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李秀才回来了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李秀才回来了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卓牧闲
    大战在即,而且要带一帮地痞无赖去跟私枭拼命,张大胆再不敢陪韩秀峰守岁,起身告辞回去为查缉私枭做准备。

    人家这是回去办正事,韩秀峰并未挽留,刚把张大胆送出二堂,许乐群竟也拱手道:“韩老爷,要不您也早点歇息吧,剩下的酒留着事成之后再吃,到时候许某一定陪您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在这个节骨眼上韩秀峰一样不想熬夜,不禁笑道:“许先生,你这话本官爱听!借你吉言,待事成之后本官定要大摆庆功宴,请诸位一道来吃庆功酒!”

    “就算韩老爷不请,许某也会不请自到。”

    “许先生这是说哪里话,谁都可以不请唯独不能不请许先生,走,本官送送你。”

    “使不得使不得,韩老爷请留步。”

    ……

    打发走许乐群,外面传来零星的鞭炮声。

    韩秀峰跟着潘二走进大堂,给年三十当值的皂隶弓兵和苏觉明从泰州请来的两个绿营兵敬了一杯酒,便从张士衡手里接过早准备好的红包,挨个儿给众人发起喜钱。

    储成贵等人没想到巡检老爷既管年夜饭还发赏钱,虽然钱不算多,一个人只有十八文,但在巡检司衙门这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之前的那些巡检老爷过年不但不会管年夜饭,不但不会发赏钱,他们这些当差反而要凑钱孝敬。

    一个个激动不已,争前恐后的道谢。

    韩秀峰把剩下的几个红包还给张士衡,一边示意他们坐下一边歉意地说:“秀峰为官清廉,规矩多,对门下约束得紧,连累大家伙受委屈了。大过年的,又要大家伙在衙门当值,只能发点赏钱聊表歉意,至少大家伙明天换班回家之后,能给自家的娃点压岁钱。”

    “韩老爷,您这是说哪里话。您是清官,您是好官,小的能在您手下当差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一点也不委屈。”

    “是啊韩老爷,我们不委屈,给您当差钱虽少了点,可走出去有面子!”

    “有面子?”韩秀峰哑然失笑。

    “真有面子!”一个弓兵用带着本地口音的官话,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韩老爷,给您当差小的能直起腰杆,走哪儿去也不怕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不怕左邻右舍再说三道四。”

    “这就对了,这就是清生廉、廉生威。”韩秀峰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不过大家伙全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光要面子却让婆娘和娃喝西北风。本官把话撂这儿,只要你们好好当差,本官既要让你们有面子也要让你们有里子。”

    “韩老爷,什么里子?”

    “等过几天你们就晓得了,接着吃,大过年的,一定要吃好喝好。”

    正说着,李秀才和余有福绕过仪门走进衙门。

    韩秀峰让张士衡留在大堂陪一帮皂隶弓兵,他自己则同潘二一道把李秀才和余有福带到二堂,就着刚才吃了一半的酒席一边招呼他们吃菜喝酒,一边说起正事。

    “韩老爷,制台大人的消息果然不假,晚生不回去打探不晓得,这一打探真吓一跳,鲍代杰等富安的三个场商,竟瞒着盐课司衙门囤了几百万斤盐!这些盐一斤也没进公垣,之前全藏在盐亭附近的灶户家。”

    “现在呢?”

    “装船了。”李秀才吃完嘴里的菜,放下筷子道:“没想到他们居然跟仪真的那帮私枭勾结,把盐全卖给了仪真的私枭。一共装了二十八船,少说也有三百万斤。私枭的盐船这会儿全藏在连着方糖河的一个汊港里,那个汊港虽离富安镇不远,可那个汊港方圆七八里没有人家,要不是被一个打渔的无意中遇上,想打探他们的行踪真没那么容易。”

    “方糖河?”韩秀峰抬头让潘二拿来地图。

    李秀才顾不上再吃,帮着收拾了下桌子,指着刚摊开的地图道:“他们躲在这儿,不晓得他们在等什么,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在汊港里躲好几天了。”

    韩秀峰嘴上没说心里想他们是在等许乐群消息,许乐群不发话他们不敢轻易启程,潘二则低声问:“李先生,从地图上看富安也全是河,他们不动身没啥,要是动身你觉得他们会走哪条河?”

    “富安的河是不少,”李秀才指着地图道:“他们想把盐运出去必经富安镇,镇上四面环水,南边的田河和西边的串场河通江,北边的富盐河和东边的方糖河通海。镇里还有两条南北向的街心河通田河,一条叫新彝河,一条叫敬贤河,每逢集市,田河边就停满南来北往、东来西送的船,我不晓得他们打算怎么过富安这一关,但只要守住通往串场河的几个河口他们就跑不掉。”

    余有福抬头笑道:“他们终究是要进串场河的,而我们也不可能跑富安去查缉。”

    韩秀峰紧盯着地图:“李先生,那几个河口有人盯着吗?”

    “韩老爷放心,晚生全已安排妥当,其它地方晚生不敢打保票,但在富安他们别想在晚生眼皮底下溜走。”想到如果能把这帮私枭拿下,不但能发一笔横财甚至能谋个一官半职,李秀才就激动不已。

    韩秀峰想想又问道:“李先生,你觉得他们进了串场河会往哪个方向走?”

    “肯定往南,肯定要往我们这边走,不经运盐河他们怎么把盐私运出去。”

    “从我们这儿奔泰州?”

    李秀才沉吟道:“这要看仪真的这帮私枭打算把盐往哪里贩卖,要是打算贩往苏州、镇江、江宁乃至芜湖、九江等地,他们肯定不会往西走多远,因为越往西查缉的越紧,就算顺顺利利运到泰州,泰坝他们也过不去。十有八九会拐进胡家集至白米这一段的小河,沿如泰交界的小河甚至野河南下入江。”

    韩秀峰追问道:“有没有可能往淮安、徐州、淮北乃至山东等地贩卖?”

    “不太可能。”

    “为啥不太可能?”

    李秀才用几乎肯定的语气说:“韩老爷,道光年间的两江总督陶澍陶大人您一定是听说过的,陶大人上任之后发现两淮盐务糜烂,力排众议在淮北施行票盐法。也就是淮北三场引地的州县衙门都可以发盐引,那些州县的商人和百姓都可领引去盐场买盐。没有总商、运商层层盘剥,去淮北三场买盐的盐商也不用跟扬州的那些盐商一样捐输,盐价没我们淮南盐场引地这么贵,往那边私运虽一样有利可图但利润并不高。”

    “票盐法,这是善政,咋不在淮南施行?”

    “运司衙门就在扬州,扬州有那么多盐商,整个扬州府有那么多人靠盐为生,牵一发而动全身,陶大人想施行也施行不了。”李秀才顿了顿,接着道:“韩老爷,刚才说到私枭们把盐往淮北三场引地贩卖赚不到多少钱,再就是他们想往淮北三场引地私贩也用不着舍近求远来我们这儿买盐,大可直接去淮北三场。”

    韩秀峰意识到许乐群这一拨盐枭跟让张大胆对付的那一拨,走的是同一条路线。同行是冤家,几乎可以肯定许乐群不但打算让运河上来的这一拨给他们打掩护,还打算借刀杀人,让海安巡检司衙门帮他拿下对手,以便他们的盐运到目的地之后能卖个好价钱。

    韩秀峰不想被姓许的当猴耍,抬头道:“许先生,前些天跟苏觉明来衙门的那个许乐群你或许不熟悉,他的底细我一样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他不是鲍代杰的人,就是仪真这帮私枭的头目。”

    “啊!”李秀才大吃一惊。

    “李先生无需担心,我早晓得他来者不善,所以只能稳住他,衙门这边也不敢轻举妄动,但州衙那边早有安排。你吃饱之后跟士衡一道去驿铺,张老爷的家人张四正在等你,接下来该怎么查缉这帮私枭,你跟张四商量着办。”

    早晓得眼前这位巡检老爷不简单,没想到他竟然不动声色全安排好了,李秀才越想越激动,禁不住问:“韩老爷,那您呢?”

    “姓许的就在镇上,大过年的都没回去,如果没猜错他是在打探消息,越是这个时候我越不能轻举妄动,只能呆在衙门啥也不做,只能这么稳住他。”

    “还是韩老爷想的周全,他要是起疑心,那些私枭就不敢轻易动身。”

    “就这样了,你赶紧吃,吃完赶紧去驿铺,有啥事我会差人去找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