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六百十四章 诉讼对策

第六百十四章 诉讼对策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貌似高手
    楚垣夕以为上周科技会跳出来找事,但是看到法务小姐姐叶萍拿过来的律师函完全没想到,居然是深空数据发来的,就是李兆开和陈绮离开上周科技新去的那家公司,而且居然有理有据!

    楚垣夕一巴掌把律师函拍在桌上,叶萍顿时跃跃欲试:“跟他们打官司?打官司咱们肯定赢,就说一个,法官根本不可能采信他们的举证,天朝根本就没有这么举证的。”

    “不不不,现在不采信不代表几年之后还不采信,公司之间诉讼的周期非常之长,咱们得考虑一两年后法律环境的变化。打官司且不说是不是肯定赢,就算胜诉了,一旦兜出去,名声也不好,甚至官司开打之前对方就可以炒作。”

    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就是当贼的看谁都像贼。就好像米帝天天监听盟友,因此看谁都像要破坏他们的信息网络安全似的,楚垣夕也不能免俗,本人就是炒作好手,有机会炒作,没机会制造机会也要炒作,因此看谁都像是要炒作的样子。

    “那跟他们和解?”

    楚垣夕皱眉,“和解了他们也可以继续炒作这事。说不定这事是对着咱们名声来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要泼脏水搞臭咱们。让我想想,处理不好的话这后果可能会比较严重。”

    因为李兆开去了深空数据的缘故,楚垣夕还特地多对这家公司多了解了一下,结果稍微一深入就发现这家公司来头还挺大,是国内某个著名创业教父投出来的企业,而且和自己印象里其实不一样。

    他以为这是一家通过对大数据的处理能力提供服务的公司,结果特么不是,人家主要业务是销售简历信息相关产品,号称有着天朝最大的简历数据库,有两亿自然人的简历,20亿个简历版本以及30亿个简历轨迹。他们的大数据工作基本集中在处理这些简历上边。

    虽然如此,作为一家数据采集公司,深空数据当然也可以做挖掘和分析,于是“分析”了《乱世出山》手游的几百万个随机剧情,得出结论巴人娱乐用来训练游戏剧情AI的训练素材,用的是网上的海量资源。他们通过技术确定特征然后挖掘数据,逆向找到了大量疑似训练素材。

    然后通过他们内部的梳理,发现其中能够统计到的清晰版权的,巴人娱乐都没有取得授权,或者说巴人就从来没有采购过版权。

    直接白嫖网络上的进行商用就是对知识产权的侵权。深空数据有专门代打官司的业务,据此快速接洽了一些平台,然后集中拿到委托,于是把律师函拍在楚垣夕的脸上,勒索一千万。

    大数据业务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流氓业务,其中最具典范意义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视觉中国。而深空数据这家公司,从李兆开离开上周科技直接去他们家,到尚周恶意报复楚垣夕结果是他们出手,用胸部想也知道这两家公司之间关系匪浅。

    现在被人进行版权诉讼了,楚垣夕不得不慎重的对待对方的恶意。

    看楚垣夕少见的露出皱眉头的姿态,叶萍小心的问:“楚总,你是不是过于风声鹤唳了?对方要求赔钱道歉,但是要求的金额也不高啊,一共才一千万,何况和解谈判下来也不可能他们要多少咱们给多少,就算上法院也判不了这么多,以咱公司赚钱的能力,做最坏的打算也不会有什么过于严重的后果吧?”

    “这你可就有点外行了叶萍。你可能是以惯例来看待这种诉讼,但是……你知道视觉中国吗?”楚垣夕心说这是要检验老夫法律方面的技能吗?不过叶萍只是个解决法务方面有无问题的人,拟个合同什么的还行,想要精英法律人士提供服务得拍大钱,不可能以20k以下的薪水常年雇佣。

    叶萍一愣,“我,听说过,天天发起诉讼,很厉害。不过这事跟视觉中国还有关系?”

    “我就是举个例子。一般发起知识产权诉讼,交保护费的同时也就把版权问题解决了对不对?视觉中国诉讼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被起诉侵权的公司交了保护费之后,还得跟他们另外买版权,你见过这么正义的公司不?

    你要是主动和解,相当于认了这个侵犯知识产权的罪名,他们拿完钱之后反手跟你收授权费,再打官司的话你反而被动了,指不定要你多少呢,你不给,人家要求你停止侵权,我们游戏还运营不运营了?这一千万很可能就是个幌子,至少咱们不能把它当成就是一千万。你现在不是单纯的做游戏公司的法务了,可得加小心。”

    “我去……这叫正义?”叶萍心说视觉中国简直就是我们法律人士的偶像啊!“那怎么办?”

    楚垣夕心说这是你法务应该问的吗?这不应该我问你才对?但是在巴人娱乐里叶萍的反应倒是很正常,因为楚垣夕一向都是大包大揽的,很多专业人士都被楚垣夕侵犯过自己的专业领域,已经见怪不怪了。

    “怎么办……”他在茶室里转了一圈,“我确认一下,在现在的司法实践中,对方如果不发律师函直接起诉,在法庭他们是否会被动?”

    “那显然的,一直都这样。”

    “那就好办了。”楚垣夕拿起律师函来重新看了一遍,特别是自信看了看上面给了深空数据授权的站名单,然后呵呵一笑,“我拿授权。”

    “拿……啊嗯?拿授权?”叶萍心说这什么情况?“咱不是没法拿授权才白嫖的吗?”

    楚垣夕发出深沉的笑声,“过去没法拿,但是……深空数据这不是跑来助攻了么?现在咱们可以拿了。”

    巴人娱乐事实上存在大量侵权行为,这事楚垣夕心里很清楚,甚至于侵权了谁他也门儿清。为什么不堂堂正正的拿了授权然后交给薛明进行训练?因为没法拿。

    首先这个授权范围就没法定。文创界就没有授权别人进行AI训练这么一说,都是影视版权、游戏版权、漫画版权这么走,但您现在要求的是什么权利?巴人不是没跟别人谈过,问题是商务谈了一鼻子灰回来,双方大眼瞪小眼一起懵逼,最后对方网站的负责人建议巴人娱乐干脆白嫖吧。

    其次是价格和数量。巴人把授权拿过来不是为了开发版权,不会使得版权增值,也不会跟站进行游戏分成,因此要授权打算花多少钱?是一本本定价还是全部打包?一本定多少合适?给少了人家无聊,给多了自己不乐意,对网站来说一本几十上百万字的书您连一千块都不给您也好意思开口?对巴人来说我可能要学习几十上百万本书啊,一本一千嫖不起!

    不可能开出太高的价,又造成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任何版权方都害怕巴人娱乐用很低的价格取得一个莫名其妙的授权之后把这个授权当成鸡毛令箭。这事一提,任何人都能想到当年金嗓子的骚操作,找足球巨星罗纳尔多照个合影照片,然后给P到广告上去。

    平胸而论这广告要正常授权,以大罗当年如日中天的价码,一年怎么也得一千万起步,结果金嗓子连着放了好几年,就给了大罗几十万¥,嫖到天上去了。

    据说为这事大罗茶不思饭不想又胖三斤,但是因为给出过授权,几年下来这个跨国官司就是打不动,足以让任何人和天朝商人打交道的时候引以为戒。在天朝做商业活动,不止楚垣夕加小心,谁都小心着呢!

    而楚垣夕又势必不能缩小AI素材的范围,不然培训出来不伦不类,这游戏就没劲了。薛明那边的培训必须得灵活,想学谁就学谁才能培训好。实际上薛明已经特地避开网络名著不学了,被人认出来的可能性很低。

    因此这事没的洗,巴人娱乐确实侵权了。那么现在,釜底抽薪是最好的办法。

    楚垣夕拿起桌上的授权书,对叶萍说:“你给我联系一家善于进行互联网诉讼的律师事务所,我们三管齐下,一方面拿授权,一方面反诉他们。”

    叶萍更迷了:“咱们?反诉他们什么?”

    “对方用爬虫攻击本公司啊。呵,我记得国家去年底就密集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互联网保护法,对爬虫手段是极为严厉的。他怎么分析的咱们的数据?显然是爬虫!”楚垣夕恶狠狠的一戳律师函,仿佛律师函的打印纸是对方的脸,“他们敢踩法律灰域,我就敢埋!”

    “那第三管呢?”叶萍等半天,觉得自己数数的能力似乎在退化。

    “第三管啊……那不是法律手段,你最好不知道。”楚垣夕一边说着,一边想待会怎么跟陈绮开这个口,他需要动手了,两家公司一起给老夫狠狠的挖!小康正需要大数据高手呢!

    而且,特么卖简历信息的大数据公司?楚垣夕脑子里闪过一个比较危险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