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三十五章 赐授

第三十五章 赐授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误道者
    张御早在那光亮未到之时,就已注意到天中动静,此刻听到上方呼唤已名,就把自身衣袍一正,自金台之中走了出来。

    他才一站到那光芒之下,便感觉到一股向上承托之力传来,他也不去对抗,放松身躯,任由自身飘起。

    这一刻,整个开阳学宫的人都可以看到,在那广阔天穹下,他道袍飘飘,乘于那一道光柱之中,往上升腾而去。

    张御受那光芒指引,不一会儿来至尽头。

    他感觉自身似踏入了一轮大日之中,但是周围泛动着的光亮明耀而不刺目,那如焰之火更是温凉而不灼热。

    他目视过去,前方站着一个道人身影,对方浑身笼罩在金色光芒之中,面目无法看清。

    那道人见他到来,开口言道:“玄修张御,上前听谕。”

    张御走上前去,双手一揖,道:“御在此。”

    那道人张开手中符诏,以威严宏大的声音念道:“青阳玄府张御,有存土救危,护民佑德,宏道正礼之功,今特授青阳玄府‘玄正’一职,赐元正宝尺一柄,鉴心道袍一领,紫星尘砂一袋,玄章章印一枚,大玄历三百七十五年四月初九。”

    念罢之后,他将手中符诏一合,并向前递来。

    张御双手一抬,将符诏接到了手中。

    他注意到,在那符诏轴柄之下,还挂有一个金紫色的小袋。

    那道人宣颁完毕,放缓语声道:“张玄正,玄廷得你拓玉,才知你于东庭都护府之所为,故此番补功加授于你,望勉之。”

    张御再是一揖。

    那道人又言:“你既为玄正,便有越府禀奏之权,如有要事,可由青阳上洲所立‘玄望’上报玄廷。”

    张御站直身躯,正声道:“御既身负此职,当不负玄廷所托。”

    那道人看他一眼,微微点头,道:“宣诏毕,张玄正且去吧。”

    张御听语声一起,便有一股柔和力量上来,也是顺从此力相送,从金光之中飘落而下。

    曹梁看着那从光柱之中下落的身影,还有那上空那一轮光阳,他沉默了一会儿,自袖中把拿煞砂拿了出来,往卫学令那里一送,随后转身就走了。

    卫学令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御落至地面之上,身后那光柱由下往上收敛起来,回到了那轮光芒之中,这团光阳停有片刻之后,闪烁了几下,便自消失不见。

    整片天地,又骤然黯淡了下来,所有人这才恍然惊觉,此刻原在夜间。

    张御拿起符诏看了看,他没想到,这一次玄廷居然没有通过检正司,也没有通过玄府,而是直接将符诏送到了他这里。

    要是寻常职位,从礼法之上说,就算玄廷传诏,一般也是不会绕过玄府的,不过要是玄正之职,那便无所谓这些了,因为此职是由玄廷直授的。

    不过他隐隐感觉到,似乎玄廷对那位竺玄首有些许不满,不然至少会让玄首过来观谕。

    这里可以从那道人后来一句话中可以看出,玄廷也是得了他的拓玉,才知他以往功绩。

    实际上,以他之前在东庭都护府所做之事,一旦呈入青阳玄府之中,便该由玄首替他上报玄廷以表功,可青阳玄府看去并没有去履行此事。

    而这一次,正如这道人所言,算是玄廷补功加授了。

    “玄正”一职,作用就如同与一洲的监御使一般,是由玄廷派遣在一洲或是数洲之内,负责监察一洲玄修的遣使。

    通常来说,每一洲的玄正都不会从本洲挑选,不过现在情形特殊,而且他是自海外都护府归来的,只是在青阳玄府造册录名,而在此之前,其实与青阳玄府并无什么牵扯联系,所以也说得过去。

    他思索了一下,玄廷没有具体说要求他做什么,可这次的起因,应该就是他向检正司索要大义名分而起,所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他心里自然是清楚的。

    他再看了眼那广阔天穹,把衣袖一振,便持着符诏往居处回返。

    待回到金台之中,关照李青禾一声,言明下来无论谁人前来拜访都是不见,而后步入静室之内,先将符诏摆在一个玉匣之内,而后将那紫金小袋拿起。

    这东西应该就是紫星尘砂袋,他将之打开,目光望里观去之时,却蓦然发现,自己意识似是进入了一个小天地中,有诸物在此中徘徊飘游,玄廷所赐玄正衣冠,法器,乃至印信诸物都在这里面。

    他眸光一动,看来这小袋不止是用来盛装紫星尘砂的,还能置放各类物品。

    而就在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似与这片小天地有了一种牵连,心中莫名知晓,从此刻起,此处片与自身联系到了一处,若是他意识消亡,那么这片小天地也会因此而崩灭。

    他心意一转,就将内中诸物全都取了出来,任这些东西漂游在了自己面前,他目光一扫,先是落到一柄玉尺之上,这应该就是符诏之上所提到的“元正宝尺”了。

    他把心光往上一照,顿便知晓了这东西的妙用。

    此物放在身上时,可以隔绝各种外神恶物的窥测,而在放出去时,则有震慑敌心,破除幻景之能,显然这是用来相助他用来防备魇魔的。

    这东西非常有用,他当即以心光透入其中,将此稍加祭炼,便放入了紫星袋中。

    下来他又将一件“鉴玄道袍”拿了过来。

    此袍初看只是一件寻常袍服,可是伸手上去一拂,顿有一层云雾漫开,霎时散满了整个静室,而那云雾如冰纨凝玉,细腻玄微,看去无比悦目。

    他见此,依旧是把心光放出,祭炼少时,接下来心意一转,霎时云凝雾聚,在他身上收拢为一套玉白色的大袖道袍。

    此物一上身,他便立时察觉到了里面的妙用,他似乎能凭此察觉到自身或者周外之人的各种心神变化,这与他之前心湖略有相仿。

    他心下微微有所领悟。

    魇魔的“意识寄生”终究是从心神之中引动变化,可人心再如何变化也是自然之变,但在沾染了魇魔之后,变动却是更为剧烈,情绪起伏更大,而披上此袍,似更能从细微之处察觉到那等变化,所以才有“鉴心”之名。

    不过想凭此物就搜检出所有魇魔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要是如此容易,青阳上洲早就解决此事了,魇魔越是与人心相合,便越是难以查验出来,只能说凭此或可察觉到那些被魇魔沾染不久之人。

    把这两样东西看过后,他注意力落到了那些飘荡在头顶上方的“紫星辰砂”之上,照旧先是把心光照去,稍作祭炼,随后意念一转,顿时将之全数收拢在了手心手中,望去却是一捧细密紫砂,只是内中星星点点光泽,此刻他把手掌往上轻轻一抛,任凭其洒开,霎时盈盈紫气,罩遍全身。

    玄廷所赐三件法器之中,这紫星尘砂是最为厉害的,既可用来攻敌,也可用来护身,不过这东西其实是一种消耗品,承受的外力越多,消耗越大,待得耗尽,也就没了。

    不过他也不介意,这东西用来过渡一用,那是最为合适不过了,修道人终究靠的是自己的修为,对外物无需排斥,但太过依赖也不好。

    把紫星尘砂也是收了起来后,他这才将自身那枚玄正印信取拿了过来。

    玄廷传诏中所赐那一枚玄章章印此刻便在其中,只是他一时之间观摩不得,这应该不是修为不够的原因,而是他尚还未开始履行玄正之责。

    他思索片刻,把印信放回紫金小袋之中,并将这小袋佩在了身上。

    一般来说,玄修是用不着法器,不过玄廷似是考虑到了他在青阳行事不易,这才送下了这些东西。

    当然,这些东西也不是白拿的,玄廷应是希望他能就此理顺青阳局面。

    他望了望外间,方才玄廷传诏动静甚大,不止学宫这里,怕是别州也有观见,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播出去,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检正司应该就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检正司这里其实还好说,可要想顺利履行权责,还有一件事是他无法回避,也是必须去做的。

    那就是去往青阳玄府,与那位竺玄首见上一面。

    虽他是玄正,拥有监察权责,可要是一洲玄首与他处处为难牵扯,那也是很难做成事的,所以他必须与这位认真谈上一谈。

    而且礼法上讲,玄正作为玄廷的“遣使”,便是要动手查验青阳上洲的玄修,也当先与青阳玄府的玄首打一声招呼才是。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先把这些得赐的法器完全祭炼好再说。

    他此刻心里冷静清楚的很,玄廷传诏固然给了自己极大的声望,可同样也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所以他要尽可能获得更多的自保之能,有了这些,才好去谈下来之事。

    而当他在这里定坐祭炼之时,玄廷颁诏的消息也是从开阳学宫开始往四面八方传递开来,整个青阳上洲也是随之被搅动了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