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空想之拳 > 第八十五章.打好辅助

第八十五章.打好辅助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杜停杯
    低质高产的幻海玄气染蓝了一大片空气,梁德千手并用,不断将虚化的海浪纹胶带从空中抓出扯断,这个被白鹤空加固过的阴阳交汇点顿时动荡不安。

    他们的赌局是:穗高春弥和榛名奏离开浮空城堡时候已经相恋或者还是好友就算白鹤空赢,否则就算梁德赢。

    只要分开阴阳两界,让车厢里的浮空城堡失去存在的基础,这个赌局就会提前结束。

    此时穗高春弥和榛名奏还没有开始交往,至于好朋友?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那就不是好朋友!

    梁德虎躯狂震,又抖落了几十个一次性梁德帮着扯胶带,但因为注入兽性的分身全部不太聪明的样子,找胶带都要找个半天,效率其实也没有提高多少。

    早就该分开的阴阳两界在梁德的帮助下回到了自然状态,被白鹤空强扭在一起的世界两侧像一对早就看透了彼此的多年怨侣,分得很坚决。

    但阴阳两界毕竟是多年怨侣,阴界多少有些舍不得阳界,终究分不了那么快。

    这就给了白鹤空操作的空间。

    白鹤空单膝跪地,双手按住地面,海蓝色的眼眸里波光粼粼。

    在此岸世界被压制到33%的她无论是武道元神强度还是内气制造效率都差了梁德一大截,但是在对幻海玄气的掌控方面,她有信心甩开梁德这个只上过补习班的野路子几十条街。

    幻海玄气数量不足?这对专精械能混合方向的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

    如果真的打起来也许不行,但只是贴胶带的话

    她双手一震,海蓝色的光芒导入地下。

    只见上百个泥土聚合而成的轮胎形战偶破地而出,除了两点发挥统御之能的海蓝色星火,这些泥胎战偶的其他部分都是普普通通的土壤,内气消耗非常少。

    白鹤空从海纳幻藏中倒出胶带存货,让每个泥胎战偶都缠上好几卷海浪纹和纸胶带,那些泥胎战偶高速转动着开上天幕,在被梁德破坏的地方补上新的胶带,即将分开的阴阳两界又稳定了下来。

    无数建筑构件从天而降,这个本该在吞噬生人后迅速消失的鬼怪车站越来越稳,不停地添砖加瓦,大有建成恋爱主题公园的架势。

    阴阳两界的诡异变化令阴阳二气乱作一团。

    群真车站外三个被定身的灵能侦探满脸铁青,灵感最强的澄海和尚已经流下两行血泪,他脖子上那串保龄球大小的佛珠一个接一个地裂开,花花绿绿的袈裟像被点燃的纸一样蜷曲了起来。

    “澄海大师!”穗高夏之介脸上的血管根根暴起,他努力甩动着脑袋,想要挣脱身上的诡异封印。

    “相模坊,你看到了吗?

    阴界的意志……它在看着我们。”

    澄海和尚在双目失明前闭上了眼睛,喘息着说出了这句令穗高夏之介瞠目结舌的话语。

    草帽老头相模坊脸上橘络似的白色纹路变成了焦黑的颜色,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天空,道:

    “澄海,你看着地下的时候我在看着天上。

    阳界的意志,也在看着我们。”

    “阿弥陀佛……穗高小哥,不要浪费时间挣扎了,那位朝伟先生设下的封印不是你我可以解开的。

    睁大你的眼睛,我们正在见证历史。”

    “见证历史?”

    “新的时代,阴阳两界真正并存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澄海和尚紧闭的双眼中流下大颗大颗的泪珠,将他先前流出的血泪冲淡了许多,但这和尚脸上的悲恸之色却越来越重。

    “一夜怪谈尚且有许多无辜者丧生,若鬼蜮长存人间,又会出现多少惨剧。”

    相模坊大声斥道:“

    澄海你哭什么!阴阳相合,百鬼临世,这千年未有之变局正是男儿发奋之时!

    日哭到夜,夜哭到日,难道能哭死那些邪鬼吗!

    我辈身负荣光之血,便要负起荣光之血的责任来!”

    ……

    群真车站内,梁德收起了本体伸出的千条手臂,那些造出来撕胶带的一次性梁德也被他还原为营养物质收回海纳幻藏。

    白鹤空也不再制造泥胎战偶,站起身后望向了阴界所在的一方。

    阴界稳固的进度太快了,远远超出了白鹤空现在所能达到的极限。

    察觉到异常后,梁德和白鹤空马上停下胶带攻防战,将武者灵觉投向了阴界深处。

    “残破不全的世界意识竟然有这么高的智能……”

    “也不算特别高,我稳固阴阳交界的办法是最为简单直接的那种,无非是将阴气节点以一定规律排布,它能学会也不出奇。”

    白鹤空认真的时候没有一点萌口癖,吐字清晰快速,眼神坚定锐利。

    梁德叹了口气,道:

    “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赌下去了,这场赌局就算我……”

    他正要开口认输,却被白鹤空抢了先。

    “是我输了,他们还没有恋爱,就算恋爱也不一定能善始善终,以后说不定连朋友也做不成。

    梁德同学,这个乱七八糟的恋爱故事已经一点意思都没有了,是我错了,我愿赌服输。

    等他们离开以后,就让他们自寻死路,你别去找他们取材了,好吗?”

    “行吧,高中生恋爱的确没什么意思,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还有一件事。”

    “嗯?”

    “这次的赌约我只能履行一半,我再多输你三次设计制造委托作为补偿,多出来的这三次材料我来出。”

    “你什么意思?”

    白鹤空望着阴界深处翻腾的阴气之海,道:

    “这次旅行我不能按照赌约给你打辅助了,篓子是我捅出来的,我要自己……”

    “你说不打就不打,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梁德抬高了调门,“你这算什么愿赌服输?”

    “我差你三次设计委托怎么的,我也是莫老哥手把手教的幻海玄气,量大活好路子野,你们级长无名氏对我推崇备至,如果转到海学部我至少是个体育委员,水平能比你差?

    我稀罕你的设计吗?”

    “再说了,你个33%的弱渣不打辅助能打什么,你这么菜能arry全场吗?”

    梁德骂骂咧咧地从海纳幻藏中取出一副血色的机械蝠翼,振翅一飞向着阴界深处冲去。

    “我现在要去阴界把那个偷师学艺的狗东西锤到内分泌失忆,你愿赌服输就老老实实跟上来给我打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