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第二百零一章 画宗,灵液,凤翎剑【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二百零一章 画宗,灵液,凤翎剑【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李鸿天
    司马青衫从北洛城离开,背着书箱,一路南下,准备回南郡。

    唐一墨算是他修行路上的指路人,但是他与唐一墨的关系,却算是好友。

    唐一墨这人,没有什么朋友,司马青衫算一个。

    一路南下,司马青衫看尽了官道上的风景。

    因为战争,有流民迁徙着。

    大多数流民都是从帝京迁徙而出,他们需要找寻安定的地方。

    司马青衫夹杂在这些流民的队伍中,他看到了许多流民因为饥困寒冷,饿死,或是冻死在了路边。

    面对这些生死,司马青衫也很束手无策。

    他能画画,但是他的画作毕竟是虚假的。

    所谓的泼墨成真,也不过是有形而无质。

    比如他绘画出一个馒头,这馒头却也无法充饥,因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流民饿死在路边。

    他穿着打着补丁的青衫,一路作画,他画的是这些流民的百态,流民中也有各种各样的情绪,有恶霸,也有狡猾奸诈之辈,也有热心之人。

    不少流民小孩看到司马青衫作画,脸上却也没有多少表情,他们在意的是能够吃饱穿暖,诗情画意这种东西,和他们无关。

    素笔勾勒,墨由浓转淡,素雪官道上,一位位栩栩如生的流民跃然于纸上。

    隐隐之间,仿佛有悲苦情绪弥漫开来。

    司马青衫收笔,整个人的气息,仿佛都在这一副画中凝练了些许。

    “此画便名《流民图》吧。”

    司马青衫深吸一口气。

    他想起了在北洛湖上询问陆番的场景。

    那一日,他伫立墨舟,青衫飞扬,眺望着那倚栏听雪的陆少主,请求加入白玉京,求问画道该如何修行。

    然而……

    陆少主却是摆了摆手,拒绝了他的加入。

    “白玉京不收你。”

    “世界这么大,你可以去走走,或许能够有所收获,有所领悟。”

    “画道非剑道与刀道,他没有强大的破坏力和杀伤力,但是,若是有所成就,威力并不次于刀剑之道。”

    陆番道。

    飞雪之下,司马青衫若有所思。

    尔后,他便离开了北洛城,一路南下。

    今日作画《流民图》,司马青衫憋在胸口中的一缕气顿时喷薄而出。

    原本不过初入体藏的他,居然完成了一藏的淬炼。

    “画道,在这天地之间。”

    司马青衫嘴角挂起一丝微笑。

    他看着一路的流民。

    卷好了画作,踏入了临近的一座小城。

    小城簌雪纷飞。

    街上叫卖声很足,小城虽小,但五脏俱全,比起北洛,南江这样的大城,小城更显得人情味十足。

    司马青衫拍了拍身上的飞雪,在小城的街道旁,找了个空位,放下了书箱,他取出了刚画好的《流民图》。

    他要卖画。

    穷画师能做的,只有卖画。

    摆画一日,却完全无人问津,虽有不少人围拢而来,觉得画作极好,但是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指指点点,道个“此画好看”。

    司马青衫也不恼,也不急。

    这座城卖不出这画,他便换一座城继续卖。

    有一位穿着披着红色氅子的富家少女,身边跟着为小丫鬟,撑着纸伞,挤开了人群。

    少女目光如星辰,睫毛轻颤,望着画卷,红唇轻抿。

    “此画有难得的韵味……”

    “先生,此画怎卖?”

    披着红氅子的少女望向了司马青衫,道。

    “一百两。”

    司马青衫看着少女,微笑。

    “一百两?你个穷画师,觉得自己的画值一百两?你以为你是谁啊?”

    少女尚未开口,她身边的丫鬟却是惊诧万分。

    周围的围观人群,也是发出了吸气嘶声。

    一百两……这画师,是想钱想疯了。

    他知道一百两是多少吗?

    这画师怕是一生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两吧。

    “小红,不得无礼。”

    少女却是一急,呵斥道。

    丫鬟顿时悲愤,“小姐,你可莫要被这穷酸画师给骗了啊。”

    那红氅子少女却是不理会丫鬟,看向了司马青衫,粉嫩俏脸似乎都被风雪吹的有些通红,道:“先生,此画当真一百两?”

    司马青衫看着少女,他隐隐感觉到了少女气丹中的一缕灵气涌动。

    显然,这少女是一位修行人。

    因为天地蜕变而诞生的修行人。

    “不。”

    司马青衫摇头。

    少女顿时愕然。

    “此画,一千两。”

    司马青衫再度微笑,道。

    少女身边的丫鬟都要气炸了,这穷酸画师是这辈子没有见过银两吗?

    一幅破画,居然敢坐地起价涨到一千两?

    看他们小姐好欺负么?!

    “小红,回去找我爹准备银两,这画……要定了。”

    少女咬了咬丰润红唇,认真道。

    “小姐……”

    丫鬟不可置信。

    然而,少女坚定的眼神,却是让丫鬟心中一颤,赶忙往府中方向而去。

    司马青衫有些惊异的看了一眼少女。

    笑了笑。

    “这位姑娘,先前都只是玩笑话,既然姑娘看中这画,此画便以十两价格卖与姑娘吧。”

    司马青衫起身,抖落了身上的白雪,露出了打着补丁的青衫。

    红氅子少女一愣,尔后,流露出了笑容。

    “当真?”

    仿佛害怕司马青衫反悔似的,少女从丫鬟那儿取了十两碎银递给了司马青衫。

    尔后翘首以盼的望着司马青衫。

    司马青衫卷好了画卷,递给了少女。

    递给少女的时候,司马青衫微微俯身,凑近少女,轻声道:“以灵气观画,切记,莫要观看超过一个时辰……否则,得不偿失。”

    司马青衫叮嘱道。

    少女惊愕。

    却见,司马青衫已经背起了书箱,消失在了风雪中和街道上。

    离开了人群。

    司马青衫来到了一个馒头摊。

    “十两银子,一千个馒头,可行?”

    司马青衫道。

    那馒头摊的摊主惊呆了,十两银子?一千个馒头?

    这人怕是个傻子。

    赶忙点头。

    司马青衫则是将十两碎银递给了他。

    “麻烦了。”

    “明日城门外,分发给灾民,每人一个。”

    司马青衫道。

    司马青衫说完,手中捻起一缕飘落的雪,顿时在空中抹过。

    画出了一双悬浮于空中的冰冷眼眸,盯着那摊主,让摊主浑身一颤,惊恐万分。

    这人……

    待他回过神来,司马青衫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而那悬浮的眼眸也化作了雪水滴落。

    司马青衫穷苦过,他很清楚十两银子足以动人心,他无法完全相信摊主的良心,所以以手段震慑了一下摊主。

    第二日。

    城门外。

    摊主果然摆摊了,一笼笼热气腾腾的馒头在城门外发放了出去,倒是让这平静的小城掀起了风波。

    饥寒交迫了数日的灾民聚拢在城门前,有的灾民喜极而泣。

    司马青衫在远处,笑了笑。

    转身,背着书箱,打着补丁的青衫在风雪中摇曳,消失在了官道上。

    城楼下,红氅少女握着画卷,谁都不曾注意下,望着司马青衫消失的背影,睫毛微微轻颤。

    司马青衫南下往南江城。

    每过一城,他都会画一幅画作,卖画。

    但是,却没有第一日那般好运了。

    连续三日,他的画一幅都没有卖出去,世人都觉得他的是疯子。

    这个乱世,画作能当饭吃么?

    显然是不能的。

    虽然司马青衫的每一幅画,卖的都只是十两银子,但是,这价格,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

    第四日。

    司马青衫都准备收摊了。

    忽然。

    有熟悉的声音在司马青衫身后响起。

    “先生,此画可还卖?”

    软濡的声音,带着点点温润,司马青衫愕然,回首,却见那熟悉的红氅子少女,抿着唇,望着他。

    “姑娘……你?”

    少女红了脸,举起了手中的《流民图》,“我与爹说过,我出来拜师学艺,待学有所成便会归家。”

    “我很喜欢先生的画,先生能否收我为徒?”

    少女道。

    司马青衫愕然,却是摇了摇头。

    这少女……怕是偷偷跑出来的吧。

    乱世之中,哪个人家愿让俏丽女儿乱跑。

    “快快回家吧,你的父亲该着急了。”司马青衫道。

    少女感觉到有些可惜,没有强求,但是却买了画,转身离去。

    司马青衫用赚来的十两银子,再度赈济灾民,虽然不多,但是,力所能及便可。

    接下来的一日又一日。

    司马青衫每次卖画,少女都会出现,披着红氅子,倔强的询问,司马青衫可否收她为徒。

    司马青衫都是拒绝。

    “我只是穷画师,只会画些画卷,哪有资格收姑娘为徒。”

    少女每一次都不强求,买了画便离去。

    一次又一次,司马青衫入几城,少女皆是出现。

    这一日。

    司马青衫继续摆摊卖画。

    却是听得城外马蹄声炸裂,喊杀声震天。

    司马青衫蹙眉,收了画卷,走出了城池,望见城外有盗匪马骑在流民中冲杀,而一位披着红氅子的少女,黛眉微竖,灵气运转,红氅子纷飞间,与盗匪对峙。

    司马青衫不由一笑。

    这丫头,胆子真大。

    取出了一把毛笔。

    盗匪践踏奔走,马蹄扬起千堆雪,素雪如米飞扬。

    少女俏脸煞白有些紧张。

    她心中默默告诉自己,她是修行人,修行人可以以一挡百,她可以的。

    盗匪头子流露出残忍的大笑,手中的砍马刀猛地挥动而起,便要劈碎少女。

    忽然。

    少女听闻身后传来了温润的声音。

    “姑娘,买画么?”

    少女身躯一颤。

    却见砍马刀麾下,斩断她一缕青丝,青丝飞扬间,那砍马刀连同诸多的盗匪,像是被人从画卷中抹去似的。

    消失不见。

    只剩下了十几匹不知所措的马匹在雪地中徘徊。

    少女瞪大了眼。

    猛地回头,却见司马青衫握着毛笔,微笑看着她。

    一幅画卷递来。

    少女下意识的接过,展开,却见画卷中……有一少女巧盼倩兮,眉眼如画,笑如桃花。

    少女抿着红唇,眉角微弯。

    “画宗,司马青衫。”

    司马青衫笑了笑,“姑娘可愿入我宗?”

    ……

    画宗的成立,陆番并不清楚。

    他端坐白玉京楼阁二层,微风吹拂,漫天的雪花早已经崩散。

    他的眼眸前,系统提示话语不断的流转。

    “万丈高楼平地起,恭喜宿主跨入炼气4层,灵气储量达到10000缕,获得奖励:凤翎剑×2、随机灵气杂草种子十颗。”

    “宿主跨入炼气4层,灵气投放范围扩大,自主恢复能力加强(灵气、魂魄强度、体魄强度),获得身法术《雷动诀》。”

    “提示:灵气储量达10000缕,获得凝练灵液资格,10000缕灵气可凝练1滴灵液。”

    系统提示不断的在陆番的眼前晃动,却是让陆番有些错愕。

    因为这一次的变化有点巨大,至少,在陆番看来,变化很大。

    “10000缕灵气,可以凝练一滴灵液?”

    陆番呢喃。

    灵液是什么?

    顾名思义,应该是液化的灵液,但是和灵石却是不一样,陆番突破到炼气三层的时候,获得了灵石的制作手法,但是……

    那灵石不过是将灵气导入一些玉石亦或者是一些能够容纳灵气的矿石中。

    一颗品质好一些的矿石大概也就容纳十缕的灵气。

    而灵液,一滴中就蕴含一万缕灵气。

    陆番砸吧了一下嘴,毫无疑问,灵液对于修行人而言,绝对是绝佳的资源。

    有了灵液,培养出顶级修行人的速度,绝对会快很多。

    而且,不仅仅是陆番的灵气储量从灵气变为灵液。

    陆番甚至能够将空气中的灵气凝练成灵液!

    这样,陆番的灵气就可以省下很多。

    灵识涌动,陆番抬起手,在虚空中虚抓。

    顿时,灵气化作一个巨大的旋涡聚集在陆番的手掌心中,不断的压缩。

    最后……

    化作了浑圆晶莹呈湛蓝色的……宛若泪滴般的灵液。

    灵液中蕴含着极其强大的能量,陆番以灵识……甚至能够做到引爆!

    灵气浓度太高所导致的么?

    陆番笑了笑。

    除了灵液,陆番还获得了不少其他的奖励。

    最让陆番惊愕的是……

    熟悉的奖励“凤翎剑×2”。

    这骚操作看呆陆番了。

    心神涌动。

    奥义波动扩散,大道轰鸣,虚空撕裂。

    两股漆黑的口子弥漫这可怕至极的威压,嘹亮凤啼声响彻。

    两把通体赤红的凤翎剑漂浮在了陆番的身边,同样是没有把手,犹如凤凰的尾羽似的,散发着炽热和锋锐。

    陆番看着三把凤翎剑,不禁无言。

    这是准备将他的千刃椅替换成凤翎椅的节奏?

    不过他也记起,之前介绍凤翎剑的时候,后缀有个(残)的介绍,凤翎剑总共有几把,倒也是让陆番颇为好奇。

    一把残破的凤翎剑便是玄阶上品,不敢想象全部凑齐凤翎剑后的品阶。

    莫名有一种集小卡片的期待感。

    就在陆番完成了奖励的查探后。

    被雷罚所惊动的众人终于纷纷踏过了北洛湖,带着关心的情绪,飞奔向白玉京楼阁。

    PS:第三更到,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