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八百零八章 冯林是这么容易套路的?

第八百零八章 冯林是这么容易套路的?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貌似高手
    这个“来”字咬的很重,楚垣夕本来没往这个方向动脑子,但是听到之后,突然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于是第二天,巴人娱乐里,楚垣夕正襟危坐等候冯林。

    因为是周日,巴人这边基本歇工,到岗的人非常少,只有正常值班的几个人。不过小康那边还有不少人气,特别是地图组下周就要成立,因此分管技术的周鸣钧不得不牺牲周日的时间拉着人资的同事核对各种情况。

    楚垣夕也在看小康的招聘。他作为小康的总裁除了协管所有业务线,也要分管一些直通一线的具体业务,比如所有和现金流相关的,包括虚拟现金流,也就是系统内部的经济循环。此外小康的宣传线实际上也在楚垣夕的控制之下,特别是利用自媒体的部分,和巴人集团交叉。

    所以他这条线上也有招聘需求,现在手上拿的就是人资部门根据他的需求提交的招聘样板:

    小康生活高级运营总监30-60万帝都本科1-2人

    地点:朝阳区惠新西街

    主要职责.

    1.总体负责业务运营,包括APP产品运营,营销活动策划和执行,负责用户积分与任务相关产品的规划和落地。

    2.对项目运营情况进行评估,深入挖掘用户需求,维护用户积分流通机制及权益分配模式。

    3.监督管理本部门工作任务的申请和发放,维护规范、高效的运营管理体系。

    4.结合业务运营数据多维度分析,建设用户分层和成长体系以及激励机制。引导和激励不同层级的用户群发挥各自的作用,沉淀出长线产品

    5.配合市场部进行网络广告的投放,并能不断创新有效的推广方案;开展论坛营销、EDM、公关软文、口碑营销、在线广告、事件宣传、媒体合作等。带动用户参与,提高活跃度,塑造品牌口碑、引导口碑传播。

    职位必备项及排除项.

    统招本科以上学历。

    三年以上工作经验。

    具备数据分析能力。

    具备强大的理解和执行能力。

    跳槽频率高于一年一跳以上者不考虑。

    其它项.

    1.具有运营总监岗位经历者优先。

    2.热衷研究用户心理学者优先。

    3.具备网络营销策划能力及活动组织能力者优先。

    4.有视频直播运用工作经验者优先。

    5.具备团队管理和建设能力者优先。

    需管理5人团队,直接对总裁汇报。

    薪酬福利.

    25k-50k×13薪+奖金。有期权发放。

    楚垣夕在这个模板上写写画画改了又改,总觉得不满意,因为没法把经济循环的需求明确的表达在招聘书里。实际上现在这份招聘书已经有点混乱了,要求的能力比较诡异,不过好在可以招两个人,应聘者不用完全满足所有需求。

    但是招聘书又不能当成项目说明书,这个经济内循环虽然可以归为营销活动和用户积分,但是具体要求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在招聘书里写明白的,要想写明白就要把小康的玩法广而告之,那就太扯淡了。

    所以想来想去,楚垣夕在“其他项”里加了一条,而且放在第一条:具有游戏数值策划经验者优先。他的这套玩法别人可能理解起来有难度,游戏公司数值策划秒懂。

    不过这样一来一份看似光鲜亮丽的招聘书就变得有些搞笑起来。

    好的一方面是,通盘的玩法都是现成的,不需要招人来进行设计,只需要良好的理解和执行。比如说用户运营领域一般都需要运营总监设计具体的玩法,甚至设计经济循环中的流通机制和分配方法,但在小康这些都是已经定好规矩的,连APP产品都已经在开发中,所以对总监来说需要考的是实时调整的能力和落地的能力。

    实在不行,就把巴人TCG或者《乱世出山》手游的数值策划给借调过来,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这份招聘是不限制年龄的,这种不限35岁以下的高薪岗位招聘在某些大龄群体中必然引发关注。

    正在这时,门被敲响,然后冯林踩着猫步走了进来。

    楚垣夕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口水。

    今天她穿了一件高腰的纱裙,薄纱最上端是黑色的抹胸,出现在秀场里算是保守的,出现在IT公司里已经不是张扬能形容的了,一定要描述的话,应该是得亏没什么人上班。

    “你们小康店里的咖啡是真难喝,我刚才买了一杯咖啡,比瑞幸还难喝,简直了。”冯林一进门就吐糟,把包包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四下一寻么,竟然都是小木墩没有大板凳,勉强的找了个最大的,跷二郎腿往上一坐,纱裙刚好盖住膝盖。

    “难喝但是赚钱啊。”楚垣夕手头还剩一点点东西没理完,抬头笑了一下然后重新低下头,一边打字一边说:“岛国只有不到一亿三千万人口,724有一万多家门店,一年卖出5亿杯咖啡,比瑞幸卖咖啡赚钱。这种所谓‘现磨’咖啡是给上班族喝的,你应该去喝高档咖啡,现冲咖啡什么的。星巴克、科斯塔、太平洋这些都不适合你,别说瑞幸了。”

    实际上小康门店目前只有总部旁边这家店今天早晨刚刚装上了咖啡机,其它店都在藏拙,因为咖啡这条产业还是有不少需要理顺的地方,比如咖啡豆的选款就不容易。

    首先大型咖啡连锁店对供应商的独占就是个大问题。利用占优势的体量对供应商发动排他性施压是最简单粗暴但也很有效的方式,完全不需要技术,大天朝的电商们在这条战线上玩的贼溜,阿里就是靠这招挖的防火沟,从供给侧卡住了狗东对女装领域的进攻。咖啡连锁店们好的不学把这些都学去了。

    然后因为瑞幸的超车式崛起,对中低档咖啡豆的货源又是一波风卷残云,瑞幸那个疾风骤雨一样开店的速度是它的核心优势,在对货源的争夺上也有着无可比拟的谈判能力。于是,在咖啡豆供货渠道还算比较充分的情况下,大型连锁便利店找货还能称得上容易,小康这种刚刚发芽的,体量上约等于零,想要找稳定货源就出了麻烦。

    而且这个状态是动态的,随时都会变化,世界中的经验并不好使。当然楚垣夕相信这都是暂时的,等到下个里程碑后,小康能够盘踞整个帝都,现在的很多问题到时候都不是问题了,所以现在先把流程跑通了,形成标准化的物流和操作模板即可。

    实际上在咖啡领域所有便利店都要感谢瑞幸,因为速溶咖啡实际上才是天朝咖啡市场上的大头,而现磨咖啡和速溶咖啡是同一行业内的两套商业模式,瑞幸要改变的就是国内速溶咖啡占统治地位的局面,是一个行业颠覆者。如果瑞幸能成就会形成一大波趋势红利,所有便利店都可以卖现磨咖啡了,雷让瑞幸去趟,红利自己吃,美滋滋。

    “啥?人家专门卖咖啡的没有你们兼职卖咖啡的赚钱?”冯林明显不信,“我听说瑞幸要开始卖早餐了,等瑞幸出了早餐我看你们怎么卖。”

    “谢谢谢谢,你简直为我操碎了心啊。”楚垣夕抱拳拱手作了个揖,“但是瑞幸凭什么跟便利店比热餐呢?制约热餐的是实际上是大数据和供应链。便利店的核心壁垒是复杂流畅的物流配送体系和大数据,瑞幸不但现在没有,按他们的经营结构以后也不应该有,因为他们的业务整体上就没那么大的需求。

    他们敢做热餐会被我们便利店打成马的,别说热餐了,咖啡都不怂他们。我们便利店是有冷链物流的,但瑞幸没有,咖啡豆和瑞幸一样,牛奶可以把瑞幸打爆。同样的价钱更高的品质,谁怕谁啊?”

    “哟,你这么牛,一年能卖多少咖啡?”

    “我们明年怎么也能卖个5000万杯吧,后年一亿杯这样。”楚垣夕打完字收工,然后抬头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们今后的经营其实特简单,哪有瑞幸就追过去开家便利门店,连选址工作都不用了,瑞幸替我们做好了,完美。”

    “那今年呢?”

    “今年?你可能是我们小康第一个咖啡用户。缘分啊,头一泡咖啡就是你的了,嘿嘿嘿……”

    “哎你是不是又打算套路我?你个‘普通有钱’的人?”冯林心说头一泡咖啡是什么鬼?咖啡也论泡的吗?说着,她狠狠白了楚垣夕一眼,使得楚垣夕仿佛听到一个清脆的“呸”!

    不过小康对冯林来说还真是个全新的概念。包括在线抽车那次,楚垣夕都是巴人娱乐的老大,至于小康什么的是她这回临时起意之后顺手百度了一下,才发现楚垣夕居然二次创业了,做的还是便利店这么low的买卖。

    此时听他左一口大数据又一口供应链物流的,不由得想起来去年被套路的时候。那时她问楚垣夕“你是有钱人吗”?楚垣夕回答的是“普通有钱吧”,结果这一普通就普通了好几百亿出去。

    只见楚垣夕摇头晃脑得意非凡,“这怎么能算套路呢?pony都是普通家庭,我普通有钱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这个拖长音让冯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去,你特么倒是早点说是pony那个“普通”行吗!pony的普通和普通的普通不是一个普通啊

    楚垣夕说完,自己沙雕一样哈哈大笑起来。门外路过的值班员工心里纳闷,似乎从来没听楚总这么笑过?

    他笑完之后问冯林:“巴人那个探店吃播你是做不成了,有什么其他想法没?”

    “要不,你教教我怎么做IT公司?”

    “干嘛啊?”

    “我也当老板,到时候我也套路别人去。”冯林指了指茶杯,楚垣夕赶紧冲水倒茶,只见冯林拿了个小扇子对着颀长的脖颈一阵狂扇,说:“不能总当model,当model太累了,还是万恶的剥削阶级爽。”

    冯林这明显是在说笑呢,楚垣夕赶紧摆手:“哎我可没有剥削员工,我是放大员工的劳动价值,提升员工的收入水平,跟你中学学的那套剩余价值理论可不一样。”

    “啥啥啥?你还敢否定马克思主义?”

    “话可不能乱说啊,这叫继承和发扬好不好?一个员工在同类企业一个月创造两万块的价值,拿一万块的工资,在我这创造三万块的价值,我发他一万五,岂不是皆大欢喜?”

    “那你怎么让员工创造三万块的价值啊?”

    “让员工加班啊。”

    “哈哈哈哈哈”

    茶室中又传出沙雕一样的浪笑,还是男女合声。值班员工正好再次路过,听了个小尾巴,心说不对啊?我在同类企业里也一样要加班的啊?没少加一分钟也没多发一分钱。

    和冯林聊聊工作还是挺愉快的,不过冯林肯定不是来聊工作的。楚垣夕等冯林笑声渐歇,心说自己心理准备也做足了,开口吧!

    公司年会那次,冯林因为虞美人插队而甩手离开算是间接的拒绝了他一次,今天要是再拒绝一次就是第二次,很没面子,甚至于伤害到纯洁的男女关系,但是开口吧!正因为冯林拒绝过第一次才更应该主动。

    王力宏不是唱了吗?谈爱恨不能潦草,不需证明谁重要。该开就开,联排的别墅里只有虞美人一个实在太冷清了!不要去想冯林有多大几率答应,不答应会怎么样,有些事想的多叫深思熟虑,有的事想的多叫瞻前顾后,有些事需要谋定后动,有些事应该先做了再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技能永远只有一个,就是如何正确的表达自我。

    看到冯林正想玩手机,他把身子往前倾了倾,伸手按了按摆茶具的小桌,声音尽量自然,说出大胆的想法:“到我别墅去坐会儿?”

    “你猥琐的气质出卖了你一本正经的表情。”冯林伸手理了理两边的短发,脸色如常,但说的话可不如常。她说:“于娅楠不是住在你的别墅里吗?”

    楚垣夕脸上一副见了鬼了的表情,心说怎么谁都知道,我找个妞同居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秘密了吗?

    只见冯林嫣然一笑,“别瞎想,其实我们本来早先就认识。”

    “你说虾米?”楚垣夕无比震惊。

    “我说我和于娅楠早就认识。我们都是model好吗?只不过她是淘宝model、平面model,我是秀场model和车模,但是我们仍然是一个圈子里的,早就认识,怎么啦?要不然你以为呢?那天被她撞见是我,她为什么会那么说?因为我们都认识快两年了。”

    卧槽!我(这么算无遗策)怎么没想到是这样的?原世界里虞美人是肯定不认识冯林的,结果自己就被这个印象给绕住了。

    既然这样的话……楚垣夕心说咱不要脸的道路怎么这么难开启呢?

    后宫团的方式虽然爽,但是内心空虚,性感女郎看重的是他的身份和身价。楚垣夕原世界里倒是挺享受这种空虚的,一触即分毫无压力也没什么负担,但现在他的心情已经大变样了,即使立刻穿越回原世界去,后宫团的模式可能也不会继续了。

    这也是这么长时间了于娅楠也没有给楚垣夕弄出个后宫团的原因,他自己就不积极。

    这一刻楚垣夕免不了还是陷入瞻前顾后的心情,他知道自己最大的症结在哪。暗暗叹了口气,他的目光和冯林的碰了碰,发现似乎冯林清澈的目光下边也藏着一点点期待?似乎在等自己继续说点什么?作为一个阅人无数的人,假装聆听和带着想法在听,是不一样的。

    说点什么呢?楚垣夕福至心灵,脱口而出:“那,你愿意跟她一起住段时间么?”

    说完,楚垣夕注意到冯林脸上的红晕一闪即逝,然后轻启朱唇:“你这么问,可是很不好。”

    她的嗓子依旧略沙哑,虽然不是特别低也不特别细,比平常可弱气多了。但她的眼神没有任何躲闪,也不借故低头,而是勇敢的跟楚垣夕对视着。

    能够勇敢的对视渣男,是女生内心变强大的标志。不过冯林的内心本来就无比强大,心电图出现小小的波折之后立刻回稳,平静而且自信,缓缓的说:“男生想让我住他家,必须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楚垣夕握住冯林一只小手,手很软。他反而把头低下了,“有人欺负你我会保护你,但假如有人绑架你,要我用自己的命换你的,我不换。这样能算男女朋友吗?”

    说完,他抬头,看到冯林眉头一蹙:“你的问题为什么,这么极端?”

    “你不觉得我幼稚?”

    “幼稚?男人幼稚起来都是一样的,但你不一样。你这不是幼稚,是不能放过自己。我还以为能当渣男的都特别洒脱呢。”冯林说着略略一甩头,沙宣头的短发刷的一摆,显得很潇洒。“我爸跟我说人性是经不住考验的。你干嘛非要往同生共死这么严肃的方向上想?很多事情在事到临头之前人不会知道自己真正的选择,都是瞎琢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