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34章 选择谁比较合适?

第334章 选择谁比较合适?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烟火酒颂
    一觉醒来,差不多到了THK员工庆祝会的时间。

    仓木麻衣新歌的销售成绩,在下午2点时,位于公信榜第三名,跟第二名的差距不大,到下午5点,成功超过第二位。

    不过可惜,首周销售只算到下午2点截止,最后的成绩还是公信榜第三。

    公司里的所有人都觉得遗憾,不过公司第一布的单曲就进了公信榜前三,已经是一件值得好好庆祝的事了。

    死神小学生不知跑去祸害哪里了,池非迟难得清闲了两天,休息得差不多之后,打着鹰取严男来了一次入室搜查。

    在满天堂工作那个程序设计师那边,不需要他多操心,水无怜奈去拜访后,试图接触过,把一些基本信息发给了他,他又顺手发给了绿川纱希,让绿川纱希去接触调查。

    他跟鹰取严男查的是猿渡一郎的事。

    琴酒的照片上,有猿渡一郎年轻时四个朋友的长相。

    那四个人的信息已经有人查清楚了,除了猿渡一郎深深信任的那个人,另外三个人长大之后都没有跟猿渡一郎搅和在一起,一个女人做了律师,一个女人在金融公司上班,剩下一个男性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一个白天,池非迟带着鹰取严男把这三个人家里跑了一趟,潜入住所悄悄搜集了一些信息,又潜了出来。

    顺便……默默帮鹰取严男毁掉留在围墙边的脚印。

    鹰取严男一汗,“老板……”

    “没事,”池非迟压低黑色鸭舌帽的帽沿,站起身,往巷子深处走,“进步很大。”

    上次监视‘末路’和‘山神’,鹰取严男还满不在意地随地乱丢烟头、到处留痕迹。

    到今天第一次入室搜查之后,鹰取严男至少知道自己去买顶帽子戴着、防止头发掉落在现场。

    第二次入室搜查,又知道入室翻东西要注意别留下指纹,进门前也有细心看看门口有没有留什么标记。

    这是第三次,鹰取严男以后应该就知道了外围的痕迹也要清理一下,特别要注意不起眼的地方。

    鹰取严男默默收下这张‘安慰卡’,来自老板的安慰可不多见,也是今天老板除了报地址以外,说的第一句题外话,低声道,“以前我跟踪的能力还可以,不过,秘密潜入这种事从来没做过,也幸亏没做过,早知道的话,我早就找老板来学学了……”

    “现在也不晚,你搜查很细心,能留意到一些不引人注意的线索,”池非迟平静道,“不过情报搜查的事,还是不太适合你,很闷吧?”

    鹰取严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还好……”

    池非迟没再说下去,转而问道,“这三个人,让我们的人易容成其中一个,去投靠猿渡一郎,你觉得选择谁比较合适?”

    鹰取严男收敛了笑意,思索了一下,“从房间里的那些东西、座机这两天的通话记录来看,这三个人都和猿渡一郎保持着联系,其中联系最多的是律师,大概一周会联系一次,最近还在一起吃饭,其次是那个邋遢混日子的男人,最后是那个金融公司员工,按理来说,关系最亲密的律师最适合易容,虽然易容成亲密的人,容易露出破绽,需要大量时间去调查那个律师的习惯,还要易容顶替的人反应够快、心理素质过关,能够应对危机,但我想对于老板你们来说,这些应该都不是问题……”

    池非迟默默听着,走出巷子后,先一步上了黑色车子。

    鹰取严男去了驾驶座,上车发动了车子,见池非迟又日常拿手机,依旧专心思索着,“不过,从您给的那份资料来看,去年的4月11日,猿渡一郎的货物被海关扣留,而在女律师住所里,她那辆近1000万日元的车子,是去年4月16日登记的,今年猿渡一郎注册了一个空壳海运公司,时间是6月27日,在7月初,女律师的日程表里,显示她又请假去了拉斯维加斯,还买回了一堆东西,我总觉得猿渡一郎可能是一个比较现实的人,而且那个女律师的传闻中……”

    “你可以自信点,把‘可能’去掉,”池非迟低头看着手机,“只要知道这个女人,就应该听说过,她是出了名的态度恶劣,只帮给得起价格的人辩护,至于辩护的案子怎么样,她并不在意,对于给不上价格的人,她敷衍了事都是轻的,还曾经多次因为价钱的事对人恶语相向,闹得很大,她和猿渡一郎存在着金钱交易,猿渡一郎给钱,她负责出关系,如果她失去了律师的工作,跟猿渡一郎的关系恐怕会很快冷却下去,就算只是保住工作的接触,我们的人也未必能处理好律师的那些事。”

    鹰取严男点了点头,又继续道,“我不太懂的是那个混混男人,他对于猿渡一郎而言,应该没什么用,不过两个人的关系……”

    没有再说下去,鹰取严男怔了怔,之前那些房间看到的一件件东西在脑海里闪过,最后一些集中在一起。

    “发现了?”池非迟笃定道,“赌!女律师有这个兴趣爱好,她家里虽然收拾得整洁,没有相关的器具,不过化妆桌上还有一个骰子装饰品,下面还留着拉斯维加斯一个赌博场所的标记,应该是纪念品,还不是谁都能拿到的镀金纪念品,那个混混家里更明显,到处散乱的扑克牌,不知什么时候滚到沙发下、已经积尘的骰子,还有一本记录着乱七八糟数字的笔记本,那本笔记本上是各种关于扑克牌、骰子几率的计算,够沉迷其中的。”

    “是啊,”鹰取严男开着车道,“这么看来,猿渡一郎可能也有同样的爱好,在今年1月1日,三个人聚会,在今年1月21日,三个人再次聚会,总结来看,叫上那个混混的时候,十次有九次那个女律师也会在,这么说的话,这个混混可以借由同样的爱好,接近猿渡……不,不对,这个人不行!”

    “嗯,”池非迟认同,“猿渡一郎和女律师有分寸,虽然喜欢,但没耽搁正事,至少没让自己无法生存,不过这个混混不同,他太沉迷忘我,其他两个人恐怕只是拿他当同桌的牌友,而且他没什么本事,去了猿渡一郎那里,恐怕猿渡一郎也不会重用,就算表现出一点好勇斗狠的能力,也无法快速接近核心。”

    “那就只剩下那个金融会社的职员了啊,”鹰取严男想了想,“近年的联系好像有点太少了。”

    “她很漂亮,”池非迟道,“注意他们年轻时候的那张照片,五个人的站位。”

    鹰取严男顿时懂了,“难……难道说……”

    “猿渡一郎成家了,不过他深得信任那个男人一直没有,”池非迟道,“那张照片应该是七八年前拍的,看他们的年纪,大概是十六七岁,少年情怀总是诗。”

    “原来如此,不接触猿渡一郎,去接触猿渡一郎最信任的那个人,”鹰取严男心里有些感慨,他以前觉得情报搜查,就是潜入某个地方、找什么秘密文件,今天才知道,潜入没错,试图找秘密文件也没错,但没有秘密文件,也可以根据日常生活的痕迹分析出大量的线索,“还有一个最好的接触机会,那位职员小姐也是单身呢,要是她可怜巴巴地找上门,猿渡一郎那个亲信很有可能会选择接纳,而猿渡一郎出于对亲信的重视,也会多加照顾一点的吧,虽然之前联系不多,但这是可能成为一家人的人啊!”

    “嗯,而且在金融公司工作过,上学时期学的也是这个,”池非迟看手机上的邮件回复,又继续打字,发送,“可以尝试从账本入手,接近核心。”

    这件事,他打算让芙兰特去做,并且在上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联系了。

    身为组织的情报搜查人员,芙兰特以前就有过以医生的身份、长期接触某个政方要员、获取情报的经历,潜伏了一个月,之后证实对方偷偷起了不该有的心思,被组织解决掉了。

    加入组织的时间,是两年,不过一直没没有人去辨别芙兰特是否可信,除此之外,芙兰特也不会来事,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任务记录,大多是辅助搜查。

    交给这个人,应该没问题。

    而从他刚才跟那一位沟通的情况来看,皮姆的能力应该高于芙兰特,可以留到调查军方要员的时候再用。

    而整个沟通过程,就是……

    【把你身高、体重的数据给我。Raki】

    而就在刚才,芙兰特已经回复了:

    【Ok,不过现在纽约是凌晨2点,你问这个是想做什么吗?172m,52kg,88m,60m,92m,可以吗?Fonte】

    池非迟:“……”

    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车轱辘都碾到他脸上来了。

    从组织资料库里,他只能看到情报搜查人员的联系方式和职位之类的信息,看不到照片。

    他是想判断一下芙兰特适不适合易容成那个女职员,才问了那个问题,如果身高和体重差距太大,易容也不方便,结果……

    算了,他本来也想问一下后面的那些数据的,不过觉得问了容易让人误会,才没问,打算根据身高、体重评估一下体型。

    既然芙兰特自己报了,他也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