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格兰自然科学院 > 第六百八十四章 5厘米超体空间(二十八)

第六百八十四章 5厘米超体空间(二十八)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一行白鹭上青天
    囚道的目光,格外的锐利。

    此刻身处甲板底层腐朽狭小空间的他,手中赫然正拿着一节干枯木乃伊般断臂,这截断臂上画满了星辰运转般的脉络织网,由数不清的能量光点作穴位标注,似乎在映衬宇宙星空的规则道理。

    超体人正在源源不断抽走这里数百平方千米的星幕世界元气能量,将这里沦为宇宙间没有生机的贫瘠枯死不毛之地。

    如此。

    作为星幕世界生物,本土作战的适应性加持,将在短瞬间荡然无存。

    而与之相反,需要潜藏在一层皮囊内的超体人,则失去了异域世界压制。

    此消彼长之下,占据主场优势的超体人,理论上将毅然不亚于人类随手拍死的苍蝇蚂蚁,形成高纬度文明对于低等文明的碾压优势了。

    但对于此刻的囚道而言,他同样发生了不可思议变化!

    巴尔达公国人体奥义,乃是传承于万年前上古人类神话传说时期的能力,据说与欧洛拉中土之地有着千丝万缕联系,是在人类与土著野蛮人的偶然结合后,衍生脱变出的一种力量体系。

    而人体奥义中,又分为主流的力宗,与少数的气宗。

    气宗传承者,数量相当稀少,囚道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据说这乃是曾经上古时期人类追求的正统主流传承,只是后世人类断了传承后,又因地制宜夹杂了许多适应性变化,才成了今天的样子,成为了少数人的修行追求,被列为二流的学术理论。

    但此刻!

    在超体人将这数百平方范围内的星幕世界元气抽干后,失去了星幕世界元气能量干扰,囚道愕然发现,自己的力量非但没有因此而消逝,反而像是失去了牢笼压迫般,一种自由自在的怅然坦荡感,油然而生!

    一步之间,缩地成寸、天涯咫尺。

    囚道收起摩羯断臂,近乎瞬移般,来到了这艘气球飞艇甲板上。

    此时这艘气球飞艇正在从数百米高空向地面坠落着,驻扎的学者们则慌忙逃窜离开这艘气球飞艇,却骇然发现,这里的星幕世界能量竟是如此稀疏,就像鱼儿失去了水,他们中大部分人竟然连飞行能力都失去了,比气球飞艇更快的速度坠落向地面。

    见此一幕,囚道伸出手掌。

    这一刻,身体脉络联动的穴位,竟是如此的清晰,脉络中孕育的生机,宇宙天地星辰的气,竟然是如此的明了,以至于他产生了一种幻觉,并非是自己在引动所谓的气,而是宇宙间的气在向自己的身体灌注。

    呼……

    不仅仅是十几名驻扎学者坠落停下,就连这艘气球飞艇,也赫然当空停下,强行被囚道驻留在了空中。

    这十几名惊魂未定学者重新飘回到甲板上后,这才注意到原本被秘密安置在甲板最底层的这位副院长,竟是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这里。

    此刻他正抬起头,仰望向天空那个巨大的空洞旋涡,仿佛直通最漆黑的宇宙。

    那是星幕世界生物从未见过的真正冷寂的黑暗虚无深空。

    正巨大漩涡,直径百余千米。

    而百余千米旋涡,对于里面渺小的人类而言,也许无比巨大,但对于整个世界,却是比一粒芝麻还要渺小,在这百余米旋涡内,被超体人抽走的不仅仅只有世界元气精华,还有阻碍在头顶上的陨石浮岛碎片以及星体禁锢!

    “院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仅仅是这里的自然能量在消失,我甚至感觉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

    这名二级奥义学者喘息着,绝望问道。

    这种失去力量的虚弱,让他充满了恐惧。

    但很少有人注意的是,一些混迹于舰队中的最边缘实力衰弱年轻学员,以替补学习者的身份加入到此次战争中,他们所学并非源自于传统的进化奥义与自然规律,而是雷洛提出的以某种法则进行特定能量吸收后压缩,以不断接近于此种法则为进化方式的新时代学者们,却充满了迷茫。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受到的影响竟然十分有限。

    可惜新时代学者教育推广的时间太少了,只有短短十几年,其中最佼佼者也不过奥义学者而已,数量也极其稀少,只能成为此次战争的边缘者。

    在这种混乱时候,没有人关注他们。

    囚道闻言,低头看了这名自然学者一眼,竟是莫名冷笑嘲讽。

    “是吗?”

    囚道的姿态,让这名喘息奥义学者愕然不解之色。

    囚道却只是看了他一眼后,便再次抬头仰望天空。

    失去阿尔法狂暴粒子和自然能量阻隔,在这空洞的漆黑下,视野竟是格外清晰,包括那十几千米外原本失去视野的参吾巨龟战场。

    此刻双方战场,除了那些正在飞速消散的裂变级辐射武器爆炸火球余光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人类学者所化光点能够勉强保持飞行,他们都是能够借用或者真正掌握法则之力的存在,是废土之地当之无愧的强者!

    这样的存在,此时这片战场上,大约有五十几个的样子。

    “看你的年纪,大概六十几岁了吧,看来你已经忘却了启蒙学员时期,在没有缔结媒介伙伴前那种受到世界压迫的感觉了。”

    囚道说完,赫然不再理会这名愕然之色的奥义学者,一步向空中跨去,直奔那个当空最耀眼的熊熊火球。

    那是雷洛投影的真身之光所在!

    呃?

    这名奥义学者闻言后,短暂不解之色后,竟突兀的悚然一惊,就像不得已在水世界生存的人类,重新回归到了陆地。

    他这才发现,所谓的不适,竟然并非自己,而是源自于媒介伙伴!!

    ……

    “这!?”

    【噩梦吞噬者】幽魇,亲眼目睹了数以千计的学者们,顷刻之间,在超体人宏观灾变下溃不成群的混乱场面。

    正在和这个无脸泥巴怪荒诞生物看似步步惊心,实则游刃有余缠斗的他,同样受到了影响。

    但所谓的影响,却只有短暂一瞬间而已。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

    远在大气层边缘某个陨石浮岛内的石棺内,一个落满灰尘近乎毫无生机的尸体,缓缓睁开了双眼。

    而随着他睁眼的瞬间,落满尘埃的灰黑色衣服,竟然与尘埃一同,顷刻间消失了,身体则缭绕在了一层模糊气体旋涡内。

    “一个离开这个世界屏障的空洞!?”

    咔嚓。

    嘭!

    这块数百米的陨石浮岛,突然崩裂开一个缺口。

    人影从内部幽幽走出,他竟然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透过缭绕在他表层的旋涡气体看去,此刻的他,身体肌肤赫然已经苍老得只剩下一层表皮,没有脂肪、没有弹性、没有生机。

    而在这层表皮下,他的内脏和肋骨,几乎是被皮肤透明出来的!

    他看了看自己的状态,幽幽如鬼火般的双眼,一抹自嘲的苦笑,无声的叹息。

    “看来即使继续沉眠,也很难再坚持到下一个千年苏醒契机,更换新的媒介躯壳了,潘古拉那边……还有机会回去回到欧洛拉吗!”

    人影一闪,他竟然能够在星体封锁的第三层边缘空间内自由飞行,竭尽所能向某个方向飞去。

    ……

    欧洛拉观星神殿。

    海耶斯的观星信仰,即使已经在累累尸骨上建立十几年,但光明造物主信仰叛军却任然难以彻底剿灭。

    几乎每个月,观星神殿内都会报告几起剿灭异端事件,审判者的工作几乎没有空闲,而在观星神殿高压监督下,欧洛拉中土之地的人民,在经受了黑暗世界释放的辐射灾变武器打击后污染后的大片土地上,只能度日如年艰难生存着。

    曾经肥美丰茂的中土之地,此刻已经随着黑暗世界释放的辐射武器灾变污染,变得千疮百孔,生灵涂炭,看起来就仿佛两千多年前黑死老魔瘟疫后的情况一般。

    没有几百年修养生机,短时间恐怕很难恢复了。

    此刻。

    海耶斯所在的金碧辉煌殿堂顶部,赫然是一张观星图,而在这张神秘观星图上,还特地标注了一个神秘的天体。

    似乎那里才是星图的中心。

    曾经海耶斯因为战争而苍迈不成样子的体魄,此刻已经随着信仰之力的滋润,神体之躯内储存了大量信仰之力,恢复了健硕与生机。

    但此时的他坐在高位,却不停的揉着额头,一副痛苦莫名的样子。

    他知道,这是无数信徒的祈祷喃昵,正在渐渐摧毁他自己的个人意志,将他转变为所颁布教条的人格,成为真正的所谓的“神”,一种掌握法则的人性武器,逐渐失去自我。

    突然。

    一名心腹,闯入了他的神殿。

    “海耶斯!刚刚时空要塞信号装置有反应了!天幕屏障似乎出现了漏洞,要塞控制室的信号接收装置,似乎突破了这个世界的时空屏障封锁!”

    海耶斯猛的站了起来。

    “联系到欧洛拉世界了吗!”

    “呃?”

    这名主教闻言,愕然后低沉道:“你忘了,星核信息储存装置丢失,失去内部储存的星际坐标,我们根本无法主动发送任何信息,只能进行被动的接收,但即使如此之前却也因为天幕屏障而一直被封锁,否则上古时期又怎么会……”

    “那你的意思是?”

    “不论怎样,我认为这都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契机,先逃出这个世界的屏障封锁,这很可能将是我们回到欧洛拉世界的唯一机会!而作为剿灭耶格华背叛者的建功者,那些老家伙们还能活几年?我们说不定才是真正的收获者……”

    海耶斯闻言,双目燃起许些希望之光!

    不同于公国之地那边的偏远人类,欧洛拉中土之地高层,流传着太多的神话传说,而在这些神话传说当中,无一例外都是以欧洛拉天国为原始起点。

    身为教皇,海耶斯当然接触的更多。

    或者说,在他的身后,就有因为有这么一位曾经比肩所谓光明造物主的上古欧洛拉世界人类,所以他才能和黑暗世界达成合作关系,最终以暗黑魔眼,将虚弱中的光明造物主封印!

    而据他所知。

    这样的神秘存在,除了光明造物主、摩羯大公和他背后的那位神秘者,应该还残存有两位的样子,也正是他们的存在,在幕后的相互斗争和平衡,影响着以千百年为基数的格局,星幕之地人类的发展才会演化成如今的样子。

    而他身后的这位,则正是曾经由支持光明造物主,到背叛了造物主的守护者组织的幕后创始者!

    ……

    而超体人发动的真空领域灾变袭击,所影响的,也绝非只是这些平面上的人类。

    上百万公里范围内,一个又一个携带自身使命的古神们,以寻找消灭衍生者和入侵者为生命意义的先天古神们,豁然感受到了身体本能的强烈召唤,几乎不约而同,眺望向了潘古拉高地方向。

    二十余年来。

    在这块半岛上游走的这种特殊生命,数量几乎翻了十倍以上,并且还在源源不断增加着。

    它们就像是这个世界的白细胞抗体,努力剿灭着危急这个世界的病原入侵者。

    平时的时候,他们几乎不会与低等生物产生任何交集,也很难被低等生物们发现。

    它们有些只是影子中恍然的折射反光,有些则是梦境中被遗忘的过客,还有些则是浪涛中水花的频率,或是一朵飘过的云,一座移动消失的山脉,一场短暂的雷霆暴雨,一股死亡风暴中的强沙。

    相较于穷奇、潘古拉古巨龟这种拥有现实意义的先天古神,这些存在,才是维系这个世界的自身运转规律的根基以及。

    而此刻。

    超体人的星际级灾变洗礼,不但吸引了附近游离的一些低等古神,还有一汪泉眼。

    它平时仅仅在地底板块移动的最隐晦规律中度过,努力寻找着值得滋润生机的使命。

    它似乎注意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