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四十六章 名片的价值

第四十六章 名片的价值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貌似高手
    到中午,数据已经呈炸裂之势,抖音上点赞五十万,关注用户暴增十万,这个数据其实并不比《探索》多,但膨胀的是引用高达一万五。要知道《单身狗》同样是带原创性的BGM,同样时间内引用数连它的零头都没有。

    而且这才一个上午的时间,大有平地一声雷炸裂互联网的架势。

    互联网炸没炸不知道,至少巴人里已经炸了,不止朱魑膨胀,连声叔都感觉飘飘然起来,毕竟这是他掌镜拍的,一遍遍喊“重来”喊出来的。

    所以这一上午就没按计划完成拍摄任务,只是补拍了《海草舞》,又拍了一个双人版的《拍灰舞》。

    楚垣夕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他们的心态得敲打敲打,于是中午出去庆功,找个高档餐厅大吃一顿,准备到了饭店再行敲打。

    结果他们坐下一会,门开了,李兆开领着黑嘴、顾书君还有另外一个男的进来。

    这群人当然也看到楚垣夕和朱魑了,各自有各自的意外。

    但实际上碰上了也没啥好意外的,这地方高档餐厅就那么几个,商务宴饮的选择不多。

    他们顿了一下,有的冷笑有的斜眼看人,然后走到另外一桌。看的出来他们是此间的常客,点起菜来很利索。

    楚垣夕他们先到,四个人点了一盘马苏里奶酪鳕鱼,一盘酥皮雪花牛肉,一只神仙鸡,一盆啤酒鸭头,一盘炸豆浆,还有其它小菜若干。

    结果菜刚上来一盘,那桌那个楚垣夕不认识的人倒是拿着高脚杯先走了过来。

    楚垣夕本身是无视他们的,但朱魑脸色不自然,看这人走过来假装没看见。楚垣夕很意外,朱魑是个挺大大咧咧的人,不说没心没肺吧,至少神经很大条,但是他好像看到朱魑的手在桌布底下攥着,攥的紧紧的。

    这人留着小胡子,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穿着羊绒衫,气色很好,一看平常就是养尊处优的人。

    楚垣夕以为他是来找朱魑的,没想到他走到自己跟前站住,说:“你是,楚先生,是吧?”

    楚垣夕侧身一点头:“啊您是?”

    楚垣夕虽然无视他们,但是长期养成的习惯使得一般情况下他跟陌生人接触的时候都要保持大面上过的去,就算在原世界中也不会去撅陌生人,有人打招呼最少都要点个头。当然,敌意已经明朗化了的不在此列。

    “鄙人洪兴,浪涛信息的董事长。”

    “幸会。您是打算?”

    “噢,听说朱魑跟鄙公司有些什么误会。”洪兴微微一笑很倾城的说:“我想提醒楚先生的是,朱魑是本公司的重要一员,和本公司是签有合约的,这一点您可知道?”

    “啊,我看过了。”楚垣夕淡定的说。

    洪兴露出意外的神色,看起来他以为朱魑一直隐瞒着,结果居然不是?他皱起眉头,说:“那,您的打算是?”

    “那不是一份完全排他性的工作合同,我的打算是在朱魑不违约的状态下为我工作。”

    “不违约的状态?那她要是违约了呢?”

    “您大可以放心,有我把关她不会违约的。”

    “哦,您是这么理解的。”洪兴做出恍然大悟状,“这合同,鄙人承认,当年签的时候很有些不周之处,金额相当之苛刻,而且限制颇多,导致误会丛生。但是归根到底那是一份具备法律效力的合同,要是她行差踏错哪怕一步……”

    “首先肯定是由本公司来承担朱魑的法务责任,其次如果真有什么行差踏错的地方……”楚垣夕耐人寻味的一笑,轻轻的吐出三个字:“法庭见。”

    洪兴深深的把眉头皱了起来。绝大多数人不懂法,因此用法律的力量来威慑一下基本都会怂的。但眼前这个人,并不是软硬不吃?他要是软硬不吃反倒好办了,那样只是头硬而已。但楚垣夕坐的非常安稳,看起来似乎是对法律业务颇有心得?遇到一个不怕打官司的,这就不好对付了。

    为什么不好对付呢?因为自家知道自家事,朱魑的合同上有陷阱也有漏洞,他当然知道真的因为朱魑去拍短视频而起诉,他赢不了,因为签合同的时候还没有短视频呢!这是非战之罪啊!

    是用律师函轰炸恐吓?用疲劳诉讼的方式拖死这家刚起步的小公司?还是怎么的?

    洪兴脑子里闪了一下念头,顺势掏出一张名片来,双手递向楚垣夕,说:“希望不要走到那一步。为了公司的利益,为了投资人和全体股东,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

    楚垣夕本不想接,但洪兴说话温和得体,虽然有敌意有威胁,但他的话又都还在理。

    可能一般人会对他的威胁比较反感吧,但楚垣夕很认同的一点就是执掌一家公司的时候,除非已经杀出重围了才能谈道德,否则,对外的时候只有胜败没有对错。至于威胁,需要害怕才是威胁,楚垣夕根本没当回事。

    所以他双手接过名片,然后也掏出名片,双手递还给洪兴。这种礼仪化的动作甚至让朱魑产生错觉,感觉像在递交战书。

    然后,楚垣夕举起茶杯,说:“敬股东。”

    “敬股东。”洪兴举杯抿了一口葡萄酒,然后回到他那桌。

    楚垣夕把他的名片随手放在桌上,声叔顺手把名片拈了起来仔细看。那名片烫着波浪金,硕大的名字印上去是漆黑的,但和白底之间居然还有一点点渐变,非常柔和,非常精致,好像还有淡淡的松香味。声叔也拉过小提琴,对松香味挺敏感的。

    这让他啧啧赞叹。

    楚垣夕呵呵一笑:“别看啦,又不如我的名片。”

    朱魑“扑哧”一声笑出来,楚垣夕的名片她可见过,“你的名片,不就一张普通名片纸么?这都要吹牛?”

    “怎么是吹牛呢?你看他的名片花纹优美,烫金染色,纸质Q弹,香味清雅,但远远不如我的名片宝贵。因为我的名片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