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朝富家子 > 第二卷 第一〇三章 吃亏还是得便宜

第二卷 第一〇三章 吃亏还是得便宜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星辰玖
    李时虽然是个好好先生,为人忠厚老实,什么都不争,但他对夏言也是颇有意见的。

    夏言这个人,做事太张狂了,很多时候,压根就不顾及他这个内阁首辅的颜面,他没点脾气才怪。

    嘉靖找李时来征询意见,真是找对人了。

    李时一看夏言写的票拟,心中也不由冷哼一声,任人唯亲,到底是谁任人唯亲?

    他思索了一会儿,便小心的道:“皇上,请恕微臣直言,一般连升三级都需要莫大的功绩,这白启常有何功绩,微臣实在未曾听闻。”

    有这句话就够了,升一级,升两级什么的,那都是正常升迁,正五品的六部郎中和五寺少卿,升个两级,外放知府,锻炼一下,再回京担任六部侍郎又或者五寺主官是比较正常的,但是,连升三级就有点夸张了。

    连升三级一般都是褒奖那些有莫大功绩的官员,白启常就是个光禄寺少卿而已,能有什么功绩,一般六部郎中才有机会获得大功绩,五寺少卿一般都是混日子的,想混点功绩都难。

    嘉靖其实也只是想找个借口堵住夏言的嘴而已,这个借口很好,很强大,你说要给人连升三级,功绩呢,没有功绩就给人连升三级,无功而受禄,其他官员会怎么想?

    所以,白启常一下就被嘉靖拍死了,王栋顺利接任两淮都转运盐使司都转运使。

    这事顺利的,连杨聪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大个肥缺,竟然这么顺利就拿下了,严嵩主动挑起事端,最后却白白便宜了自己这边,让他们捡了个大便宜,这表现也太菜了吧?

    严嵩真有这么菜吗?

    当然不是!

    他要真想谋夺两淮都转运盐使司都转运使这个肥缺,绝对不会表现的这么垃圾。更新最快 手机端::

    这次,所有人都被他耍了,包括夏言和李时。

    他手底下并不是没有人,如果他给夏言推荐一个知府又或者六部郎中,那么,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但他偏偏就推荐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光禄寺少卿,这摆明了是在玩夏言呢。

    那么,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这天,他又捧着几副写好的青词来找嘉靖了。

    这些青词其实并不是他写的,而是他招徕的幕宾写的,他只是拿过来抄一下而已。

    不过,他的字的确写的很好,嘉靖看了着实感觉他才华出众的很,再加上他一直赞成嘉靖修炼,嘉靖对他更是青睐有佳。

    嘉靖看罢他进献的青词,不由龙颜大悦,每当这个时候,嘉靖都会和他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一国之君的人生其实就是治国,至于理想,嘉靖是想顾道长生来着,严嵩对此也很是赞同,每每都会拍得嘉靖喜笑颜开。

    不过,这次,严嵩可不是来跟嘉靖谈什么修炼的,他稍微拍了几句之后,便装出忧心忡忡的样子,叹息道:“唉,皇上,有句话微臣不知当不当说。”

    嘉靖这会儿很有把严嵩当知己的架势,他一看严嵩这个样子,不由关心道:“怎么了,惟中,有什么事就说,我们君臣之间无需扭扭捏捏。”

    严嵩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小心的道:“皇上,夏大人这段时间心情都不怎么好,每每跟微臣说话都长吁短叹,微臣看着,着实为他忧心啊。”

    哼!

    心情不好就对了,谁让他这么张狂来着。

    嘉靖对夏言的意见的确越来越大了,不过,他对严嵩却没什么意见,严嵩跟他聊这个他也不是很反感。

    他淡淡的问道:“噢,他都在感叹些什么啊?”

    严嵩有些尴尬的道:“他无非就是说阳明一脉任人唯亲,排除异己而已。”

    嘉靖有些不屑道:“他就不任人唯亲吗?他就不排除异己吗?”

    严嵩小心的道:“这个,微臣也说不好,不过夏大人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自从张大人当上吏部尚书之后,阳明一脉的确越来越过火了,像这次两淮盐政贪腐案,听夏大人说,他们就是有预谋的,王化此人的确罪不容恕,不过,他们拿下王化并不是因为王化贪腐,而是想垄断两淮盐业生意。听夏大人说,他们上次全力争夺南京户部尚书之位也是为了盐业生意。这些事情,微臣也不是很懂,不过听夏大人说来,这阳明一脉的确是有预谋的。”

    嘉靖闻言,不由沉思起来,这阳明一脉争夺盐业生意的意图已经相当明显了,自己还真没注意到。

    他想了想,随即问道:“你感觉张邦奇为人如何?”

    严嵩假装大公无私道:“张大人本事倒是个刚正不阿的人,只是同门相求的时候,他可能拉不下这个脸,这应该算是个小小的瑕疵吧,要换做微臣,管你同门还是同乡呢,自古忠义不能两全,为官当以忠为先,忠于皇上,至于义,跟皇上比起来,跟大明的江山社稷又算什么?”

    这话说的,太合嘉靖胃口了,嘉靖不由对严嵩刮目相看。

    这严嵩,不错啊,如此忠心,不像其他朝堂官员,满口仁义道德,还时不时上谏,说什么这个不能干,那个不能干。

    这大明到底是谁的,朕需要听你们的吗! : :

    他深深的看了严嵩一眼,脑海里已经有了些想法。

    王栋拿下两淮都转运盐使司都转运使一职,阳明一脉自然是一片欣喜,这下好了,拿下了两淮盐政,要整治盐政贪腐就更方便了,只要把盐政贪腐解决了,这盐价就能降下来,老百姓的负担就能减轻不少,这简直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

    不得不说,这些文官,迂腐也罢,固执也罢,有时候他们的确是想干点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当然,他们也不全是为国为民,或许,他们还想求点名。

    不管怎么说,这王栋拿下两淮都转运盐使司都转运使的确是件大好事,的确值得庆贺一番。

    不过,他们还没高兴几天,嘉靖突然一盆冷水泼下来,泼的他们心里哇凉哇凉的。

    嘉靖竟然下旨,迁严嵩为吏部尚书,迁张邦奇为礼部尚书,将两个人的职位对调了一下!

    这一下,阳明一脉,包括杨聪都懵逼了。

    他们这会儿才明白,自己这边完全上了严嵩的套了,原来,严嵩并不是为了两淮都转运盐使司都转运使一职,而是为了吏部尚书之位。

    严嵩这家伙,着实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