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长河的旅者 > 第四十七章 如梦似幻

第四十七章 如梦似幻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诸生浮屠
    鬼京都内。

    许久未曾露面的阎魔再度出现在了冥府中,她这次一出现便是召集了大量的人手,随后她派人在皇宫内修建了一座天坛。

    大量的鬼差夜巡都汇聚于此。

    而阎魔则手持一枚淡金色的方印,一步一步地走向天坛的顶端,她每踏出一步,四周便隐隐约约有鬼哭狼嚎声传来,只不过是一刹那间便有成千上万的游魂浮现,它们环绕着天坛的四周飞舞哭号,可是却丝毫不敢靠近阎魔半步。

    不远处,九命猫蹲在地上好奇地望着前方,小声道:“喵!喂!青行灯!阎魔大人这是要做什么呀?”

    青行灯此时的表情极为严肃,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望着前方,轻声道:“阎魔大人这是在赦封鬼神!……”

    “当年的华夏大地也是人鬼共居。”

    “道教的创始人张道陵以天师的身份在巴蜀一带创立道教,赦封四方鬼神,这才分割了阴阳两界,结束了人鬼共居的时代。”

    九命猫一副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小声道:“那以后鬼魂就不能跑到阳间去了吗?”

    “以后想去阳世就没那么容易了。”青行灯摇摇头,轻声道。

    月姬殿下的身影出现在天坛下。

    她穿着一袭华丽的宫廷衣裳,手中捧着一个红木般的托盘,上面摆放着三件奇物,分别是一把剑,一面镜子和一块勾玉,只见月姬殿下端着这个托盘来到了天坛上,举手将其先到了阎魔的面前。

    “斩!”

    阎魔此时的表情严肃无比,她先是身后拿起了那柄天丛云剑,接着握剑朝着天空中挥剑一斩。

    狂风呼啸!

    只见在一刹那间四周无数的游魂都烟消云散,那弥漫在冥府内的浊气好似也被阎魔一剑斩开,笼罩着鬼京都上空的阴云逐渐消散了许多。那一阵阵隐隐约约的鬼哭狼嚎声逐渐褪去,随之响起的则是梵音般的咏唱声,笼罩着冥府的灵性化作了一阵阵隐约的佛光。

    青行灯看到此处不由叹息道:“扶桑看起来要佛教大兴了!”

    为了分割阴阳,阎魔大人似乎是跟佛教的大能做了一些妥协,光是听此时响起的梵音就知道将来扶桑的佛教肯定会成为一股极为强大的世俗力量。

    “封!”

    阎魔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她随后拿起了那面奇特的镜子,将其举起映照着整个鬼京都,伴随着一丝丝无形的力量扩散,笼罩着整个鬼京都的位面屏障就好似破镜重圆一般,一道道隐隐约约的空间裂痕逐渐被修复,一丝丝的白气重新汇聚到了鬼京都的上空。

    不过这白气却并未能在鬼京都的上空化形,而是直接四散到了扶桑的各地。

    “唉。”青行灯叹息了一声。

    “赦令!阴阳相隔!人鬼殊途!”

    阎魔最后拿起了那枚勾玉,伴随着另外一只手中托着的方印悬浮而起,一丝丝的金色光辉浮现在了鬼京都的上空,那赦令化作一阵阵金石之音回荡,冥冥中好似存在着某种法则的力量加持,几乎是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阴世,同时所有的亡魂都在这一刹那心生感应,许久新死不久的鬼魂都是忍不住大声哭泣起来。

    与此同时。

    正在住处休息的苏子鱼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眸中浮现一道刺目的白光,随即他听到了一些来自冥府的声音。

    “阎魔已经开始了吗?”苏子鱼站了起来。

    他的一个瞬移出现在了房间外,直接腾空而起朝着罗生门的位置飞去。

    此时也有不少的阴阳师正在赶来,看起来不止他一个人听到了来自冥府的声音,只不过这时罗生门已经完全封闭了,就连苏子鱼都无法进入阴世之中。

    阎魔估计是担心有人捣乱。

    现在谁也进不了鬼京都内,苏子鱼也只能依靠对空间的感应觉察到那些空间裂痕正在被一点一点修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就当苏子鱼完全被隔绝了对鬼京都的感知时,一道系统的提示音也随之响起!

    “主线任务完成!”

    “权限等级提升!……拓展空间系强化技能树!……拓展空间法则领域强化!……拓展死亡法则领域强化!……”

    “权限足够!领域解锁!激活半神级相关路线强化!……”

    “当前位面已经完成净化!”

    “你可以耗费10点源力值将此位面标记为常驻位面,常驻位面可以通过休假权限返回。”

    一刹那间!

    无比庞大的数据流浮现在了苏子鱼的脑海中。

    在这一刻他的眼前甚至好像是出现了一丝幻觉,他居然看到了一片白茫茫的雾气,这雾气正在汇聚到他的身上,然后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在这白茫茫迷雾笼罩的幻境内,苏子鱼看到了一片化作残埂断壁的京都,数不尽的尸骨暴露在地面上,到处都是游荡的亡魂与鬼火。

    他看到了一身华丽盛装的青行灯,她的面容妖异邪魅,脚下是累累白骨,身后是无数的亡魂哭嚎,一盏青灯已经是化作妖异的紫火,在她的四周是茫茫一片的百鬼横行肆虐。

    他看到了一座钢铁浇筑的宫殿,在丹波山上酒吞童子举杯狂饮,成千上万的恶鬼在四周欢庆嬉闹,篝火盛宴旁是堆积如山的尸骸,鲜血顺着丹波山一路流淌到琵琶湖。

    他看到了一片白雪茫茫的富士山,在山脚下一片青蓝色的火焰升腾而起,依旧是青蛇模样的清姬正披头散发,狂笑着尖啸着掀起漫天的火海,她所过之处尽是焦土,将整个扶桑的大地都化作干枯龟裂的荒漠。

    一幅幅的画面在眼前闪过。

    苏子鱼看到了枫叶林染血折翼的姑获鸟,看到了青丘上升腾而起的巨大九尾,看到了鬼京都上一身黑火的凤凰火,看到了那智山上掀起狂风的大天狗……

    最终。

    在苏子鱼眼前出现的是安培晴明平静的面容,他穿着一袭黑色的阴阳服,站在扶桑的海边上,身后是一条盘旋的狰狞孽龙,血红色的龙鳞上遍布暗青色的斑点,在他的脚下是一枚破碎的勾玉,隐隐约约还有一缕残破的白色衣袖。

    安培晴明诡笑着注视着远方,随后轻轻地一抬手,眼前的大海突然浪涛奔腾,在翻滚的血水中一艘完全由无数白骨与指甲组成的骸骨巨舰浮现。

    低沉的龙吟声响起。

    安培晴明的身影御风而起,轻轻地落在了骸骨巨舰的顶端,伴随着他轻轻摇一摇手中的羽扇,数不尽的亡魂鬼怪从扶桑大地上涌出,它们好似一道死亡的洪流般汇聚到这艘骸骨巨舰上,在逐渐弥漫升腾而起的黑气中,一个有着八个脑袋的庞然大物逐渐由虚化实,祂咆哮着怒吼着昂起八个脑袋注视着大海的另外一边。

    骸骨战舰扬起白骨风帆,载着无数的鬼怪直奔高丽,扶桑大地只剩下一片人间鬼蜮。

    轰!

    苏子鱼眼前的环境逐渐破碎消失,他有些头晕地揉了揉脑袋,意识逐渐恢复时涌动的数据流也停止了。

    “成功了?”苏子鱼看着眼前的罗生门喃喃道。

    他无法再感知到阴世的存在,也不能在直接看到鬼京都的投影。

    阴阳两隔。

    人鬼殊途。

    此时就算是苏子鱼想要进入阴世,也明显感觉到一股位面的排斥力。

    这次的主线任务可以完成,很大程度都是因为他借助了阎魔的力量,如果是让他自己来重整阴阳的话,恐怕必须得将空间系能力强化到很高的级别才行,最起码也得是半神级的实力才能够办到这一点。冥府还在他的任务就简单了许多,因为重整阴阳本来就是冥府的工作,让专业对口的来肯定要比他这个门外汉强太多了。

    “呼!”

    “可以安排离开的事情了。”苏子鱼松了一口气道。

    随着主线任务完成。

    时空监察者系统内的不少权限都解锁了,技能树也是进一步拓展,直接拓展出来了领域级的能力强化,两个方向目前最高的强化能力分别是

    “创造半位面【空间领域】:前置条件不足,无法解锁。”

    “灵魂收割【死亡领域】:前置条件不足,无法解锁。”

    此时。

    在技能树的上方还有锁一般的标志,似乎是要先开启某一种领域才可以打开。

    苏子鱼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注意力,原因很简单,死亡系强化和空间系强化全部都是耗费源力值的大头,他现在手中的这点存货也就够点亮一两个前置能力。

    常规路线的强化体系耗费低成型快。

    但是死亡、空间和时间的拓展技能树全部都是要砸进去无数的资源,越是厉害的能力耗费就越高,就连灵能强化都比普通的近战系和畸变系强化高一大截。成型最快的应该是废土世界的机械改造,耗费的源力值也是最小的,只要相关科技差不多就行,但是潜力值有点难说,苏子鱼也无法接受机械义肢的存在。

    是时候处理一下清姬的问题了。

    主线任务虽然完成了,可是苏子鱼回去的时候却也没感觉心情放松多少,他也不敢直接不告而别,因为清姬到时候找不到他万一发飙了,她能把整个京都都给烧了。

    先花费10点源力值将这个位面标记一下。

    苏子鱼以后肯定是要回来看看的,虽然这个世界的污染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但是有时间的话过来度个假也是很好的。

    阴阳分割后,从京都逃走的人就该慢慢回来了。

    清姬在这里也不能久留。

    庭院内。

    苏子鱼才刚刚回来就看到了正在蹲在墙角的五姬,看样子应该是才被清姬训斥过。

    “夫君。”清姬的身影走了出来,轻声道:“你回来了。”

    “嗯。”苏子鱼点点头。

    他想了想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讨一下。你一会儿来我房间。”

    看着苏子鱼严肃的表情,清姬不由愣了一下,接着小声道:“好。”

    吱嘎。

    就在苏子鱼坐下后不久,清姬的身影便走了进来,她的表情稍微有点紧张,跪坐在了苏子鱼的面前道:“夫君?你有什么事情要跟妾身说的?”

    呼。

    好紧张啊。

    会不会出事啊?

    要不改天再说吧?

    不行。

    这件事不能一直拖着。

    苏子鱼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是心里面却是紧张的不行,他深吸了一口气,注视着眼前的清姬,缓缓道:“我其实不是安珍。”

    话音落下。

    整个房间内一片死寂,苏子鱼有点紧张地望着清姬,却发现她歪着脑袋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小心翼翼道:“夫君怎么了?为什么又说起这件事?”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苏子鱼就说自己不是安珍,为什么今天又突然重复了?

    看清姬的样子好像不是很明白。

    苏子鱼深吸了一口气,再度开口道:“我其实不是安珍,更不是他的转世。”

    又是一片死寂。

    清姬的表情有些惊愕,但却并没有苏子鱼预料中的脸色大变,而是依旧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他道:“夫君要说的重要事情是这个吗?”

    “哦。”

    “妾身已经知道了。”

    喂!

    你这什么表情啊?

    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搞得我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清姬看苏子鱼一副便秘般的模样,嘴角不由微微勾起一丝笑意,起身给他倒了一杯茶,低头轻声道:“妾身在醒来前,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呢。”

    “梦里面夫君想尽办法在化解妾身心中的恨意。”

    说到这,清姬抬头朝着苏子鱼展颜一笑,这美丽的笑容让苏子鱼微微失神,她放下手中的茶壶,轻声道:“安珍一心想做一个僧人。他是一个古板的人,不会吟诗,更不会讲故事,只会给我讲一些佛经佛理。”

    “我记得梦里面夫君给我讲了白蛇的故事。”

    “那是发生在华夏的故事。”

    清姬颇为爱惜地取出来了一副白纸扇,在苏子鱼的眼前摊开,目光迷离地看着上面一行诗道:“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梦里面的人其实就是夫君,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