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笑话与女人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笑话与女人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就在项央陷入深思时,宁珂也从画卷当中醒转,只觉精神疲倦,仿佛与势均力敌的高手大战了十日十夜一般,整个人充满了一种无力与虚弱感。

    这是精神极度疲惫的征兆,不过恰恰说明宁珂在其中所获匪浅。

    “项央,你在想些什么?皱着眉头的样子真是丑死了。”

    刚刚从沉浸画卷的状态回归,宁珂立刻感觉到了项央与日常截然不同的变化,似乎有些心神不定与忧虑。

    项央听到宁珂的询问,收敛了身上散乱的杀机,眼神闪过一丝寒光,不想让宁珂担心,低声笑笑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个挺有意思的笑话,我说给你听。

    说是一个女人一直找不到愿意娶她的人,于是跑到山上去找大师寻问原因。

    女人说,大师,你说我要身材与身材,要长相有长相,为什么就找不到一个如意郎君呢?

    大师听过后,没有说话,带着女人到山下一家农户中的牛棚里,用绳子在小牛的角上缠了一圈,让女人去拉。

    女人按照大师的指示去做,结果拉不动,于是恍然大悟,大师,你的意思是告诉我,缘分这个东西是强求不得的,对吗?

    大师说,姑娘你想多了,身材好,长相好,你在跟我扯犊子呢?

    怎么样,你说好不好笑?”

    项央刚刚说完,宁珂就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银铃一般的清脆笑声回荡在房间中,指着一脸莫名其妙的项央,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眼角还有眼泪流出。

    “你,你,你真是笑死我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怎么幽默呢?不对,你该不会是借机嘲讽我把?”

    项央嘴角也露出笑容,走到宁珂的身边,俯下身子将还盘坐在蒲团上的宁珂抱起,温香软玉,柔若无骨,真的是造物主的杰作。

    嗅着自己女人身上散发的如花瓣一样的香味,项央心神安定,被最后一幅画面搅动的心境也沉稳下来。

    女人,总是能让男人成熟起来,且爆发出绝对无法想象的潜力和实力。

    “怎么会呢?我项央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你宁珂是我最爱的人,当然是天下最美的女人,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就两个字,极品。

    对了,还没问你呢,今天感觉怎么样?证道境界并非一朝一夕可成,你不必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油嘴滑舌,就会说好听的。

    还好啦,我有感觉,再给我半个月,不,再给我十天,等磨砺好我的精神修为,再破命爆发,有八成的几率会有收获。”

    轻啐一口,反手环住项央有力的肩膀,依偎在项央强壮有力的胸口前,笑容不减的宁珂转而兴奋道。

    她和项央的追求差不太多,对于武道同样有一种执着的追求。

    过去是为了证明自己,为了不让母亲失望,不让母女两个被人欺负,所以拼了命,以莫大的毅力和意志修行大忍神功。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她不知不觉的也开始对武道产生一种热诚,渴望冲破一个又一个难关,征服一个又一个境界,不断突破,不断变强。

    这就像是网瘾少年,不断的打副本,不断的升级,是有瘾头的。

    本质上,宁珂与项央是同一种人。

    不过不同的是,项央终究是男人,以武为重,看重武道更胜过一切,爱情也不例外。

    宁珂则正好相反,更重情,亲情爱情都比武功重要,但除此之外,武功也是她仅有的野望和追求。

    因此,能够突破证道,也是宁珂长久以来的心愿和奋斗目标,哪怕没有项央的帮助,她迟早也是要有这么一遭的。

    “那就好。”

    项央见宁珂自信满满,心中也宽松几分,开始琢磨着自己从虚空信息海洋当中看到的未来发生的画面,有了防范,许多事坐困愁城是不行的,或许可以主动出击……

    神捕门一座独门小院,是苏保保专门划分给南凤兰的住处,地方不大,但环境不错,内中的设施也很齐全。

    南凤兰抱臂倚靠在正屋前的赤红色木柱边,遥遥望着天上好似绵羊一般的云朵,怔怔出神,面容也有些憔悴。

    前些日子,项央虽然斩杀了魔刀与小武圣两个人,但重伤而归,让她担忧了很长时间,每天忧心忡忡,恨不得时时刻刻贴在项央身边随时照顾。

    只是她知道自己不能,也没那个资格,宁珂才是那个该陪在项央身边的人,她不能争,也不敢争。

    然后的某一天,在她与宁珂碰面时,就看出这小女孩真正长大了,迈过了女孩到妇人之间的界限。

    那种从青涩到成熟,从还带有一丝天真和稚气,到温婉从容,妇人之态,真的是太明显,太明显。

    粗心大意的男人也许不懂,但南凤兰很相信自己的判断,毕竟她是个经验丰富的女人。

    呵,说起经验丰富,她总是顾影自怜,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好回到那青葱年少时分。

    那样的话,她就不会被那个男人欺骗,不会堕落,不会犯贱,以最美最好的自己,等待未来和项央相逢的那一刻。

    南凤兰想,如果她和宁珂一样,保留着女人最珍贵的贞洁,就一定会去争个胜负,而不是现在这样未战先败,还不得不避讳着对方,搞得自己像个丧家犬一样。

    心里面正一片低落,南凤兰就听到小院门外响起敲门声,同时传来送餐的那位年轻捕快的声音。

    拉开门,映入眼帘的是每日给南凤兰送餐的年轻捕快,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相貌清秀,斯文有礼。

    在看到南凤兰那绝美容颜时,年轻捕快明显眼神灼热,目光痴迷,连带呼吸都沉重几分。

    少年慕艾,本是人之常情,然而面对的是南凤兰这样的天人级别的强者,少年自知本事低微,只能怯懦的将这一切放在心里,暗恋虽然苦涩,却也美好,他已经满足了。

    南凤兰自然知道少年的心思,却也不以为意。

    在这些相州神捕门捕快的眼里,她姿容绝美,武功强大,性格温和,平易近人,的确是再好不过的人了。

    然而在一线天神捕门,她的名声早就臭了大街,哪怕是小小的银章捕快,表面对他恭敬,背后恐怕也在骂她婊子。

    所以如果少年真的知道过去真实的她,未必便会露出这般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