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八百六十七章 神捕门天人

第八百六十七章 神捕门天人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万佛窟既然是佛门第一大势力,又有心邀请你前去修行,这是好事,可见他们对于你的修为以及潜力是极为认同的。

    不过你也要注意一点,万佛窟虽然和你同是佛门,不过彼此之间互不统属。

    对于你手中的净世佛牒,你要再三慎重,毕竟重宝难得,曾经的八叶也是一代高僧,却因为佛宝而坠落魔门,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在项央了解的万佛窟中,这个势力除了实力雄厚,高手如云,还对所谓的神佛之事孜孜以求,比如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赣州天断山之战,这是项央从神捕门的宗卷杂谈当中获悉,可靠性也有九成。

    赣州位于大周西南边陲,毗连天断山,曾经有传言说出现过神兽墨玉麒麟,而且在某一个山坳间的确有极为庞大怪异的兽爪爪印,引得无数高手争相前往。

    麒麟,向来是与神龙,凤凰齐名的走兽之王,在佛门的神话当中,墨玉麒麟则是南方不动宝生佛的坐骑。

    万佛窟当时经过商议,出动四十二位闭关已久的佛门高僧前去捕捉墨玉麒麟,以验证神话传说的真假。

    由此,引发当时的一场极为惊人的大战,万佛窟的四十二位一流高手施展金刚霹雳手段,斩杀赣州本地强者不下百位,余者更是不计其数。

    事后,有人前去万佛窟问责,而当时万佛窟的十大法尊之首,非空禅师只有一个回应,

    “墨玉麒麟是不动宝生佛的坐骑,我门正有高手证道不动宝生佛果位,此为天授,凡人岂敢与天相斗?他们的死,是咎由自取,万佛窟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说万佛窟仗势欺人也好,说它悖离佛门之念也罢,总之万佛窟对于神话之物,向来是孜孜以求,哪怕血流漂橹也在所不惜。

    而元宝手中的净世佛牒,恰恰是神话传说当中佛祖至宝七宝妙树分离后的化身之一,这是比之墨玉麒麟还要吸引他们的东西。

    而项央听闻,佛门七大绝世神宝,已经有三件落入万佛窟的手中,若是再加上元宝这一件,便是四件。

    “我明白,主持慧通大师也是同样的心思,净世佛牒虽然在我手里,但这是迦叶寺世代相传之物,不容有失。”

    元宝和尚早前便已经晓得当中关要,只是踌躇该如何做决定。

    现在看来,项央是赞同他前往这个佛门第一大势力修行的,只是要记得主次,不能忘本。

    两人一番畅谈,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日头依旧毒辣,好在山林间清幽,凉快,两人修为更是到了寒暑不侵之境,倒也不觉得如何。

    最后,元宝还是忍不住向项央提出,让他暂住迦叶寺,一者避开魔门的锋芒,二来两人也好促膝长谈。

    项央知道,前者是真,后者不过附带,不过以他现在的心境,还不至于成为丧家之犬,受人庇护,因此婉拒。

    等到元宝离开,项央方才施施然起身,整理了下衣角,环顾四周,空谷独幽,石岩料峭,虽然空无一人,却是朗声道,

    “几为朋友请现身一见吧,项某自问灵觉无差,却还是差点被各位瞒过去,可见诸位修为之深。”

    项央自和元宝开口说话的第一刻,已经察觉到周围有数个武功超绝的高手隐藏,只是他以为是暗中保护净世佛牒的高手,所以不加理会。

    只是等到元宝离开,这几人还是不曾消失,他才知道这几人是为了他而来,而不是元宝。

    “好一个项央,陡遭大变,还能机敏,察觉我们三人的行踪,不愧是我神捕门过去最杰出的捕快。”

    随着一道温醇的声音落下,自空谷的三面,跃下三个气质迥异,然而都极为不凡的高手。

    劲风烈烈,气焰熊熊让人望而生畏。

    一人,长脸大耳,两腮凸起,身材圆润,穿着淡紫色的纹理捕快服,气质沉稳,仿佛一座巍然挺立的高山,难以击倒。

    一人,身高八尺,与项央身材相仿,五官棱角分明,给人一种强势之感,似乎没什么能被他放在眼里,是非同一般的狂傲与霸道之人。

    最后一人,长相斯文,气质儒雅,和前两人一般穿着淡紫色的捕快服,也只有他,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官场中人,而不是江湖习气严重的武人。

    神捕门的人?

    项央见到这三个人,第一个关注的是他们身上穿着的淡紫色捕快服,这是紫衣总捕才可着穿的官服,由此可见他们必然是神捕门的高层。

    其次,他才关注到这三人截然不同的气质与武学修为,都给他一种渊深似海的强大感觉,与雪玲山翁相仿,可见也都是天人高手。

    “三个天人,不得了,神捕门的实力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这三人给我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似乎是一脉相承,但所学武功却又南辕北辙,是封天锁地大阵批量造就的高手?吸纳了封锁的地脉龙气,所以有这般错觉?

    纵然如此,怕也不可小视,本身若没有那个资质,就算再多的资源怕也白搭。”

    项央估算了一下三人的实力,暗暗咂舌,自觉神捕门的高手虽然仰仗外力,但也并非玲珑所说的那般不堪。

    以一场比赛作为对武道的类比,起点终点一样,但是中间的过程,有人脚踏实地,有人骑着自行车,还有人骑摩托,只要到了终点,终归也算是一种胜利。

    同时,也可见这几人根器不凡。

    资质就像是一个固定的容器,如果容器本身不够大,那么水再多,也灌不进去,他们能修成天人,就表示他们有这个潜力,在神捕门当中,恐怕也绝对不多。

    “三位大人,项央请了,不知找项某有何事?”

    项央与神捕门可谓牵扯不浅,少年时就由鲁达引路入神捕门,一路通过神捕门的任务,触发无字天书的任务,由此飞速成长崛起,甚至神捕门本身对于项央也多有护佑。

    虽然近几年项央脱离神捕门,但彼此的情谊还在,自觉还有几分亲近,所以言语间,也透露出些许的善意,而非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