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七百八十五章 三种形式

第七百八十五章 三种形式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貌似高手
    小康的工作在进入五月之后变得比较紧张,连续十天连轴转。一方面是里程碑3即将开始,5月17号投放单车,这算是第一个重大战役,单车和健康币都要加入到APP的运营体系中,而且还要和会员的购物反点结合起来,不同币种有不同作用,专款专用不能混淆。

    还有关东煮机器人要试运营,物流要升级等等等等流水账式的工作连篇累牍,以及每周末对之前的工作进行细致复盘,无偿占用高管们的宝贵休息时间。

    另一方面,店开了十几家,接触到的用户变得非常多,从用户那边反馈来的信息更多,然后发现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出现一些之前没有考虑到的难点需要解决。

    实际上来自同一层面或者更高层面的问题小康是不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囤,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楚垣夕早就招募了公共关系和法务团队做好了准备。

    至于商职战场上常见的手段,比如什么战略合作之类的,可能换成杨健纲是百分百中招,小力巴儿学摔跤给嘛吃嘛,但到楚垣夕这分分钟就化解掉了,甚至于不做说明的话其他人都不知道已经在钢丝绳上走过一圈。

    但是来自用户的问题,绝对是让任何商家都要头疼的事情。而且还没法抱怨,因为小康是一种类似于无人店的有人店,门口摆的是24小时扫描仪,用户拿了什么东西,到门口直接把商品上的条形码往扫描仪上一怼,触摸屏上就出账单,然后拿手机扫二维码结账就可以走人了。

    不过即便如此每个店还是要配五个左右的店员,调货码货,进行最后一步鲜食加工,给客人取熟食等等,以及收现金、卖烟之类的操作,关键还要负责解答问题。

    这就等于是两套机制并行,而无人的那一套,是需要付出市场教育成本的,因为还有好多用于用户补贴的优惠券,有各自的使用规则。

    所以小康初期的店员培训才需要更多的时间,因为每个店员都必须精通整个APP的会员系统以及使用规则,不然用户拿着手机上来问,店员都不知道怎么操作,这用户体验就完蛋了。这也是APP版本不宜快速迭代的原因,版本瞎捷豹更新会让店员先懵逼。

    然后楚垣夕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原世界的时候,小康的APP是一点一点推出功能,补贴优惠也是通过不断试错找到最优解的,所有元素都像码积木一样码起来,后面需要开发什么功能,在开始的时候都只是大概确定种类,具体的要摸着石头过河。

    所以市场教育成本也是逐渐上来的,基本是一条平滑的曲线。

    但这一次,因为楚垣夕已经干过一回了,觉得这么调整一下功能,再那么调整一下服务,或者把某个优惠提前,用户体验会更好。像原世界中那么试错非常笨拙,也白耗时间。

    可这个“体验好”,是用户完全吃透APP功能体系的情况下体验好。新用户没用过小康的APP,甚至于没见过这么先进的服务,教育成本全都堆积在入门的门槛上了。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小康现在即没有名气也没有信用,导致用户根本不想体验。就好比同样一本网络,如果是大神作者写的,读者看不懂,冲这个作者笔名也耐心多看两眼,如果是个无名之辈,看不懂就不看了,也就错过了后面精彩的内容。

    这个问题其实是个真伪难辨的问题,因为原世界中小康开始大推的时候,一样是用功能非常多样化的成熟版本进行大推,新用户触碰产品的时候一样会发现这个系统是个宝藏系统,比较复杂,里面埋着很多优惠,需要用心体验。

    但是现在,2019年的5月17,里程碑3开始,单车正式投放的日子,这个问题就“显得”是个问题,因为并没有什么老用户是“懂行”的,口碑传播的口子堵上了。

    甚至于,就连巴人和小康的员工,也有很大比例被搞懵逼了,因为手里优惠券太多,不知道怎么花才能利益最大化,把被资本家剥削的血汗钱尽可能的榨回来。

    这个问题,换成其它人可能就麻爪了,但对楚垣夕来说根本不在话下,因为这种堵塞不是今天才出现的,系统测试一开始就表现出来。换言之,他有充分的时间准备了两套解决方案,等待单车上线这天使用。

    第一套方案叫做:“巴人信息,上!”

    楚垣夕手下还有一个传播工具叫巴人自媒体矩阵,虽然说现在上巴人有高射炮打蚊子的嫌疑,小康的布局仅仅极限与帝都一城的北五环外这么一个超级小的区域里,但是这是第一只蚊子,价值非常高,所以巴人的出动势在必行,只是比较繁碎,必须有效投放到北五环外龙德紫金往南这一片区域的用户才行。

    所以巴人信息是微博微信齐出,然后特地找了一些帝都本地的生活类抖音大号进行资源互换,就一件事,送优惠券。

    自媒体的好处就是可以细致的进行教学,可以直接放教学视频,翻越用户教育的壁垒,通过留言反馈和优惠券码的领取来看应该还是可以的。

    第二套方案叫做:“地推人员,上!”

    在这个单车投放的日子,小康有义务让已经充了付费会员的同学了解到他们多了一项福利免费骑单车,所以地推人员不但要熟练掌握APP功能,还要有自己的见解和沟通技巧,让更多客户愿意充会员,获得优惠,获得单车的免费骑行资格。

    所以楚垣夕还能稳坐条鱼台,甚至于让廖星星和杜泽涛两个人开直播,看他们亲自下场对路人进行地推,不但要亲自地推,而且还要PK一下,看看谁安利出去的APP安装数量多。

    结果廖星星舌灿莲花但是完败,杜泽涛青春年少,一脸胶原蛋白,通杀大爷大妈和小姐姐,不是廖星星这种老腊肉能比的。

    于是连轴转了十天的楚垣夕终于可以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看直播一边继续吃瓜。

    这几天的瓜相对正能量,但也不乏幽默感。第一个小瓜和天朝投资界之耻MPS收购案有关,就是当初楚垣夕跟徐欣大佬切磋的时候徐欣用来举例的那个,光大联合暴风收购欧洲体育版权公司MPS然后被掏空,惨亏五十亿。

    八号这天,光大一纸诉状把暴风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损失,但楚垣夕觉得内部撕逼是不解决问题的。但这个事情的后续影响会比较深远,对于内地资本出海说不定反而会起到进步的作用。

    紧接着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联通推出先锋计划,开始卖5G手机并寻找小白鼠演示奇快的下载速度。其实这个活动作秀的意味更强一些,但是,5G越快普及对楚垣夕的好处就越大,他的好多玩法都是建立在5G给力的情况下的,比如区块链游联网,没5G的话只是空中楼阁,必须移动联通爸爸们搭好地基才能玩的转。

    然而有人拥抱未来就有人抱残守缺,某位大佬在自家举办的5G科技峰会上质疑5G的辐射对人体危害更大了……大佬您可是米国名牌大学的物理学博士后啊!您举办5G峰会就是为了批判它吗?

    在这个插曲的前后,HTC终于退出了大陆市场。

    这一天姗姗来迟,但是总会来的,特别是对这位曾经的安卓机皇来说HTC才是谷歌第一个邀请合作安卓机的大厂。那个年代,IOS属于苹果,安卓则属于HTC,一起引领潮流。

    但是这家有机会伟大的公司自掘坟墓,轻视大陆市场。HTC对大陆市场的态度就跟楚垣夕去年搞巴人的时候对待快手的态度一样,这是个市场,值得做一做但是不想投入什么精力,至于产品?把别的市场上数据好的产品直接丢过去就是了。

    所以HTC在大陆的手机价格又高又难看,高傲的四下巴手机被小米一脚踢翻在地。即便如此HTC仍就是依然故我,甚至对大陆用户区别对待,同一个版本的手机,外海版高配,国内低配,不说硬件和架构,连系统都不一样,但是敢卖的更贵?不知道是谁给的王雪红勇气?

    最可笑的是她在重视的欧美市场上边遭到苹果、三星、诺基亚、微软、黑莓等等手机的联手屠杀,一桩又一桩专利诉讼和供应链的断顿使得HTC销量血崩,讽刺的是唯一一个不用担心专利诉讼可以公平竞争的环境就是大陆,她已经演砸了,再也别想翻身。

    楚垣夕在小本本上画了个圈圈,似乎有些东西可以收购一下。而且王雪红现在的口号是“AllinVR”,那样的话,也许有一些人值得挖一挖?不过那应该是几个月以后才会出现合适的时机。至于合作么……说心里话,这个选项本身是存在于理论上的,但楚垣夕不太相信会有付诸实施的一天。

    紧接着,贸易战的战火骤然燃至巅峰,新闻联播国际锐评正式发声,这对任何熟悉国内顶层生态的人来说都是让人面容严峻的事件。

    大洋彼岸则将华为列入商务部和安全局的实体名单,让懂行的人全都变作扑克脸这个名单上的公司,将被禁运。

    米国心里明镜一样,绝口不提华为是否违法,一意孤行绕开法律挥舞大棒,一时间网上妖风四起,对华为进行大义凛然的悲观预测蔚为壮观。然而华为早有应对措施,就连聘请的律师都让米国商务部头疼那是之前米国商务部负责调查华为的官员……

    还是这段时间,房诗菱那边的进度也是楚垣夕特别关心的,主要是她六月份要交稿,还有一个月多点的时间。

    这个台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关系到楚垣夕一系列计划是否会扑街。如果,假设万一高文明人品爆发写出一个合格的台本来,那楚垣夕就得动用额外的手段了,原先的什么一剑封喉之类的没法封,因为剑被卡住了拔不出来。

    虽然说对于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但是这么做有一个什么不好的后果呢?就是这么做是真的要拉郑德下水。换言之,如果高文明仆街,那楚垣夕使的都是阳谋,无懈可击;但如果高文明不扑街,楚垣夕就要使用阴谋。

    阴谋不如阳谋的地方就在于阴谋很难独自完成,而阳谋是庙算,可以不牵扯任何人。诸葛亮算定了火烧赤壁的时候要刮三天西北风,然后一整套素质三连就给周郎安排上了,至于周郎施苦肉献连环蒋干盗书,这些操作并不是诸葛亮阴谋主导下的产物,而是必然如此,因为诸葛亮借东风的“大局已定”。

    但是假设那一阵西伯利亚的蝴蝶扇了扇翅膀,会怎么样呢?诸葛亮也得头秃。

    然而收集到的消息让楚垣夕感到十分诡异,房诗菱竟然让她编辑部的编辑同时写稿,而且速度极快?这怎么可能呢?关键在于大略的情报可以收集,但是想把对方写出来的稿子拿出来看看就不那么容易了,所以只能靠猜。只不过高文明那边似乎毫无所觉,因为房诗菱和他签的合同是导演+编剧,大权在握,只等开机。

    也就是说他多年来的导演梦想就要实现了!虽然是综艺,但谁敢说综艺的导演不是导演呢?案情简直扑朔迷离。

    能看懂的事情都没什么可惊讶的,但敌方做出看不懂的操作,本方就必须合计合计了。于是楚垣夕向白沙请教。

    白沙这段时间安心创作,对楚垣夕对巴人乃至对项目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反正三百万一季的合同签了,就等着楚垣夕按里程碑给钱。

    所以经历三个月来与声叔的磨合,现在白沙已经进入高产期,第一季一共八集,通过声叔审核的已经有五集之多。

    接到楚垣夕的问询,白沙很快给出他的猜测:“对方可能改了大的方向。”

    “什么叫改了大方向?”

    “呃……不是我看不起同行啊,你问问声叔,想写这个题材,又是古代经济学,又是古代政治,而且是战国时代的大背景,任何一个决策都可能直接引发战争,想要禁得起推敲,还要有悬念,启发观众思考,写起来费劲不费劲?提速是不可能提速的。但是如果不写政治不写经济,或者以过家家的形式去表达,那还是比较好写的。”

    “你是说……二次元的方式?”楚垣夕用了个时髦的词,这还是马略教给他的,因为平头哥就是一个以二次元为主打方向的站。所谓二次元,就是一种不需要讲现实逻辑,只需要剧情逻辑完整就ok的体裁。因为漫画的剧情在现实逻辑层面经常千疮百孔,所以就用二次元作为称谓。

    马略现在很烦躁,生人勿近的那种,因为现在网文尸横遍野,他也一样,整天害怕跟读者失联。于是每次咸鱼式更新的时候都招呼读者老爷们赶紧关注作者笔名的微信公众号,虽然他公众号上也没写过什么,加一下总不至于走丢。

    只见白沙很高兴,“哎你还知道二次元啊?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对方如果把难写的部分都抛掉,写起来当然快。我详细跟你说一下你就明白了。

    这个综艺的核心表现方式是对喷,对喷是精髓,喷的内容决定精彩不精彩。喷的内容,有三种形式智慧的形式、找茬的形式,以及无厘头的形式。

    智慧不用说,互喷的双方都是为了国家,只不过理念不同,喷的都非常高大上,要从理论上驳倒对方。而且要讲究方法,喷的内容因人而异,因势利导。

    找茬的形式就类似于微博粉黑对骂,互相讥讽挑刺,乃至制造矛盾无中生有等等。水准比较下作。但实际的历史上这路人肯定也很多,基本都是奸臣,齐国历史上有名的奸佞就不少,易牙、竖刁、开方等等。只不过稷下学宫里边都是哲学家,这种人没有生存的土壤。

    诸葛亮舌战群儒可以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是智慧的喷,下半场就是找茬的喷。因为前面喷的几个是吴国的忠臣,张昭这些人是真心认为投降曹操是东吴正确的选择,所以要从大的方面驳倒对方。后面严畯、陆绩之流膝盖已弯,一个比一个跪的水灵,所以诸葛亮是直接人身攻击把他们的脸打肿。

    换言之,找茬的形式,也不能胡喷,最少最少也要了解一定的历史事件和人物才行。诸葛亮要是不了解严畯、陆绩也没法人身攻击。所以虽然不如第一种高大上,但是也有不少看点。第一种相当于要绕一些弯子,第二种是短兵相接,更直白。”

    “那第三种呢?”

    “无厘头的形式,就是既不需要懂历史、军事、文化,也不需要知道史实和人物,直接开编。就像写一种……一种类似于架空的那么样的剧本,你明白么?”

    “噢噢噢,我明白了,瞎编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