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谍海猎影 > 第一四零四章 伏击

第一四零四章 伏击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眀志
    他刚推开车门,后座的岩井突然喊住了他:“不要再想着留活口,不管死的活的都行,坚决不能让他逃走……”

    冈本重重的点了点头:“明白!”

    因为他也有了和岩井同样的预感:如果一昧的要求抓活口,就很有可能放跑方不为。

    以往听说方不为多么多么厉害,也只是看资料,然后在脑子里想像,谁都没有一个直观的感受,包括差点被方不为毙于枪下的岩井。

    但突然发现,方不为的身手竟然比猴子还要灵活,比豹子还要迅捷,岩井就明白了:只靠人多,根本抓不住他。

    他能飞檐走壁,飞高飞低,你能吗?

    而且看方不为逃离的方向,明显是朝江边去的。

    如果让他跳了江,别说活口,能不能留下一具尸体,都还是个未知数……

    冈本边跑,边给追击的手下下着命令:“可以开枪,就地击毙……”

    然后街上出现了一个奇景:好多男人在狂奔,手里还提着枪,同时不停的大喊着:“可以开枪,就地击毙……”

    方不为心里一颤:声音来自四面八方,不但身后后,身前也有……这不得有几百号人?

    我去你妹的……

    这明显是早有准备还而下了天罗地网?

    但问题是,自己是怎么暴露的?

    方不为脚下狂奔,跑过一个又一个舞顶,离江面越来越近了。

    没错,当他决定要逃那一瞬间,他就很清楚了,应该往哪里逃……

    “啾啾……”耳朵边响起了两声子弹穿过空气的怪响,有一颗还是擦着耳朵飞过去的。

    方不为还没来的及惊出冷汗,枪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最后连在一起,像是点响了一挂鞭炮。

    不只是来自身后,还有正前方……

    “啪”的一声轻响,方不为只觉肩膀一麻,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朵血花从肩头上彪了出来……

    不行,不能就这样被当成靶子。

    他确实在移动,还是在房顶上,但架不住追击他的人太多……只听喊声,方不为就能判断的出来,每条巷子里都有人。

    他跑的是很快,但对方枪根本不用瞄准,射就行了。

    蒙也能蒙一枪吧。

    心里这样想着,方不为飞快的往下一趴,双手落到了屋顶上。

    他依然没有停,还在飞奔着,不过看起来像一头野兽,四蹄翻飞……

    方不为毕竟还是人,所以极不习惯这种跑资,速度降低了不少。

    但至少能少挨枪子……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离他的头不到一米的屋檐上,突然溅起了一朵火花,然后又是一声不同于其它枪声的声音……

    三八大盖?

    这不上重点,重点是,子弹是平射过来的。

    狙击手?

    突然,一丝极其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第六感,这特么的是第六感……

    方不为心中狂吼,身体的速度甚至比思维还快,像是装了刹车,他的双脚脚猛的往下一跺,房顶直接被跺了一个坑,身体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然后一个翻滚,往后滚了一米多……

    “叭叭!”他刚刚停留的地方,溅起了两朵烟尘。

    方不为目眦欲裂:如果慢上半秒,这两颗子弹就会从他的身体上穿过……

    他猛的一咬牙,就势一翻,身体掉下了屋檐。

    “跳下去了,他跳下去了……”房顶上有人在大喊。

    我掉你妹……

    这也真敢往下跳,只要巷子两头一堵,他就是活靶子……

    狙击手明显不止一个,他没时间,也不敢停留,更不敢观察狙两只手的具体位置,只能用这种办法。

    听到喊声,再加上子弹射来的方位,方不为心里就有了大概,没等下面的枪手追上来,他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攀上了屋顶,边猫腰狂奔,边向狙击手的位置开了一枪。

    第一枪没打中,离狙击手有一米左右,但狙击手依然被吓了一跳。

    正当他盯着方不为的身影,准备找个提前点开枪时,方不为的枪又响了:一枪爆头!

    但同时,方不为腰里一麻……狙击手不止一位,另一个也开枪了……

    疼,真特么疼……

    应该是射到了脊骨上,不过好在没有伤到神经。

    方不为甩手一枪,解决掉了第二个狙击手。

    但同时,他的速度也不止降了一半。

    系统虽然能止血,却没办法止疼,方不为也不是铁打的,肯定会受影响。

    但他现在边停下打吗啡的时间都没有?

    停下来就是死……

    “啊……”方不为一声狂吼,把手指插进了腰上的伤口里。

    伤口被生生的撕大了一圈,方不为的喊声像是野兽一样,响彻整个下关。

    他硬生生的把子弹从骨头里抠了出来……

    不对自己狠一点,就得把命丢在这里。

    已经下了车,上了一处房顶,正拿着望远镜观察方不为的岩井,被惊的连呼吸都忘了。

    这不是在看资料,也不是在别人讲故事,而是他亲眼所见……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抓不住了。

    福满楼本就临江,而方不为的意图太明显,跳上屋顶后,就趄江边狂奔。

    要不是楼下的枪手和房顶上的狙两只手稍稍的阻击了他一下,他这会已经跳进江里去了。

    再奔过一个楼顶,前面就是码头了……方不为离江面,到多还有一百米。

    就算方不为受了伤,速度有所下降,下面也有枪手在不停的开枪,但只要不被击中要害,最多二三十秒,他就能冲到江里。

    到时候,连具尸体都留不下……

    “架机枪!”岩井当即立断的喊道。

    “阁下有令,架机枪……”身边的四个警卫用手当扩音器,朝着江边大喊。

    方不为的眼角都迸裂了。

    就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又中了几枪:后背,前胸,大腿。

    不过子弹都没有击中要害,不是被夹在肌肉里,就是被夹在骨头里……

    如果不是系统升级,身体被强化过好几次,他早都一命呜呼了……

    当他听到架机枪这一句的时候,心脏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完了,今天要交待在这里了。

    系统再厉害,身体再被强化过,肌肉和骨头也没达到钢板的程度。

    手枪子弹穿不透,但换成机枪呢?

    跑,使劲的跑,用尽全身的力气跑……哪怕是死了,就算是成了一具千疮百孔,满是枪眼的尸体,也不能落在日本人手里……

    好像忘记了所有的疼痛,时不时打来的子弹,像是打在别人的身上……

    方不为的脑子里只一个字:跑!

    他飞一般的跳下了屋顶,迎面来了一队枪手,十几支枪口直对着他,就要扣下扳机,方不为甚至能看到扣在扳机上的指节,用力往下压的动作。

    纯粹是本能,他就地一滚,速度奇怪,瞬间就滚到了枪手的脚底下。

    枪手的枪口本能的往下一移,就要瞄准他的时候,他猛的弹跳起来,跳到了枪手的头顶……

    所有的枪手都看到了让他们一生难忘的景像:一个血人,像是扎破了的水袋,浑身都在往外彪着血,却依然像一只大鸟一样,踏过一个又一个的人头……

    近了……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开枪啊……”岩井大吼道。

    机关枪手猛的一愣:会误伤的?

    身边的副手兼头目猛的一巴掌扇了过来:“八嘎,开枪……”

    枪手心中一横,用力的扣下了扳机,子弹射向了方不为,也同样射向了那些日本人。

    像是被风吹过的麦浪,随着惨叫声,一朵接一朵的血花彪了起来,枪手一个挨一个的倒了下去……

    后面好像有个人,在不停的往他背上打拳,还速度奇快,一拳挨着一拳,力量非常大……

    要死了?

    方不为露出一丝惨笑,猛的咬下了牙,用起全身的力气,借着机关枪子弹的推力,扑向了水面……

    死就死吧,至少不会落在日本人的手里……

    “噗”的一声,方不为落到了水里,溅起一朵水花。

    他靠着仅剩的一点意识,努力的往外吐着气:沉到底,一定要沉到底……

    就算是尸体,也不能留给日本人……

    “八嘎……”岩井英一一声怒吼,用力的将望远镜摔了下去,“军舰,通知军舰,给我捞……”

    他准备了这么久,想过方不为会被活抓,也想过方不为会被打死,但从来没想过,方不为还能逃脱?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就算把长江断了流,他也一定要把方不为给捞出来……

    长江自然是不可能被断流的,但上到八卦洲,下到荫子洲,近二十公里的江面上,停满了渔船和军舰。

    一网又一网的渔,树枝,杂物,垃圾等东西被捞了上来,又原封不动的被撒回了江里。

    但就是不见和人有关的东西……

    ……

    虽然过程很短,前后只有两三分钟,但追捕的动静非常大,还动用了机关枪……

    有关部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下关警局第一时间向上汇报,没几分钟,就报到了申振纲那里。

    警政处也有缉捕追凶的职责,吕开山同样收到了消息。

    但有冈本和岩井坐镇,哪里用的着他们?

    没几分钟,他们又收到了下关已被日本宪兵封锁,海军出动了军舰,把长江围的水泄不通,正在搜江的消息。

    只要是收到消息,知道一些追捕过程的人,都在暗暗心惊:从哪里冒出来的厉害人物?

    只有吕开山和袁殊,在得知出动几百号枪手,追捕的目标只有一个人时,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方不为。

    吕开山脸色发白,双腿微颤,喘着粗气抓起了话筒,打给了下关分局:

    “追捕是从哪里开始的?”

    “听说是福满楼……”

    福满楼,福满楼?

    这个王八蛋,是不是已经把李安东杀了,换成自己了?

    吕开山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人呢?”他努力压制着惊疑,哆嗦着问道。

    “掉到江里了……”接电话的分局局长兴奋的说道,“我没见着,但正好有两个巡街警就在附近,亲眼看到了经过……厉害啊,至少中了几十枪,甚至还被机枪扫了一梭子……

    血像不要钱似的直往外彪……但即便这样,还是跳进了江里……你说,这样的英雄人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但电话里根本没回应。

    “喂,喂……老吕……”

    “哦,知道了……”吕开山咬着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挂掉了电话。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特么就是来送死的……我特么的为什么要帮你……

    吕开山努力的控制着,不让自己流出眼泪,心里更是恨不得掏出枪来,给自己来一下……

    袁殊虽然不知道福满楼和言不为有什么关系,但他的直觉比吕开山更强烈:几百号枪手,还抓不住一个人?

    这世上除了方不为,再没人能做到……

    虽然惊疑,但理智还在。

    袁殊没有乱了阵脚,他准备去找影佐祯昭,看能不能试探出来。

    他现在虽然在伪政府中有任职,但大部分的职责,还在兴亚院,论起来,他是影佐祯昭名符其实的下属。

    但他没想到,电话都没来得及打,还不知道影佐祯昭愿不愿意见他,影佐祯昭的手下先来找他了。

    “岩井阁下有请……”

    袁殊眼皮狂跳。

    岩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南京?

    会不会就和今天的事情有关?

    他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肯定不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然来的就不是一个传令兵,而是整队的晶本宪兵……

    袁殊一路上都在想这几个问题。

    他直接被带到了福昌饭店,不但岩井英一在,影佐祯昭和板垣征四郎都在。

    袁殊偷偷的瞄了一眼,发现这三位的脸色以,一个比一个的难看……

    袁殊心中一喜……道理很简单,只要是日本人不高兴的事情,对他而言,就肯定是很值的高兴的事情……

    但岩井英一接下来的话,吓了他一大跳:“帮我联系马春风……”

    身份暴露了?

    袁殊的身体猛的一颤,但他随即反应了过来,装做极度震惊的模样看着岩井英一:“你让我联系马春风?”

    当然,他心里比表面更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