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大道纪) > 第558章 名传东洲(万字第21天)

第558章 名传东洲(万字第21天)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裴屠狗
    道台斑驳,上似有血迹斑斑。

    铡刀暗红,不见明亮,似乎还有钝口。

    没有丝毫的杀意流漏,但包括郑龙求,墨长发在内的四大宗门高手的身子就都是一僵,一股洞彻心肺,凝聚魂灵的漠然寒意将他们死死的笼罩在内。

    一动,就要死!

    一个无比强烈的念头顿时充斥了几人的心海,强烈到让几人几乎窒息。

    元阳?

    元阳是谁?

    哪里来的过江龙?

    郑龙求等人心下骇然。

    除却万法楼的墨长发之外,他们也根本没有想到,这个让他们不寒而栗的大高手就是之前杀林洐白的那个人。

    “这,这怎么可能?”

    墨长发心头发毛,有些颤栗。

    他是知晓‘元阳’这个名字的,但是,他所知道的元阳怎么都不可能有如此之强横!

    但他隐隐有个猜测,这个‘元阳’与杀死林洐白,引得林洐龙下山的‘元阳’是一个人!

    但这怎么可能,如果此人如此强横,掌教怎么会放林洐龙下山?

    星空笼罩之地,一片死寂。

    蓝水仙看着跌落尘埃的风长明,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此次前来的诸多高手之中,他最为熟悉的就是风长明,这尊太一门两百年前的第一真传。

    风长明是太一门太上长老亲自收入门下的弟子,天赋异禀,悟性惊人,与太一门的‘灭道诛仙剑’真形无比契合,杀伐之力在几代真传弟子之中都堪称顶尖一流。

    此时

    莫宝宝,鹏十六,法无赦,以及悭山各处看到这一幕的散修们全都心中震动。

    纵然不是直面,他们心中也同样被一股寒意充斥,心肺发冷,魂灵皆寒,如同中了定身咒般一动不能动。

    再抬头看去,星光缭绕间的白发少年,隐隐间能够感受到一股苍茫浩然,一世称尊的凌然之气。

    呼呼~

    安奇生轻摸眉心,将风长明那一道剑气留下的一缕寒意捏起,随手一弹,将其弹如风中。

    他,到底不是真的一岁。

    两世诸界走来,纵然不算入梦之中修行的岁月,在场几人中也没几个比他大的。

    若是算上入梦自身或他人的修行时间,那纵然是在场之中年岁最大的郑龙求,在他面前也是个弟弟。

    “你”

    郑龙求心神凝重,张张口欲要开声。

    “威胁,利诱的话不必说了。”

    安奇生却不耐烦听他说些什么,不外乎是宗门怎样,后果如何。

    但他做事从来都是三思而后行,从不做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当即就是大袖一挥,斗转星移,星空如幕布垂下遮掩一切。

    哗啦啦~

    星空垂落,星光如潮,漫卷云流空气,将郑龙求,风长明,墨长发等人全都笼罩在内。

    “干我什么事?!老子又没有对你出手!”

    鹏十六骇然难当,转身欲逃,但他本就重伤垂死,纵然金翅大鹏有着天下极速,却又哪里逃得了。

    刚一转身没逃出百里,就被滚滚而下的星光长河笼罩其中,拍灭了他一切挣扎的话语。

    “艹!”

    鹏十六气的大口吐血。

    只觉自己人生之中做过最为错误的决定就是来这悭山,被须弥金山砸成重伤,被至尊气息打穿了灵宝,险些震死。

    此时莫名其妙又被人针对。

    呼呼~

    星光长河淹没一切,笼罩所有,但只刹那,已然冲天而起,滔滔之声响彻寰宇间,已然没入了安奇生大张的袖口之中。

    轰隆~

    星空消失,那被星空挤压出去的无边气流方才倒灌而来,掀起的狂风吹起无尽灰尘,如尘幕般笼罩原本悭山所在的巨大深渊。

    呼呼~

    狂风之中,蓝水仙拂袖荡开重重烟尘,再抬头,安奇生已然消失不见。

    只有一道任由狂风汹涌,气浪拍击都凝聚不散的平淡声音飘荡在长空之中,响彻在诸多人的耳畔:

    “绑人者,元阳。”

    绑,绑走了?

    有散修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

    大宗门之人未必不能惹,个人落败也根本不会引来宗门的干涉,但击败和镇压,那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太一门真传风长明,万法楼长老墨长发,惊阳山长老郑龙求,灭情道长老法无灭连同四大宗门超过十尊高手,全都被人镇压,擒拿了!

    这一消息,如同飓风一般席卷了天鼎国乃至于整个东洲的修行界,震惊了无数大小宗门,散修。

    甚至于连一些消息灵通的普通人,知晓了这个消息也全都震惊骇然。

    东洲百国,生灵以京兆计数,诸多大宗门横压诸国之上,一个内门弟子的地位都能比拟寻常王朝的国君,地位无比崇高。

    遑论真传,长老了。

    这样的人物在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散修的眼中,根本就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

    这样堪称巨头,一言落帝王将相都要颤抖的大人物,竟然被人打包一样镇压,直接放言绑走了!

    这如何能不让人震惊,骇然。

    “元阳?这是什么人?我东洲还有这样的高手吗?莫非是来自东洲之外的过江龙?几大宗门的长老都是天罡,万法境界的大高手,那人莫非已然是大能吗?”

    “灭情道,太一门,惊阳山,万法楼,炼法台,离鸾庵,炼法台,凌天宗,邪极山,真空道,我东洲十大门派,他得罪了近半了!”

    “这元阳到底是什么人,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

    “几大宗门只怕不会放过如此挑衅他们的人,无论此人是谁,只怕都死定了!”

    东洲诸多小宗门,散修们议论纷纷,激动不已。

    天鼎帝与离天圣地的恩怨之后,已经有上千年不曾听闻过有人挑衅各大宗门了,遑论还是一下挑战四家!

    甚至有人猜测,若非是其他几个宗门的高手距离太远迟了一步,恐怕也要被一网成擒了!

    “据说,三大圣地都有人出世,疑似是要追寻此人下落!听说,那至尊留下的石碑就是被此人拿走了!”

    也有消息灵通之辈,打听到了重大的隐秘。

    诸国震动,东洲沸腾。

    无论是否有人看好,元阳之名,已然在第一时间就响彻东洲,被无数修行者得知。

    天下成名之路无数,但公认的,最快的,必然是踩着前人上位,一人挑衅四大宗门,自然引起了无数人震惊。

    更不知有多少人在暗中推算,搜寻关于安奇生的信息。

    轰隆!

    如雷炸裂。

    气浪汹涌,血气如潮。

    林洐龙浑身绽放金光,血气如潮自其周身毛孔喷吐而出,踏步间似有龙吟虎啸跟随,战意澎湃,剑光如海:

    “武二,你该死!”

    轰隆!

    一次惊天碰撞,大地开裂,山川摇晃。

    “战王体果然不同凡响,可惜你火候太浅,万法楼的‘屠龙术’你也还没练到家!”

    武二郎披风狂舞,方天画戟横空腾起刹那,又自重重拍下:“你要死,某家就成全了你!”

    两人对视,神色皆是冷冽。

    那林洐龙含怒而来,出手毫不留情,玄色龙纹袍猎猎而动,色泽纯青的神剑,演化出无数杀伐之术。

    一次次碰撞之下,竟然没有落到下风。

    武二郎心中震怒,出手也更不留情,方天画戟横空狂击,血气鼓荡似要焚烧天际,声势浩大。

    他们两人积怨已久,一出手就打出了真火。

    余波肆孽之下,震碎了一片又一片的山林,撕裂了重重云层,从地上打到天上,从天上又落到地上。

    凶威之盛,让四周山林之中的野兽,凶兽都瑟瑟发抖,不敢露头。

    咻咻~

    许久之后,两人正自厮杀之时,心中皆是一动,各自退后一步,就见两道飞剑当空炸开。

    灵光之中传出各自门派的长老声音。

    “元阳?!”

    听着那传出的声音,两人神色皆是变化,林洐龙杀鸡沸腾,武二郎却是面色惊愕。

    “方长老,你说的元阳,果真是杀死林洐白的元阳?”

    武二眸光一凝,有些惊疑。

    上次他去杀林洐白至今不过大半个月而已,他还记得当时那白发老者虽然强横,但也不过与自己相差仿佛。

    短短半月,竟然能镇压擒拿四大宗门的十多尊万法大高手?

    这怎么可能?!

    “二郎,恩怨不论,暂且罢手,那林洐白既是那狂徒所杀,你又何必包揽?”

    灵光之中传出惊阳山方长老霸道的声音:

    “你回山也罢,去天骄城也好,诸王台开启之前,不要再无林洐龙厮杀了!”

    而听着自家刑法长老的训斥,林洐龙的脸色阴晴不定。

    “元阳”

    他深吸一口气,神剑归鞘,在不多言,转身已然消失在长空之中:“武二,封王台上,你我在决一胜负吧!”

    嗤~

    方天画戟划破地面,武二郎掏了掏耳朵,突然笑了:“战王体,也不过如此。”

    呼~

    披风飞舞间,他扛着方天画戟徒步穿过丛林,也自消失不见。

    只有微风吹拂中他的声音响着:

    “元阳,元阳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呼呼~

    夜风吹拂,树枝摇晃。

    元独秀静坐山巅,手里拿着于千山搜集的信息,细细的看着。

    自离开蓝水城至今,他遭遇了不止一次围杀,不过在‘左手前辈’的指点下,他一次次逃出生天,甚至几次反杀。

    此时,追杀者已经被其远远抛在了身后。

    “一次得罪四大宗门,镇压了十多尊天罡,万法高手,这位,倒是真的了不起”

    元独秀一抖手,信筏片片化作飞灰。

    夜色之下,他的面色有些阴晴不定:“只是元阳应该不会,应该是我想多了。”

    思忖许久,他才松了口气。

    虽然那人与父母给小弟起的名字一般无二,但这天下同名同姓者不知几多,不可能名字一样就大惊小怪。

    他知晓自家小弟有着宿慧,天资悟性都是绝世,真形修炼之上碾压自己,可他太小了。

    怎么可能镇压十多尊万法境的巨头呢?

    那可是万法境!

    “左手前辈,你说我接下来要去哪里?”

    放下思量,元独秀缓缓吐出一口气,心中询问。

    一路上的数十次生死搏杀,让他对于这位藏在自己左手之中的前辈的怀疑不那么大了。

    “你已经有打算了,又何必问我?”

    穆龙城自然也看到了那信筏上的情报,与元独秀不同,他百分百确定那‘元阳’就是安奇生!

    甚至,就是这‘无限洞天,轮回福地’的幕后之人。

    “是有打算。”

    元独秀缓缓合上眸子,杀意暗藏:“前辈说的对,这世上的事情,本就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他灭我满门,我就杀他全家。

    这,很公平。”

    穆龙城心中点头,与萨五陵原本的胆小怯懦不同,这元独秀要更狠的多。

    很多事,就不需要他多说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嫩了。

    “林洐白是万法真传,你杀他全家,必然会引来干涉,杀了他,又会引来万法楼,这样杀来杀去,未免太过麻烦了”

    穆龙城缓缓开口。

    “元家尚有小弟在,一切仇恨由我去终结吧!小弟固然比我更强”

    元独秀神情平静:

    “可我才是哥哥。”

    “我有更好的办法。”

    穆龙城自动略过元独秀的自我感动,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来:“你可以拜入万法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