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六十八章 推演

第六十八章 推演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误道者
    张御在顶台之上观望许久,待夕阳坠下,这才站了起来,自顶层来到书房之内,将案上柴教长递给他的那封书信拿了起来。

    信里写的是柴教长自己因为被特例征调前往参与战事,只是弟子穆贺有一些地方尚不成熟,所以拜托他稍稍看顾一二。

    并且其人以为,若是战事剧烈,那么似穆贺或者莫若华这等早早激发出灵性力量的学子,都有可能会提前去到战场之上。所以请他不要给予他们方便,反而要加倍训练,这样将来在战事之上才有可能保全性命。

    张御很赞同柴安的看法,战事一旦开始,那再想停下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青阳上洲固然有近六十年的积累,可主要对手泰博神怪也没那么好对付。

    若是战事顺利还好,可一旦进入胶着状态,那么就比是拼双方的底蕴了,这就将会演变成一场消耗战了。

    如果这样,那么洲中每一分战斗力都有可能会被投入进去。

    在这般庞大的战事之中,你自身的力量若是没有高到一定程度,那都只是一粒不起眼的尘埃罢了。

    可是这并不是表示自身不用加强了。你的实力越高,那么在等同的条件之下,你就比他人拥有更多的选择和更多的机会。

    但还有一点,战争是不讲道理的,所以除了这些之外,有时候更需要的,其实还是一点点运气。

    他将书信放下,除却这封信,案上还摆有一叠其他书信,他也是逐个翻了一翻,大多数是他出发之前安排负责查验的修士寄来的,内中详细说明自己这段时日以来的所为之事,又查验了哪些人。

    在每一封书信的末尾,都是附有签名落印,表示自身自己所言所行皆为真实,而将来若是有问题,那便可以此向其追责。

    不过他宁愿每一个人现在都是在尽心处事,这样也好过他将来去问责其人。

    在把书案上的来书都是看完之后,他收拾了一下,将这些书信都是入了一旁信屉之中,而后从此间出来,再次回到了静室宽广的空间之内。

    行至摆在最中间位置的蒲团前,他双袖一展,在此坐定,而后便开始了呼吸吐纳。

    这一番调运,大约过去了半个夏时,他自觉精气神俱是达到了巅峰,于是起心意一唤,便把大道浑章唤了出来。

    随着一道并不算十分明亮的光幕呈现于眼前,上方飘荡的章印俱如阴刻白文,且一个个都是齿痕残缺,相对玄章来说不但稀少,而且也似玄章那般排列齐整,鲜丽光亮。

    这可恰恰表现出了浑章的本质。

    如果说玄章代表的是稳定,是规序,是完满,那么浑章代表就是变化,是混乱,是残缺。

    当然,乱中亦有序,序中亦有乱,二者也并非绝对对立,不然也就无从修持了。

    二者各是映照大道,皆是具备了无限可能,但是双方展现出来的逐道之路却各有不同,一个是于外向万众求取,一个则是于内向自我求取。

    而这一次,他要寻找的是独属于自身的观想图,那便需要向浑章求取了。

    他此时心神沉静,摒弃去了诸多情绪思绪,心中专起一念,于浑章之中求问起来。

    这其实是他第一次向浑章求取道法。

    如今浑章之上的章印,全数是他自己修炼有所小成之后,再照印入浑章之中的。

    说起来浑章修士若是求取之时神元不足,那么会有大混沌过来弥补,这样也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事后只需要用一定的神异器官炼化为药将之化解便好,似并不必要似他这般事先做如此充分的准备。

    可他认为,若是能够不去接触大混沌,还是不要接触的为好。因为谁也说不清这东西会否会在未来的道途上对自身造成什么影响。

    当然对于许多修士而言,他们也想不了这么长远,毕竟唯有渡过眼前,拥有一定的力量,方有资格去言及未来。

    他对此并无鄙薄,修士不管如何选择,只要能认清自我,并且愿意承担此后所带来的各种变化,那么这等做法就无所谓正确与否。

    此刻随着他的心神投入进去,他感觉自身好像沉浸入一团浑噩之中,同时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升起,似是要他就此摆脱观想图的束缚,而去求取更多更为上层的东西。

    他在观看诸多了卷宗和道册之后,明白这等感应其实是因为自己深入接触了浑章所致,因为浑章本身便是追逐各种变化和变乱的。

    所以浑章是最为考验心性的,修炼浑章的修士每时每刻都需面对这等考验,若是自身守不住,那么就会堕入大混沌中,而一旦踏上此途,就很难说能否再停下来了。

    而他此刻并不为之所动。观想图是无数前人总结提炼出来的,是最为方便最为合适玄修的修道之法,若是脱离了这个,若是漫无目的的去贪求,那么到了最后,要么就是付出代价后什么东西都没有得到,要么就是得到了许多自己也无法明了无法理解的东西。

    在心神守正之下,他所有情思都是波澜不起,唯有最初进来的那一念维持着。他能感觉到,自己积蓄神元此刻如同水滴一般,正一滴滴的沉浸入一团浑昧之中。

    冥冥之中,忽有一个感应升腾上来,他顿时明白,此刻已然进行到最为关键的,自己需要为观想图确立一个核心章印。

    观想图并不是任意排布的,而是需要一个可以为之依托的核心,这便是核心章印。

    之后的修行道路上,大多数的章印变化,乃至于修持章法,都是围绕此印而转动。

    这一步其实就让很多修士生出了不少困扰,因为现在绝大多数修士所掌握的章印都是小印,这样他们若不是去设法掌握一些上乘章印,那么就只能以小印为依托了。

    而小印终究是起点较低,这就在开始时便局限住了观想图的威能和高度,除非他们愿意花费代价去修持大印或者上乘章印。

    可是这些大印无不是需要投入大量神元的,而修士本来就是神元不足才去修持小印的,又怎么可能掉头过来走老路呢?

    所以这就是一个死结。

    所幸观想图并不是在出现之后就一成不变了,而是可以不断完善的,他们也并不是真的就没有机会了。

    而且观想图本质上为了成就修士的修行,而不是为了固束修士,只是从万千头绪之中理出一条目前最为适合修士的道路。

    故而也不是没有修士觉得观想图不合意,抛在一旁不管,自己另去选择寻路的,只不过这样任性的人并不多而已。

    但初时选择若无法做到最好,那之后势必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去完善自身,所以除了极少数人外,这一步往往就已经决定好修士今后的上限了。

    那么他自身的核心章印又该为何呢?

    对此他早有思量,在他所有的掌握章印之中,虽然“观知之印”、“先见之印”都称得上是相当上乘的章印,可都是都太过偏向于感知观察,至于“真胎之印”,只是筑牢根本之用,在第二章书就已然走到了尽头。

    所以他决定选择“言印”作为自己的核心章印。

    他能感觉到,无论从潜力还是运用变化之上,“言印”都是远远凌驾在其余章印之上,并且这还是一个可有用于斗战的章印,对着他自身战力的提高有着显著的帮助。

    随着他的心思沉定,更多的神元被抽去,这个核心章印也是被确立下来,可随之他便感觉到,他还需需再确立另一个核心章印。

    这也即是说,他需要确立两个核心章印。

    一般来说,无论观想图之后如何完善变化,但在最初之时只能选择一个核心章印。可他转念一想,认为这很或许是自己能够同时观读“玄、浑”两章的缘故。

    果然,他随即发现这一回自己并无法再从玄章之上择取章印,而只能从浑章之上进行挑选。

    而浑章之上,无论是“心湖”、“雷音”,还是“语韵”、“真息”,这些章印都没有办法和“剑驭”之印相比,更不用说后续各种剑印变化都是从“剑驭”之印上衍生出来的,故是此刻他没有太多犹豫,当即就把剑驭之印当作了自己的第二个核心章印。

    就在他心意定下之后,便就感觉到自身所积蓄的神元正在不断流泻入那一团浑冥之中,同时似有一“物”在里生成,并在那里酝酿变化着。

    在难知过去多久之后,他心神一震,双目睁开,发现自己已是从定坐之中醒来,而大道浑章依旧飘荡在身侧。

    他检视了一下,此刻自身原先所具神元十去其九,这无疑说明他所求取的观想图已然成功推演出来了。

    通常来说,观想图都会有一个具现,这些具现或许有着多种类别,这正如章印一样,是大道之章对修士认知大道的某种映照。

    于是他心神一定,就往自身意识深处观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