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龙王大人在上 > 第四十章 沙虫序列,纯色为上

第四十章 沙虫序列,纯色为上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雨魔
    吕松眼角抖了抖,没有说话。

    梁耳见他没有动作,不悦地向他看来。吕松心中暗骂,谁会没事带着一万块出来。他硬着头皮道:“张青阳你要是信得过我……”

    “信不过。”

    迎着吕松胀红的脸,张青阳淡淡道:“一个连自己学院都不维护的人,我如何信得过。一个不懂得最起码尊重的人,我如何信得过。我这个大师兄的名号可是在全书院面前拿下的,你既不承认,我为何要信得过你。”

    “放屁!”吕松急道,“你不过是宠兽分院的大师兄,我们机械分院没有一个人承认。你不过是赢了一两场比赛,不要太膨胀。”

    “张,大师兄。”

    梁秋韵忽然从别处走过来,意外看见张青阳,脸色颇为复杂。犹豫了一刹那,还是轻声称呼了一声大师兄。

    轻轻的一声称呼,却无异于一记扇在吕松脸上的响亮巴掌。

    吕松急赤白脸道:“梁秋韵,他只是宠兽分院的大师兄,我们机械分院的大师兄是石道杰。”

    梁秋韵却没给他面子,娇哼道:“石道杰都说一天没打败张青阳,就一天不是大师兄。”

    “那他也不是我们机械分院的大师兄,我绝不承认他。”吕松怒道。

    梁秋韵的出现,几人之间的气氛又有了一些细微变化。

    梁耳目光频频落在她身上,语气更是多了两分亲热:“秋韵,你可不要被某些人外表所蒙蔽。有些人就是吹嘘的厉害,没什么内在。我马上就证明给你看,他不过是个骗子。”

    梁秋韵虽然因为长相和家世而性格骄傲,但也不是傻子。梁耳、吕松等人追求她的心态,她早已洞若观火。梁耳和吕松对张青阳的诋毁,在耳中只若一阵风般飘过,没留下丝毫痕迹。

    张青阳一战成名,逆袭大师兄,已经证明她之前对张青阳的看法是错误的。这让她会想到当日场景,顿时一阵耳热,但是她拉不下脸来道歉,声音轻轻道:“大师兄,你也是来参赛的吗?”

    虽然梁秋韵以前对他有过误解,但是对于一个生得好看,有天赋,学习还很努力的女生来说,你无法对她要求更多了。张青阳点点头,神态从容道:“过来看看。”

    顿了下,张青阳还是补充了一句:“这几人对我们南陵书院抱有敌意,还是少接触为妙。”

    梁秋韵清冷的脸上露出丝愕然,随即点头道:“我知道了,梁耳大哥是帝都过来的,家中长辈彼此认识,我需尽一下地主之谊。”

    梁秋韵虽然明面上给梁耳等人留了面子,但身体却诚实的往张青阳的方向挪了挪。

    梁耳怒火中烧:“我觉得一万彩头太少,要赌就赌大一点,十万!”

    十万,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攒不到这么多钱。围观群众顿时惊叹声四起,即便会场中不乏有钱人,但是也没几人见过拿十万出来做彩头的。

    张青阳悠淡定地道:“一万都拿不出的人,十万,谁敢信呢?”

    “就凭我梁家的名号,还不值十万?”梁耳脸色狰狞道。

    张青阳道:“我又不认识梁家,谁知道梁家会不会认你的赌债?”

    梁耳怒道:“我还没输呢!”

    张青阳道:“就算梁家认了,这么大一笔钱,我也怕自己有命拿,没命花啊。”

    梁秋韵是知道张青阳家中情况的,闻言也秀眉轻蹙道:“梁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是梁耳大哥拿十万出来做彩头,家族中知道了恐怕也会训斥。小赌怡情,不如拿一百块出来,不论谁输谁赢,都不会伤了颜面。”

    这话听着好似不偏不倚,但显然是站在张青阳的角度。梁耳咬牙道:“是那小子提出来要拿一万做彩头,我若不答应,外人还以为我家外强中干。今天出门的急,身上没有一万。秋韵你若有,先代我垫付。你放心,我的虫稳赢!”

    梁秋韵有些为张青阳担心,对方是从特意从帝都过来参与沙虫大赛的,手中好有几个品相极好的虫子。

    美眸一转,向张青阳看去,却见对方朝自己点点头,梁秋韵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安。她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你出这一万块彩头。”

    梁秋韵亮出一节白嫩发亮的手腕,上面套着一个金属手环,不时亮起一抹流光溢彩。“大师兄,这是神经元增幅手环,价值……”

    张青阳阻止道:“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你作保,我相信,无需抵押。来吧,这位来自帝都的朋友已经很着急了。”

    “哼!”梁耳冷哼一声,“一会儿就让你欲哭无泪。”

    一行人和围观群众,就近来到一家店铺的沙虫擂台前。

    张青阳和梁耳分列两边,各自拿出自己的虫盒。

    梁耳的随从捧出四个虫盒,个个都是精致奢华,梁耳冷笑地看了一眼张青阳,挑了其中一个道:“我的沙虫个个价值万金,用最差的一只,都能碾压你。”

    张青阳还是那个简陋的虫盒,在众人不敢置信和嘲笑的眼神中,将金鸡仙取出放进擂台。

    虫盒已经够难看了,沙虫更加难看。

    这几天虽然天天超额喂食,金鸡仙的体型却没有丝毫增加,原本皱巴巴的黑皮,现在更是如同老树上的枯皮一般,又干又硬的样子。脑袋上的鸡冠肉瘤到是长大了一圈,但是看起来就更丑了。

    梁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这样一只沙虫,竟然还敢提出一万块彩头,这怕不是个傻子吧。难道有诈?可是怎么看,那只沙虫都是底层炮灰般的存在。

    梁耳与吕松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诧异以及“这波稳了”的狂喜。

    有诈又如何,两人都不在乎。要知道斗虫的游戏从出现到现在,各种手段就层出不穷。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手段,说到底,至少是双方沙虫的差距不是太大,才能起到作用。

    归根结底,沙虫的本身素质才是最重要的。

    梁耳哂笑着,将自己的沙虫取出。

    竟然是一条五彩斑斓的沙虫,这种类型的沙虫极为罕见。在场众人没有一人见过,梁耳得意道:“让你们开开眼界!”

    沙虫的基本判别规则,以纯色为上,多色为下。越是色泽单一,纯净的战斗力越强。混杂的颜色越多,战斗力越低,所谓花里花哨就是指这种沙虫。

    但是梁耳的这只沙虫显然不同,色泽极为艳丽,不像是低等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