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持刃削神气

第一百一十五章 持刃削神气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误道者
    祭祀原书上充斥着对天平之神颂赞的语言和文字,这是因为此书是这位异神的祭祀所编纂的。但实际上,在举行召唤仪式的时候,这些东西并不是不可或缺的。

    普通人自身不具备灵性,就只能用言语称赞,用以沟通神明,以此引动祭祀仪式。

    张御身为玄修,自是不会去念诵这些话,他只是将心光直接照应上去,便就牵动了这上面本就存在的灵性。

    随着他心光投注,很快,一层层肉眼可见的灵光涟漪从祭祀原书中飘荡出来,而头顶之上忽然乌云汇聚,天穹也好像一下黯淡下来,而祭坛的一圈石块之上,也有光亮开始闪动,并化作一道道光柱,接二连三往上方冲去。

    那头站在土丘中心巨牛在这般动静下已经恢复了意识,然而在祭祀仪式开始后,它已是无处可去了,且在祭祀原书所沟通到的那一丝神力泄露出来后,它立时四蹄跪倒,趴伏在了地上,显得乖顺无比。

    远去的严鱼明一行人看着祭坛附近的天象变动,也是惊悸不已。

    这毫无疑问就是属于神明的威能。

    虽然是一个异神,但其所具备的力量真实无虚。

    哪怕站在这里,他们也能感受到那股令人屏息的威压,很难想象,站在那祭坛之下,直面神威,又将会承受多大的压力。

    这本是令人担心的局面,然而严鱼明却对自己的老师充满了信心,因为后者之前用诸多战绩证明了所谓异神也不过是一个稍微强大的敌人,一样是可以被击败的。

    今天一样也不会例外!

    张御看着上空,在他眼睛里,那些天象变幻是灵性力量张扬到极致,祭坛与神力产生共鸣后所引发的。

    这是天平之神在察觉到他的目的后,向他宣泄“怒火”,向他表达自己的“愤怒”。

    其实,异神若是身处灵性状态中,没有生灵载体的话,那么其自身是没有情绪的,这些外在的东西只是其刻意表现出来,并让信徒可以为之理解的力量,同时让信徒知晓,什么样的举动是神所排斥不需要的。

    通常情形下,这些做法是很好用的,不说信徒,就算退到远处的严鱼明等人难免也是感到有些惊惧。

    只是这一切却对张御毫无威慑力,他神情淡然的站在那里。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些天象变动也是声势较大而已,并不具备直接的杀伤力,他只需静静的看着对方飙戏,然后等着仪式结束就好。

    过了一会儿,便见祭坛上那几瓦罐腐败内脏和血肉渐渐消融下去,这也就是说神明接纳了祭品。

    当然,玄府准备的东西自不会是什么好的祭品,内脏之中有一部分还是腐烂的,对天平之神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敬意。对面会这么强烈的表达不满,恐怕也有这个原因在内。

    再过片刻,那乌云之中忽然有一道光芒落下,直接轰落到了那头白山巨牛的身躯之上。

    张御判断了一下,看来是寄托之身的强大和自己重新调整祭坛起了作用,天平之神这次到来的力量着实不少。

    其实他可以在祭坛之上事先布置更多束缚,这样杀死这个神力载体也就容易许多了,不过天平之神的神力核心,就在于天平的两端要相对公平。

    若是他事先布置那么许多,那被仪式召唤到的神力就会相应减少,如此就达不到他原本的目的了,所以干脆就取消了这一步骤。

    当然,关于公平如何定义,最终解释权是掌握在天平之神手中的,所以通常情况下的献祭,全都由其说了算。

    而有祭祀原书在手,那就不同了。

    拥有这本东西,就等于与这异神达成了一个协议,只要我按照你所给出的程序步骤做,那么无论过程和仪式多么糟糕,你也必须公正的回应我。

    那头巨大的白牛在接受了神力灌注后,晃了晃脑袋,四蹄从原本跪伏状态下站了起来,它双目看向张御的时候,瞬间变得通红,似乎是在传递愤怒。

    张御没有在意,他把祭祀原书随手抛开,心意一转,夏剑忽化惊虹,如电一闪,已然一剑斩了上去。

    白牛的一低头,顶上螺角与剑锋相撞,发出铮的一声响。

    张御再起心意一引剑,剑光一折,这一次重重斩在其背脊之上,但是那灵性表层只是闪了一闪,下面的肌皮虽然破开了一道血痕,可瞬息间就又消失不见了。

    他立时意识到,只靠现在的飞剑斩杀尚不足以对其造成太大伤害,而其与阿尔莫泰不同,拥有惊人的恢复力,这样的攻击不痛不痒,所以这一回,必须由他自己亲身上阵,持剑劈斩了。

    转念到此,他脚下一点地,身形上前,将那飞回长剑抄入掌中,瞬息间与白牛擦身而过,同时剑刃在其身上带出了一道血痕。

    他这一剑中,不但有速度,还有打破身体束缚后得来的沛然之力,白牛即便力量强大,也是不由自主往旁侧趔趄了半步。

    但是其身上伤痕很快转淡转浅,一会儿就不见了,在稳住身形后,就又试图转过身来对付他,可是它的体型实在太大了,动作看去就稍显迟钝。

    张御这时已然绕到其背后,举剑而起的同时,剑身之上也是覆上了一层心光,旋即剑刃一落,在对方那粗壮的腿部重重一斩!

    这一剑如斫坚木,传出一声闷响,尽管没能将条腿一击斩断,可也断开了上面大部分筋骨,白牛顿时无法再支撑起自己的庞大身体,向着一侧软到下来。

    张御此时微觉意外,尽管他事先在挑选寄托之躯的时候对这个对手已有一定估计,认为其在神力灌注后,除了力量和恢复力可能会进一步得到加强,其他方面反而可能会成为减弱项,可等真正战斗起来,才发现对方的表现比自己想象中更要蹩脚。

    既然如此,那接下来的战斗,他只需仗着速度,不断的对其造成破坏就可。

    这个异神若要想翻盘,那除非在这具躯体上附着更多的灵性,使得灵性超出物性的一面,这样才能抹平速度和反应之上的差距。

    但恐怕对方是不会这么做了,献祭仪式一结束,灌落神力的多寡早已是决定了,而且这具寄托载体的脑容量也不会去考虑这么复杂的问题,只会凭着本能去行事。

    接下来的战斗变得毫无悬念。

    巨牛庞大臃肿的身躯成为了一个极大负担,转动之间根本跟不上张御的挪闪斩击,尽管遍体鳞伤之后又会很快恢复,可是这些都是需要耗用灌注入躯体之内的神力的,随着神力持续削弱,它也是渐渐虚弱起来。

    要是寄托载体是一个人,那么此刻想着,就是该如何早些把剩余的神力逃逸出去,以减少这一部分损失,但它只是一头牛,显然是不会这么做的。

    而在时间推移之下,载体的本能开始逐渐占据上风,更是断绝了这一可能。

    张御在看到其明显有所衰落后,接连几剑都奔着其要害而去,有一剑甚至直接贯穿了这头巨牛的脑颅,这大大加速了神力的消耗。

    又是过去许久之后,这头巨大白牛身上的神力已是差不多耗尽。

    神力的灌注,使得载体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其生命力与神力早已融汇为一体,神力消失,也意味着其生命之火的熄灭。

    随着一声巨响,那如小山一般大小的身躯重重摔倒在了大地之上,身躯随着呼吸起伏了十几次之后,就彻底没有动静了。

    张御看向一边,那本祭祀原书上面无端飘起了一阵火焰,而后化作了一团灰烬,被风一卷,就被带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他一振衣袖,随后收剑归鞘。

    过去片刻,有马蹄声响起,却是躲在远处的严鱼明看到这里没有动静了,所以过来查看,一见到这个景象,不禁大为激动,忙是从马上翻身而下,来至近前,一个揖礼,惊呼道:“老师,这神明寄身被你杀死了?”

    张御点头道:“事情了结了,找人过来收拾下,你们可先回去,我还有点事要做。”

    “是!”

    严鱼明一合掌,激动回应。

    张御身上光芒绽放,再度飞空而起,这一次,却是往南飞遁,没过多久,远远看到一座周围摆着七枚白石的土丘,这里还被一条干涸的河床围绕着,很是容易辨认。

    此处就是那些土著与浑章修士约定好的地点,若是那些土著今天狩猎顺利,那么双方就会在这里交易。

    他在四下里转有一圈后,光芒一落,便就在土丘之上立定。他手持夏剑,看着远方的夕阳从地平线上慢慢坠落下去,随后就是灿烂的星辰从夜空中涌现而出。

    许久之后,有两个人影远远走了过来。

    张御心湖之中立刻倒映出了这两个人的信息,意外发现,这两个人他都是认识的,其中一个是蔡蕹,而另一个,他也见过,是当初在济河河畔曾经遇到的五名浑章修士中的一个。

    那个浑修一眼就看到上面持剑而立的张御,他回想了一下,道:“你……是你?”

    蔡蕹也道:“张师弟,你怎么在哪里?”随即他注意到同伴眼眸中有一股青色光芒泛起,似乎想到了什么,色变道:“你……张师弟,快走!”

    那名浑修面上露出一丝狞笑,道:“既然来了,又哪里那么容易走?正好缺一味炼药,就拿你做个替代好了。”说话之间,他就往前一纵,与此同时,身形之上有一道浑浊恶气升腾起来。

    蔡蕹急忙提醒道:“张师弟,小心!”

    疾呼之中,他正要上前帮忙,忽然天中有剑光一闪,随即一颗头颅冲天飞起,而后一具无头尸首从天坠落下来,重重掉在了地面之上。

    他顿时愣住,本来准备前冲的身形也是为之刹止。

    那剑光一掠削首,在半空之中倏忽一转,就往来处归返,张御伸出手去,一把拿住剑柄,顺手将之送入鞘中,那轻松模样,好像随手碾死了一只虫子。他抬目看向蔡蕹道:“蔡师兄,我们谈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