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垠 > 第七十二章 各有安排

第七十二章 各有安排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醉虎
    “到了明天你们就知道要学什么气功了,那些想学金钟罩铁布衫的同学,可以找你们的墨野老师,墨野老师就会……”

    “啊,墨野老师真的会么?”

    “真的会,部队里的硬气功,就是简化版的金钟罩铁布衫!”

    卓振东说着话,目光扫过周围,发现王无垠正站在不远的地方,背着人群,在小声的打着电话,张亚洲,宋乐,叶开,武夕夕,朱跃鑫等几个男生还有陈燕,殷小雅几个女生就站在王无垠的周围,高兴的说着什么。

    一个月的了解下来,卓振东发现王无垠似乎比班上的所有人都要成熟稳重很多,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深得大家的信任,不知不觉,却已经有不少班上的男生以他马首是瞻,王无垠在班上交了不少朋友。

    相比起来,另外一边,作为少年班特招生的许辉在学校更加的耀眼,身上似乎有更多的光环,甚至辉少的名头都在学校不胫而走,但在班上,许辉的名声和光芒却似乎对王无垠毫无影响,而且被王无垠完全盖过去了。

    就拿此刻来说,这个时候的许辉,在解散之后,已经在朝着体育场外面走去,许辉身边也跟着几个班上的男生,也有一个小圈子,但许辉身边的那个小圈子里的气场,却让卓振东暗暗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暗庆幸自己选了一个好班长。

    一个集体里有什么样的气氛和文化基因,关键就是看少数几个耀眼的人做出了什么样的榜样和表率,如果这个班的男生里没有王无垠而只有许辉这样的男生,那么这个班的氛围慢慢就可能变得很糟糕,大家都在搞小圈子,一个个变得势力,攀比,同学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隔阂,一个个失去了少年人的率真和活力,那真不是卓振东希望看到的。

    许辉不知道卓振东此刻正在打量着他,他走在几个人的中间,身边跟着几个同班的男生。

    “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到凯撒皇宫去玩,大家都别客气,现在我们一身臭汗,先找个地方洗澡,做个SPA,然后咱们再一起过去!”许辉大笑着说着,同时目光微微的瞥了远处在打着电话的王无垠一眼,目光有些阴沉。

    许辉这边用砸钱的方式在班上收了几个人,但王无垠那边却什么都没做,每日只和几个穷屌丝嘻嘻哈哈,带着几个穷屌丝跑步,锻炼,偶尔在街边的小店里撸个串,就已经有一大堆人围在王无垠身边了,整天有说有笑的,两相比较一下,高下立判。

    “哈哈哈,辉少请客,我们有福了,早就听说凯撒皇宫是省城消费最高的地方,我们早就想去见识一下了!“跟着许辉身边的一个男生拍着马屁说着,旁边的两个男生也说着许辉爱听的话,表面上,许辉的身边也是有说有笑的。

    在走出运动场的时候,许辉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王无垠,嘴角飘起一丝狞恶森冷的笑意。

    小子,让你嘚瑟了一个月,真以为我会放过你么,敢跟我作对,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

    “你们到了吗?好的……你们不用过来了,先回酒店休息一下,我过一会儿直接去你们的酒店找你们……好,我来了给你电话……“

    王无垠结束了和温晴之间的通话,王无垠把手机收到包里,然后才转过身,朝着朱跃鑫几个人走了过去。

    朱跃鑫几个人也正在眉飞色舞的说着晚上的安排,少年班这个月的早课在今天终于结束了,大家这一个月其实都累得够呛,感觉就像完成了一次入学军训一样,今天结束之后,一个个都想着去找个地方庆祝放松一下。

    “无垠,我们晚上准备一起去上次的地方撸串,然后再找个地方唱歌,现在就等你点头了!“朱跃鑫对着王无垠说道。

    “这次咱们一人一打啤酒,只喝啤酒,不喝白酒,再比一次,看看谁更厉害……”张亚洲对王无垠挑了挑眉头,上次周末几个人撸串的时候张亚洲要和王无垠比酒量,最后居然被王无垠放倒了,张亚洲对此耿耿于怀,想要找回场面,身为班上的体育委员,张亚洲觉得自己跑步单杠什么的比不过王无垠就算了,但看两个人的身板,他怎么也不相信王无垠比他还能喝,所以还要挑战一次。

    “对,对,对,无垠和亚洲这次再比一次!”旁边的宋乐和叶开都在起着哄。

    大家都是同龄人,平时一起锻炼一起吃饭,说说笑笑,偶尔撸个串,喝点酒,吹吹牛,一个月下来,大家已经相处得像好朋友一样,有了同学情谊,而王无垠和大家打成一片,却不知不觉成了大家的头头。

    王无垠摊开手,抱歉的看着身边的几个人,诚恳的说道,“今晚晚上恐怕只有你们几个去了,我有两个朋友刚刚来曲安,现在下了飞机,刚刚我就在和他们打电话,约了呆会儿见面……”

    “那叫来一起撸串啊!”叶开说道。

    旁边的人都以为王无垠所说的朋友年龄应该和他们差不多,只有朱跃鑫知道王无垠应该是真有事,王无垠所说的朋友,应该不会是学生。

    “既然无垠有事,那就下次吧,下次让他买单!”朱跃鑫提议道,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一个个都点头,

    “哈哈哈,跃鑫你们几个好好玩,放松一下,再叫几个同学,把想去的都叫上,不止下次,今天的单我也买了,大家高兴就好!”王无垠笑着说道,旁边的人都欢呼起来。

    王无垠说着,拍了拍张亚洲的肩膀,交代道,“只是有一点,明天大家还有正事,十一点前必须回学校,男生要先把女生安全送回宿舍,一个男生喝的啤酒不能超过两瓶,大家互相监督,谁违反谁要在操场上罚跑50圈,亚洲,这次就你和朱跃鑫两个人带队!”

    张亚洲胸膛一挺,咧嘴一笑,“放心啦!”

    班上的男生,张亚洲只服气王无垠一个人。

    王无垠再给了朱跃鑫一个眼神,朱跃鑫点了点头。

    ……

    曲安国际机场……

    刚刚下了飞机,和王无垠结束通话的温晴也正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顺着机场通道向一号航站楼的出口走去。

    温晴依然是一副美丽干练的职场女性的模样,黑色的中跟皮鞋搭配着一套灰色的女式西装和白色的衬衣,手上拉着一个蓝色的小巧旅行箱,走路生风。

    而温晴旁边的男人看起来确要显得普通一些,那个男人不高不帅,穿着夹克,就普通中年男人的模样,四十多岁的样子,脸上皱纹有点多,头上的发际线倒不算高,只是已经可以看到发从之中的许多白发,那皱纹和白发搭配在一起,让男人的一张脸显得略微有点沧桑,也有被生活磨砺出的一点苦意。

    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个男人的一双眼睛,这个男人的那一双眼睛和脸上的沧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一双眼睛温和如水,儒雅清澈,似乎没有沾染过半点生活的风尘,在他这个年纪的中年男人身上,很少会看到有人还有这样的一双眼睛。

    “曹先生,王先生已经派了人来机场接我们,我们先到酒店休息一下,过一会儿王先生会到酒店与你见面……”温晴对身边的男人说着。

    “好的!”曹宏博平静的点了点头。

    事实上,一直到此刻,曹宏博还是觉得他同意跟着温晴来曲安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因为这一次的创业又失败了,曹宏博前几个月前刚刚和老婆离了婚,一个人背着两百多万的负债,住在深城的棚户区里舔舐着伤口,上个月,他父亲又去世了,曹宏博失去了他最亲最关系支持他的亲人,此刻的曹宏博,正经历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人生所能经历的最灰暗最低谷的时期。

    但就是这个时候,温晴来了,拿着他两百多万的欠条和债权关系证明,说她的委托人王先生想见见他,曹宏博只能随着温晴来到了曲安,心中则对那个王先生充满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