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五十四章:隐藏职业死亡行者

第五十四章:隐藏职业死亡行者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狂翻的咸鱼2
    相由心生,尤其是晋升到极高的生命层次境界后,别说外貌形象,五阶超凡中有一些存在甚至连自己的性别都能由自身意志修正改易。

    当然,像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即便是绝大部分五阶超凡,也并不愿意失去自己的初始性别,体验一下另一重身份。

    石应虎曾经晋升到五阶武道法身境界,生命修炼境界上对等于五阶超凡神灵,能力多样性兼容性上弱一些,但生存能力,战斗能力,五阶武道法身境界甚至还要更凌驾于五阶超凡神灵之上。

    即便他受到重创形神崩溃,本源意志降临于暗黑世界,但随着伤势的恢复,本源的复苏,相由心生之下,凯特布莱恩也越来越像石应虎,他的全身骨骼变得粗大而坚实,皮肤变得特别细腻几乎连毛孔都看不到了,原本的体味消失,即便经常接触尸体,身上带着的也是一种温暖得好像初生婴儿般的清新气息,他的头发更加纯黑,眼瞳更加剔透,指甲颜色透明没有一点杂质,纯粹得像水晶一样。

    此时此刻,虽然说是暗黑世界的土著原住民,但事实上,把石应虎丢回到地球去,就是一个高大帅气、并且发量茂盛的炎黄少年人了。

    由于来自灵魂本源的逐渐渗透性改变,在他的外表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异常。

    至于隐隐区别于本世界的人……传奇境界的强者或多或少都会“神化”、“魔化”区别于世人,像石应虎这种程度的微调改变,绝对算是微乎其微的、极为淡化的了。

    系统提示:

    “血脉改易,异能:‘昊天法目’激活,被动状态,全技能+5,技能树+1。主动状态,精神力大幅提升,自身控制力大幅提升,但会消耗大量气血精元储备。”

    昊天法目激活的技能树,直接将石应虎的灵气光环能力体系剪切过去,石应虎因此直接恢复了修炼“毒素和白骨”法术体系的能力。

    阎魔天子法身,阎,代指死亡,魔,代指恶魔,天子意指苍天之下,至高无上,法身,意指相对应的武道境界。

    生命层次修炼到石应虎这个地步,一次阶段性的领悟突破,往往会带来实质性的变化,随着这些年他不断积累死亡知识,并在这次意外中收获到噬魔法典后,前后的知识积累结合领悟,最后导致某种成就收获的井喷现象。

    阎魔天子法身在脑海中的构建与确立完成,这甚至直接导致石应虎现实世界中深层血脉的改易,令他原本被严重损伤的五阶本源重新复苏,再一次焕发活力。

    正常来说,超凡神座陨落,再想起来那也是相当困难的,自身五阶本源受到重创,如果石应虎依然走自己以前的老路,想要完全恢复过来,至少要数百年的时间,甚至需要消耗上千年的时间也说不定。

    而他现在研究死亡法则,改易升华自身固有的根基,反而导致因为突破的产生,而恢复速度大大的加快了。

    毕竟,不破则不立,本身的受到重创,节省了破的过程。

    当然,这是因为他领悟成功了,若是石应虎领悟新的道路失败,那还莫不如就沿着原本的老路前行,至少耗上时间后可以确保恢复。

    并不是所有的强大存在衰弱后,都敢像石应虎这样操作这样玩的,因为只要一个不慎,胡乱改易自身根基,很有可能连过去的成就都保留不住了。

    抱残守缺,开拓进取,其实各有各的难点,只不过石应虎的个人性情决定了,他必然会选择后者而并非是更加踏实更加稳定的前者。

    大量的气血之力,伴随着领悟不断向眉心祖窍、精元上胎处潺潺涌动,石应虎以双手按压住自己头颅两侧,只觉得一股股源能由自身灵魂深处向外溢散开来,滋润着周身上下每一寸的皮肉筋络、每一滴的血。

    在这一刻,石应虎与昔日的凯特布莱恩除名字与身份上的继承外,已经再无一丝半点关联了,因为连血脉都改易了。

    日后,凡是在暗黑世界拥有石应虎血统的人,都会获得死灵系技能或圣骑士技能+1至+5的血脉加成,当然,最猛的人是全技能+5,技能树+1,不过那就太难了,那就算是返祖返到最极限境了。

    血脉改易,这仅仅只是这次闭关修炼的开始或者说中承环节而已,接下来,石应虎依然在自己的私人别墅中,修炼着死灵法术,参悟着噬魔法典。

    因为他的领悟,暗黑世界的法则又认可了七大职业体系以外的第八大职业体系诞生:死亡行者。

    死亡行者

    同时兼备圣骑士能力与死灵法师能力的职业者,因为死亡之力对于身体的侵蚀,令死亡行者对于圣骑士能力的掌握事倍功半,然而若是能够领悟“光明与黑暗”的精髓,就可以充分发挥这个职业的强大,因此,隐藏职业死亡行者的拥有者,要么极端的强大,要么泯然于众,并不会显得比其它职业者更强大,甚至还要更弱一些也说不定。

    以生命骷髅会凯特布莱恩会长的私人别墅为核心,大量的尸体与各种各样的珍贵物资被运送进去,也就是经过时间的积累,生命骷髅会与温尔塔生命学研究医院已经具备了极为强大的各方面势力,否则,就以石应虎这个家伙的资源消耗能力,他甚至可以一个人将一些中小型组织鲸吞、拖垮。

    另一方面,也是石应虎的在组织里的个人威望实在足够高,不然这样影响整个组织运行的资源汇聚,若是放在其它权力制衡的组织里,则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在某个男巫自身修为突飞猛进的同时,针对于整个生命骷髅会与温尔塔生命学研究医院的汹涌暗流,也汇聚冲击而来了。

    甚至就连石应虎都没有想到的,记载着上古大巫师“噬魔者”巴克特一生心血精华的噬魔法典重新出世了,这个消息给整个暗黑世界带来了怎样的震动。

    千年以来,事实上死亡之谷的七大古墓,早就已经里里外外都被翻遍了,甚至于当年那七位传奇大法师的遗产也都已经有人找到并继承,唯独巴克特的,他的噬魔法典寄托着巴克特的半神残魂,因此神物自晦,隐藏在古墓最深处设置结界,千年以来谁都没找到,除非那些被巴克特选中的人。

    当然,现在看来,被巴克特选中可谈不上是什么好事情。

    千年过去了,所有的寻找者都绝望了,并达成了共识,认为巴克特的噬魔法典在其与最伟大召唤者赫拉森的战斗当中毁灭了,或者干脆就是落到了赫拉森的手中。

    然而这一次,在圣堂骑士团讨伐战之后,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消息是:“与白骨低语者”、那个“温尔塔的怪物”,他获得了一本寄托着强大邪恶之魂的古代魔法书。

    虽然并没有人能确定,那就是上古大巫师“噬魔者”巴克特的最重要遗产,但仅仅只是一个可能性,就已经足够黑暗世界的许多传奇强者悸动、渴求得想要杀人了!

    因此,在石应虎闭关修持,消化修炼资粮的同时,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滚滚暗流冲击向温尔塔,然后砰得一声,犹如巨浪冲击礁石,瞬时间炸了个粉碎。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发展,生命骷髅会与温尔塔生命学研究医院已经获得越来越多的死灵法师关注了。

    这家以死灵法师为主体,完美统御了德鲁伊、刺客,以及凡间财阀、政要力量的超大型组织,也许现在在职业者的世界里还很虚弱,但它意味着的,代表着的无限潜力,却令许多传奇境界的死灵法师都为之侧目,为之心动。

    高阶施法者,就没有傻的,许多传奇死灵法师知道,由于操纵死者与世俗的道德观不符,同下位面进行战争时期也就罢了,一旦下位面的战争结束了,死灵法师职业必然会没落,甚至不被清算就是好的了。

    然而现在,那个出身于古蛇之堡的死灵法师嫡系年轻人,给大家展示出了一个死灵法师在和平年代也可以获得崇高地位的可能性。

    这个可能性,在许多有远见、有职业责任感的传奇死灵法师眼中,甚至是比噬魔法典还要珍贵重要的。

    噬魔法典那种顶级魔法书,即便公开了也没多少人可以看懂,甚至引很多人误入歧途的可能性更大些,而温尔塔生命学研究医院的建设,却可以让整个死灵法师职业体系都受益。

    因此,感受到生命骷髅会与温尔塔医院受到了涌动的暗流威胁后,这些大佬们纷纷派出自己的得意弟子们,前往温尔塔:死灵法师嫡系,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们这些老狗,还有几颗可以用来咬人的残牙。

    “我们这些老狗”是许多高阶死灵法师对自己的戏谑称呼,因为在地狱入侵人间时,人类的主流社会还需要在地狱法则影响下,异常强大的死灵法师们作为守卫人间的猎犬。

    然而,高阶死灵法师们心里也都清楚,等到位面战争结束了,就是自己等人被兔死狗烹的时候了。

    没有人会喜欢坐以待毙,坐视着厄运降临,即便是有那样的人,也绝不会是桀骜狷狂的死灵法师。

    ………因为死亡的存在,生命才显得如此绚烂美丽,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朝圣而行!………

    因为城市中心,那座面向所有富人与穷人开放的超大型医院,温尔塔近期越来越繁荣兴盛,并且大有越来越繁荣兴盛的意思。

    在这个放血与催吐疗法都还在大行其道的落后世界,经常受伤的职业者都不需要经过培训,随便哪一个都是合格的医生……呃,应该除了野蛮人,他们太喜欢往伤口上抹吐沫了,并且固执的认为这样可以治好一些内外伤。

    好在,温尔塔生命学研究医院也不雇野蛮人,死灵法师是其主体、德鲁伊与刺客都是其副手,死灵法师以及其学生是主治医生,死灵法师以及刺客是外科医生,死灵法师以及德鲁伊是守尸人以及园丁。

    虽然用死灵法师去看尸体显得有点可笑,但只要管理严格,其实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在这个时代,尸体是可以买卖的,很多穷人乐于在生前就把自己死后的尸体提前卖掉,换取在医院里获得治疗,并且自己死后,也是给死灵法师大人们用来增强人类战力了,这种事别说平民乐意,就连政府都不会制止的。

    因为地狱与人间的过分靠近,数百年来,七大职业体系中的死灵法师越来越强大,哪怕世人先天性的厌恶不喜这个职业,但没有人不渴求其力量。

    现在,在那个男巫的影响下,死灵法师又兼职了医生这个职业行当,其身份地位越加令人敬畏了。

    当然,也有德鲁伊或刺客,在医生兼职这个方面特别特别有天赋的,但主体上,根本就无法撼动死灵法师对于生命体的研究与明晰,这是难以改易的职业优势。

    富人固然怕死,穷人乃至于普通人其实也一样怕死,程度不同而已。

    因为温尔塔生命学研究医院的存在,温尔塔市的地皮价值噌噌暴涨,一日三变,上午还是一个价,下午时可能就已经翻一倍了。

    尤其是石应虎有这个方面的知识,显得特别贪婪,他手里又握有着大量的资金,通过政府政要大量收购温尔塔市的地皮,整个地区有近半个温尔塔市的地皮都在骷髅会手中,但即便是这样,也抑制不住房子的疯狂买卖与涨价。

    穷人卖掉了自己在温尔塔市的破房子,换个地方可以优越舒适生活一辈子了,而富人购买在温尔塔市的房子,在他生病的时候,就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送入到医院之内救治。

    温尔塔生命学研究医院的医疗水平,在这个时代再怎么逆天,若送过来的是尸体的话,也是没办法救活的……别说死灵复活术,那不是普通人能享受的。

    温尔塔生命学研究医院旁的一间酒馆,座位爆满,人声鼎沸,里面终日满坐着汇聚而来的职业者、商人以及妖艳妩媚的女招待们。

    由于今天是个大阴天,苍穹之上涌动的滚滚阴云遮蔽着阳光,吝啬的酒馆老板终于点燃了蜡烛。

    明亮蜡烛燃烧时发出的油香味和酒馆舞娘身上的香水,还有那些粗鲁酒客们身上的汗臭等等气味,也像声音那样乱七八糟地胡乱搅和到一起。

    却并不难听也不难闻,反而更让这狭窄空间里的人们都精神为之一振,更容易进入兴奋的状态中。

    一边大块吃肉大杯灌酒,一边彼此相吹嘘着自己在战场上和在女人床上的勇武,低阶的职业者与兼职流莺的艳俗女侍者撒娇聊天、讨价还价声喧嚷不绝,时不时还有争风吃醋或者彼此看不对眼的职业者发生各种肢体的碰撞,形成酒馆的独特氛围。

    一名皮肤苍白的兜帽男子,他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拿着盛酒的木杯,不时仰头饮用。

    他是一名刺客,一名宗师级的刺客,他来温尔塔不是看上了那个男人丰厚的佣金,过来当外科手术医师的,他是来刺杀那个“温尔塔的怪物”,寻机找到那本古代魔法书的。

    虽然这个任务很难,然而有一位雇主开出了他实在拒绝不了的价码。只是,自己也没想到这个任务会这么艰难。

    来到这里已经半个多月了,别说刺杀那个“温尔塔的怪物”,自己就连医院那边都很难能踩熟,在那所医院里,自己遇到了自己已经退休老师,他现在已经是温尔塔医院的金牌外科主刀。

    该死,天知道那个老头是怎么想的,他收割一辈子人命,结果老了老了,却跑到这里来治病救人来了。

    自己仅仅只是远远望了一眼,便赶紧低头了,希望那个老家伙并没有察觉到自己。

    还有那个医院的园丁,温尔塔医院提供氧疗服务,绿化做得好到夸张,甚至富人区的园林里还有麋鹿和野狼,因此德鲁伊职业者的密集度也很吓人,在那间医院出手的话,自己可以确信,自己不可能活着走出来了。

    并且,温尔塔医院与当地政府与社会联系得太过紧密了,拥有强大的政府权力与极高的当地声望。

    在其它地方执行任务,平民看到自己都吓得往一边躲,唯独温尔塔这片地域的平民,看到自己是以一种审视打量的眼神看自己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报警,也只有在酒馆里,因为有大量职业者存在,这种情况才稍稍好上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在那名皮肤苍白的男性刺客面前,坐下一位银发鸡皮的老人。

    他已经很老了,脸颊上长满了老年斑,整个人肌肉萎缩身体变小,然而,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女侍者,在看到他落座后迅速送上来一杯熟麦啤酒,并且亲热得吻了吻老人的脸颊,显得非常非常热情。

    “伊泽马,好久不见了。”

    “………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不过,我宁愿您还在荒芜沼泽中隐居,而不是在这里遇见您。”

    “呵呵呵,伊泽马,你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你自幼就有极为出色的刺客天赋,但你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有些鲁莽冲动,太固执而容易下决定。因此,你凭借着你的天赋晋升宗师,却无法凭借你的天赋更进一步了。”老人抿着啤酒,这样道。

    “你已经老了,而我还年轻,你已经没有晋升传奇的机会了,而我还有。老师,你这次来这里,不会是想要阻止我吧?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什么顾念旧情的人。”

    “我……是想来救你的。退出吧,伊泽马,这场风暴太大了,你,我,都承载不起,看在我教了你十年份上,退出吧。”

    “呵呵呵呵。老师,我们是刺客啊,目标没有诛杀,任务没有完成,退出?当初您可不是这么教我的。”

    “伊泽马……你看到那个女孩了吗?”

    “怎么?一个年轻的流莺而已。”

    “不,她不是流莺,虽然她以前做过,但在有了一个儿子后,她再也没做过了,她正在追求我。”

    “咳咳。”因为老人的这句话,伊泽马几乎把嘴里的酒全部都给吐出来。

    “咳咳,老师,你是昔日的刺客宗师,你年轻时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现在老了,但也没必要拿这个出来炫耀吧?”

    “不一样的,伊泽马。那个女孩,在我救了她重病的儿子后,真心的爱上了我,尊敬我,我们年轻的时候,的确玩过许多许多漂亮的女孩,但你被爱过吗?哪怕就仅仅只有一瞬间?”

    当、当,两枚钱币被扔到了老人的面前,年轻的刺客站起身来。

    “我没兴趣听你说教这些,老师,你最好不要试图阻挡我,你知道的,我杀你时并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伊泽马,放手吧,我们现在完全可以选择另一条路了,优厚的薪水,受人发自内心的尊敬、爱戴,平民畏惧我们如同畏惧恶魔,现在已经不需要再那样了。”陡然站起来,老人一把拉住伊泽马的手臂,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中年妇女带着身后两名强壮的警员来到近处。

    “就是这里,就是那个家伙,警察先生,我能看出来,那个人是破坏者,医院的医生没有那么阴沉,还戴着这种兜帽的!”

    “先生,请出事您的身份证件。”那两名身材强壮的警员大步走过来,同时手掌开始摸向腰间的枪械,即便是职业者宗师,只要还没晋升传奇境界,就有可能被一枪放倒。因此,枪械对于职业者还是有威慑力的。

    然而伊泽马甩手推开自己的老师,他挺身一冲,那两名警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击倒了,好在,高明的刺客不会进行毫无必要的杀戮,因此,这两个人仅仅只是被打昏了。

    砰得一声,枪火闪烁。

    扬手一枪之后,本就混乱的酒馆更加陷入混乱,而伊泽马犹如影子一般,他轻而易举的穿梭了出去,然而,等待在他面前的,却是几乎包围了整个酒馆的警察,以及一支支步战枪械。

    这个酒馆里不少都是职业者,即便陷入混乱,伊泽马也不敢随便跟别人近身混在一起,他凭借敏锐矫健的身手往外冲跑,希望可以乘乱冲出,结果包围的警察们毫不犹豫的开枪了。

    啪啪啪啪啪……

    即便是宗师级刺客,面对枪阵时也是半拼本事半拼运气。伊泽马的运气不怎么好,意外被一发跳弹打中左腿身法一窒,下一刻,便被接连的弹雨罩在身上了。

    “呼……呼……”被打得像一个破碎的水袋一样,伊泽马晃动了两下,然后仰头倒地,在迅速模糊暗淡的视野中,他看到自己白发苍苍的老师小跑着向自己跑来。

    “想不到……我……我居然会先你一步死去……老师,呵呵,老师,也许你说得是对的。”口鼻中往外溢着血,伊泽马注视着自己面前的老师,不由得笑道。

    ………

    四顾而视,触目皆敌,这是所有怀抱着恶意前来温尔塔地区职业者,他们的共同感受。

    整个生命骷髅会的力量已经把温尔塔地区从政府到商人再到平民,上上下下渗透遍了。

    暗流汹涌而来,生命骷髅会也感受到了,因此以各种手段激起当地政府乃至于民间的同仇敌忾,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温尔塔地区的平民对于职业者的敬畏恐惧情绪大幅下降,因此可以发动这种人民浪潮的力量。

    并且温尔塔的地方政府也高度配合,为此大量调集警员不说,甚至许多警察干脆就是地方部队换装。

    职业者拥有着远超于普通人类的力量这没有错,但是地方军队,同样也拥有着远超于普通人类的力量,即便是传奇职业者,多数也不会疯狂到去同国家正规军正面硬磕的程度。

    但即便是这样,因为消息的扩散,因为上古大巫师巴克特“噬魔法典”的强大吸引力,生命骷髅会承受的压力也是在与日俱增的。

    传奇强者的智慧、能力,至少在这个时代超脱于世俗。

    暗黑世界科技发展水平远远没达到昔日地球的程度地步,若是达到科技三阶甚至四阶的地步,传奇乃至于半神天人政府也能管控得住,只有超凡五阶才可以超脱于其上。

    生命骷髅会这边表现得越强大,越坚不可摧,黑暗世界的强者们就越关注越感兴趣。

    只要一天没能证明,那本古代魔法书不是巴克特遗留下的噬魔法典,他们便一日不会善罢甘休,最要命的是……石应虎手中的白骨人皮卷轴,真的就是噬魔法典,原本。

    生命骷髅会十三席议长,除会长/最高议长以外,其中死灵法师职业者占据着八席,德鲁伊职业者占据着三席,刺客职业者占据着一席。

    死灵法师职业者占据着八席这很正常,虽然只要未晋升传奇进行生命蜕变,衰老就会削弱职业者的各方面力量,但是衰老对于法职者的影响毕竟远低于战职者。

    像刺客、野蛮人、圣骑士这类依靠体魄力量吃饭的职业,到了晚年之后战力,至少是持续作战能力大幅下降是必然之事,而对死灵法师来说却往往是越老越强。

    自身各方面素质下降了,但变异召唤的积累、法术的领悟、甚至精神力修为都有可能提升。

    德鲁伊职业者擅长以自然之道修养身体,并且德鲁伊体系中也有大量的法术、召唤类能力,因此对于德鲁伊体魄素质的依赖度不那么大。

    只是,生命骷髅会这十二席宗师级长老,这段时间基本上不大敢出门了:会长在私人别墅中闭关不出,难以狙击,其它人可并不是这样,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难杀首脑,那么被人剪除羽翼是必然的,而那十二位老谋深算的议员长老们,很清楚自己等人就属于“羽翼”的范畴。

    但始终在这里缩着,既不现实也不是个办法,外面那些人找不到会长,找不到自己等人做目标,又一时难以突击进来,迟早会把狙杀目标定在中层管理者身上的,一个组织若是没有了中层管理者,基本上就处于半瘫痪状态了。

    轰隆!

    十二个人坐在医院高层,隐隐间可以看到远方有汽车被炸上了天,职业者交战的状态。

    “啪!”

    “也不能总让外人帮我们打生打死,很多前辈愿意支持我等,但我们这些人也不能在这里长久的干坐着,否则,组织的颜面何存?”死灵宗师亚尔伍德一拍桌面这样言道。

    作为生命骷髅会的元老,组织的创立者,被石应虎亲自邀请过来的人,死灵宗师亚尔伍德对于骷髅会是很有感情的,更何况执掌巨大的权力,也让他尝到了甘美,石应虎专横却并非独权之人,很多时候愿意下放权力与利益与人分享。

    “伍德长老的提议我很认同……但问题是,我们不出面,出手的还是宗师,还是那些高阶职业者,一旦我们出面了,我很担心对面出手的人就是传奇强者了。”

    “传奇强者总不至于自污身份对普通人出手,但若对我们出手,却算不上难堪了。”死灵宗师费西长老摇着头,这样说道。

    事情,怕就怕在敌暗我明这四个字上面,现在谁都不知道,暗中隐藏于温尔塔的黑暗世界传奇高手有几位,他们之间虽然轻易不会彼此联合,毕竟噬魔法典就只有一本,但仅仅只是各自出手,温尔塔都受不了,一想到整个城市沦为传奇战场,在座的所有人都觉得不寒而栗。

    “要不我们谁去劝一劝会长,把那本古代魔法书交出去吧,为保住它毁了骷髅会,不值得。”

    “哈哈,那我骷髅会就成为职业者之间的笑柄了,日后还拿什么成为死灵法师的行会组织?”

    “骷髅会不仅仅是死灵法师的骷髅会,也是大家的!”

    “行,你说的有理,那你劝会长,你去劝他,把自己拼死搏杀得来的古代宝物送出去。”

    那名开口的议会长老,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闭嘴了,当时刚刚入会时还不觉得什么,然而时至今日,在场绝大多数长老只要一想到对凯特布莱恩不利,心里就会莫名得发毛、发慌。

    而在场的少数长老,则视凯特布莱恩为死灵法师的兴盛希望,更是连对他不利的念头都不在脑海中产生。

    “我们,终究还是要出手打上一场的,否则什么事都指望着会长出面解决,要我们这些人在这里做什么?”死灵宗师亚尔伍德环顾左右,他这样言道。

    其一番话语,也是让其它人暗暗点头。

    这一战,终究是避不过去的。

    另一边,完全沉迷于自身修炼与生命层次进化的石应虎,并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已然领悟了精力灵气光环,在圣骑士职业修为上也成功冲入了二阶境界。

    圣骑士防御光环:精力。

    品德高尚的圣骑士,总是以帮助与拯救他人为喜。在传统圣骑士的信念中,自身可以扛下全部的重负,并以自己的力量为队友们缓解疲劳。

    效果:提升自身与范围内团队成员的速度,耐力,和耐力回复速度。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二阶光环而已,但对于自身及下属们的战力增幅却是极为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