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长河的旅者 > 第十九章 清姬(完)!

第十九章 清姬(完)!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诸生浮屠
    这茶喝得一点味道都没有。

    苏子鱼要是实力还在,大不了就跟眼前的清姬拼一波,可是他现在只是意识附身在了安珍的身上,安珍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和尚,连对方的一个小指头都打不过。

    打不过就只能智取了。

    可是苏子鱼现在依旧不清楚怎么挣脱这个真实梦境,就是稍微有一点点的头绪,还得去尝试一下才知道。

    “安珍。”

    “你走了一天的路了。我来给你泡泡脚吧。”就在苏子鱼走神的这一会儿,清姬便是端着一个木盆走了进来。

    里面装着热水,还洒落着少许的花瓣。

    清姬将木盆放在了苏子鱼的脚边,然后伸出白皙的手指帮他脱鞋,这个时候安珍残留的意识又闹事情了,似乎是想要把脚从清姬的手中挣脱出来,苏子鱼怎么可能还让他再坏一次事情,于是便强行压制安珍残留的意识,在这时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

    “怎么样?烫不烫?要不要再加点凉水?”就在苏子鱼压制安珍的残留意识时,清姬便已经是双手捧着他的脚放入了木盆中,也不在乎脚上沾着的污垢,很温柔地轻轻按捏着脚心。

    脚底板被一双柔嫩的手指按捏着,感觉稍微有一点点的痒。

    安珍残留的意识终于是不再反抗了,而苏子鱼此时也是不由愣了一下,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温柔小心地给自己洗脚。他低头看着面前认真清洗着污垢,还给自己小心地按摩着脚心的清姬,神色也不由缓和了许多。

    如果没有那种病态的爱恋与占有欲,清姬应该会是一个大和抚子般的完美扶桑式妻子。

    她长得也是非常漂亮。

    小巧的脸蛋极为精致,纤细的柳眉,明亮的眼睛,给人一种小家碧玉般的感觉,在颜值上苏子鱼目前见过的妖怪里面就只有青行灯可以跟她媲美。

    “让我自己来吧。”苏子鱼缓缓道。

    他还是不太习惯被人服侍,而且也怕万一心软了以后下不了手,他可是很清楚眼前美丽少女的本质,此时的清姬已经是差不多快变成妖怪了。只要稍微有一点不对劲刺激到了她,她就会立刻黑化变成人身蛇尾的妖怪,瞬间就会把苏子鱼烧成一堆焦炭。

    “是妾身做得不够好吗?”清姬扬起头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那……那你继续吧……”苏子鱼想拒绝,又怕清姬再度黑化,只能被迫享受着她的服侍。

    在将苏子鱼的脚洗得干干净净后,清姬这才端着木盆走了出去,离开前轻声道:“那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她总算是走了。

    在清姬离开后,苏子鱼也是不由松了一口气,他站了起来看了看房间,发现书架上摆放着不少的佛经。

    清姬的家里面应该是很有钱的。

    这个庄园虽然是在郊外,但是看着也不小,应该是属于地主豪强的级别,清姬又是一个独生女,如果真娶了她后半辈子当个小地主应该是没问题的。苏子鱼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安珍要反悔,是因为在他的心里面佛法是要高于儿女情长吗?

    果然和尚的思维确实跟普通人不一样。

    苏子鱼无聊地翻了一会儿这些佛经,眼前的局面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先等老和尚回来再说。

    不过老和尚好像是跟清次居士聊嗨了。

    苏子鱼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人,此时夜色已经渐渐深了,就当苏子鱼准备休息一下明天再说时,安珍残留的意识又传出了一道心声:“不行!清姬肯定是想把我留在这里。”

    “我必须得想办法逃走。”

    “就是现在。”

    然后,安珍的残留意识一下子就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小心翼翼地往庄园外面摸去。

    卧槽!

    你不要捣乱啊!

    我还没想到应该怎么办呢!

    苏子鱼试图抢夺身体的控制权,可是安珍的残留意识在此时却是相当的坚定,脑子里面就只有一个逃跑的想法,他一时间居然无法夺取身体的控制权。

    庄园的大门就在眼前。

    安珍也顾不得那么多,居然想直接从围墙那爬出去。

    “你要去哪?”就在此时一道幽幽的女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完蛋了。

    这把肯定是凉了。

    安珍有点僵硬地回过头,在他的身后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清姬,她的脸上不复之前的温柔之色,一双眼睛已经是化作了妖异的竖瞳,一点点暗红色的火焰在她的四周浮现,清姬冷冷道:“你果然是骗我的!你居然想要逃走!”

    “我……我要去熊野参拜……”安珍急得满头大汗,这个劣质的借口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一缕暗红色的火焰袭来。

    在刺骨的剧痛中安珍整个人都是化作了焦炭,而那诡异的火焰也开始蔓延,很快将整个庄园都烧成了灰烬,身体化作蛇尾的清姬在火焰中浮现,肆意地发泄着自己的怒火,将四周的一切都化作火海。

    ………………

    “安珍,安珍!”

    “起来了。”

    苏子鱼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然后骂了一句:“操!又死了!”

    他也不理会旁边满脸惊诧的老和尚,直接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道:“走了。要下雨了。我们得快点赶路了。”

    这已经不是苏子鱼第二次被清姬给烧死了。

    事实上,他刚刚才被清姬烧死了第十一次,在死了这么多次后,他都快习惯清姬的火焰了,那种痛苦让他有点麻木。

    苏子鱼尝试了很多的办法去破局,甚至还试过半路逃跑,都不去清姬的那个庄园。

    可是没有想到,半夜的时候他就被妖魔化的清姬给追上了,然后又是一把火给烧成了焦炭。在死掉了这么多次后,苏子鱼已经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安珍是真的想当一个和尚,哪怕是死了这么多次后,他的残留意识已经是非常虚弱,甚至是快要消散了,他依旧还是会在关键的时候强行夺走身体的控制权逃跑。

    一逃跑就是死。

    苏子鱼已经是发现矛盾所在了。

    如果他去庄园里面,太抑制安珍的残留意识,比较亲近清姬的话,那么安珍的残留意识就会反抗,在半夜的时候就提前逃跑,那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而他如果不抑制安珍的残留意识,那么就会因为他太过于冷淡,提前触发清姬的询问,问他是不是想反悔,那个时候不管怎么回答,清姬都会迅速黑化,同样也是死路一条。

    安珍是铁了心的要去当和尚。

    清姬也是铁了心的要安珍娶她,要不然就是一个火葬的结局。

    这两个人都是极为偏执的人。

    苏子鱼前面那么多次都是死在双方的矛盾对立上,太亲近清姬的话,安珍的残留意识就要造反,很快就会逃跑然后被烧死了。可是如果顺着安珍的想法来,清姬就会在晚上黑化,不用多说也是一个被烧死的结局。

    可怜苏子鱼想了好长的时间,最后才想到了一个也许可行的破局方法。

    那就是让安珍又当和尚,又娶清姬。

    当然。

    在当前的这个时代,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因为现在的和尚是绝对不能娶妻生子的,可是在遥远的未来里面,扶桑的和尚是可以娶妻生子的。

    很快。

    一座庄园便出现在了眼前,而清姬包含期待的身影也迅速出现。

    “你们总算来了。”一道异常温柔的女声响起。

    清姬快步地走到了苏子鱼的面前,表情非常的喜悦道:“安珍?饿了吧?”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斋饭。”

    安珍此时的残留意识已经无法再控制身体的日常行为,只有特定的情况下才会不要命的逃跑。

    “嗯。”苏子鱼露出一丝礼貌又不失亲切地笑容。

    他点点头后退了半步道:“我们进去吧。”

    清姬的表情稍微有一丝失落,但是很快也跟了上来。

    接下来的剧情,苏子鱼已经是非常非常熟悉了,他静静地享受着清姬的服侍,然后等待着黑夜的降临。

    老和尚又跟清次居士去讨论佛法了。

    而过了一会儿,清姬也端着一个木盆走了进来,如果不是太亲近她的话,她就不会端茶过来,但是如果清姬晚上没有过来给安珍洗脚,那么基本上就代表着她快要黑化了。

    苏子鱼很淡然地享受着清姬给自己泡脚,他被清姬烧死了那么多次,让她服侍一下自己也是应该的。

    “坐吧。”就在清姬起身准备将木盆端出去时,苏子鱼突然开口道:“你喜不喜欢听故事?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清姬很乖巧地跪坐在了旁边,柔声道:“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爱听。”

    安珍以前也会给她讲一些故事,但都是些佛经里面的故事,目的是想要让清姬明白他无法放弃佛法,顺便看看能不能说服她主动放弃。

    清姬并不喜欢听那些枯燥的佛经故事,但是她依旧很耐心地倾听着。

    “这个故事来自东土大唐。”苏子鱼的语气很平静,仿佛是回到了那天给青行灯讲故事的时候,缓缓道:“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妖怪,一个修炼千年的蛇精,名字叫做白素贞。”

    不是佛经里面的故事?

    一个妖怪吗?

    清姬美丽的瞳孔中幽幽一片,温柔的表情渐渐消失,但却依旧满是好奇的模样,似乎是很想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放牧的童子。”

    “他从一个捕蛇人那里救下了一条小白蛇,然后把它给放生了……”

    苏子鱼不紧不慢地讲起了白素贞的故事,看得出来眼前的清姬听得很投入,似乎是已经将自己代入了白素贞的角色,尤其是在听到白素贞水漫金山被镇压在了雷峰塔下后,整个人都是不由绷紧了起来,身体四周更是浮现起了一缕缕暗红色的火焰。

    “这个法海真可恨!”清姬的瞳孔中满是愤怒,好似着火了一般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当听到故事的结局时。

    她又是满脸的欢喜,似乎是为这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而感到振奋不已。

    “这个故事真精彩!”清姬的目光又变得温柔了起来,盈盈似水,痴痴地望着眼前的苏子鱼,柔声道:“清姬也会努力成为白素贞那样的妻子的!……”

    苏子鱼沉默不语。

    安珍的残留意识似乎是又有一点想要造反的迹象,他是铁了心要当一个和尚的。

    “你知道吗?”苏子鱼想了想,缓缓道:“成为一个和尚,钻研佛法,是我毕生的追求。”

    “可是和尚是没有办法娶妻生子的。”

    “为此我很困恼。”

    “如果娶你的话,我就没有办法当一个和尚了。可是如果想当一个和尚的话,我又不能再娶你了。”

    听到苏子鱼的话,四周的空气顿时一片死寂。

    清姬的表情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一双幽幽的瞳孔注视着他,浅浅的竖瞳已经浮现,似乎是稍微有一句话没说对,她就会直接黑化变成妖怪。

    苏子鱼抬头注视着清姬一双幽幽的竖瞳,仿佛是无视那燃烧在她身旁的鬼火,前世无数次看电影的经历,一代代影帝的演技正在加持到他的身上,他甚至是已经完全入戏了,彻底把自己代入成为了安珍,用饱含深情但却又极为复杂的声音道:“你知道吗?”

    “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是很久很久以后的将来。”

    “那个时候扶桑的和尚是可以娶妻生子的!”

    “当时我就在想,要是我们生活在那么一个时代会有多好啊!”

    苏子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接着沉声道:“我会娶你的。”

    “但必须是我去熊野参拜回来以后,成为一个和尚是我毕生的追求,我必须要亲自去了结这一段因果。”

    清姬闻言久久不语,接着抬头注视着他道:“好。那我等你回来。”

    “在很久很久以后的将来,扶桑的和尚真的是可以娶妻生子的吗?”

    清姬只在乎安珍会不会娶她,至于当不当一个和尚并不重要,和尚不能娶妻才是她最痛恨的一点。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也不想要安珍放弃自己毕生的追求。

    “嗯。那个梦里就是这样的。”苏子鱼缓缓道。

    在明治五年,扶桑政府为了削弱佛教的力量,模仿汉武帝的推恩令,发布了《肉食妻带解禁令》,宣布“僧人今后无论蓄发,娶妻,生子,食酒肉,皆听从自便”。一开始这个法令是遭到僧人极度抵触的,可是架不住里面的僧人残差不齐,有些人就开始明目张胆的喝酒吃肉娶妻生子,而且法令还允许寺庙是可以作为私产继承的,直接可以传给自己的后代。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那就是严守戒律的僧人没有子嗣留下来,相反是那些破戒的僧人可以把寺庙变成自己的家产传给后代继承。

    《楞严经》曾说: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

    魔王在佛灭度时,也曾说过:末法时,吾子吾孙为僧,披你的袈裟,坏你的佛法,有僧之名,行魔之道。

    一夜无话。

    苏子鱼终于是活到了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是清姬亲自送他出门的,安珍原本已经快要消散的残留意识,在这时接管了身体的控制权,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清姬,随后头也不回地朝着远方走去。

    这一路上苏子鱼又成为了一个旁观者。

    而安珍的残留意识好似也在燃烧一般,明明已经是快要烟消云散,但却极为顽强地坚持着,一直到他来到了一个名叫‘道成寺’的地方。

    与此同时。

    正在家中等待的清姬突然浑身一震,她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疯了一样地往外跑,很快整个人便是跑得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不知道何时她的双眼已经是化作了一对妖异的竖瞳,下半身的躯体化作了狭长的蛇尾。清姬整个人都是变成了一副妖魔的模样,她在道路上飞掠而过,惊得无数人四处逃散。

    道成寺一点一点出现在了前方。

    清姬的身影掀起一片狂风逼近了这里,她看着门前那些瑟瑟发抖的僧人,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冷冰冰道:“让安珍出来见我!”

    他并没有去熊野参拜!

    他来到了这处寺庙!

    他是骗我的!!!

    一缕缕暗红色的火焰浮现在了清姬的四周,她的表情越平静就越冰冷,那是被压抑被克制的即将爆发的疯狂怒火。

    可是下一秒,她的怒火突然就熄灭了。

    “安珍已经坐化了。”一个老和尚缓缓地走了出来,表情有些恐惧地朝着妖魔化的清姬双手合十道:“跟我来吧。安珍留了一些话给你。”

    在一座大钟前,安珍的躯体盘腿而坐,宛如一位得道高僧,但却早就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清姬缓缓地游了过去,表情无比的悲伤,她俯身下去伸手轻抚了一下安珍的脸庞,看到了他生前留下的一张纸,上面写着一首汉诗。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一滴滴血红色的眼泪滑落。

    眼前的清姬握着纸的双手都在颤抖,喃喃地念着这首安珍坐化前留给她的诗,整个人都已经是哽咽到无法言语,她一身妖魔的气息逐渐褪去,原本暗青色的蛇鳞一点一点变成了晶莹的白色,此时的清姬居然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化作了一条白蛇,她缓缓地,极为小心地,极为温柔地缠绕住了安珍已经坐化的躯体,喃喃道:“这世上若是没有了你,我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一缕缕深蓝色的火焰浮现。

    这火焰很快便升腾而起,吞噬了安珍,也吞噬了清姬,两个人就这样在这座大钟前随着火焰消散逝去。

    ………………

    “谢谢。”

    伴随着一道隐隐约约的感谢声,苏子鱼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终于是出来了!”

    苏子鱼的神色不由一愣,他望向了自己的掌心,那里静静地躺着一枚奇异的珠子。

    “安珍之理【传奇】。”

    与此同时。

    在森林的某一处,一个有点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不好!他醒过来了!清姬那边应该也快醒了!”

    “我得快点跑!”

    “要不然他肯定得找我拼命的!”

    “老滑头!”

    “这次我可被你给害惨了!这个真实梦境居然折损了我的百年道行!”

    “不行!看样子这边是不能呆了!我还是去琉球吧!”

    富士山。

    在一片茂密的与世隔绝的森林内,一处焚烧后化作废墟的寺庙中,突然传来了一道急促担忧的女声。

    “安珍!!?”

    一条狭长的白色蛇尾在寺庙的废墟内一闪而过,紧接着消失在了郁郁苍苍的森林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