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威胁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威胁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从年轻捕快的手中接过餐盒,不咸不淡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关上大门,南凤兰轻轻吐出一口气,有些无奈。

    回到房间当中,刚刚打开餐盒,南凤兰的脸色就变了,因为第一层的小碗白米饭上,正贴着一朵赤红色的攀枝花,花朵上则压着一张小小的便条。

    如果单单只是便条,南凤兰不会如此紧张失色,说不定会认为是刚刚送餐的那个年轻捕快对他表白所写,但若是加上攀枝花,就另当别论了。

    这个世界上,知道攀枝花对她特殊含义的,只有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人魔宗,因为最了解她的,也是这个男人。

    强压住心里面的失措与萌发的狠厉杀意,南凤兰颤抖着手将便条摊开在眼前,上面字迹不多,只是写了一个时间和地点,而最后落款,则用的是一个交叉的双刀状图案,其中一柄刀的刀尖是磨平样式。

    “这个混蛋,竟然用父亲来威胁我,可恨,该杀。”

    对于便条上的时间和地点,南凤兰本可以不加理会,甚至通知项央,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要是再加上那个落款处的图案,就容不得她任性了。

    这双刀图案,乃是南凤兰父亲所独有的印章铭刻,尤其是那个磨平的刀尖,更是独特难以模仿,肯定是印章被人偷去,或者夺走。

    人魔宗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在用南凤兰父亲的安危来威胁她,可谓打蛇七寸,一击即中。

    南凤兰虽然和南大将军脱离父女关系,但到底是自己年轻时做了错事,让父亲失望,内心深处除了埋怨,更多的还是愧疚。

    念及自己空耗的少女年华,还未出世的腹中孩儿,南凤兰就恨不得将人魔宗虐杀千百遍,更想不到这个人如此的恶毒,现在竟然利用自己的父亲来要挟自己。

    当年的她,是如何的眼瞎,才会不管不顾的爱上对方呢?

    至于人魔宗要见她的目的,肯定不是简单的叙旧,南凤兰已经隐隐察觉到对方的险恶用心,尤其是现在项央刚刚做下那等大事之后。

    “我绝不会伤害项央,也绝不会让你伤害父亲,人魔宗,或许这么多年的恩怨情仇,该有个了结了。”

    打定主意,南凤兰用力将攀枝花碾碎,美丽的大眼睛哀沉一片,有了决断……

    隔天,南凤兰没有通知任何人,绕过巡防守卫,悄无声息的离开神捕门,目的地正是便条所写的地址。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后没多久,一个完全收敛气息,将自身存在感稀释到任何人都注意不到的高大人影跟着她离去。

    这是距离神捕门约莫数里距离的一片幽静小湖边,一个身影早已经等待多时。

    男人的相貌寻常,五官普通,身材也属于中等,唯一有亮色的,便是其肌肤洁白,本人的气质也是如白雪一般森冷,透着股高傲范。

    南凤兰来到湖边的青草地,一眼瞧见男人,竟不是人魔宗,而是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心下就是一沉。

    原本存着的死志也如戳破的气球,一口气泻掉,再也提不起勇气。

    只是两只手紧紧握住,捏的发白,方才快步走到男人的身前。

    “人魔宗呢?你是谁?这个懦夫,难道连见我都不敢吗?枉他还是一方之雄。”

    第一句话,南凤兰便深深奚落人魔宗,这还是在陌生的男人面前,要是人魔宗就站在她的面前,恐怕已经不管不顾的冲上去对对方动武了。

    “南总捕说笑,人魔宗日理万机,要事繁多,多在神州帝京,哪里会来这穷乡僻壤之地?

    在下狄疆,乃是奉了人魔宗的令来见南总捕,所求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知南总捕能否应下?”

    男人面对气势汹汹的南凤兰,丝毫不为所动,侧过脸先是看了眼南凤兰,暗赞一声姿容绝美,气质出众,便打开天窗说亮话,而且笑里藏刀。

    说完,从怀中掏出个方形的印章,米白色的边,底部赤红,乃是由宝玉雕琢而成,价值匪浅,而后刷的一声甩到南凤兰的面前。

    南凤兰伸手接过印章,的的确确是多年前父亲所用的亲身印章,这还不止,上面还沾染了一小块红斑,也不知是朱砂还是血迹,让南凤兰又急又气,却又无可奈,只能故作不屑道,

    “无耻,我父亲是朝廷的大将军,我就不信你们敢对他出手。”

    “南总捕,敢与不敢,我认为你都不敢去赌,毕竟南大将军已经有十多年未曾掌握兵权,只是一个空架子,影响力有限,让他病逝家中,既不难,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而且,以我魔门如今的势力,天下或许有难杀,以及不能杀的人,但绝不包括区区一个大将军。

    现在我再问一遍,你愿意为我们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吗?”

    狄疆的语气变得冷漠许多,对着南凤兰也不似先前的那般客气面,冷酷的仿佛换了个人。

    温和,爱笑,不过是男人的伪装,他本就是一个心冷如冰,没有任何感情和羁绊的怪物,至于美色,就更不被他放在眼里了。

    在男人的心中,南凤兰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答应下来,要么立即死在这里,同时会让那位年老体衰的南大将军也没什

    么好下场,一般人都会知道怎样才是正确的选择。

    而南凤兰除了在感情上是个蠢蛋,倒也当得起冰雪聪明之称。

    沉默了足足有一刻钟的功夫,南凤兰脸上的表情几经变换,最终还是唉声一叹,问道,

    “你想要我做什么?我父亲的安全,你能保证吗?

    “当然能保证,前提是你要让这瓶子里的药被项央服下,最迟也要在后天晚上之前。

    我们查过你,项央目下最信任的就是你和黄少雄两个,这件事对你来说,并不难才对。”

    说着,狄疆的手上突然出现一个小瓶子,原本冷酷的表情也重新回暖。

    同时,眼前的画面与项央之前到什么遁入虚空所预见的也变得一模一样。

    “记住你说的话。”

    沉默的一刻钟,南凤兰已经做好了打算,并没思考直接答应下来,同时从狄疆的手中接下小瓶子转身离去。

    两人一共没有交流几句话,所见的时间也不长,但狄疆自认为已经达到目的,同时对人魔宗不禁升起几分钦佩,

    对于女人,这位人魔宗实在是大行家,简直将她的一切反应预料的一模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