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刺客有毛病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彼此的极限(第四更)

第二百七十七章 彼此的极限(第四更)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任秋溟
    “方别没有出手,就意味着他估计自己不是宁欢的对手。”老人说道。

    何萍摇了摇头:“他没有出手,只是他判断宁欢还有后手。”

    “每个人都有后手。”老人说道。

    “但是对手是宁欢这个级别的存在的时候,每一个后手都会很致命。”何萍叹了口气:“他不是那种会拼命的人。”

    “根据这次的战绩来看,宁欢要比我们原本估计的都要强。”老人说道:“如果排下次江湖榜的话。”

    “宁欢应该会在第六。”

    “只是第六?”何萍看着老人。

    “黑无排名太低,端午没有排名,商离只是平手。”老人淡淡道:“我们排江湖榜,是要看战绩的。”

    这样说着,老人看了何萍一眼:“当然,你是不会被参与到排名上的。”

    “反正我不会是第一。”何萍淡淡道。

    “你那么聪明,你能告诉我接下来这一切会怎么发展吗?”

    “你感兴趣?”老人问道。

    “我当然感兴趣。”何萍没有否认。

    “目前来说,宁欢太强,即使将洛城所有其他人绑在一块,都未必是宁欢的对手。”老人静静说道:“普通人对于宁欢这种级别的绝顶高手缺乏概念,但是你我都知道,这种级别的高手是如何恐怖的存在,能够对付他们的只有同级别的高手本身,而现在洛城并不存在这样的高手。”

    何萍轻轻嗯了一声。

    “赵敬现在在洛城,他的话,应该会有一些主意。”老人思考着说道:“吕渊是京里的人,我听说你去看了他一眼,感觉怎么样?”

    “不可小觑。”何萍静静说道。

    老人笑了笑:“那就是他什么都不会做的意思了?”

    何萍点了点头。

    “少林寺那边,空蝉本来就不是给宁欢准备的,如今少林寺内部出了一些问题,除了空蝉,他们不会愿意再让能够与宁欢抗衡的高僧下山,因为下山的人注定凶多吉少。”老人继续说道:“小金刚伏魔阵已破,其他人已经不足为据。”

    “还有洛城的龙王集市那边,如果愿意出力的话,也不能说一无是处,但是面对宁欢这种级别的敌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不会有什么效果。”

    何萍静静听着,然后看着老人:“所以呢?”

    绿衣的女子始终神色淡淡。

    她说她很感兴趣,但是老人说的这些,其实何萍不是很感兴趣。

    她感兴趣的方向只有一个。

    那就是方别。

    “所以说,正常情况下没有人能够阻止宁欢。”老人说道。

    “那么不正常的情况呢?”何萍问道。

    “如果我是赵敬的话,我会通过蜂巢发布追杀令。”老人淡淡道。

    “让蜂巢来杀宁欢吗?”何萍看着老人,不动声色地笑道:“真是大手笔。”

    “除非宁欢真的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并且还赖在中原不走,那么各大名门是很难组织起来足够强大的阵容来应对这位悲苦老人的。”老人静静说道:“毕竟归根到底,宁欢太强了,他背后便是西域罗教,即使没有罗教,他自己想走,没人拦得住他,更何况他背后还有罗教这样的庞然大物。”

    “罗教也乐得看宁欢在中原武林掀起腥风血雨,而等到中原名门商量出来一个办法,那都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

    “但是蜂巢不一样。”老人笑了笑:“有蜂后大人在,所有的蜜蜂都围绕在蜂后大人身边,如果宁欢的死符合我们的利益,那么就会有前赴后继的蜜蜂飞出,去致宁欢于死地。”

    “可宁欢在洛城。”何萍淡淡道。

    “是的,宁欢在洛城,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蜂巢请求你出手,毕竟你是这个世界最有把握可以杀掉宁欢的人了。”老人看着何萍说道。

    “但是你偏偏现在又和蜂巢闹了矛盾。”

    “是他们和我闹了矛盾。”何萍静静纠正道。

    “是的,蜂巢原本你想要逼你就范,但是没有想到,压力却终于回到蜂巢自己的身上了。”老人说道:“我想,用不了多久,蜂巢就会把下一步的任务安排和回馈给你,这场冷战也该画上句号了。”

    “当然,这也意味着你一定要好好解决宁欢这个麻烦。”

    何萍静静点了点头。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老人看着何萍问道。

    “这么着急撵我走?”何萍静静道。

    “那倒不是。”老人笑了笑:“只是如今洛城的局势,我想你的性格,应该会很担心。”

    “我确实很担心。”何萍点了点头。

    “但是我更愿意看看,方别他所谓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

    ……

    外面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路面被砸的乱七八糟,连围墙都倒了几处,知道的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以为刚刚进行了一场拆迁。

    霍萤结束了对释苦的治疗,这位僧人的手臂已经被绑上了绷带,自己也服下了麻醉的药物正在沉睡。

    白衣的少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站起身来,走到院子里。

    院子里的方别还在练剑。

    一剑一剑,剑刃斩落星辉。

    “我好像听见你和薛铃的争执了。”霍萤看着方别静静说道:“你打了她?”

    “嗯。”方别轻轻说道。

    “那还是真的很稀奇。”霍萤叹了口气:“我很难想象你也会无能狂怒。”

    “一个人的所有愤怒,本质上都是源于对自己无能的痛苦。”方别依旧一剑一剑地斩落:“虽然在事先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真正执行的时候,要做到完全心平气和,依旧很难。”

    “更何况还是被她指责。”少年的声音淡淡。

    “所以在当时,你是真的打不过吗?”霍萤问道。

    “我不清楚。”方别说道:“胜负的可能,在一成和七成之间徘徊,具体要看宁欢还有多少我不了解的后手。”

    霍萤听懂了方别的话:“所以说,按照最终宁欢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你有七成的机会可以杀他?”

    “但宁欢不可能只有这些。”方别摇头说道:“我对自己足够了解,但是我对于他一无所知,即使看了今天这场战斗,我依旧不确定,他的实力仅限于此。”

    “毕竟。”

    方别叹了口气,望向天空:“我是不想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