵犀姨娘,也就是说,除非司徒家暗中背叛了灵犀,否则这一切所做之事都应该是有灵犀的授意才对。

    “其心可诛!”丁若言听罢又是震惊又是愤怒,忍不住一拳击打在了石铁门之上,可四溢的真气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被石铁门吸收得一干二净。

    “这是怎么回事?这石铁门有古怪!”

    丁若言马上把自己的发现告知了苏慕,苏慕皱了皱眉,运起真气向着铁门挥出了一剑,凌厉的剑气在接触到铁门的瞬间也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所化解,消散在天地之间。

    “我们要不一起试试?”苏慕提议道。

    丁若言点了点头,拔出了剑拉开了架势,剑锋之上瞬间霹雳乍现,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而苏慕也使出了剑起雷霆,将大量的真气灌注剑身,原本碧绿色的剑身此时变成了苍蓝,在幽暗的密室之内闪烁着极其刺眼的光芒。

    “三,二,一,上!”苏慕喝道,二人几乎同一时间将闪烁着剑气光芒的剑锋砍向了石壁。

    有了上一次失败的经验,这一次苏慕和丁若言都没有选择用单纯的剑气进行攻击,而是将剑气附着在了剑身之上,这样可以更加直观地感受到石壁消解剑气的方式。

    这一次石壁也没有让二人失望,轻轻松松地便化解了这一波攻势。苏慕二人的剑气在触碰到石壁的瞬间,就如同遇上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被直接吸了进去。

    而且不只是剑身之上附着的剑气,这石壁甚至将苏慕身上的真气也顺带着一起吸了过去。

    “赶紧断开接触!”苏慕顿时大骇,马上出言提醒丁若言道,而后立刻试图将剑抽离,可剑身也仿佛遇上了强力的磁石,被牢牢地钉在了石壁之上,苏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断开了其与石壁的接触。

    “呼呼”由于用力过猛,苏慕被巨大的反冲力直接震倒在地,整个人好像虚脱了一般,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仔细感受了一下,仅仅片刻之间,这石壁就几乎吸走了苏慕三分之一左右的气力,若不是苏慕当机立断,只怕会被当场吸成人干才是。

    “这什么东西,也太邪门了吧?!”听到苏慕叫喊的丁若言此时也跪坐在地上。因为修为和身体素质的原因,他的消耗没有苏慕大,但此时面色也有些苍白,本就不透风的地下深处十分闷热,豆大的汗珠染湿了前鬓。

    “这石壁刚才吸收真气的感觉,似乎有些熟悉。”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苏慕挣扎着爬起了身,艰难地说道。

    “你想说的不会是我们之前在垂杨岭洞穴之内遇到的那些怪物吧?”

    “对,你没有被他们吸收过真气吗?”

    “倒是没有,可是那些怪物在吸收了真气之后自身的实力也会变得更强,那这石壁吸收真气又是为了什么?”

    “吸收的目的还不清楚,”苏慕再次走上前去,隔空观察着石壁上的纹路说道,“但是假如它能无止尽地吸收所有接触到的能量的话,这么多年来在这龙脉汇聚的阵眼之处,积攒下来的量就相当可怕了。”

    “可是龙脉之力应该是没法直接使用的,如此庞大精纯的天地之能恐怕没有什么人能直接进行吸收才对啊。”苏慕忍不住喃喃自语道。他方才只是简单感受了一下周围龙脉的运转——>>

    流淌,便已经被这股天地间的纯粹之力所震慑到了。

    这和太白真意匣中所吸收存储的天地之气虽然出自同源,却有着极大的不同。龙脉之力更狂野,更暴戾。苏慕确信哪怕是神留境的高手若是敢直接触碰吸收,也只有灰飞烟灭的命运。

    “到底是做何用途呢?”

    “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这里,看来王师看中之人果然有他不同常人之处。”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地下密室中回响了起来。听到声音的丁若言苏慕二人马上拔出剑来,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处。

    “不必这么紧张,我并不是敌人。”声音越来越近,但由于地下暗室过于空旷,苏慕实在很难准确分辨出其具体位置。

    “你是什么人?司徒镜吗?”苏慕试探性地回问道。

    “嗯,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我。”声音直接坦白道,但本人却仍然没有现身。“苏慕你确实厉害,当初我和王师打赌,你不会找到这里来,结果还是王师道高一尺。”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一切都是你们所计划好的吗?”此时的苏慕心里有很多疑问,但司徒镜真的出面之时,却又有些不知道从何问起。

    “垂杨岭的怪物,皇宫的叛乱,司徒府邸的布局,还有这地下密室的石壁!你们到底在盘算些什么?!”

    “你先别激动,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灵犀就好了。我和王师都没有任何私心,也不存在任何背叛行为。”

    “灵犀姨娘?”苏慕一下子有些懵,他当然很清楚王师和司徒镜一开始就是灵犀身边的人,只是之前发生的种种,包括司徒府邸的怪异之处难免让他有些怀疑王师和司徒镜是否还有别的不为人知的目的。可眼下司徒镜的声音如此坦然,反倒让苏慕有些摸不准。

    至于丁若言,则是举着剑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二人的交谈,获取着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我先声明,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伤害你和这些十杰会的弟子们,若非如此的话,你们是绝对没有机会活着回到洛京的。”司徒镜没有现身,但从那淡然自若的声音中苏慕也可以感受到她此时的心情。“我之所以没有在四海客栈和司徒府邸派重兵看守,也只是因为我和王师从来都没有把你当作过威胁,自然也就没有防范的必要了。”

    “这主人阁外面那么多气虚境的高手,也算是没有重兵看守?”丁若言冷笑着讥讽道。

    “可能在你们看来那已经是很强的一股力量了,但对于司徒家来说不过是常规的守备力量而已。”司徒镜笑道,“我们预计垂杨岭的那些怪物们威胁不到你们这些有纯阳真气护体的弟子,却属实没想到你们会选在这个时候回到洛京,还一路潜入到了司徒府邸的最深处,发现了隐藏在府内的秘密,好在你们俩一个是自己人,另一个是惊雷剑宗的大弟子,即使看到了也不会对局势造成什么影响就是了。而且比起这些,我想你们可能会更好奇,皇宫内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才对吧?”

    “你们灵犀姨娘她,到底在计划着什么”大量的情报涌入,苏慕此时脑海中的思绪有些混乱,举剑的手已经默默地垂了下来,语气冰冷地问道。

    黑暗中,司徒镜玩味地笑了笑,苏慕二人还没有发现她的所在之处,自然也看不到她此刻脸上戏谑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