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一千一百章 你侬我侬

第一千一百章 你侬我侬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说说吧,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两人牵着手来到绿草丰盛的斜坡上坐下,彼此紧紧相依,轻嗅对方身上散发的气息,紧握的手指依旧不曾收回。

    只是原本很是温馨,旖旎的气氛还没维持多长时间,就被宁珂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打乱。

    项央腆着脸干笑一声,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下意识的想要抽出手掌解释,却被一股能将钢铁捏碎的大力攥住,不能动弹,本能的想动用真气,又怕伤了宁珂,只能放弃。

    “咳咳,什么怎么回事?那是我在一线天收揽的得力助手,曾经在暗部做过一段时间,很有能力,嗯,她叫南凤兰,你不要多心。”

    项央是既觉得委屈,也觉得心虚,心里嘀咕起来,按理来说南凤兰和宁珂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甚至连交流都没有,怎么看的这么清楚?

    所谓委屈,便是项央从未做过对不起宁珂的事情,也委婉的拒绝过南凤兰,被心爱之人怀疑,当然会觉得委屈。

    而心虚,则是项央自觉对于南凤兰太过宽容,或者说纵容,哪怕知道她对自己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也不想赶她走。

    “哼哼,不要多心?你当我眼睛瞎吗?她看我的眼神恨不得立马把我碎尸万段,你说你和她没什么,我信鬼都不会信你,你个该死的混蛋。”

    宁珂一听项央这么说,就知道他没说实话,脸色一冷,握着项央的手倏的一下收回,接着狠狠捏了一把项央手背紧凑结实的皮肉,恨不得直接把他的皮给扒下来。

    她虽然没有什么丰富的情感经历,但作为女人,天生就有直觉,本能的感觉到南凤兰对于项央的不怀好意以及对自己的敌意,能信项央就奇怪了。

    掐了一下,宁珂还觉得不解恨,咬了咬嘴唇,接着下手,在项央腰间留下一道又一道青紫色的痕迹,可见用力。

    不过这也是项央有意为之,刻意散去护体刀气与肉身之力,不然宁珂就是把自己累死怕也捏不动项央分毫。

    过了一会儿,宁珂见男人虽然咬牙切齿,痛的呜呜乱叫去,却始终耐着性子温柔的看着自己,不曾反抗,气便消了一大半,白了眼项央,冰山美人别有一番小妩媚,随即轻轻抚弄自己肩上的马尾长发,小眼神嗖嗖如刀,

    “再问你一遍,你和她到底怎么回事?要是现在不说,今后都不用说了。”

    得,美人发怒,动了真格,项央一看瞒不住了,暗暗运功将身上的淤青化去,重新握紧宁珂柔软温暖又略带一丝粗糙的小手,从自己前往东阳道闭关开始说起。

    他是真的毫无保留,连南小茹的事都润色一番说了出来,好在宁珂维持了原先的表情,被握紧的小手也没有抽出,显然心情还不错,令项央心中稍稍慰藉。

    “我就知道,你这么好,不可能没人喜欢,还好你说了实话。”

    宁珂终于恢复笑容,另一只空着的小手缓缓抚摸着项央刚毅的脸庞,摩挲间真实的触感传来,颇为满意道。

    对于南凤兰的存在她并不在意,对于死去的南小茹也不在意,她没将这些人当成对手,她真正在意的是项央不能骗她,这是她的底线。

    儿时生存在一片黑暗光景当中,悲惨的身世让她虽然较常人更加坚强,却也更加敏感,敏感的人,也更容易受到在乎之人的伤害。

    项央心中也是一动,倒不是觉得小女友无理取闹,反而倍加开心,如此不正证明了宁珂对他的在乎吗?

    如果一个男人有了女友,这个女友除了向他索取物质财富,对他漠不关心,毫无占有欲望,那么很大程度山不曾动真格的,只是利用。

    “那你呢?易国辛有没有伤到你?你在家族的生活还好吗?”

    躲过一劫的项央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关心,提到易国辛这三个字,不知不觉当中,还是蕴含了一抹浓郁的杀机,周围的绿草似乎都被吓的瑟瑟发抖。

    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恨另一个人,只会因为对方做了自己无法原谅的错事,易国辛所做的事情,更是弥天大罪,死不足惜,至少在项央的眼中是这样的。

    “易国辛武功虽高,但想要伤我,非得三百招开外不可,在仁怀城内,他绝无可能对我连出三百招,所以你不用担心。

    不过连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想出那种下三滥的招数,实在可恨。

    至于家族生活,还是老样子,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凭我的实力,就算没了家族,一样能生活的很好,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种一味依靠家族的蠢货吗?”

    聆听爱人的关心与关怀,宁珂硬在嘴上,甜在心里,不服输的性格还是有些傲娇,秀气的琼鼻轻轻一哼,显得可爱又俏皮。

    任谁看来,都会认为面前这女人和冷若冰霜,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天下第一女捕快是两个人,除了一样的皮囊。

    不过这也正是女人的可爱与可怕之处,因为你永远也摸不透一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性格,究竟心里在想些什么。

    你一言,我一语,彼此目光交融,你侬我侬,再也容不下其他。

    两人慢慢的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道出,淡化分隔又重逢的疏远,重新变得火热起来。

    最后,项央还是问了第五家族以及第五醉容对于他的看法。

    反对是不可能反对的,项央也不是柿子捏的,他担心的也不是第五家族,而是第五醉容,谁让宁珂在乎自己那命途多舛的母亲,而他项央又在乎宁珂呢?

    “嗯,大舅他们是支持的,不过世家吗,肯定是算计来算计去,要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和好处,你不用理会太多。

    至于我母亲那里,她想要见见你,毕竟我从小到大都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如果骤然离去,换做任何一个人心里恐怕都会有疙瘩。

    这一点你要多加体谅,无论如何不要惹我母亲生气,不然让你好看。

    哦,对了,你还得跟那个南凤兰暂时保持距离,我倒是对你有信心,我母亲却未必,若是让她知道这女人的存在,那乐子可就大了。”

    宁珂仔仔细细的对着项央叮嘱,眼神当中满是自信。

    当然自信,项央五官硬朗,身材高大,事业有为又武功高强,与她还是两情相悦,她相信自己的母亲一定会答应两人的关系的。

    说实在的,她对于项央也有一种迷妹一样的崇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