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八百零七章 陈阔是这么容易套路的?

第八百零七章 陈阔是这么容易套路的?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貌似高手
    “噢,我知道了,你们想用《乱世出山》的动画版权是么?”楚垣夕心说你们算盘打的挺好啊。

    站在巴人的角度,巴人娱乐集团化之后,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各个分公司之间都是要结算的,更何况是和巅峰视效之间了。

    《罗马之敌》和《动物公司》这俩的动画版权是无偿交给杨健纲使用的,因为目前这个节点上,这哥俩的动画版权并不值什么钱,也不至于影响到未来的开发和授权,免费授权对巴人集团是有益的。前者主要面对欧美,巴人需要流媒体内容,后者在楚垣夕看来精华已尽,作为巴人的第一个项目已经尽到历史使命了,还有什么其它的剩余价值的话,让杨健纲去榨一榨也好。

    但《乱世出山》不同,它的影视版权作价是千万级,然后动画版权无偿授权?照理说这个动画版权怎么也不应该低于一千万的,白送不是涉嫌掏空巴人集团么?

    但是转念一想,因为授权状况比较特殊,《乱世出山》动画的版权肯定卖不了高价。国内目前做动画网剧是赔钱的,成本太高,一分钟大几万甚至上十万。因此做动画为的不是动画,而是用动画敲流量,然后同一IP的其它衍生方式收割,其中最主要是游戏。也是这个原因,使得文创领域一般的动画授权都要和其他授权相配套。

    但《乱世出山》影视游戏都有了,虽然做动画网剧可以拿到非常高的流量,比一般大IP还要高,但是这些流量干嘛用呢?游戏和周边都已经被巴人吃过了。因此不会有傻子花大价钱来买它的动画权利。这个状态稍微推理一下就很明白,内行人都懂。

    如此说来,给巅峰视效似乎也不是不可以?不行不行,这不能随便给,楚垣夕忽然想起来自己很久之前做过计划,这个动画版权必须锁住不能现在就开发,哪怕能卖个两千万也不会卖。

    “抱歉抱歉,《乱世出山》的动画版权我必须冷冻起来,暂时不会进行任何开发了。”楚垣夕带着一点歉意,因为陈阔的这个满怀期待的想法并没有任何的错。

    陈阔白高兴一场,愕然问:“是因为防止过度开发吗?”

    “不是,是为了这个IP后续的开发计划,必须保留变化。你下过围棋吗?有些地方能够保留变化的,就先不定型。《乱世出山》未来可能拍真人电影,可能拍动画电影,可能通过动画片注入新内容,甚至带动续集,动画是必须冷冻住的一个方向,不能把牌都打光。”

    陈阔也不知道自己听懂了没有,不过,围棋是什么鬼?但是他无条件相信楚垣夕,所以不再深究。

    做到CTO或者说公司二把手的位置上已经半年了,陈阔和他半年前也已经截然不同,学着作为领导者进行思考而不是只考虑项目和技术。也正因此,他在这段不短的时间内积攒了很多的问题。

    见楚垣夕谈性挺浓的,他赶紧问:“楚总,我一直都有个小问题想不明白,正好你做共享单车。都说共享单车不赚钱,为什么不提价啊?”

    “啊?提价?怎么提?”

    “按里程啊。滴滴不也是按里程的么?”

    “咳咳天才的想法!”楚垣夕差点把酒咳到气嗓里,“别说,小红车还真这么干了,缩短起步时间变相提价。不过这肯定不行的,没有共识,小红提价相当的不成功。

    打车应该付钱,这是全社会的共识,因为打车烧油了,而骑单车的人自己付出了体力。同样一段距离,你打车付十五块钱觉得天经地义,骑车没门,至少用户不想按里程付钱,付五毛可以接受,一块钱就是极限,一块五就骂娘。”

    “但是其实共享单车的维护费用也不低吧。”

    “哎,形势不在于事实是什么样,只在于社会主流观点怎么看。所以靠共享单车赚钱本身就是伪命题,盈利是不太可能的。”

    陈阔相当诧异,“有这么惨?”

    “真的很惨的。制造单车是一笔费用,但不是主要的,主要是维护和运营费用。相比之下从单车收上来的钱并不多,利润大部分都要被维护费用吞噬。然后还得补贴用户呢?要跟友商们比着做活动,这个模式想要盈利实在太难了,看看小黄就知道。”

    陈阔仍然不明所以,不知道小黄小红为什么要干这个,后来那么多跟风入局的又是图的什么,一度创业者拥挤到没有颜色可用的地步,如果连盈利的逻辑都没有那实在是整个时代的喜剧。

    不过到小康这,全都不是问题。陈阔是近距离观察过小康的,知道小康中的单车全部记为费用支出,虽然名义上非会员骑行也是要收费的,但实际上没有收入的概念。换言之,楚垣夕不收费,商业逻辑反而清晰了,思路也通顺了,更不用纠结这部分的盈亏。当全部记为费用之后,共享单车就是小康的一种“商业工具”。

    正在他思索的时候,杨健纲敬酒敬到了离职员工那桌。

    这桌凑了十四个人显得很拥挤,但是这么安排也是唯一的选择。杨健纲刺激加班的办法无非就是三招,以身作则、打鸡血以及发期权,因此离职的员工有不少也拿到过期权的,只不过因为离职而大幅损失。即便如此,仨瓜俩枣的,他们多少还剩点,这次融资成功,他们虽然因为时间原因没法兑现,但是全都看到兑现的希望了,得到邀请几乎都来了。

    杨健纲今天也豁出去了,酒到杯干,这时候已经微醉,没想到王晖忽然站起来,咣咣咣跟他连着干了三杯。

    俩人喝的都是啤酒,杨健纲喝完晕晕乎乎的走了,更没想到王晖拿起酒杯来开始各个桌敬酒。一边敬酒一边道歉,这段时间打扰了大家伙的工作,实在是过意不去,个人这点感情问题一直纠结着放不下,让您见笑了云云。嘴上说着,手里的酒不断的倒,酒到杯干显得豪气干云,一副女酒豪的样子,看来平常是没少玩,很快酒就敬到了楚垣夕这桌。

    喝酒有一个好处,不容易被人察言观色。楚垣夕现在就看不出王晖是个什么状态来,反正脸是很红。

    她的颜值本来也不低,70分以上在科技公司里完全够用了,虽然看上去温柔大方,其实能玩能闹,是个气场外露的女生,否则当初也不会主动出击向陈阔表白。此时酒往上涌,更增三分娇媚。

    第一杯酒敬楚垣夕:“楚总,这杯您得喝。没有巴人集团的孵化制度就没有巅峰视效,也没有我们今天聚在一起的机会,您是整个事业的原点,虽然我已经离开这家公司了,但是您构架公司的心胸一直都让我感到震撼。巅峰视效能有今天都多亏了有您,他们说这种话相当于拍马屁了不好意思的,我没问题,哈哈哈哈”

    瞬间,所有目光都聚集过来。

    这公司里很多人都不认识楚垣夕,听是肯定听说过,但是一个楼上一个楼下,楚垣夕也不常去,一个月能去个四五回的频率,因此认识他的人还没有认识王晖的多。

    王晖离职之前好歹也是主美,虽然不是管理层,但离职那会正赶上美工部门刚开始大规模扩招,准备充实美术资源的时期,手下不少新晋的人才,设计外包需求又要接触其他部门,使得王晖人缘还不错。

    因此到现在了经王晖一说,有人才发现原来那个人是巴人的总裁。

    只听楚垣夕说:“哎哎哎,话不能那么说。我的孵化制度不是也让我自己捞到一个巅峰视效的CFO了吗?说不定今后巅峰视效发展的比巴人集团还要好,成为国内的一流平台,到时候我反而是巅峰视效的CFO的名头更有说服力。”

    顿时宾主皆宜,楚垣夕一仰脖喝下这杯科罗纳,王晖也一样,喝光一杯,然后马上倒满,敬陈阔。

    虽然看起来这动作很流利,但王晖脚底下已经打转了,稍微趔趄了一下站的不是特别稳。

    她顺手扶住桌子,眼神有些离散,但是仍然抬起头,把目光转到陈阔的脸上。可能也不是脸,从楚垣夕的角度看过去,做延伸线的话正好是锃亮的光头。

    陈阔很囧,杯子都不知道怎么拿才好的感觉。万幸的是王晖一句话都没说,只盯着他看了看,看到他的目光不敢应战,嘴角露出一丝既细且窄的纹路,然后一举杯,往前一伸。

    陈阔下意识的也把杯子举起来,两人的酒杯轻轻碰了碰,发出“叮”的一声。紧接着王晖像是被震了似的一个没站稳,酒杯剧烈的一晃,啤酒顿时飞洒,“唰”的一片酒花撒在陈阔的体恤上。

    王晖打了个酒嗝,一仰脖把剩下的酒喝干,然后很自然的掏出手绢给陈阔擦拭,把空酒杯递给陈阔。陈阔动都不敢动一下,下意识的接过酒杯,只听王晖若无其事的说:“倒满倒满。”

    陈阔乖乖的把酒倒满,然而他自己那杯还没喝呢。王晖也不计较,收起手绢重新拿起酒杯,再次碰杯,这回两人吨吨吨全都一饮而尽。

    陈阔旁边是杨健纲的位子,但杨健纲在外边转圈敬酒呢,王晖很自然的坐下,重新倒酒。这已经是她今晚数不清第几杯酒了。楚垣夕都看得有点呆,心说这姐们这么能喝啊喂?这不会喝出毛病吧?只见王晖左一杯右一杯,像是要灌死陈阔似的,但实际上是在灌死自己。

    不过这倒是解放了楚垣夕,因为陈阔没机会问问题了。他闷头吃掉一卷又一卷烤鸭,因为太好吃了而气氛又很热烈,不知不觉就吃到有点撑,然后肚子就有了反应,正想起身接个手,忽然,王晖突然间咕咚一声往后一倒,顺着椅子背“出溜出溜”滑到桌子底下,脸朝下往地上一趴。

    哎卧槽这什么情况?楚垣夕心说您可别喝出个好歹来,喝死在这,巅峰视效可就上头条了。到时候新闻捕风捉影胡特么写,员工加班五天五夜没有猝死结果喝死了,倒在终点线前,能要杨健纲的亲命。

    “哎你们,赶紧把人弄起来啊,找服务员要热水,别让王晖在地上趴着。”楚垣夕急着去接手,看陈阔以及周围其他人都还愣着,赶紧一通瞎指挥,然后一溜烟的跑进洗手间。

    在他蹲大号的时候,外边已经发生了一场短暂的交锋,主要在于谁送王晖回家。她人肯定是没事,呼吸很均匀,就是喝醉了。

    但是回家是肯定没法自己回家,这就尴尬了。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不约而同的看陈阔,没说的,你不但认得她家,还在她家住过很长时间呢。当初两人同居的时候是陈阔住到王晖的住处,否则王晖的蓝朋友也没法去串门。

    陈阔相当不乐意,恨不能拿水把王晖泼醒了完事。电视里边不都是那么演的么?受刑不过晕过去的犯人“哗啦”泼一瓢水就醒了。但是这事显然是不可能的,叫也叫不醒,只能送回去。

    虽然喝了酒,但他脑子还是清醒的,不想一个人送,本来送人也不必一个人。结果求助一圈别人都不管,不但不管,甚至于他还听见有新进来的员工不了解情况的,开始以讹传讹,小声说他狼心狗肺,人家女神主动表白,他睡完了人家之后另觅新欢,攀上了白富美,整一当代陈世美。你们看看王晖多惨一个美女啊!陈阔送她回家都不肯,还有一丁点良知吗?

    陈阔因为喝了酒本身脸也有点红,此时连脖子带脸整个都是血色的,怒了!

    杨健纲在一边陷入麻爪状态,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作为一个多年的社畜,让他管产品研发没问题,冲上一线亲自作战也没问题,管人就差了点,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为零。

    因此杨健纲的第一反应就是寻找楚垣夕,结果找来找去找不到,于是,在这个最该他站出来的时候,他神隐了。

    等楚垣夕出来的时候陈阔已经叫到滴滴了,刚刚上车。楚垣夕蹲了半天双腿酸麻,出来一看,咦?什么情况?陈阔是不是被套路了?这也太容易套路了吧?

    他不禁为陈阔感到一丝担忧。

    同一时间,巴人信息的陆羽也在感觉担忧,他刚刚给冯林发过微信解释来龙去脉,并且替楚垣夕提出邀约。有件事一直让他感觉骨鲠在喉,但是又没法说,因为他后来突然回想起来,自己当时根本就没提过冯林的名字啊喂,可楚垣夕当时说的是至于这位冯林,你替我约她一下,我亲自向她赔罪。

    楚垣夕是怎么知道她叫冯林的?因为知道冯雪灵,所以知道冯雪灵还有个堂姐?这也太扯了吧?冯雪灵的江湖诨号是“灵儿”,根本不带“冯”字,楚垣夕吃饱了撑的调查她的家庭情况啊?

    但是,这是当时第一时间可以问,过后再问就显得诡异了。而且关键是,陆羽跟楚垣夕的时间也挺久的了,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傻不愣登去问,十之七八楚垣夕会说:什么?有这事?对不起,我真忘了。

    于是他莫名的感到一丝担忧,但不知道是为什么而担忧。

    另一边,冯林看到微信上陆羽说:冯林你好,之前说的美食探店吃播那个事情有变化。我们公司楚总楚垣夕想亲自和你会面,时间你定,楚总最近都有空。

    紧接着,又一条:那个,你和楚总以前认识?

    冯林看着微信,露出会意的一笑,答:不认识。明天吧,明天周日,我去你们公司。

    于是楚垣夕回到联排别墅,刚冲了个澡,发现明天的行程被陆羽安排好了。要见冯林,楚垣夕有点走神,该聊点什么呢?

    正在他走神之际,虞美人从背后突袭,以违章停车的姿势压在他的背上。

    “我今天喝酒了。”楚垣夕为难的说。他发现自己人过三十精力已经不像过去那么旺盛了,虽然身体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是精神上偶尔会出现未战先怂的现象,甚至不敢保证每天自驾一次的频率。强行开车对体力的消耗实在太大,大脑很自信,老腰会抱怨,胳膊腿频频罢工,特别是喝酒之后,机能滞涩明显。

    有的时候他会自嘲,创业者实在没有时间干这么多的事情,即使有,也应该首先分配给坚持锻炼。不过话说回来,开车的运动量其实也不比锻炼低多少,特别是开德国车的情况下。

    因此虞美人住进跃式别墅以来其实一直都很迁就楚垣夕,否则也不至于弄一堆器械每天锻炼。两个人搭档的话,一个人出力少,另一个人出力自然就要多一些。

    听楚垣夕秒怂,虞美人有点不可思议,因为一般来说楚垣夕就算要怂也要先挣扎一下,至少嘴是硬的。

    女人都有可怕的第六感,虞美人突然一怔,“是不是,有人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