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早做准备

第二百六十八章 早做准备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卓牧闲
    果不其然,角斜场盐课司大使韩宸一接到信就火急火燎赶来了。韩秀峰见他只带了三个家人,急切地问:“裕之兄,嫂夫人和两位公子呢?”

    “在后头,我是乘快船来的!”韩宸跟进签押房,连茶也顾不上喝便心有余悸地说:“志行,要不是你差人送信,对外头的事我真会一无所知。消息原本不会如此闭塞,这不是赶上过年了吗,就让平时呆在扬州的堂弟回来一起过年,没曾想差点误了大事!”

    州县正堂在府城全派有坐府家人,韩宸身为盐课司大使自然用不着巴结扬州知府,但不能不派家人去扬州打点运司衙门的胥吏,不能不安排家人去扬州打探运司衙门的消息。想到这些,韩秀峰反应过来:“我还以为你没安排坐府家人呢。”

    “怎可能不安排?”韩宸轻叹口气,紧盯着他问:“志行,你这边是咋打算的?”

    “先把家人和辛辛苦苦赚的那点送回去。”

    “这是自然,你嫂子她们最迟天黑便能到,到时候跟你的家人一道走,路上也能有个照应。我是说我们今后咋办,你有没有章程?”

    “也不晓得太平贼匪到了哪儿,更不晓得贼匪会不会杀到我们这儿,现在说这些太早,我打算先看看情形。”

    “志行,我们这儿可是盐场,不是啥也没有的穷山僻壤,太平贼匪要是窜入江苏,一定不会放过扬州。他们真要是攻下扬州,也一定不会放过盐场,以我之见要做就要做最坏打算!”

    不得不承认,韩宸的话有一定道理。

    韩秀峰苦着脸问:“告病?”

    韩宸沉吟道:“告病倒是一个办法,但告病来得及吗?再说太平贼匪要是没杀过来咋办?你我这官虽不好做,但能做上这官实属不易!这会儿告病容易,将来再想起复就难了。”

    好不容易才做上官、署上缺,这官说不做就不做韩秀峰同样舍不得,再三权衡了一番意味深长地说:“那就先看看情形,但不能静观其变,从现在开始就得做两手准备。太平贼匪真要是杀到我们这儿,我们就贼来出城迎击,贼走回城收复。”

    迎击是假,躲避是真。

    韩宸点点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可想想又摇摇头:“志行,你虽扼守盐运要冲,但终究只是个九品巡检,何况召集青壮迎击贼匪本就是你份内之事。而我虽只是个八品盐课司大使,并非州县正堂,可跟州县正堂也差不了多,守土有责,就算战死也不能擅离角斜。”

    “裕之兄,俗话说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战局真要是糜烂到那一步,你我只有先保全有用之身才能报效朝廷。”

    “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战局真要是糜烂到那一步,只有保全有用之身才有希望。”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一个大活人,想到上有老下有小,韩宸不禁苦笑道:“好吧,只能这样了。”

    “那我们就得早做准备,”韩秀峰想了想,接着道:“战事真要是糜烂到那一步,你我既然出城迎击就得有点迎击的样子。皂隶弓兵和青壮一定是要召集的,不管堪不堪用得把架势拉出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粮是万万不行的,可惜我只是个九品巡检,无权也不能明目张胆去筹粮。”

    “志行,这你可以放心,我角斜场虽不如富安和安丰二场,但场内灶户、民户、船户也不比一个小县少。至于粮草,我角斜场有两座盐义仓,足够四五百人吃一年。”韩宸顿了顿,又说道:“战事真要是糜烂到那一步,只要有人有粮我们就有盼头。”

    “到时候说不定可以用人用粮换一个革职留任。”

    “就这么办!”韩宸越想越有道理,反而之前那么担心了,听见潘二在外面跟他的家人在说话,禁不住问:“志行,你打算让几个家人全回去?”

    “嗯,让他们全回去。”韩秀峰喝了一小口茶,又补充道:“士衡那孩子你是见过的,他爹在四川盐茶道吴大人那儿效力,太平贼匪奔江宁去了,仪真紧挨着江宁,太过凶险,我打算让他去仪真接上姐姐姐夫,跟潘二他们一道去四川。” : :

    “既然是朋友,能帮自然要帮一把,可这么一来你身边不就没人了吗?”

    “没人好,没人就没牵挂。”

    “牵挂是没有,可不能没两个能做事的!”

    “事到如今,顾不上那么多。对了裕之兄,你这边几个人回去?

    “留四个,其他人全回去,连你嫂子在内拢共二十二人。”

    “人多好,这一路上也不太平,人多点才放心。”韩秀峰不想再说这些,立马话锋一转:“裕之兄,当务之急是知己知彼,可不能等太平贼匪杀到眼前晓得。其实我还有一个家人,只不过是来江苏之后收的,我打算让他明天一早带两个弓兵去扬州打探消息。”

    “我也打算让我堂弟回去,志行,要不这样,让你的那个家人和我堂弟一道去扬州,一个在城内打探,一个在城东等消息,另外让我表弟去泰州等。多给他们点盘缠,给他们多派几个人,有啥消息让他们赶紧差人送回来,不走驿站驿铺,免得误事。”

    “这样最好。”

    ……

    二人正商议着,张士衡敲门走了进来。

    “韩叔,我回来了,二哥说您找我。”

    “先把门关上。”

    “哦。”张士衡反应过来,急忙转身关门。

    “士衡,叔接下来说的话,你晓得就行了,一句也不能泄露出去。”

    “韩叔放心,我嘴严着呢!”

    韩秀峰当着韩宸面把太平贼匪已经攻陷武汉三镇,正顺江而下杀向江宁的事说一遍,随即又说起打算让他回去接上姐姐姐夫去四川投奔他爹的事。张士衡大吃一惊,愁眉苦脸地问:“韩叔,我晓得您是为我好,可我们全走了您咋办?”

    “你就算不走,留下来又能帮上啥忙?”韩秀峰反问了一句,从桌上拿起一封中午写的信,又拿出一个小钱袋,笑看着他道:“盘缠给你准备好了,信是给你爹的。故土难离,你姐姐姐夫要是实在不愿意跟你一道去四川,就让他们去扬州找苏觉明,苏觉明会安排他们来海安。”

    “韩叔,我……”

    “别任性,你也不小的,要听话。”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