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我夺舍了魔皇 > 108.所谓普渡众生(求推荐票求收藏!)

108.所谓普渡众生(求推荐票求收藏!)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八月飞鹰
    看似恶作剧一样的动作,不论萧云天还是张天恒都神情郑重。

    张天恒全身上下,亮起刺眼金光。

    大日天王诀澎湃炽热的力量立马彰显,热浪向四周滚滚波荡,仿佛一个人形洪炉。

    萧云天幻日大法卷起的水流,落在张天恒身上,瞬间被大量汽化。

    厚重水汽,仿佛云雾一般笼罩张天恒。

    苏伟等人同样没笑,认真看着这一幕。

    老寿轻声说道:“换成地火熔岩,如果是卡在极为狭小的地方,水汽确实可能形成不小的力量向外扩……”

    金刚则咧咧嘴:“这样的场面,其实以前也见过,但没往这个方向想过,教主还真是敏锐啊。”

    张天恒挥手驱散水汽,现出身形:“应该说多亏教主敏锐,否则大家说不定已经一起被炸上天去了,全靠教主恩典,我们才能站在这里讨论这些事。”

    六长老周攀澄徐徐说道:“否定了先前的法子,总要有行之有效的新办法。”

    张天恒哼了一声:“单纯浇水,适得其反,起不到降温的效果,需要太阴真经这样的极寒之力方可。”

    萧云天摇摇头:“前辈先人设计引龙河之水,就是希望能以自然之力对抗自然之力,古神峰下地火太强,便是修成月皇真身的武帝也难以凭一己之力正面对抗镇压。”

    流风笼罩下的他,身形转向面对火山口那边:“教中只得教主和大首座两人修成月皇真身,轮流镇压,或可一试,但那样一来,即便能成,又还有多少余力抵挡外敌?”

    “事已至此,最好的办法,怕是要搬家了。”张天恒言道。

    朱雀一林东夷盯着那些锅跟壶出神,没有说话。

    三位长老脸色则都不大好看。

    “千年基业,岂是你可轻言放弃?”四长老柴翰怒斥道。

    张天恒转头看向四位元老派大员,嘿然冷笑道:“今日之事充分说明,前辈先人当然该敬仰,但有那么些个老东西已经过时了,最好别捧着当宝贝,否则随时自己小命儿玩完。”

    此言一出,三位长老全都面露怒容,呵斥张天恒。

    张天恒翻着眼睛,冷笑不止:“想不搬家行啊,你们之前别拆家啊。”

    六长老周攀澄阴沉着脸:“出了事,谁都跑不了,要追责,也少不了聂广源一份。”

    萧云天喝道:“都少说两句,总坛去留,全凭教主圣断,你们能吵出什么结果?”

    “这话说的是。”张天恒点头笑道,便即闭口不言。

    萧云天看向对面:“此间发生的事,也需详细禀报大长老。”

    四长老柴翰深吸一口气,徐徐颔首:“不错。”

    他视线看向朱雀一林东夷。

    对方仍然紧盯着那些不时被跳动顶起的锅盖壶盖出神。

    四长老见状,暗自摇头。

    一旁的七长老上官松轻声道:“还是我走一趟吧。”

    四长老柴翰和六长老周攀澄都点头:“有劳上官贤弟了。”

    上官松走后,张天恒回头。

    就见苏伟、苏夜兄弟俩,也仍然在望着伙房那边出神。

    “你们兄弟俩今天没动静啊?”张天恒问道。

    苏夜兴致勃勃的转头:“喂,你们说,模仿这路子创一门绝学,是拳法比较好,还是腿法比较好?”

    “我喜欢拳法。”张天恒随口答道,然后一巴掌拍在苏伟肩膀上:“以前没见你也这么热衷武道啊。”

    苏伟先是茫然,回过神来后摇摇头:“不是,我在想,这事儿挺奇妙的,以前没留神,但现在细想,相较于印象中水汽的薄弱,其实力量很大,或许能挪作他用……”

    “确实出乎预料,不过没用。”张天恒言道:“除非是大河大海倒灌地火熔岩这么大的规模,但引河海倒灌地火,要费多大的事儿?完全得不偿失。”

    苏伟顶着一对严重缺觉的熊猫眼,望着那水蒸气,喃喃自语:“对你我或许没用,但对普通人就不同了。”

    张天恒看他:“你想说什么?”

    “虽说具体到单个人未必有多强……”苏伟出神的想道:“但如果人人都能用,那就相当于所有人,大家都往上攀登了一步,用那帮和尚的说法,这才是普渡众生,功德无量呢。”

    “教主非凡人,举手投足,随口一言自然非凡事。”张天恒拍拍他肩膀:“不过,容后再想,先顾眼前,清凉寺虽然被打残了,但还有其他和尚想要普渡我们呢。”

    苏伟回过神来,点点头:“说的是。”

    远处,两位长老则都阴沉着脸。

    “引龙河水之法,看来确实不可行。”四长老柴翰面色难看:“务必尽快拿出个章程来,否则陈洛阳和他手下那群小贼,必然趁机发难,让我们背黑锅!”

    六长老周攀澄同样面沉如水:“谢老大有伤在身,大首座在外未归,我们很难有办法。”

    柴翰哼了一声:“若非他当日执意同剑皇一战,何至于有如今这许多事?”

    “竖子当道,无可奈何。”周攀澄摇头:“他命好,有陈翰海……老教主余荫,年纪轻轻继承大位,毫无历练,太过轻狂。”

    “可惜了大首座……”柴翰闷声道。

    周攀澄与之对视一眼。

    事实上,朱雀殿首座也很年轻,只比教主年长七岁,时年二十七。

    同样不到三十岁,名满天下却已接近十年。

    这位大首座虽然同教主争位失败,但天然成为元老派支持的对象。

    当然,大家心里都有数,屁股决定脑袋。

    如果真给大首座上位成为新教主,其态度和立场,未必还跟现在一样。

    提拨新血,制衡元老,坐在那个位置上,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会去做。

    现任教主如此,大首座成为新教主后同样如此。

    但不妨碍大家眼下团结在一起。

    大首座的伯父便是如今元老阁二长老,双方也算有暂时稳固的纽带。

    真到成事那一天,大首座对待元老也不可能比现任教主更激进。

    “一枚天魔血树果实,就能改变两个人的命运。”周攀澄徐徐吐出一口气:“不,是改变许多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