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黄泉有座房 > 第七百九十章:血海

第七百九十章:血海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过水看娇
    幽冥之上,一匹黑马拉着马车急奔而行。

    悬浮着一颗硕大的眼球,悬在马车底部360°无死角的扫视着下面的幽土。

    只见偌大的幽土,无数枯坟老坑,一些地方有城市的影子,但枯寂破败,就是一片废墟。

    丁小乙坐在马车里,一手拿着手机,尝试着给大头拨打电话,另一只手则握着召唤权杖,借着虚空大眼球,扫视着下方的山河草木,希望从中找到大头的踪迹。

    “滴……您拨打的用户正忙,稍后再拨。”

    电话里不厌其烦的提示声,搞得他心烦意乱。

    “哪个缺德的250,打电话需要这么久么?谈恋爱么??”

    放下电话,丁小乙气的破口大骂,都半个多小时了,他只要打进去就始终处于占线的状态。

    鬼知道大头这时候在给谁打电话。

    “别那么紧张,还没开始呢!”

    大帝坐在一旁,看着丁小乙满脸紧张的模样,不禁出言宽慰道。

    他看了一眼时间,这时候已经距离昭弥法会开始只剩下十几分钟左右,心里怎么能不急。

    一边担心的是大头,另一边同样担心糟老头子的安危。

    “糟老头今晚真的有危险么?”虽然知道这句话多余,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从大帝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

    他也想过询问群里死气沉沉,他发送的消息一个人都没有回复。

    这不禁令他感到抓狂。

    “定数如此,酆都大帝这个位置,本身就代表着幽冥的气运,现在把溟虚引出黄泉,就是加快冥土的崩塌,这和杀了他也没什么区别。”

    听到这,丁小乙心头一沉,想起来糟老头骨瘦如柴的模样,心里就格外不是滋味:“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么??”

    “有啊,你手上的九转无极丹,可以延长他的气运,但你却把丹药交给了大头,不过想来,这也是因果循环,气运衰败的原因吧,要怪就只能怪他运气不好”

    大帝的话意有所指,这或许就是冥冥中,糟老头气运衰败的结果。

    和丁小乙本身的做法并没有任何关联,即便他不把九转无极丹交给大头,也必然会有其他的阻碍。

    甚至如果他一开始就把九转无极丹交给糟老头,也注定会因为某些意外,丢失掉这颗丹药。

    至于提前服用,效果虽然有,但只要冥土尚在崩塌,他的气运就会不断衰败,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只有在冥土崩塌,他的气运衰败到了极点,即将寂灭的时候,吃下这颗丹药,或许才能否极泰来。

    所以,今天的种种,糟老头心里早就该有了心理准备。

    如果他真的死在今天,那就是命数使然,在劫难逃,也怪不了任何人。

    丁小乙闻言不禁沉默了下去。

    这时候,天空猛的一黯,只见远处云端深处一轮黑月逐渐升起,没有如现实中那般皎洁的月光。

    黑月的周围隐隐闪烁着一轮血色。

    “已经开始了么??”看到黑月出现,丁小乙尽头一紧,目光看向冥土,果然就见偌大的冥土上,无数枯骨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纷纷从坟冢中爬了出来。

    密密麻麻数量多的吓人。

    “别急,溟虚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重新被唤醒。” : :

    大帝口中的所谓的溟虚,就是眼前云端深处的那轮黑月。

    按照大帝的解释,这玩意就和泳池里塞子一样,一旦拔出来,冥土就会彻底流向现实,崩塌,最终和现实融为一体。

    那些沉寂在冥土深处的妖魔鬼怪们,也将迎来彻底的自由,重新复苏,回到那个神魔乱舞的时代去。

    “你看,前面就是血海了”

    这时候前方突然泛起了红光,红光覆照在天空上,令眼前的空间,被浓艳的血光笼罩。

    空气中就像是布满了血污一样,撒发着一股浓烈的腥味。

    浓稠的血水,仿佛一望无际的海洋,血海翻腾下,丁小乙看到许多奇形怪状的生物,冒出血海。

    这些生物,一个赛过一个丑,瞬间就刷新了丁小乙对黄泉下那些生物的看法。

    至少黄泉里的生物,多少还有个模样,而血海中的生物,完全就是一滩堆积起来的烂泥一样。

    没有眼睛,鼻子,有的甚至只有一个嘴巴,即是涌来排泄,也是涌来吃饭。

    甚至丁小乙害看到了一些非常邪恶的生灵。

    没有用脑袋,没有四肢,乍一看就像是一个红色的海星。

    浑身散发着恶臭,更有无数尸骸依附在血肉中,看的就让人作呕。

    突然,丁小乙眼前一阵模糊,发现自己召唤的虚空眼球和自己完全中断了联系。

    只见虚空眼球从马车上坠落,还未掉入血海,就已经被厚厚的肉质包裹起来,化作一条独眼的长虫。

    “这是怎么回事??”丁小乙大吃一惊,虚空眼球可是自己召唤出来的灵体,怎么会突然和自己脱离关系,甚至化作一条怪物??

    “因为这里是血海”

    大帝手指撩开车帘,看着血海上漂浮的无数奇形怪状的生物,感叹道:

    “黄泉是寂灭之水,但血海却是生命之源,即便它污浊不堪,但水也不能否认,血海的生命力是如此丰富。”

    这里本来就是天地污浊之地,按说是剧毒之地才对,但偏偏血海却孕育了无数生命体。

    如果把在这些生命体按照形态分类,分类的数量,至少比现实中还多出一倍。

    即便是虚空眼球,这种灵体,一旦沾染上了空气中的血污,也会马上被里面浓郁的生命力给污染,彻底变成有血有肉的血海生物。

    大帝说完,不忘回头解释道:“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对于已经稳定的生命形态,只要它们不往血海深处钻,血海是不会污染他们。”

    听到这,丁小乙心里就放松不少。

    只是心里依旧对大头充满了担忧,担心这些怪物会不会把大头当做口粮给吃掉。

    想到这它又拨打了大头的电话,结果依旧让他抓狂骂街。

    “滴……您拨打的用户正忙,稍后再拨。”

    “神经病啊!都这么久了,还没说完么??”

    丁小乙听到熟悉的提示声,瞬间有种自闭的冲动,他甚至一度怀疑大头这憨憨是不是把自己拉进黑名单去了。

    焦急中,远处一座黑色的山岳出现在两人面前。

    “你看,那就是血海老祖的老巢,血海迷惘。”大帝略有兴致的看着这座山体。

    山体不大,上面建筑林良满目,只是风格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感觉。

    丁小乙低头一瞧,顿时神色尴尬起来。

    只见山岳上居然到处都是身材火辣的少女,一头长发披散在肩头,这些女子样貌,或是端庄贤惠,或是倩丽清纯,亦或者是小家碧玉,总之怎么看怎么好看。

    可她们身上仅仅只是覆盖着一层单薄的轻纱,基本上和没穿没什么区别。

    修长的大腿,纤细的小蛮腰,在这些轻纱的遮掩下,显出完美绝伦的身材,一览无遗。

    更是令他脸红的是,这些女子一个个都太奔放了,完全是起点不许写的那种奔放。

    看了一阵,就看的他面红耳赤。

    赶忙收回眼神,不敢再看下去,心想这也太起点了吧。

    不是说昭弥法会是那种很严肃的大会么??怎么看上去,满山都在搞种地大比赛一样??

    似乎看出丁小乙在想什么,大帝咧嘴一笑,问道,是不是觉得太艳俗了?

    “厄……”他抬头看着大帝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一时尴尬的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见他囧态的神情,大帝则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很短。

    说是一个老和尚带着一个小和尚出门,路过小河边,见到一名美艳少妇,显然少妇想要过河,却不敢下水。

    于是老和尚把少妇背起来,送到了河对岸。

    伺候小和尚一路,直到晚上回去后,还是想着这件事。于是很不忿的问起来老和尚,都说出家人不该触碰女色,为什么老和尚还要送少妇过河。

    丁小乙听到这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吐槽:“明明就是你想背少妇过河,没那个胆量而已。”

    但大帝接下来的话,却是令他不禁深思起来。

    老和尚闻言只是淡然一笑:“我背她过河,马上就放下了,而你却背着她整整一天不曾放下。”

    “这个……”丁小乙若有所思。

    “魔也是道,道也是魔,你看上去丑陋的东西,在别人眼中却是难得一见的美景,你不理解的事情,在她们眼中是理所应当的。

    所以正道也好,魔道也罢,甚至是那些十恶不赦的邪魔歪道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面对种种诱惑,你是否还是你自己,并没有受其影响被其左右。”

    大帝语重心长的一翻话,他虽然没有全然理解,但似乎觉得有点道理。

    不过他也没多细想,毕竟自己找大头要紧。

    “咦!”

    就在这时,丁小乙突然注意到在山顶之巅的露台上,糟老头他们全然坐在露台上。

    目光定睛一瞧,只见糟老头神色更颓废了,虽然他努力保持着整洁,身上穿戴上了整齐的帝王服饰,可凌乱的头发,枯瘦的脸颊,就像是脱水了一样干煸。

    奇怪的是,他们离的这么近,居然众人根本没有发现他们,自己试着喊了两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别急,别忘了咱们的赌约,今天你救你的大头,我做我的看客,除此之外,多余的事情,咱们一概不能管。”

    听到这,丁小乙开始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很快,他突然想明白了什么,骤然抬起头看向坐在身旁的大帝:“不对,这赌约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