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谁来收场

第二百三十四章 谁来收场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石章鱼
    钟向南想过去说明情况,袁红拦住他让他别说话,一身的酒气,非但说不清楚反而越说越乱。

    袁红准备据理力争,这件事道理本来就在他们这边。那名酒店经理已经开始投诉,他把这件事掐头去尾,在他的描述中,张弛他们反倒成了无故闹事的一方。

    谢采妮捂着肿起的面庞委屈地争辩道“你们怎么不说那个男人先骂了我,还打我!我同学是为我打抱不平。”

    那名带队的警官道“你们不要在这里吵,都拿好自己的东西,先去会议室说明情况,打抱不平?都什么年代了?轮得到你们打抱不平吗?有不平找人民警察,该我们管,轮不到你们吧!”

    张弛道“我们倒是想找,可等你们到了,我们全都被这帮保安给打趴下了,正当防卫也犯法吗?”

    那名警官看了他一眼,又扫了周围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保安一眼,点了点头道“是打趴下了不少,你挺能打啊!小伙子,正当防卫不犯法,可防卫过当就犯法,回头我好好给你普普法。”

    酒店经理孙达道“就是他们闹事,他们还把田先生给打了。”

    他口中的田先生是酒店的贵宾,全名田志明,是云鼎大厦凌峰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平时业务饭都在这里,是孙达眼中的贵人。

    一群人取了自己的东西,涉事双方全都去了酒店的会议室说明情况,派出所也要搞清楚状况再把责任人带走。

    现场人那么多,情况那么乱,总不能带回去再审,小小的派出所也容纳不下那么多人,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也没有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没必要把事态继续扩大。

    酒店的小会议室就变成了临时的审讯室,刘队看了看这群人,又闻到室内浓烈的酒气,一猜就知道是酒后闹事,处理这种事情他很有经验,向孙达道“孙经理,你先说吧,照实把经过说一遍。”

    相对来说孙达还是比较中立的,直接闹事的双方肯定是都向着他们自己说话。

    事情闹到这一步,孙达首先想到的就是尽量挽回自己的损失,他虽然知道田志明是最早的肇事者,可田志明毕竟是他的老主顾,有太多业务往来,所以孙达明显偏袒他,刚才描述情况的时候就很不客观,明显故意向着田志明说话。

    田志明是个戏精,挺会装,捂着脸要求验伤,他要去医院,还威胁林黛雨这次没完,一定要把她送进监狱。

    小妮子长得挺漂亮,怎么下手那么重啊!到现在半边脑袋瓜子都懵懵的,现在的美女怎么就那么野蛮呢?

    孙达也跟着帮腔道“刘队,我们伤了那么多人,我们也要求验伤,这件事我们酒店绝不会轻易算了,必须要他们赔偿我们酒店所有的损失,还有所有人的医药费,必须要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袁红道“可以调取监控啊,事实胜于雄辩,到底是谁挑起了事端,一看就明白了。”

    孙达心中暗笑,刚才派出保安的时候就让人提前关了监控,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几个外地人还想跟我们斗。

    他大声道“我不管你们什么理由,在我的酒店闹事,打坏了我那么多东西,打伤了那么多人,吓走那么多客人,给酒店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就得赔偿我们的损失。”

    刘队长制止他继续说下去,现在是调查取证,至于追究责任和后续赔偿也得是警方调查之后的事情,孙达这番话明显有些越界了,除了激化现场矛盾,对解决争端没有任何帮助。

    林黛雨让谢采妮帮忙取回自己的手袋,打开手袋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卡,递给孙达道“这里有张卡,你看看够不够赔偿你的损失。”

    张弛心说这富二代就是霸气,可瞥了一眼,发现那张卡并不是银行卡,好像是一张黑色的贵宾卡。

    孙达看到那张卡脸色却突然变了,他颤声道“谁给你的这张卡?”

    他已经认出这卡是自己亲手发出去的。

    林黛雨没好气道“要你管?”

    她心理素质很好,从头到尾都表现得淡定自若,根本没有把孙达放在眼里。

    孙达内心哆嗦了一下,他想到了一个人,这张卡只有一张,唯一的一张,根本就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只是这女孩……坏了,他忽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孙达朝田志明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同情,咬了咬嘴唇,突然鼓足勇气向警官道“刘队,对不起,刚才我说错了,其实闹事的是他们。”

    他的手朝田志明几个人指去。

    田志明吃了一惊,心说这厮刚才还向着自己呢,怎么突然就倒戈了,他大叫道“你搞什么?打人的是他们,为什么还不把他们抓起来?你看我脸,你看我脸,就是那野丫头打得!”

    此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了,一个平和但有力的声音道“谁惹我们的田总生这么大的气?”

    林朝龙在云鼎大厦物管李经理的陪同下走了过来,田志明看到林朝龙出现,颇感意外,他赶紧从沙发上站起身迎了过去“林先生,您怎么来了,不好意思啊,我都不知道您来了京城,不然我肯定第一时间去拜会您。”

    他的科技公司就是引入了林朝龙的风投,他的办公室也在这栋大楼内,租金都非常的优惠,林朝龙可谓是他不择不扣的财神爷。

    林朝龙微笑环视了一下现场,然后向那位出警的警官道“刘队长吗,我是这幢大厦的实际持有人林朝龙,我可以列席这次会议吗?”

    刘队长虽然感觉到他的出现有些突然,不过如果林朝龙的身份无误,他是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的,刘队长点了点头。

    林朝龙看了看女儿,林黛雨却没有看他,他走过去来到张弛旁边拍了拍这小子的肩膀,示意他往旁边挪一个位子。

    张弛倒也识趣,往旁边挪了个位子,把挨着林黛雨的座位让给了他,心中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敢情整幢大楼都是林朝龙的,这下有热闹可瞧了。

    林朝龙风轻云淡道“孙经理,刚才的这场冲突让你酒店产生了多少损失啊?”

    孙达摇了摇头“没有损失,一点损失都没有。”

    他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打落门牙往肚里咽,必须要认倒霉啊。

    林朝龙道“那就是有保安受伤了?”

    孙达赶紧道“没有人受伤,我也没看到人闹事。”

    林朝龙笑了起来“既没有人受伤,也没有人闹事,那报警干什么?以为刘队他们的工作还不够忙吗?”

    孙达站起身,样子窘迫极了“我真没报警,不是我报的警,对不起林先生,对不起刘队!”

    田志明这会儿已经意识到事态不对了,从林朝龙出现他就意识到事情不妙,等林朝龙在林黛雨的身边坐下,他大概猜到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一时间手足冰冷,他知道自己这顿揍算是白挨了,更麻烦的是,他可能已经犯下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

    林朝龙微笑望着田志明道“那就是你报的警?”

    田志明摇了摇头“我没有……我没报警啊……”

    此时带着高度近视眼镜的葛文修举起手来“报告,是我报的警。”

    林朝龙向刘队长道“刘队,您好,我们自己人,不如我们内部解决这个问题?”

    刘队长的手机响了,他起身出门去接电话,等他回来之后马上宣布收队,现场的情况已经非常清楚了。

    说白了就是租户招惹了房东的女儿,结果被人家痛揍一顿,现在租户搞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害怕了,示弱了,服输了。

    刚才的冲突虽然砸坏了不少的东西,但是并没有发生真正意义上的人身伤害,这种纠纷内部能够处理最好,林朝龙现身之后,刘队长就明白这件事肯定会和平解决。

    刚才这个电话是刘队的上级打来的,其实就算没有这个电话,他也打算收队了。

    刘队长道“既然你们愿意内部解决,那么我们也支持你们的决定,无论怎样都不应采取暴力去解决矛盾,不然只会将矛盾更加激化,这次还好没有闹得不可收拾。”

    他知道林朝龙很有些关系,这句话也是在暗示对方,这次给你一个面子,如果你们之中真出现了违法行为,你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没有可能。

    林朝龙的现身让钟向南松了口气,刚才他也给自己那些在京城的朋友打了电话,可一听说是在云鼎闹事,都用各种理由推脱,倒是有一个说要过来帮忙的,可直到现在都没见人影。

    钟向南最担心就是连累这些学生,如果因为今天的这场集体斗殴影响到学生的前程,那他这辈子都会内疚的。

    警方离去之后,林朝龙起身来到钟向南身边主动跟他握了握手,钟向南颇有些受宠若惊。

    他过去就知道林朝龙是北辰首富,可并没有想到林朝龙在京城也拥有如此雄厚的实力,也是刚刚才知道,这座地标性的云鼎大厦竟然也是林朝龙旗下的物业,想起自己在北辰建材市场的父亲,自己这个富二代实在是太水了。

    林朝龙道“对不起啊钟老师,因为小女的缘故给您添麻烦了。”

    钟向南这会儿酒已经完全醒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林先生,是我没有照顾好这些学生,还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惭愧,真是惭愧。”

    林朝龙道“钟老师客气了,这件事跟你们无关,放心吧,一切都由我来解决。”

    林黛雨道“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走了?”她对父亲的态度非常冷淡。

    林朝龙心中知道是什么缘故,他笑着点了点头道“也好,黛雨,你陪钟老师和同学们先走吧。”

    钟向南想起自己还没结账,准备找孙达去结账,孙达现在哪还敢收他的钱,不但不收,还陪着小心将这群师生送出门外。

    孙达知道惹麻烦了,虽然最先挑起事端的是田志明,可自己在这件事的处理过程中拉了偏架,而且他还让保安围攻了林朝龙的宝贝女儿林黛雨,林朝龙这个人深不可测,保不齐他会找自己算账。

    孙达关上门,小会议室内只剩下他和田志明,两人都忐忑不安,彼此对望了一眼,孙达率先道“林总,对不起,我是真不知道……”

    林朝龙抬起右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笑眯眯道“无知者无罪,其实这件事我应该向你道歉,我那个女儿知道云鼎是我的物业,今天是她故意挑起事端,不是冲你,都是我的责任,小孙啊,你放心吧,所有保安的医药费包括酒店的一切损失都包在我的身上。”

    孙达以为自己听错了,林朝龙说得该不是反话吧?他慌忙道“那怎么可以,我自己负责,我自己负责。”

    林朝龙道“就这么定了,你去忙吧。”

    孙达一脸懵逼地站起身来,看到物管经理给他使了个眼色,这才意识到林朝龙刚才的那番话应当是出自真心,林朝龙应该没跟他计较,孙达诚惶诚恐,他不敢继续呆着,又向林朝龙鞠了个躬,然后匆匆离去。

    田志明现在已经醒酒了,在他搞清楚打他的女孩是谁的时候,出了一身的冷汗,虽然现在的天气并不冷,可他已经是浑身发抖脊背发凉了。

    他和孙达一样,他们的命运和前程都掌握在对方的手上,尤其是自己,只要林朝龙不开心,人家分分钟可以断了自己的财路。

    田志明道”对不起林总。”

    林朝龙道“你哪儿对不起我?”

    田志明吞了口唾沫道“我……我真不知道她她是您女儿,不然……”

    “不对!”

    田志明道“对不起林总,我刚才喝多了,我……我也就是跟那个女孩搭了句话,可她张口就骂我。”

    林朝龙叹了口气转向身边的李经理道”这个人还是你推荐给我的,难道你不事先调查一下他的品行?”

    李经理恭敬道“林总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田志明颤声道”林总,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再给我……“

    林朝龙站起身来,田志明看到他要走,赶紧走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了他的面前,拦住他的去路,苦苦哀求道”林总,如果您撤回投资,您也会蒙受很大的损失。“

    林朝龙鄙夷地望着他,伸出右手,用手背轻轻拍了拍田志明的脸”我给你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你人可以走,公司的一张纸你都休想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