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八百五十八章 生死擂

第八百五十八章 生死擂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见到项央如此干净利落的回答,玲珑满意的笑了笑,又摇摇头道,

    “很好,既然你答应下来,那咱们的合作就暂时成立,不过接下来能否继续下去,还要看你能不能活下来。

    你杀了八叶,得罪了苦海宗主释法衍,同时也与刀千秋接下梁子,最好暂时藏起来,避免与他们正面冲突。

    我可不希望你中途被杀,另外再找新的合作者,因为值得信赖,武功又不错的人选,实在不多。”

    “这些就不牢你费心了,来年三月初三,康州漠山,我一定准时到。”

    项央不以为意,说实话,刀千秋不来找他,他还恰恰想找刀千秋论一论刀道,从中找出进军忘刀之境的方法。

    如果心存畏惧,不敢接受挑战和威胁,那么如何进步,如何变强?

    就像因噎废食一样,人会因为害怕噎着而不吃饭吗?当然不会。

    同理,项央同样不会因为畏惧死亡和危险而放弃变强,刀千秋与他也许因为八叶之死有着难以言述的纠葛,但他同样也是项央目下的最好对手。

    一时间,两人无言,因为除了这些,两人之间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最后,少女玲珑冲着项央颔首,还是倒骑小毛驴,手拉竖琴,唱着悠扬曲折的歌慢慢消失,宛如森林中的精灵……

    而另一边,康州九郡之地却不显太平,因为苦海一脉的智善在得到释法衍的命令后,便发动了九郡之地的苦海势力,开始地毯式搜索项央的踪迹。

    然而九郡之地何其广博,他苦海一脉又不是大周皇朝,只能说杯水车薪,搜罗的进度实在让人绝望,更使得智善整日愁眉不展,看谁都是一副死人脸。

    如此过了足足一个月时间,对于项央踪迹还是一无所获的智善憋的实在没法子了,公告武林,要以苦海一脉的护法身份向项央挑战,以此彻底了结杀八叶的仇怨。

    如果对方不接受,就是懦夫,胆小鬼种种,甚至最后涉及到人身攻击,连项央的祖宗十八代都被翻出来,要按在耻辱架上,狠狠的鞭笞。

    激将,再见激将,他找不到项央,便希望让项央来找他。

    这不是最好的方法,因为会惹怒项央,结果未知,但也是最有效最迅捷的方法,因为项央如果还是个有血性的汉子,就绝不会畏缩退避。

    如果是下三滥的武者倒还真不好说,而项央乃是近乎天人的强者,无比的自负,心若猛虎,岂会任由他人败坏自己的名声而无动于衷?

    而就在这个公告发布不到十天时间,便在大大小小江湖客的口口相传下,如同病毒一般迅速蔓延传播。

    使得武林上下,基本消息灵通的,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更令项央再次火了一把,虽然是以一种莫名其妙的方式。

    康州,玉罗郡,郡城外荒山之处,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大擂台摆在那里,方圆百米,通体有淡黄色的特殊铜矿所铸成,坚比金刚,任由刀气掌力再强,也难以损坏分毫。

    这种特殊黄铜,是大周王牌禁军黄金甲士铠甲的原材料,眼下的材料,足以装备千人队伍,堪称壕无人性,可见苦海一脉的底蕴。

    这在大周叫生死擂,一入生死擂,生死立判,且旁人不得插手,乃是江湖正道古老相传解决恩怨的最佳方法。

    过去魔门不屑为之,嘲笑这种行为属于自欺欺人,上了擂台,分了生死,台下依旧仇怨难解,且该打打,该杀杀,还不如倾尽所有,无所不用其极。

    但现在,为了逼迫项央出来,智善也算是绞尽脑汁,搬出生死擂。

    擂台中央,有九根雕刻鬼神魔纹的石柱矗立,每一根都有两人合抱粗细,二十多米高,显得气象森严,磅礴无量。

    光头大和尚智善方面大耳,身披火红袈裟,手捻念珠,闭目嗡嗡念经,盘坐在石柱最中间的那一根平面上,似乎项央不来,他就打算待到天荒地老。

    而擂台之下,也已经熙熙攘攘围观了不少的好事群众,大小门派,帮派的势力为主要,还有一些次要的江湖散客,也都好奇而来。

    眼下,苦海一脉大张旗鼓的行动是吸引人的第一要素,魔门,在过去一直是凶残,狡诈,黑暗的代名词,为江湖正道所抵制,乃至黑道邪道中人也不愿与其为伍。

    而在当今大周皇帝册封魔门之后,江湖中人的态度就又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他们虽然同样畏惧魔门的凶残之名,但同样好奇魔门的一切。

    比如现在,他们齐聚在此,人群摩肩擦踵,足有千多号人,便是为了看一看魔门苦海一脉究竟有何能耐与手段。

    其次,便是项央在康州的风头和名声一时无两,放在娱乐圈,那就是妥妥的流量巨星,当红小生,大家也都想一睹真容,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如传言一般有三头六臂。

    日正当中,热流回旋,如同蒸炉一般。

    擂台下草坪东南角落上,一伙背负刀剑的大汉热的汗流浃背,一个个脱掉外衣,都能拧巴出半斤汗水来。

    噗通一声,一个吊梢眼,嘴巴如塞香肠的汉子一屁股坐到地上,抹了把额头,呼扇着蒲团大的手掌散热,骂骂咧咧,极为不耐道,

    “他奶奶的,这都有七天了吧,项央那龟孙子到底来是不来?

    他不是号称与刀痴并列的大刀客吗?怎的胆子如此小,被魔门喊话,逼擂都不敢现身,真是个怂包,怕不是他偌大的名头都是吹出来的吧。”

    这人是玉罗郡本地一个有名的刀客,善使一套呼风刀法,虽不入先天,但造诣也是不凡。

    他生平最好武,爱刀,胜过妻儿,面对项央这传闻中的刀客,自然想要一睹其风采。

    于是在生死擂摆下的第一天,就和几个交好的武林人士匆匆而来,一直守在这里,除了日常吃喝拉撒,几乎是一刻不离。

    “哎,话也不是这么说,魔门的名声终究不好,万一这擂台是个幌子,是为了引诱项央前来,他不是自投罗网吗?

    依我看,这次的生死擂只怕是无疾而终,咱们还是趁早回家,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来得实在。”

    搭话的是一个手持青铜巨剑,同样肌肉鼓起的猛男。

    项央和魔门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们虽然一知半解,但本能的还是倾向于项央,谁让魔门坏蛋的名声已经年深日久,深入人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