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十五章 国师何时来,他便何时出土

第四十五章 国师何时来,他便何时出土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李鸿天
    轰!

    小院之内,狂风骤起。

    石椅、石桌都被狂风吹拂的摇摇晃晃,一些栽种的树木,也瑟瑟抖动,落叶纷飞。

    莫天语一张脸涨的通红,瞳孔紧缩,万分不可置信。

    屋内之人,连面都不曾露,就爆发出了这等可怕的威势,宛若仙人临尘!

    巨大的压力,让莫天语的血液都开始凝固似的。

    恍然间,他有种感觉,仿佛他此刻正在面对震怒的夫子。

    莫天语实力不弱,乃七响宗师,在他这个年纪,能有这等实力,已经实属不易,这也是他狂傲的资本。

    可是,七响宗师的实力,面对那从屋内拍出的手掌,却是有种无力到极致的颓然。

    莫天语身上的衣衫被吹拂的紧贴着身躯,发丝也朝后飘荡。

    淡蓝色气流所汇聚的手掌,中指叠食指,宛若挽袖落子似的。

    嘭!

    一声炸响。

    莫天语的酒葫芦直接炸开。

    口鼻皆是喷血。

    头顶上,他引以为傲的儒教浩然气,被这一指给点的崩散,他那能够轻易镇压景越的浩然气,在这一指面前,犹如纸糊。

    咔擦。

    无可匹敌的压力,宛若巍峨大山,落在了莫天语的头顶。

    压的他,脖颈都变得弯曲。

    轰!

    无形气浪轰散开来。

    莫天语感觉脚下地面炸开,身上传来剧痛。

    眼前一黑,便只剩了血肉模糊。

    院子中,恐怖的压力尽落。

    不过,狂风也缓缓的停止……

    院子内。

    景越一张脸憋的通红,他跪趴在地上,一脸悲戚。

    “公子……自己人啊!”

    景越嗓子中艰难的发出了委屈的吼声。

    院落中,压力顿消。

    景越感觉那压着他浑身的力量也逐渐挪移开来,这时候,他才能勉强的扬起脖子。

    月芒清冷的洒下。

    院子有些凌乱,散落满地的落叶,还有倒塌的石椅等等。

    不过,最让景越惊骇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院子中心,露在地表上的一颗脑袋。

    那脑袋的主人,正是那一招败他的儒教首徒……莫天语!

    此时此刻的莫天语。

    模样极其凄惨。

    先前的肆意张狂,潇洒风流,早已经为过往云烟。

    他整个人被神来一掌给拍的像是一根萝卜似的,扎入了地中。

    只剩一可脑袋孤零零的落在外面,周身更是有鲜血不断溢涌。

    景越倒吸一口冷气,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他有些后怕。

    幸好自己投降的够果断,够直接,否则……他的下场,怕是比此时此刻半死不活的莫天语好不了多少。

    公子的手段……当真神鬼莫测!

    莫天语可是一身正气的儒教七响宗师。

    一言可断风云变,浩然正气震世间。

    然而,这样一位在大周朝几乎可以横着走的七响宗师……此刻却被一巴掌拍的像是一根葱。

    凝昭飘然而落,冰冷的蝉翼剑,散发着莹莹光辉。

    她淡漠的看着莫天语,没有同情,没有可怜。

    这都是他自找的。

    她劝诫过,可是这莫天语自恃实力,一意孤行,居然想为公子算卦。

    最终便落得了这凄惨下场。

    不过,凝昭倒是有些诧异……

    以公子的小心眼,居然没有镇杀了莫天语。

    莫天语口鼻溢出血,只剩个脑袋露出了地面,整个身子,都被一指给打入了地面中。

    他此刻意识微微有些模糊。

    陆番问他,可否有给自己算过命。

    说实话……莫天语在出京之前,还真给自己算了一卦。

    那一卦,明明是大吉……

    莫天语此刻想起那卦象,就悲从心起,大吉……个屁啊!

    刚才那一瞬,他在地狱门前走了一遭。

    此刻的他,明明浑身剧痛,可是脑袋却非常的清醒。

    他不由的想起,曾几何时,国师坐摇椅于书阁前,与他谈及生死问题时候的那种怅然。

    原来……死,真的很可怕。

    莫天语看向黑漆漆的屋子。

    至始至终,屋内的人,都未曾出现,甚至连脸都没有露,只是说了三句话,落了三颗子,他便沦为了这般下场。

    莫天语深吸一口气,可是,却是让血液倒灌入喉,呛的直咳嗽。

    北洛陆少主……当真有神魔之威?!

    “公子,此人如何处理?”

    凝昭握着蝉翼剑,披着月光,看向屋内,问道。

    景越爬起来,将剑收回剑匣,心也不由提起。

    屋内很静谧,漆黑如墨,没有一点光线散发出来。

    许久之后,有淡淡的声音飘出。

    “杀了。”

    轻飘飘的话语,萦绕在庭院间。

    凝昭面不改色,握着蝉翼剑,颔首。

    “喏。”

    而景越则是脸皮子簌簌直抖。

    这可是莫天语啊,儒教首徒……大周国师的弟子,陆番这般随意的杀死,难道就不怕引起国师的震怒?

    景越张了张嘴,想要劝诫陆番。

    可是,话到喉头……他怂了。

    万一开口劝诫,陆番觉得在质疑他的决定,一怒之下,把他也一起杀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景越很从心的默不作声。

    凝昭白裙翻卷,蝉翼剑扬起,美丽容颜上的肌肤在月光照耀下,精致如白瓷。

    她挽起袖子,扬着素手,就打算像是割韭菜一样,将莫天语的脑袋给割下来。

    忽然。

    屋外,一道佝偻的黑影瞬间落下。

    “公子,万万不可!”

    老黄落地,心惊肉跳,却是急忙沙哑的喊出这一声。

    凝昭的动作一滞。

    小院外,有铿锵声响。

    数道身影飞速爆掠而来,踏入了院内。

    陆长空单手提着头盔,一身铠甲,另一手搭在腰间的长刀上,气质冷峻。

    罗岳则是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踏入院中,就着月色,便看到了地上莫天语的脑袋。

    罗岳和陆长空心中一惊,若不是莫天语扭动了一下脖颈,他们还以为莫天语的脑袋被割下来了呢。

    “凝姐,停手吧。”

    屋内,陆番的话语,轻飘飘的传了出来。

    他其实早就感应到了陆长空在赶来。

    “番儿,你身子可好?”

    陆长空看向了屋内,关切问道。

    至于地上被埋的只剩下颗脑袋的莫天语,他倒是没在意。

    如果莫天语背后不是有国师。

    就单单夜闯陆府这一罪,就足够陆长空斩了他。

    屋内。

    窸窣声响。

    凝昭收起蝉翼剑,入了屋内。

    很快,推着轮椅而出。

    清冷的月光洒下,照耀在坐在轮椅上的唇红齿白的翩翩少年身上。

    “劳烦父亲挂念,今日心情舒畅,念头通达,倒是过的很开心。”

    轮椅上,陆番轻笑。

    院子中。

    莫天语终于见到了陆番。

    那翻掌之间,便险些拍死他的可怕存在。

    原来,却是这么一个坐轮椅,人畜无害,美如玉般的体虚少年。

    陆长空关切的询问了陆番许久。

    父子二人,在月光下畅聊着。

    至于那莫天语,仿佛被彻底忘却了似的。

    “父亲,此人虽为国师首徒,但扰孩儿清梦,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几日便就让他这样呆着吧,让国师亲自来领人。”

    “国师何时来,他便何时可出土。”

    陆番淡淡道。

    话语落下,没有留任何商量的余地,便让凝昭推着回到了房间内。

    陆长空笑了笑,也没有为莫天语说话解围的意思。

    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跟葱似的被扎在地中的莫天语,带着罗岳和老黄便离开了陆番的别院,出了别院,便让罗岳去给门外车夫传消息。

    院子中,景越背负着剑匣,刚松了一口气,暗自对自己这次没逃的抉择欣喜的时候。

    忽然,有淡淡声音萦绕在景越,仿佛在他耳畔低吟。

    低吟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

    “看好他,死了找你,跑了……也找你,直到国师来领人为止。”

    ……

    房间内,揉碎的月光扬洒着。

    陆番盘坐,心神涌动。

    莫天语的出现,对他而言,只能算是个小插曲。

    今夜,他还有正事要办。

    心神一动,眼前浮现出系统面板。

    视线横移,落在了权限一栏的【传道台】上。

    “【传道台】开启,自动扣除魂魄强度1……”

    嗡……

    系统的提示话语弹出。

    陆番的眼前,再度出现了一缕光,以及强大到不容抗拒的吸力。

    当陆番睁开眼,便发现自己盘坐在了传道台的八卦阵台中心,周围粘稠灵气缓缓流淌。

    忽然。

    陆番眉宇微微一挑。

    却见眼前有一行提示弹出。

    “检测:项少云(身份:西郡太守)成功达二段气丹境,可提成1缕灵气,是否提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