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七百十三章 花式问答

第七百十三章 花式问答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貌似高手
    但要讲移动支付,还是要暴露线上内容,这是必须否掉的,形成悖论。所以楚垣夕决定完全放弃这种方式,转而使用深层次的企业脉络来喂饱这些高端人士,我们不讲生意,讲道理。

    他接着说:“我当时的回答是,前途这个东西不能这么看。便利店销售,以目前市场上的模式来说有很多问题。购物原本应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前端用户体验,后端成本+效率,但问题也出在这里。如果小康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给用户的体验配得上高溢价,就可以创造出价值。”

    台下突然有人举手,还是女大佬徐欣。楚垣夕伸手示意,徐欣拿过话筒立刻问:“我刚才听你说目前的便利店有问题,这里的便利店特指的是724那个类型的便利店,我以为你说的是售价太贵的问题。结果你最后的结论是,你也要卖得贵,是这样吗?”

    楚垣夕显出一定的恭敬:“您看的很准。得益于724以及其它便利店把市场培育起来了,现在那个价格基本上算是行业标配吧。我觉得赚取这个利润只要产品和服务配得上这个价格就可以了,关键在于让用户觉得值。”

    “我明白,我想知道的是,产品,用户可以和各种卖产品的进行对比,无论网购还是家乐福或者夫妻店,总能比出便利店价格高这个结论来,那你提供什么服务能让这个高价得到维系?”

    “这个问题么,第一外延服务,第二会员服务,第三货币循环……”

    徐欣突然打了个手势:“停,你又要讲共享单车了是么?刚才已经讲过不用重复,我大概也明白你的逻辑了。你接着说吧暂时跳过这个问题。”

    房诗菱心说您什么就了解了啊?我还没了解!然而她是中途插过来的,前半截没听到,已经讲过小康的战略体系、发展思路、核心竞争力以及用户体验是什么。因此她只能一头雾水的看楚垣夕继续表演。

    只见另一位大佬接过话筒:“小楚你讲一下你烧钱的方向吧?我刚挺你说了前中后期的概念,各个时间段烧钱的方向也不一样吧?”

    房诗菱认得此人,是大渡创投的一位资深大佬林健,也是这个会议室中所有她认识的大佬中最厉害的一个。

    “对,肯定不一样。前期烧物流和SKU管理,中期烧补贴用户和线上内容,后期烧广告。从用户的角度,前期中期都是提升客户体验的,后期已经建立起足够的口碑,用广告快速推开加盟模式。”

    房诗菱赶紧打开手机里的笔记本,把这段记录上去,然后在“后期烧广告”这里划重点。嗯,这应该就是楚垣夕要做综艺的原因,卫宁已经解释过了。

    林健比较满意的送出话筒,似乎对这个答案比较中意。他身旁是一个年轻人,房诗菱不认识,此人顺手接过话筒:“楚总,我想知道你这套打法在国内或者外国有没有什么可借鉴的标的?”

    “您要说形式上么,任何一个大型便利连锁企业配上共享单车都可以,但内涵上没有,目前市场上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供山寨。”

    “那您这没有先发模式,我们怎么做预测呢?”

    “凭借您的经验和智慧啊。”楚垣夕失笑,心说您找茬找的也太不高明了吧?这人是实干大本营来的基金经理,今天不请自来,而楚垣夕不得不大度的让人家参加。投资圈里虽然谁都知道实干大本营被楚垣夕实名举报深空数据的事情一刀削下去40多亿,但是全都看破不说破,明面上两家属于从无瓜葛那种,拒绝人家调研是不是不太合适?

    不过实干大本营的出现还是让他更小心了一些,说话也更注意,创业教父派出这么一个愣头青来碰瓷那说不定还有什么后手?毕竟现在有心人都知道融资是自己一个明显的刚需,既然是刚需就有可攻击的价值。

    没想到不等这个小赤佬再开口,徐欣忽然老气横秋的说:“投资千万不能给自己画圈,比如一定要看到有先发模式才考虑投或者不投,没有直接判死刑。虽然这样比较稳,但是也比较笨,做风投要勇敢,这么稳赚不到什么大钱的。”

    连徐欣这种大佬都开口了,顿时,会议室里一片附和声。她今年五十出头,和搜狸的朝阳大佬差不多大,投过哇哈哈,投过渣易,投过大狗东,一生的投资经历可以说是贴出来能闪瞎房诗菱的双眼,以至于房诗菱明明不认识她,却感到她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

    林健不得不打个圆场:“徐姐说的对,是我国首创还是外国首创,是已经有前行者还是吃第一口螃蟹,都可以,只要不是骗子,就看各人的眼光。”

    楚垣夕心说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可能都有吧?他刚想接着讲,没想到徐欣拿起话筒没放下,问:“我听说你老不务正业,每天跟底层员工混在一起,为什么啊?”

    “昂?”楚垣夕一愣,心说你怎么听说的?当然这个问题是送分题:“为了少出问题啊。真正的问题永远都是从基层积累起来的,创始人自诩为大老板成功人士,脱离基层那就看不到基层面临的困境和问题了。”

    “诶?难道你管理层就不会出问题?”

    “如果从中层或者高管层诞生问题,那是管理本身出的问题。咱们用网球的术语来解释,属于非受迫性失误,而基层出问题基本上是受迫性失误。这俩不是一个性质。”

    徐欣鼓了鼓掌,再次交出话筒,很快有人接棒:“楚总,小康面临的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用户流失的风险。”楚垣夕秒回,“小康从深层次来看其实和巴人娱乐的打法是同一属性的,是用打造流量的思路来建设整体结构。流量就怕糊。”

    坐在下面的很多人都是接触过娱乐圈的,听到这个比喻顿时一片哈哈大笑。在笑声中,忽然有人拿过话筒,问:“楚总,听说你们搞的区块链非常的另类?能介绍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