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五十六章 泄露天机

第五十六章 泄露天机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貌似高手
    何娜美根本没出来。此时她正在给楚垣夕他们指点迷津,原因是她凑巧听到声叔和阿哑下午还要去东三环的录音棚录歌。“这附近就有一个录音棚,小徐工作室,听说过没有?”

    “好像还真听说过,是不是鹏飞的游戏在那录过音效?”楚垣夕倒是还真有点印象。

    “嗯,我们商务跟他们有不少资金往来,他们家大概五百块钱一小时吧。”

    “擦,那我岂不是亏大了?”阿哑吐糟,“我只收五百块钱一天啊……”

    “大哥,人家那是专业录音棚,你那没乐器,也没调音师,也不包后期处理,就一裸的棚子,话筒调音台,完了。你还打算要多少钱啊?”声叔扎心的说。

    因为楚垣夕放出一拖拉机的工作量来,几个人接下里的工作都非常饱满。特别是杨苑美提出萌宠视频之后,阿哑的工作预计也会变得丰富起来,等买到萌宠之后他还需要给萌宠配音,凶的萌的贱贱的,对他要求挺大的。

    杨苑美还要负责写剧本,所以转脸就找何娜美帮忙养宠物。

    这一阶段杨苑美、声叔,包括楚垣夕都得写剧本,楚垣夕要写水笔画的剧本,椒图画完阿哑配音。声叔阿哑录歌,楚垣夕还有大量的发布工作要做,除了短视频账号,还有头条号,几个公众号,几个微博,动物公司、房哥,还有未来的乱世出山的微博都要分开推送。这工作总不好再扔给杨苑美了,再推给她估计老黄牛也要尥蹶子。

    反而是朱魑时间比较多,除了准备巴人娱乐的第一次直播之外只有几个翻唱视频对口型和街拍的任务,需要跳舞的地方也不多,因此……她就把楚垣夕扔在公司,自己跑去录音棚,美其名曰探探路,实际就是光明正大的溜号。

    她七拐八拐的在一个小区里找到这家“小徐工作室”,正要敲门,门突然开了,里面走出来的人跟朱魑一照面,俩人都愣住了。

    “袁都?”

    “朱魑?你怎么跑这来了,找小徐弟弟?有啥事,跟哥说吧。”

    “那还能啥事?录音呗。”

    “你怎么跑这录音来了?”

    “我在附近上班啊,这不离得近么?”

    袁都眼神突然一变,“哎等会,你去了那家傻逼公司?”

    “什么?”

    “就是那个楚什么什么的那个,声叔跟你在一家公司对不对?”

    “是啊,怎么了?”

    “卧槽我突然想起来!”袁都一拍大腿,“你怎么自甘堕落啊?”

    “我怎么自甘堕落了?我干的不错啊,这么多年都没这激情了。”

    “你别逗我了。”袁都充满鄙视,盛气凌人的说:“玩个短视频就以为能当网红是怎么的?麻利儿的赶紧离开那个傻逼公司,最近洪兴哥都重出江湖了,赶紧回来还有你一口饭吃,浪涛信息的主播多了去了又不是只有你一个。”

    朱魑瞬间感觉特别乏味,她说话也是比较冲的:“你就别管我了,还是想想怎么弄你的户外直播吧。最少我还当过网红,怎么当网红比你懂。”

    “擦,朱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啊?你见过像66和陈二狗这种真正网红什么样吗?”

    “你提他们干嘛?他们又不是浪涛信息的。”朱魑白了袁都一眼就要进去,袁都冷笑一声:“他们不是浪涛信息的,但是他们也要跟我合作。小徐弟弟不在,去拜见黑哥了。”说完扬长而去。

    朱魑回去的时候,楚垣夕正在一边刷微博一边往抖音上边上传朱魑卖萌版本的《少林英雄》。这个视频里边朱魑头上顶一摞书,阿哑配音:师父我坚持不住啦

    然后朱魑开始她的表演,先把脑袋一歪让书划下来,然后一通手势舞,操作猛如虎,卖起萌来看着还挺赏心悦目。

    不过早晨上传的《痴情玫瑰花》效果却不太好,按说视频里朱魑比划的那几舞姿下虽然没什么亮点但是也不差,但是跟风和引用都不行,粉丝增长也不明显,倒是点赞数量马马虎虎。

    也难怪,楚垣夕忽然想起来原世界中这个视频火起来的都是男主出镜,很少有美女,看来不是偶然的。

    这个视频可以判定失败了,下次这种细节得注意,应该让阿哑出镜补拍一个才对,要知道现在巴人娱乐的账号上已经接近50万粉丝200多万赞,连音浪都上五位数了,这个视频才拿了5万赞,实在算不得什么。

    出乎朱魑意料的是,何娜美又跑来了,这让朱魑有点在意。难道她上班不需要在岗的么?然鹅商务上班还真没那么高的在岗率,美貌是商务经理的利器,都窝在公司怎么发挥自己的长处呢?

    朱魑走近了一探头,“咦,楚垣夕,你还关注了左眼哥的微博?”楚垣夕打开的微博正是国内被视为直播界泰山北斗的大主播左眼的。左眼的微博上放出一段“一直播”的短视频,里面的他正在跳《Mi Gente》,姿势喧嚣,更有张力,算是做了微创新,更适合男人跳。

    楚垣夕回头,看朱魑面色不渝,问:“怎么了?对方狮子大开口了?”

    “不是,小徐根本没在,我遇到一白痴。”朱魑看到声叔也在,问:“叔儿,你也认识袁都?”

    “啊!你遇到袁都了?”声叔推了推眼镜,“他又瞎喷来着吧?”

    “他骂楚垣夕就算了,居然还骂我!”

    “什么叫他骂楚垣夕就算了?”楚垣夕怒了,“他骂你什么了?”

    朱魑没好气的说:“他说我根本不算网红,像66和陈二狗这种真正网红我根本比不了。说浪涛信息有我没我根本没所谓,真正的网红只跟他合作,让我别太拿自己当人物。”

    楚垣夕听了这俩网红的名字就是一愣,这俩不都出演过《惊声主播》么?我靠,难道说,鹏飞有什么业务和惊声主播套上了?这可有意思了,这边刚看到《惊声主播》的男主角左眼跳朱魑的舞,那边就有人用《惊声主播》的男配角来踩朱魑。

    然后,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一挺身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到杨苑美跟前问:“哎,杨苑美,你离开鹏飞的时候,有没听说过一个项目叫《惊声主播》?有印象没有?”

    “好像还真有点印象,这是个电影吧?我在皮包子公司就是做影视内容总监的。”

    杨苑美仔细回想了一下,说:“我记得是鹏飞打算通过皮包子公司购买《惊声主播》的植入广告,因为是杀青之后突击植入,所以需要加紧办理,而且好像遇到困难了。怎么了?跟咱们有关系么?”

    楚垣夕眼珠一转:“现在看起来没关系,但是可能很快就会有关系了。不过这事跟袁都有啥关系?怎么说的好像是他的功劳似的?”

    何娜美幽幽的说:“好像还真有关。这人据说跟《惊声主播》背后的资本有关系,突击植入广告得通过他的路子走,我们商务部参与了这个广告的购买。”

    楚垣夕一听就懂了,但是忍不住要吐下糟:“这特么不是市场部的事么?跟你们商务有个鬼的关系啊?”

    何娜美耸肩,“你问顾书君啊。”

    “好好好,这真是意外之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楚垣夕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诞生了,他对朱魑说:“别生气,他们的冰淇淋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