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196章:白内障人士?

第196章:白内障人士?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玄月三声泣
    这可是史上第一次,人们看到异乡客在对人类修士进行大开杀戒。

    冷血,表情,面色平静,古井无波,没有眼珠的他们看上去像个怪物一样,所释放的力量在那轻描淡写之间竟是无比的强大,弹指间便将无数生命灰飞烟灭。

    仅此一息瞬刹,族长被杀,大部分的族人纷纷死于那道白光之下,那种力量强大到,就好像这个人直接被抹出了一般,让人震惊不已。

    毫不犹豫,岚风族人立即跟着白凤家族迅速溃逃。

    稍迟片刻,神秘女子与神秘男子互相对视一番,头微微摆动,男子便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原地。

    溃逃的族人们惊恐万分,根本不敢回头,同时家长与长老们也在组织着大家迅速撤退。

    他们纷纷逃到林中,借助北岳那高山密林的地势进行掩护,以求摆脱追杀。

    亡命之夜,在劫难逃。

    在那绝对的力量下,或许逃才是最煎熬的时刻。

    那道白光很快便出现在了人们的身边,所过之处,必定有人消失不见。

    细微的白光在林中飘忽不定,让人难以捕捉,就连长老们释放精神力都难以锁定位置。

    它就像隐藏在暴风雨里的闪电,可怕而致命,指不定什么时候突然带走人们的性命,每个人的内心都被令人窒息的威胁所压迫。

    溃逃的人们毫无遮拦的暴露出恐慌,那是一场劫杀,像是来自地狱的索命鬼,勾魂嗜血,吃人不吐骨头,就连渣都不剩下。

    又有跟多的族人倒下了,白光索命的速度快到,甚至超过了闪电,那些死掉的人甚至都没能发出凄惨的叫声,便消失无踪。

    不过人们可以确信,但凡是被白光卷过之处,并非是被转移之法传送到其他地方,而是真真切切的死掉了。

    黑夜里,林子很是黑暗,而就在这个时候,人们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光明,人们宁可永远的待在没有光的黑暗里,一直躲着。

    因为……只要看到有光,便是惊吓与死亡,那道白光象征着每个人的终结。

    可怕!

    实在是太可怕了!

    传说中的异乡客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友好!

    最可怕的还是,没有理由,没有原因,不明所以的,就对他们大开杀戒,每一个倒下的冤魂都死得不明不白。

    “该死,到底是什么情况!”

    感应到身后追随的族人们数量正在迅速减少,白凤已经意识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对方可是下了狠心要将他们赶尽杀绝啊!

    几名长老也意识到了,再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死。

    当下,那两名实力强大的长老立即停了下来,道:“家主,你带剩余的族人快快离去,怪人就由我们挡下!”

    “家族,敌人实力非同小可,绝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那名长老凝重道:“趁着苏鹤还没有走远,你们追上去找他帮忙,说不定可以阻挡这场劫难!”

    说完,两名精通各种大阵的长老义无反顾的折返黑暗里。

    然后,林子里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也不知是生是死。

    “可恶……”光凭两位长老估计只能抵挡一阵子,他们这样留下来就是送死为大家争取时间。

    为了不让大家白白牺牲,白凤高喊道:“所有人,快分散!”

    其他族人也跟着喊道:“快散开,都给我散开着跑!”

    轰轰轰……

    黑夜里,那道光再次逼近,便已经明白了,两位长老已经战死。

    白凤知道两位长老是抵挡不了多久的,可万万没想到,就连手都还不了。

    “可恶,苏鹤啊苏鹤,求求你等等我吧!”

    白凤拼了命的往苏鹤离去的方向飞,用尽浑身解数,全速前进。

    自天地灵气复苏以来,白凤从未想过自己原来飞得那么慢。

    在危难时刻,后方那道白光就像宇宙黑洞,正在迅速吞噬着一切。

    “快点!再快点!”求生欲极强的白凤在心底怒吼道。

    不一会儿,又飞了数十里路,突然发现身后没了动静,白凤用余光回头瞄了一眼。

    突然,仿佛天地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拉扯那般,山崩海啸,饶是空间都开始动荡起来。

    那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气浪皱褶仿佛地表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吸盘,将方圆数十里的生命全都吸纳到死亡漩涡之中。

    那他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白凤看到身后此情此景,怎会不知道,这绝对是异乡客释放了某种力量,但力量隐隐有种超乎世界所能承受的界限了,就好像当你所掌控的力量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那么便是法则之力,所以才会引起如此惊天巨动。

    巨大的吸盘不断吸收,不断旋转,直接在群山峻岭之中凭空造出了个巨大的地底漩涡,方圆数十里所有生命都被卷了进去。

    结果都无一例外,皆为虚无。

    那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力量,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都在劫难逃,格杀勿论!

    轰隆隆!

    只见漩涡中闪过一道白光,刹那间便飞到很高的天空上,然后停了一会儿,好像异乡客站在月亮上寻找着目标。

    突然,异乡客锁定了白凤的位置,仅仅一个眨眼的时间,便从数十里的地方来到了他的面前。

    “啊……”

    此时的白凤两脚发软,异乡客已经到他面前有差不多一秒钟的时间,他才发出惊恐的叫声,可见对方的速度是有多么的令人匪夷所思。

    那速度快到像是掌控了空间法则,但又好像仅仅是以纯粹的力量,从月亮上蹦下来那样。

    可怕……

    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来自遥远彼之岸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面对神秘男子的追杀,白凤除了心中有无数个疑问以外,便再也没了其他的想法,他也没空去想别的了,因为对方杀他恐怕只需要抬抬手而已。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天上的月光照耀在神秘男子的衣服上,散发着微弱的暗光,让人感觉那道光有些违和,又充满了神秘。

    如同为他披上了朦胧的面纱,来自地狱的白无常,索命是也!

    异乡客来到他的面前,踏空而行,步步逼近。

    此时的白凤无处可逃,也根本没了逃跑的欲望,看着那白色的眼珠子,内心早已被恐惧所填满,现在就连急促呼吸都是一种奢望。

    那种强大到令人窒息的恐惧感,甚至让白凤两脚发麻,就连软在地上的力气也没有,就这样愣在原地不断颤抖。

    强大,无情,不会同情弱者,白凤在神秘人的面前,甚至蚂蚁都不如。

    如山的气场正在一点一点的靠近,死亡也随之步步紧逼。

    “让我康康是谁在这大半夜大吼大叫的啊?”

    不知何时,苏鹤突然出现在了白凤身旁。

    “苏……苏鹤……”当苏鹤出现之时,好像存在着一种天然的气场,一瞬间便将白凤内心的恐惧冲散,终于让他有力气开口说话了。

    不过努力说着,也才能叫出苏鹤的名字罢了。

    苏鹤看他这害怕的模样,挠头道:“咋了瞧把你吓得,他是谁啊?”

    “他……他是……”白凤哽咽着,又说不出话了。

    苏鹤也没勉强,便挡在白凤的面前,仔细打量着对面凌空而立的白眼人。

    异乡客在看到苏鹤出现的一瞬间,也停止了靠近。

    苏鹤的降临也给了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能够很清楚的感应苏鹤的境界,地仙境,但通过特殊瞳力查看苏鹤的身体时,却看到了体内的能量澎湃得如同汪洋大海,让人难以估量。

    “敌方战斗力,一百三十万……”

    “不对,还在上升,两百六十万……”

    “四百万!”

    “还在上涨,七百二十万!”

    “九百九十万!”

    “滴滴滴……”

    “等等……未知!”

    异乡客说着奇怪的话,面无表情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丝变动,像是有些迷茫,歪头道:“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数据出现了异常?”

    异乡客用手指摸了摸眼珠子,不一会儿便取下了个透明的模子,稍微弄了弄,看上去就像隐形眼镜一样,很快又再次带了上去。

    “滴滴滴……目标战斗力,未知!”

    这令人震惊的数据直接让异乡客平息了杀意,这群山峻岭的一景一物似乎又恢复了原样,但先前造成的那些大地之殇却未能恢复。

    他不敢过度靠近苏鹤,立即说道:“妮,找到了吗?快过来,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这火神山仅有凤凰残留下来的结晶,并未找到真身,不过通过数据显示,凤凰早在三天前离开了这个地方。”

    名为妮的异乡客此时正在火山里头,令人震惊的是,她居然能行走在熔浆上面,无视那可怕的高温。

    妮顿了顿,又问道:“斋,你那边发现了什么?”

    斋道:“无法道明,你还是自己过来看看吧。”

    妮:“好的,请稍等。”

    同样是在天远的地方,妮凌空一踏,直接从火山熔浆里,在还未掀起任何风浪的时候,直接出现在了数十里开外的斋身旁。

    苏鹤诧异道:“唉?又来了一个胸大的!”

    此话一出,斋以那毫无感情的目光下意识的盯着妮的胸看了一眼。

    妮并未在意,道:“你从它们的记忆里找到凤凰的下落了吗?”

    斋摇头道:“没有,你帮我看一下那个矮个子的战力数据,我这副战术目镜似乎出现了问题。”

    妮立即开始打量着苏鹤。

    苏鹤听闻,立即不满道:“你特么说的是人话吗?老子一米七也叫矮子?”

    妮在看到苏鹤身上冒出无数的‘未知’以后,楞了一下,下意识的退后几步,震惊道:“怎么可能,难道说我的战术目镜也坏掉了?”

    “你的显示的是什么?”

    “未知。”

    “我的也是。”

    两人便开始思索起来,那空白的眼睛似乎显得有些迷茫和不解。

    妮突然提议道:“既然不知道,不如我们带回去给葵研究一下?”

    斋警惕的看了苏鹤一眼,道:“先前他的战力数据飙升到了九百九十万,已经超过了我们两人的总合,我们可能不是对手。”

    苏鹤浑然不顾这两个傻逼在说什么,嗷叫道:“喂,你给我解释清楚,一米七为什么是矮子?”

    “战力数据未知并不代表是无限大。”妮否认道:“数据只是参考,并不能完全依赖,真实情况还是得看打过了才知道。”

    斋道:“万一打不过呢?”

    妮看样子也是个十分好战的异乡客,她双手环胸,战意全开,直视苏鹤道:“要是打不过,我们就将自身数据传送回总部,然后自爆,等我们下一个身体重造以后,不也一样?”

    斋虽然也好战,但看上去却比妮冷静得多。

    他道:“这样做很冒险,而且这会耽误任务,我们跟他们毫无瓜葛。”

    “草泥马,听到没?我草泥马,既然你们知道跟老子毫无瓜葛,那为什么还叫我矮子,一见面就对我口吐芬芳,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吧?”

    苏鹤嚷嚷着捞起袖子正准备跟他们狠狠地打一架。

    白凤突然拦住苏鹤,神色凝重,低声道:“勿要冲动,他们乃是来自遥远彼之岸的异乡客,乃是最为神秘的存在,他们似乎准备撤退了,万万不可再惹怒他们!”

    此时,两个神秘人似乎商议好了,斋上前几步,道:“我们在寻找一个名为凤凰的生物,请问你们知道它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苏鹤道:“什么凤凰?”

    斋道:“就是看上去像一只很大很大的火烈鸟,浑身冒着火焰,扇动翅膀可以摧毁大山,浴火重生,每一次重生都会变得更强,无论怎么都杀不死的生物。”

    苏鹤惊讶道:“这个世界居然存在凤凰?真的假的?反正我是没见过啦!”

    白凤见苏鹤居然能让对方沟通起来,就连那冷酷无情的杀伐之气都完全收敛,所问之话,都充满了友好,表示他们并不愿意与苏鹤为敌。

    看来这传说中的怪人王不愧为天地最强!

    借助苏鹤之威,白凤鼓足勇气上前一步,质问道:“你们方才为何要对我族人痛下杀手!”

    斋面无表情的解释道:“你们都是北岳本地人,我问你们话,而你们并没有回答,所以我便打算获取你们的记忆寻找凤凰的下落。”

    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出来,使得白凤无比愤怒,怒吼道:“不就是为了获取记忆,你们就能乱杀无辜吗,入侵我神州却没有给予本土足够的尊重,这也太不把我们当人看了吧!”

    斋用那双白色的瞳孔,直勾勾盯着愤怒的白凤,道:“很抱歉,你们在我们的眼中,从未是人,而我们对于你们来说,是神。

    顿了顿,斋一字一句道:“应该放尊重的是你们才对!”

    苏鹤突然笑道:“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人在我面前自称为神的家伙,我倒是觉得你们挺有意思的,不如露两手来瞧瞧?”

    见苏鹤挑衅,斋突然冒出了个诡异的笑容,那个笑容就好像并不是真的笑,只是单纯的肌肉拉扯做出的表情。

    “在我的眼里,你给我的感觉很特别,我猜测你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王’对吧?”斋也根本不惧苏鹤,直勾勾道:“但同时我也要警告你,千万别插手遥远彼之岸。”

    “是吗?那遥远彼之岸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才会产出像你们这种白内障人士?”

    此话一出,站在斋身后的妮顿时勃然大怒。

    见对方的反应如此激烈,饶是苏鹤都有些惊讶。

    不对不对,这惊讶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对方会听得懂白内障人士?

    难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