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只能赢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只能赢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知白
    武新宇看着沈冷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没有两坛一杯封喉不行。”

    沈冷刚笑起来,武新宇又很严肃的说道:“当然不够,最起码你还得亲自给我做一顿饭。”

    沈冷笑道:“除此之外呢,我还能怎么谢你。”

    武新宇道:“这事其实却是挺亏的,可我有不好男色”

    沈冷看向王阔海:“过来伺候大将军!”

    王阔海上前一步,武新宇往后退了一步:“你回去!”

    王阔海噢了一声又退回去,一个劲儿的傻笑。

    沈冷和武新宇并肩站在高坡上,北方不远处就是黑武人连绵不尽的大营,大营后边就是米拓河,米拓河再往后二十几里就是须臾城,心奉月就在那。

    “你猜我在想什么?”

    武新宇问。

    沈冷笑了笑道:“你猜我在想什么?”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像是两只惺惺相惜的老狐狸,又不只是老狐狸,老狐狸指挥算计不会厮杀,他们两个是猛虎,下山虎。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心奉月一定会派人来找你,试图和你见一面谈谈,他现在很被动,又没什么有效的办法,只能靠谈判,谈判还是缓兵之计如果是以往的话,心奉月可以让黑武的那些附属小国从周边牵制大宁,可是现在那些小国都在观望,他们不敢再随随便便的战队。”

    沈冷道:“所以和你谈就是唯一的办法,可是得让他认清楚现实,让他知道他找我们不是谈。”

    武新宇点头:“而是求。”

    两个人再次对视一眼然后笑起来,武新宇整理了一下大氅:“要打的话就打蒲落千手,铁颜那边缩在米拓河后边动都不敢动,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而且他还在害怕心奉月对找他算账,手里的那六七万兵力就是他安身立命之本,他才舍不得把队伍拿出来和我们拼,所以只能是你这边打,况且蒲落千手是最合适回去执掌南院大营的人选,若能杀了他,心奉月更难受。”  

    沈冷道:“唔也就是说又把事推给我了。”

    武新宇:“什么叫又?”

    沈冷:“又不又的放在一边,让我这边主攻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我有条件”

    武新宇点头:“说。”

    沈冷道:“打完这一仗的一切所得,我会分给士兵们,从黑武人手里抢夺来的所有东西,这一战也就没有缴获,不要记录。”

    武新宇点头:“行,还有吗?”

    “没有了。”

    沈冷道:“打完蒲落千手就可以和心奉月谈,看看黑武还愿意拿出来多少诚意。”

    武新宇道:“其实我不担心这一仗打的怎么样,也不担心心奉月会不会低头,我担心的是你回去之后怎么交代,你知道陛下最生气不会是你想把王根栋和王阔海调回水师,以我对陛下的了解,只要你上书请旨,陛下也一定会准许,水师那边用人捉襟见肘这是事实,又要对桑国开战了,尤其是王根栋,水师需要这样的将才,你不在水师的时候都是他在指挥调度,所以这不是什么事,我担心的是沁色”

    沈冷长长吐出一口气:“不管了,回去之后跪呗。”

    “跪好也会被罚。”

    武新宇看了沈冷一眼:“你现在并不好过。”

    沈冷谢意的笑了笑:“我知道。”

    武新宇道:“沁色是陛下对北疆布局之中很重要的一环,原本陛下的计划之中就是利用沁色分裂黑武,你现在想的却是把沁色带回去,不管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个为臣者应该做的事,超出本分,说的狠一些,你是把私人情分放在了国家利益之上。”

    沈冷道:“也许是降职,罚俸倒是不担心了。”

    武新宇噗嗤一声笑出来:“难得你还能开的出来玩笑,你自己拿捏,我这边反正会一推了之,陛下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说是沈冷强行把人带走的,不管是沁色还是王根栋王阔海,都是沈冷强行带走的,我为了大宁的内部团结只好做出忍让,当然陛下也会罚我,不过大抵上也就是罚俸的事,我和你不一样,我几乎没有被罚过。”

    沈冷笑道:“罚了的算孟长安的,他欠你的。”

    武新宇想了想,点头:“你说的似乎有道理。”

    他朝着高坡下边走:“你想带走的人,你想做的事,你尽管去带尽管去做,我这边都好说,只需记着欠我的酒欠我的饭,这一仗若是没时间,以后我也会找你讨要回来。”

    沈冷挥手。

    武新宇没回头,也挥手。

    沈冷回头看向王阔海:“大个儿,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你说想还给我当亲兵是吧,想跟着我再好好的和敌人打一仗是吧,抱歉,老子不能满足你,老子从来都不做一锤子买卖,一次怎么行,从今儿开始,你们俩还跟着我。”

    沈冷看向王根栋:“不管回去之后我会被降职还是怎么的,你都是东海水师的副帅。”

    王根栋肃立行礼:“只要跟着大将军,亲兵更好!”

    沈冷道:“少特么来这套,我被降职或是处罚,水师你还得带着呢,就算什么事都没有,也是我去偷懒你去练兵,不都想跟着我吗?我这边就缺苦力,干不干?”

    王根栋和王阔海同时喊了一声:“干!”

    沈冷转头看向北边的黑武大营:“先干这个。”

    宁军大营。

    沈冷用炭笔再纸上画了一个简略的地图,炭笔在黑武军队营地后边点了一下:“黑武人营地后边紧挨着米拓河,河道很宽,冰层很厚,所以黑武人没有什么背水一战的气势,他们随时都能撤回去。”

    炭笔有落在更远些的地方:“这事须臾城,比格底城和苏拉城都要大,更高,更坚固,城墙上的防御武器很多,再往北的莽山原是黑武人的粮仓也是马场,所以须臾城就是他们粮仓和马场的屏障,我们要想让拖住黑武人在这僵持,就必须让心奉月相信我们是要把须臾城打下来的。”

    沈冷站直了身子:“现在我分派军务,不管你们以前归属谁,以后归属谁,现在你们都是我的兵,军令执行不畅,军法不赦!”

    “呼!”

    大帐中的将军们整齐的应了一声。

    “王根栋!”

    “属下在!”

    沈冷指了指地图上的黑武营地:“带你的本部一万兵力,明天一早往前压,我只给你任务不管你怎么完成,必须压制到距离蒲落千手营地半里的距离,然后守住,守不住你自己去跳米拓河吧。”

    “是!”

    王阔海兴奋的应了一声:“大将军放心,我是不会去跳河的。”

    沈冷笑了笑,看向王根栋:“王根栋,你带你的一万人马插在这!”

    沈冷的手指点了点蒲落千手营地左侧:“不需要你去协助王阔海进攻,你的队伍摆在这,一旦铁颜那边派来支援,你务必把铁颜的人马挡住一天一夜,铁颜的大营在米拓河北边,咱们在南边,所以一旦铁颜那边有兵力支援过来,你就要过河去打,一不小心你就成了孤军。”

    “属下知道,属下还在,黑武人不会越过我的防线。”

    沈冷点头:“我把军中一半的弩阵车给你。”

    王根栋肃立:“是!”

    沈冷看向李逍善:“世子,你的事也很艰巨。”

    李逍善肃立道:“大将军,这里没有世子,只有你的兵!”

    沈冷笑起来:“那好,你记住,王阔海把黑武人压制住后,你把所有抛石车都架起来,到时候按照我的吩咐去打。”

    李逍善行了个军礼:“卑职遵命!”

    与此同时,米拓河南岸黑武人大营。

    中军大帐中,蒲落千手站在那看着挂在布墙上的地图一脸愁容,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宁人不会随随便便和我们谈判的,现在你们也都应该看出来了,他们利用的就是我们对莽山原的在乎,如果我们不抵抗,莽山原落在宁人手里,宁人会在五年之内碾压我们,如果我们死守,又会被宁人把我们大量兵力拖在这形成对峙两害相交取其轻,所以只能是选择后者。”

    他回头看向大帐里的部下:“可是沈冷必然会打,谈判之前他们吃掉咱们,他们就不是和我们谈,而是等着我们去求,那时候哪怕是国师大人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去求和所以,这一战必须打赢,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赢。”

    他深吸一口气,重重的吐出。

    “现在听我军令!”

    “是!”

    大帐里的人全都应了一声。

    “青树!”

    “属下在!”

    蒲落千手看向青树说道:“最迟明天,沈冷的宁军一定会来进攻,我把正面防御的事交给你,宁人的抛石车威力巨大,火器威力更大,所以要想不让宁人摧毁我的营地就必须逼着他们的抛石车在射程之外,最少是大营二里以外,所以正面之战最为残酷,我深信你的能力,所以把最难打的交给你了,无论如何,不要让宁人靠近大营二里之内。”

    “是!”

    青树站直了身子:“属下明白。”

    “歌云达!”

    “属下在。”

    “给你五千人,如果铁颜那边会有援兵来,宁人必将阻拦,到时候你带兵和铁颜的军队前后夹击,灭了宁军阻挡的兵力。”

    “是!”

    “彬叶!”

    “在!”

    “给你八千人,你在侧翼支援青树,但没有我的军令不许轻举妄动。”

    “是!”

    蒲落千手肃立行礼:“都仰仗你们了,只能赢,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