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不会再有奇迹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不会再有奇迹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壶中洞天
    李阳此次出征,按计划先是到上郡,与王离部会合,接手长城三十万边军之兵权,然后才继续北上,出使匈奴。

    咸阳至上郡,正常行军,数日可至。

    所以,接下来的几日时间里,李阳都是在忙着行军赶路,一路上倒了无生趣。

    而与之相反的是,李阳出征后,一些公卿大臣却是心中大乱!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临出征前,皇帝那句统一匈奴,凯旋之日,封君号。

    这可是让不少人,为之哗然的事情。

    如果李阳真的封君,那可是大秦自废分封制,改郡县制以来的封君第一人啊。这种恩宠,这种尊贵地位,可是再无人可比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些反对新政的老氏族们,只差没气到吐血。

    原本大家举荐他出使匈奴,是为了让其远离朝堂,致使新政失败,可是谁会想到,这个李阳,竟然会这般的无视新政成败,不仅接受出使匈奴的任务,而且他居然还主动将统一匈奴的大事也一股脑全盘接下了。

    现在可好,这个家伙不仅兵权在握,更是大有将要封君的可能。

    这可真是冯去疾一党,做梦都没有料想到的,这简直大大的偏离了他们的初衷啊!

    说实话,他们都有些后悔那日连名举荐李阳去出使什么匈奴了,这哪里是坑他呀,分明就像是赠送给李阳一份天大的功劳。

    要知道,对匈奴用兵,一直以来都是蒙恬分管的事情。

    而李阳,虽然身为国政院的院长,但真正负责的还是新政改革这块。

    而且,按照之前李阳自己的想法,也确实是打算让蒙恬出使匈奴的。结果……

    现在倒好,被自己等人连名举荐,却是把统一匈奴这个天大的立功机会赠给他了,更要命的是,顺带着似乎还把蒙恬给得罪了。

    越想越气愤,越想越觉得不值。

    这不,这天晚上,白正这几位老氏族,就再次跑到了冯去疾的府中,一吐心中的忧虑了。

    “冯相,我们真是亏大了,早知李阳如此不在乎新政成败,我等真不该举荐他出使匈奴。现在好了,他倒真的离开朝堂了,但是……马上他就要封君了!唉,我们忙了大半天,结果竟是在忙着为他立功进爵啊!”白正被冯劫带到议事厅,见到冯去疾后,便气得叹息不矣。

    不,更确切的来讲,应该是气得肝疼。

    另外一人也道:“是啊,这个李阳,真搞不懂他怎么就这么的放的开手,竟然敢一个冬季留在北边主持大局,这次……我等可真是失策了!”

    其他人不为担忧的点头道:“皇帝对他的恩宠,实在是叫人嫉妒到生恨啊!竟然愿给他封君,这……这次如果他真的凯旋而归,一但封君,要想再对付他,可就真的难上加难了。”

    说到这里,众人都像是吃了苍蝇一样,一脸欲哭无泪的感觉。

    说实话,冯去疾也很后悔,这回确实是失算了。

    这个李阳,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可以毫不顾忌新政的成败。

    想到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的路数,冯去疾也是很蛋疼的。

    这完全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嘛,太坑爹了!

    抬头看了一眼众人,发现他们一脸死了爹的表情,冯去疾叹了口气,然后道:“这次虽说失策,不过……他若想封君,却是不太可能。”

    “哦?”

    众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赶紧问道:“冯相快讲,为何他难以封君?”

    冯去疾轻笑一声,道:“李阳要想真的封君,那得先把匈奴给统一了,如果只是打了几个胜仗的话,这君可就封不了了,要不然……蒙恬他们也该封君,所以这以理也说不过去,实为不公!”

    众人点点头,确实,如果只是打了几个胜仗,皇帝确实不可以给以封君,毕竟当初蒙恬可是把匈奴从河套一直赶到了阴山以北,如果要封君,蒙恬就是第一个不服。

    只不过……

    想到这里,众人道:“可是……万一他真的统一了匈奴呢?”

    “统一匈奴?呵,谈何容易,你当是下一盘棋局那般容易办到的事情么?”

    冯去疾冷笑一声:“想当年,匈奴的主力大部在阴山地区和贺兰山地区,南下河南地的力量相对比较薄弱。而且,秦国作了多年战争准备,蒙恬率三十万大军,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方才攻占了河南地区。”PS:(此处河南地,指今内蒙古乌加河以南及伊克昭盟地,非后世河南省。)

    “要知道,当时我大秦亦是忽然发力,匈奴人没有什么准备,且在河南地的匈奴兵又多为分散的部落,所以才纷纷溃败,蒙恬这才取了河南地。而后,蒙恬又用了一年时间,才将匈奴赶至阴山以北。如此,足足两年时间,才算是完全将河南地收归大秦。”

    说到这里,冯去疾抬头扫视众人,道:“蒙恬用了两年时间,尚且只将匈奴赶出河南地,试问,李阳此次打算用一个冬季的时间,他能统一匈奴?”

    这一下,众人都愣住了。

    是啊,蒙恬用两年时间,都只是把匈奴赶出河南地,而李阳,他怎么可能用一个冬季,就统一匈奴?

    要知道,匈奴可人人上马皆为可战之兵,一个冬季,莫说统一匈奴,甚至可能扫荡匈奴畜产的计划都难以达成。

    毕竟,你派大军去扫荡人家的畜产,人家肯定会组织主力,与你反抗的。

    一个冬季,能和匈奴打个一场大的战役就算不错了。

    想扫荡整个匈奴草原,略尽匈奴畜产,逼其无法度过寒冬,说句难听的话,这简直就异想天开。

    “这么说来,他李阳此次北征,几乎毫无胜算了?”

    想到这里,众人大喜。

    冯去疾若有所思的道:“想统一匈奴,那是绝无半点可能的,但是率我大秦三十万大军挺入草原,要想打几场胜仗,却是不难,所以这战功却是少不了的。”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点头。

    白正道:“这么说来,李阳应该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只要去了,就一定可以立战功,如此,他在军中的地位也将得到大大的提升,可谓是只有好处,绝无坏处啊。”

    “想必正是如此了。”

    冯去疾点点头,然后笑道:“你们可记得出征之时,皇帝对李阳说,待他统一匈奴,就封他为君,李阳却无半分激动,为什么?若本相没猜错的话,他李阳其实也心中自知,一个冬季是不可能统一匈奴的,所以听到皇帝的许诺,他才会心平如水,毫无波澜。”

    众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赞道:“还是冯相看事透彻啊。”

    冯去疾笑道:“我朝臣子要想封君,何其之难,若匈奴这般容易统一,那这封‘君’,也就得来的太容易了。”

    这时,其中一人略有担忧的道:“可是,这个李阳不能以常理来看待啊,半年前,他就凭五百兵,只用了三日,便是连收沛县、下相两城,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这次,万一他再弄出一个奇迹来了,岂不……”

    “你想多了!”

    冯去疾轻笑一声,道:“半年前的平乱,李阳的足智多谋,确实创造了一个奇迹,三天之内,连收两城。可是,匈奴之战,岂是乱民可比?这等奇迹,是绝不可能发生第二次的。”

    说到这里,冯去疾一脸肯定的道:“要想统一匈奴,没有五年以上,那是绝无半点可能!莫说统一匈奴,就算是南征百越,屠睢率领五十多万大军分五路南下,那也是历时足足五年时间方才统一的啊。”

    众人再次连连点头,觉得冯去疾这话说的极有道理。

    百越,最起码他们有城有寨,要想征战百越,尚还能一城一寨的攻打。

    可是匈奴,乃是游牧民族,机动性极强。他们往往有可乘之机时,便攻,无胜算时,便逃,让你毫无办法。

    若要想与匈奴决战,就得用重多的兵力,先做到围其退路,方才能逼其部队决战,否则根本连个正劲的战役都难以实现。

    也正是因为如此,蒙恬当年也只是将匈奴赶出阴山以北,而无法像百越那样,做到歼灭匈奴军队。

    同时,这也是为什么,秦始皇宁愿花五年时间,派屠睢率领五十多万大军分五路南下,统一百越,而北征匈奴的蒙恬,只收复河套,便结束了征战,改而以举国之力,修筑长城抵御匈奴,原因也正是如此。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匈奴可驱,不可灭!

    他李阳,想在一个冬季统一匈奴,纯粹做梦。就算他是神仙,那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见众人放下了心中这些不必要的忧虑,冯去疾道:“只要我等能让新政失败,就算李阳在匈奴打了几场胜仗,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新政才是我们与他的角斗场啊!”

    众人点头,心中再无忧虑。

    相反,他们已经隐隐地能想到将来的结局了。

    李阳与匈奴大战,小有军功。

    可是,回到朝堂,新政已名存实亡,这时开春在即,新政再不可为,最终新政土改失败,老氏族和士族、新贵,群起而攻,为了大秦社稷,陛下必然拿李阳问罪!

    李阳倒,朝政再入冯相之手,大局定!

    想到这些,白正等人,顿时信心满满,离开冯相府后,就准备开始对新政展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