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决定了,就用zhuangbility的方法来解决

第六百五十四章 决定了,就用zhuangbility的方法来解决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貌似高手
    三本的文凭实在很难找到什么好工作。

    人生最郁闷的地方就在于必须要在18岁的年纪选专业。这个年岁狗屁都不懂,没有任何对商业、市场乃至社会的认知,或者说所有认知基本都是错的。这时就要决定未来四年学个什么东西用来终生受用,实在是不可理喻之极,最终有相当大比例的一部分人终生从事的工作和大学没有一毛钱关系,纯属浪费宝贵的青春。

    第二郁闷的是需要在毕业之后拿着之前瞎捷豹选出来的专业颁发的文凭走上社会,茫然的找工作。这时才发现之前浪费掉的是青春,四年的时间还不如学个车工钳工焊工铣工,找工作不要太轻松。

    说起来,这方面还真是西方某些国家做的好,比如日耳曼吧,高中学的不好的根本不让考大学,送进技术学校先学一门手艺,学完了有生存能力了,还可以继续上大学。

    不过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楚思雨难念的经就是他今年27了,重新上了五年的社会大学,看到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以一种无可理解的速度滚滚向前,但是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直觉,他感觉自己的年龄渐大,对于这趟时代号高速列车,再不上车就再也上不去了。还好,改变命运的契机就在一次直播中突然出现在眼前,干大事的机会来了!

    因此楚思雨开始一场深切的阐述,回顾自己的过往,恭维楚垣夕牛逼,展望美好的未来,声情并茂漏洞百出。

    这番阐述令人动容,至少他爹楚同光十分动容。

    “你先等会小宝。”楚垣夕静静的聆听楚思雨感人肺腑的演讲,等他喘气的时候慢条斯理的说:“你打算靠什么来抓机会?靠你自己的本事,还是靠我?指望我,你最好三思,我对你的帮助不会是全无保留的。”类似的情况,他在原世界中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有经验有教训。

    楚思雨像是不认识楚垣夕一样,心说他什么时候学会拒绝别人了?难道说创业了就是不一样?我是你弟弟啊!

    这个表情被楚垣夕充分的解读了,同时被解读的还有四叔楚同光的表情。“小宝,你说了那么半天,其实应该先说你想做什么。四叔,你不用这么看我,问题的核心是机会来了小宝抓的住吗?”

    楚思雨支支吾吾想说说不出来,一看就是光想着干大事,但是没想好干什么。

    “兄弟之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楚同光也豁出去了,“机会来了抓不抓的住,多提供几个机会还能一个都抓不住?”他跟三哥家里也不需要客气,至于楚垣夕,谁让你叫“小光”而我叫“大光”的呢?就冲你这长相,你敢说个不?

    然鹅……

    “我出钱给小宝提供试错的机会?多少次?一次要烧多少钱?”楚垣夕一边说着一边露(bu)出(shi)礼(shu)貌(yuan)的微笑。

    其实出钱造成的问题相对简单,只有一个,就是其他人有样学样一个个全过来寻求帮助,那就不知道要多少钱了。这种情况一次都不能出现,有一就有二,哪个亲戚也不可能吃这个亏。

    很多非洲出来的足球巨星都面临过这种困境,阿森纳和巴萨的双料明星压力山大宋功名一个人要承担几百个亲戚的奢侈花销,不给钱就烧他的房子,天朝这边无非是没这么激烈而已,本质上都一样,最终的结果要么是用一生替亲戚们打工,要么不得不断供,然后前边给的钱都白瞎,还要反目成仇。

    其实国内因为捐款持续不下去而遭到被捐款人谩骂的善良人士也多了去了,被捐款人考虑的不是捐款人得癌症要死了没钱了,而是我的好日子过不下去了,你赔我!在金钱面前,人性完全不值钱。情况虽然和亲戚不一样,但道理都一样。

    而比出钱更大的问题是牵扯精力。要是亲戚们要钱只是用来挥霍还好,无非相当于多养一批逆子,真要是像几位爸爸一样超有钱的也可以不在乎。偏偏有人要做事业,那麻烦可就大了去了。至少这方面楚垣夕自己做的不好,原世界中一度弄的很狼狈。这方面很多上岁数的天朝民营企业家做的不错,不过也都向着家族企业的方向发展,比如大狗东。

    关键在于,要是有着明确而完善的家族制度也可以,偏偏天朝这边经过建国后各种运动的洗礼,在这方面十分空缺,以至于很多人不懂规矩只享受利益。这样的企业总有出事的一天。

    袁敬他们家在这一点上做的就算还不错的,但楚垣夕也不想学。

    不过这些不用跟楚同光父子说,他们也理解不了,还是说钱比较清楚。果然,这个问题直接问住了楚同光,他看了眼儿子,他也不知道儿子要做什么,需要多少钱。

    “我,我想……试试做纸包装?有个七八百万就行?”楚思雨说完看着楚垣夕,但看不出任何表情。相比于家族企业的管理,袁敬更值得学习的是他的方块脸。

    楚垣夕心说果然还是和原世界中一样,因为他现在就干这个,觉得自己熟悉,可以自己做老板。

    然而这个弟弟的思路跨越性极大,原世界中从纸包装出发干了半年,突然提出来干物流,物流干了半年又想做某个餐饮项目的地区总代理,总是看着比的行业赚钱自己不赚钱,把楚垣夕给他制定的商业计划和市场分析一扔,我还想要!

    让人绝望的是他看市场看商业社会的眼光经过一年的折腾没有任何提高,这就不是烧钱能解决的问题了。同样都是资助,安琪拿了楚垣夕一笔钱把公司救活了,走向上市,楚思雨拿走就没了。因此楚垣夕绝不会再犯原世界中的错误。

    难点就在于怎么拒绝?太直白了伤感情,楚垣夕倒不在乎但老爸老妈不好做人;太肉了又让楚思雨觉得还可以再抢救一下,隔三差五就会出幺蛾子。

    这个艰巨的任务对别人来说或许很难,但楚垣夕决定用zhuangbility的方法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