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魔临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镇北侯爷

第一百二十七章 镇北侯爷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纯洁滴小龙
    郑凡弄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真的是不明觉恐。

    燕皇轻飘飘的语气外加那么无所谓的态度,宛若一道深渊,看一眼都觉得心慌。

    小六子曾说他爹多么多么冷酷,郑凡先前还有些不以为然,帝王么,不冷酷点还能称孤道寡么?

    但当自己亲自面对后,郑凡才觉得,谁摊上这爹,谁大概就没童年了吧。

    “郑守备,该告退了。”魏忠河对郑凡小声提醒道。

    郑凡清醒过来,马上道:

    “臣告退。”

    魏忠河陪着郑凡走出了御书房,开口道:

    “郑守备,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您以后要是有暇,大可去湖心亭看看三殿下,湖心亭清冷,三殿下一个人在那里也闷得慌。”

    “多谢公公提点。”

    太监似乎都贪财,但郑凡一没准备,二觉得就算是自己有准备面对这魏忠河自己也不敢上去套近乎给银子。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离开这京城,回到翠柳堡去。

    或许这种念头会让人觉得有点没出息,但这是郑凡的第一本能。

    第二本能是:

    好香啊。

    魏忠河没再送郑凡出去,转身就回御书房了。

    郑凡走入了御花园,香味则开始越来越浓,稍微偏离一下方向,向西侧那边走了一小段路,看见在池塘边,一个中年汉子正坐在那里烤着羊腿。

    中年汉子瞅见了郑凡,招了招手,道:

    “搭把手。”

    其实,在看见这个男人时,郑凡就猜出其身份了。

    整个大燕,能在御花园里烤羊腿且还长胡子的男人,估计也就仨。

    不过眼下靖南侯在田家忙着灭门收尾工作,

    陛下刚刚在御书房里见过,

    那么,

    就只剩下一位了。

    那位据说入京后一直住在先皇命乾国人来建造的西园内,但如果他想,跑到御花园里来烤个羊腿吃,也很正常。

    郑守备有点累,

    这24h,当真是无比充实的一天。

    先陪靖南侯吃个烤鸭,顺便和小六子聊了会儿天。

    然后去了皇子府邸,见证了皇子之间的勾心斗角后,再亲自手操废了三皇子。

    随后马不停蹄地跟着靖南侯回家,在田家刚端上下人送来的餐食,就接到了靖南侯的灭门军令。

    灭门后,自己又被打发成信使,入了宫,刚刚见了燕皇。

    这特么的刚从御书房里后背被冷汗打湿了出来,这汗还没蒸发掉呢,就碰见了坐在那里烤羊腿的镇北侯。

    讲真,这剧情实在是太充实了,上辈子自己画漫画也不敢这么一口气都不带喘的,原因很简单,你不水水控制一下节奏这漫画能画得长么?不画得长点还怎么收费?

    但没办法,镇北侯就坐在那儿,且招手喊你过去。

    你再苦再累,再埋怨社会,你也得去。

    郑凡小跑着上前,没行礼,而是直接蹲下来。

    “摇着。”

    “好。”

    和领导吃烧烤绝对是一件能迅速拉拢关系的途径,在这个时候,你太拘泥于礼数上来就行礼反而是见外了,还可能破坏领导吃烧烤的乐趣。

    所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苏醒后被瞎子北他们舔了大半年,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天面对这帮大人物时让自己可以收放自如。

    郑凡还曾一度很好奇瞎子他们为什么要一天天拐着弯儿地舔自己呢,原来用意如此之深。

    郑凡慢慢摇动着羊腿,看着羊腿在炭火上不停地滴落着油水,这香味……

    是真的有些饿了啊,在小六子烤鸭店里,郑凡光顾着和小六子说话了,也就吃了个鸭腿,等之后在田宅,没来得及把晚饭吃好就被裹挟着去灭门。

    折腾来折腾去,这一天还真没踏踏实实地进多少食。

    眼瞅着天都快亮了,疲惫感倒是没多少,今儿个做的和看见的都是能让人内心激动的事儿,还真没困意,就是……饿。

    其实吧,说心里话,烤羊腿是好吃,但能好吃到天上去,也难;一如小六子的烤鸭,再怎么做出花儿来,它也依旧是一只烤鸭。

    经历过后世物质生活丰富年代的人,经常会遇到相似的一种问题,有时出去旅游,吃一道当地特色美食,大概率都会觉得……哦,也就这样子吧。然后美滋滋地拍照发朋友圈。

    食物不是仙丹,除非你往里头加药,否则类似中华小当家里的那种食物动不动就发光的特效,是不存在的,吃饭这事儿,讲究的还是个心情。

    而影响你心情的很大一部分因素,就是和你在一起吃饭的人。

    在翠柳堡和在虎头城时,郑凡喜欢和瞎子俩人早上坐一起喝粥,就着几碟咸菜一个咸鸭蛋,吃得也是香甜,饭后俩人再互相丢一根烟,令人心情愉悦的一天也就以这种方式开始了。

    眼下,这只烤羊腿是镇北侯亲自烤的羊腿,羊腿上难免就施加上了一层名人效应,加上本就饿,郑凡对这羊腿的渴望,就越发强烈了。

    镇北侯爷也是个讲究人,从兜里掏出了一些瓶瓶罐罐,里面放着、盐、辣椒面儿、孜然等等调味料。

    这个时代的各方面菜系还没完全发展起来,但镇北侯一下子排出了这些东西,顿时让郑凡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

    平日里,除了和四娘他们在一起时可以吃到好的,自己一个人在外头,吃饭其实真的是为了不让自己饿死罢了。

    就是靖南侯家的酸菜鱼,那酸菜,居然黑得郑凡第一口都没认出这是酸菜!

    “哎,这里火候没到。”

    镇北侯从郑凡手里接过了羊腿,重新翻动着烤着,习惯吃这种羊腿的人,在心里,自然有着对火候的讲究。

    郑凡也没害怕怪罪,见镇北侯又开始亲自翻动羊腿了,郑凡就将地上的瓶瓶罐罐一个个拿起来,然后开始按次序地上调料。

    镇北侯一开始没说话,见郑凡一道调料一道调料有条不紊且根据时间根据部位地在添加着,心里先是略有惊讶,随即道:

    “行家啊?”

    “好吃而已。”

    有四娘他们在,郑凡自然有充足的条件吃好的喝好的,而且郑凡也从不认为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尽量追求一下口腹上的享受算是什么罪过。

    就比如沙拓阙石,如果押送生辰纲的路上,自己也在那里喝着开水啃着冷馕,沙拓阙石估计就不会认识自己了。

    所以,爱吃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

    “啧啧,你叫什么名字?”

    “前北封郡镇镇北军旗下虎头城护商校尉郑凡!”

    “哦,你就是郑凡?”

    “您居然认得我?”

    “认得,认得,乾国那里好玩么?”

    “人多一点的话,会更好玩。”

    “呵呵,需要多少人?”

    “现在的话,五千骑,可以在乾国北方三郡穿一个来回,三万骑的话,乾国边军得礼送我们出境。”

    “礼送这个词,有意思。”

    “我也这么觉得。”

    “我记得田无镜的折子上,有你提供的攻乾方略,主张的是以骑兵军团于野战歼灭掉乾国的边军野战精锐?”

    “对,乾国边军腐蚀严重,兵额不足,粮饷也不足,我之前打的绵州城,其实当时有两三千的绵州戍卒就在城门口,但都是拿锄头比拿刀剑更顺手的把式。唯一能给我们造成威胁的,也就是乾国边军各家将领手头的家丁,还有三镇的野战骑兵。”

    “但这和你先前说的不同,在折子上,你是不同意软刀子割肉的。”

    “您怎么问,我就怎么答。”

    “嗯,先灭其边军野战精锐,再直捣黄龙,会不会太冒险了一点?”

    “那我问问您,我大燕,三大军,实力该如何排名?”

    “镇北军当属第一。”

    “实至名归。”

    镇北军无论是从兵员素质还是装备又或者是实战经验上,都是当之无愧的这个时代,东方最强骑兵军团。

    “靖南军,排第二。”

    “为何靖南军排第二?”郑凡问道。

    靖南军只有五万,虽然有五万后营预备役部队,但和有二十万的禁军相比,近乎是打了个对折。

    “百年前,战事激烈时,京中禁军出征是常态,无论是去北面打蛮族还是去南边打晋国和乾国,几乎奔波不断,一征而出十年归期更是常态。

    如今,边境承平无大战多年,禁军已经快数十年没挪窝了。

    人再多,甲胄再光鲜,仪仗站得再雄武,终究也只是花架子一个,比不得边军身上的彪悍之气。”

    “正是如此,若是我大燕能在乾国北方三郡将其三镇精锐全部吃掉,再以一支十万铁骑直捣黄龙,乾国京营哪怕号称八十万,他到底能提拉出来多少可战能战之卒?

    就算乾皇下诏天下兵马勤王,哪怕呜呜泱泱的来了众多乾国各地的勤王之兵,他们的指挥他们的素质他们的协同,定然十分低下。

    那时,我大燕十万铁骑可以在乾国上京城下,将乾国上京的京营和乾国勤王军一举击垮,自那之后,乾人血勇定然溃散,上京城,在我看来,不攻即可自破。”

    “这般笃定?”

    “是。”

    “年轻人,锐气盛,是好事。呵呵,照你这么说,真要发兵攻乾,不需半年,乾国北方国土将全部落入我手。”

    “是,乾国或许只能渡过乾江偏居南方。”

    “一口气吃太多,可是容易把自己撑死。”

    “先打下来再说,我大燕只需驻扎新占乾国疆土之大城即可,余下之地,先随他去就是。”

    “呵呵,好一个随他去。”

    镇北侯对郑凡的攻略倒是没再继续做什么点评。

    其实,郑凡清楚,自己的攻略,绝对是符合燕国眼下需求的。

    田无镜自灭满门,再加上靖南军北上封锁京畿附近,虽说隔绝了这一消息,但燕皇对大燕门阀的清洗,其实已经开始了。

    可能,从待会儿天亮后的早朝开始,就是屠刀尽出的时刻。

    但就算是刮骨疗毒,你自身的亏空肯定也无比巨大,对外战争的胜利,则是最好的转移国内矛盾的最好方式。

    结合燕国本身的疆域和国力以及人口,再算上燕国国内矛盾转移的时间,甚至,你再考虑上燕皇镇北侯他们的年纪。

    燕国的时间,确实不多,他们耽搁不起。

    反观乾国,他们缺的也是时间,如果不能一棒子把它给打死,给它喘息改革转变的机会,那就是燕国的灾难了。

    所以,以“闪电战”的方式攻略乾国,是必然的选择。

    另一方面,也是考虑不给晋国和楚国反应过来因担心唇亡齿寒而发兵的机会。

    “这烤羊腿,不光得考虑羊肉的选择,以及羊肉的部分,还得考虑这只羊在被宰杀前喂的是什么草料,得考虑得选哪里的木炭,甚至连这调料,缺一味都不可,那会少掉太多的风味。

    寻常人吃烤羊肉,只晓得炭火一架就烤,未免格局显得小了一些。”

    “您说的是。”

    “好了,这块熟了,可以先吃。”

    镇北侯掏出一把小刀,切下了一大块羊肉递给了郑凡。

    恰好这时,一只狼犬从远处的花圃之中飞奔而来。

    “呵呵,这一烤好就来,实属狗鼻子。”

    郑凡清楚,这条看起来有点像是放大版黑背的,应该是镇北侯养的狗,而且镇北侯不光是将其从侯府带到京城还带到皇宫里来,足以可见镇北侯对它的喜爱。

    当这只狗靠过来时,郑凡将手中的羊肉递给了它。

    没成想,镇北侯见到这一幕后,

    当即呵斥道:

    “哪有人没吃却让畜生先吃的道理!”

    尼玛,

    这拍狗屁拍狗腿子上了。

    “您说的是,您说的是。”

    郑凡只得自己先吃。

    随即,镇北侯又切下一块肉,自己啃了好几口后,这才将手中还残留着些许羊肉的骨头丢给了那只狼犬。

    狼犬匍匐在地上,抱着骨头在啃。

    “它跟着我也苦了,平日里如果不出去打猎巡视时,连一口肉汤都喝不到。”

    这倒不是镇北侯谦虚或者卖惨,

    镇北侯府的伙食规矩郑凡是清楚的,侯府男性的伙食标准和军营一样。

    当初小六子的座师和张公公就是受不了侯府的伙食,还让郑凡特意去外面市集上去买肉食来吃。

    和靖南侯不同的是,镇北侯入京去全德楼一口气吃了好几只烤鸭,那可能真不是为了给小六子捧场,而是真的在侯府憋坏了,要吃肉!

    打仗时,将领作作秀,和士兵们吃一顿饭,鼓舞鼓舞士气也就了不得了。更新最快 电脑端::/

    镇北侯却在自家侯府里过得那般清寡,却已然坚持不知多少年了,郑凡相信,不是真的对食物渴求到一定程度的人,不会做出大早上的就烤羊腿吃的事儿。

    一个戒口腹之欲,一个灭了人伦,

    他们之所以舍弃,并非是想要单纯地去过苦行僧的生活好让自己获得那种在肉身饥饿时大部分人都会得到的“飞升”感,而是为了在其他方面,去获得更多!

    这时,魏忠河快步走来。

    郑凡真的觉得魏公公很适合去后世跳街舞,那太空步玩儿得不要太遛,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魏公公的气质也很符合后世那段时间的审美,粉丝肯定众多。

    魏忠河先看了一眼郑凡,随即看向镇北侯,一张老脸笑出了一朵雏菊来了,

    道:

    “侯爷,陛下让奴才来您这里拿肉。”

    镇北侯伸手指了指郑凡,道:

    “就一条羊腿,本来送他一块再给狗留点儿骨头剩下我再拿来打个早上的牙祭刚刚好,现在多了一个人在吃了,告诉咱们陛下,肉不够了,他没份了。”

    郑凡这下是抓着自己手中的羊肉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因为自己吃的是燕皇的口粮?

    魏忠河当即着急了,

    道:

    “哎哟,我的侯爷唉,陛下知道侯爷您在这儿烤羊腿时,特意吩咐了御膳房那边免了今日的早膳,咱们陛下今早可就等着侯爷您烤的羊肉垫吧肚子好去上朝哩。”

    “一口羊s味儿上朝他也不怕熏到人。”

    “哪能啊,陛下坐龙椅上,要熏也只是熏到奴才罢了。”

    “这给了他,本侯就吃不饱了啊。”

    “奴才这就吩咐御膳房那边再给侯爷您送一只羊腿来。”

    “唉,罢了罢了。”

    镇北侯用刀子切下一大块羊肉丢给了魏忠河。

    魏忠河赶忙伸手接着,似乎是怕羊肉凉了,又再度迈出他的太空步,飞也似的跑回御书房。

    “你接着吃你的。”

    镇北侯伸手指了指郑凡说道。

    “是,侯爷。”

    先前喊的是您,自称是“我”,现在既然魏忠河已经喊了人家侯爷了,自己也得改口了。

    镇北侯将小刀插在了剩下的羊肉上,

    道:

    “你可晓得,为何本侯不和咱陛下争这羊肉了?”

    “卑职不敢说。”

    “你也是有意思,本侯问你羊腿的事儿,有何不敢说的?

    这样吧,你要是能说得好,能让本侯觉得满意,呵呵,本侯的一镇里,好像还缺个参将。”

    郑凡深吸一口气,

    眨了眨眼,

    将手中的这块羊肉晃了晃,

    特意用一种很沧桑的语气道:

    “家底子薄,就一条羊腿,本来就吃不饱,再争来争去,又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