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平舆山下 (为盟主猫腻的夜晚加更)

第五百六十四章 平舆山下 (为盟主猫腻的夜晚加更)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在神捕门领了任务,项央也不拖沓,将小黑交给相熟的麦香香照看,自己整理好行装,骑着乌云踏雪朝着平舆山进发。

    这一路上项央不急于赶路,反而像是游览观光,每到一地,必定尝遍当地小吃,遇到不忿之事,也会行侠仗义,顺应心意,如此足足过了半个月,才赶到平舆山下。

    王村,是平舆山下十几个小村庄之一,不过百十户人,除了依靠在山间打猎采药,也开垦出一片不小的土地种植粮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

    王村村长家,一个白胡子老头穿着粗布褂,踩着布鞋,头顶缠了一块白巾,好似阿拉伯人,满脸欢喜的接过项央递来的一大锭银子。

    在他手边还有一根木制手杖,形如扁平的蛇头,看起来和九四版本射雕中的欧阳锋的蛇杖有些相似。

    “少侠放心,您在山下的一应需求,老朽为您安排的妥妥当当,那马您也安心留在我这里,保证养的又肥又壮。”

    项央来到平舆山,自知山高峰险,一时半刻怕也找不到那白壁石洞所在位置,所以找上王村村长,给了他银钱,希望借宿几晚,他上山时乌云踏雪也由这村长照看。

    在金钱推动下,村长极好说话,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模样,完了还唤来一个身材矮壮的汉子,让项央跟他走,也就是借宿在此人家中。

    这汉子约莫三十好几,长相丑陋,面向愁苦,仿佛有什么想不通的纠结事情萦绕在心,不过衣服倒是华丽不少。

    经过交谈,项央称呼此人为陈大哥,倒是从他的口中得知了一个意外的新消息,在他之前,已经有一行五人来到这平舆山,同样借宿在王村中。

    这五人都是手持刀剑利器的江湖人,一个个的凶神恶煞,自称广登五侠,早项央一日前上山,似乎也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

    对这劳什子广登五侠,项央搜刮自己所知所闻也是点滴也想不起来,要么是他郡武林人士,要么是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跑出来的三流武者。

    当然,这五个人来平舆山的目的也大为可疑,因为这山上有元淮一的武道传承,项央不得不多想一些,是不是有关传承的事泄露出去了。

    “不对啊,这件事除了石堂那个老疯子知道的很清楚,就是我知道具体的地点,还有就是曾经向郭慧玉提及过,难道是她?”

    项央一边跟着那陈姓男子,一边在心里思索,石堂被他小李飞刀射伤,原本清醒的神志重新紊乱,变得疯疯癫癫,况且他本来也没必要向外泄露。

    只有郭慧玉,当初他信任此女,向她透露了月牙白玉以及平舆山之事,再联想到此女和顾南天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顾南天手下门客不少,这什么广登五侠有可能就是顾南天的手下。

    当然,这纯属他个人臆测,未必准确,也许他人另有渠道也说不清。

    走了一路,项央来到一个盖的很别致的小宅内,粗粗看来,在小小的王家村简直就是豪华别墅一样的存在,村长家和这一比,都成了猪圈马厩。

    项央心内更加疑惑,事出反常即有妖,暗暗以天视地听锁神法铺盖整个小宅,无形无质的精神绵密罗列成一张大网,延伸而出,一切活人生气纤毫毕现。

    “除了我与这个陈姓男人,能查得到的,还有两个生人迹象,两个女人?”

    项央收回天视地听锁神法,跟着陈姓男人到了屋内,见到两个长相肖似,气质迥然不同的女子在屋内端坐闲聊。

    一女年长些,看起来二十七八岁,凤眼含春,身躯饱满玲珑,散发着熟透了的气息,面容精致姣美,按照项央审美,一句天生一张情妇脸大概可以形容。

    另一女年轻,比前一个小了十岁八岁左右,和项央年纪相仿,穿着露出半截手臂的齐胸襦裙,小脸红润,红唇轻启,很是娇俏可人,与旁边女人很是相像,不是母女就是姐妹。

    小小王村,不过百十来户人家,竟然也能有如此美色,还是一大一小,项央也是啧啧称奇,不过没想太多。

    美女只和基因有关,和地域以及所处环境无关,当初他颜值巅峰时,谁能想到祖上就是贫农?

    而且这两女他也暗暗以大藏密传神舍利经书上的窥测之法看过,气血普通,丝毫真气也无,就是普通人,没什么特殊的,再漂亮的皮囊,三十年后也成过往。

    两女初见项央也是惊了一惊,她们还从未见过如此魁梧雄壮的男儿,尤其是气质不俗,带着异样的霸道与朦胧之感,让人一眼之下心生好感。

    和这两人见过礼,聊了几句,知道两人是姐妹,年长些的是徐家男人的娘子,妹妹自小就跟他们夫妻一起生活,可以说是相依为命。

    再之后他就被带到小宅一侧的一间空房中,作为留宿之地,地方并不大。

    然而屋子收拾的很是干净整齐,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被褥仿若新做,让项央很是满意,给了矮壮汉子一大锭银子,就算住清江府内最好的客栈也是绰绰有余。

    不过项央奇怪的是这男人竟然不是很开心,反而有种异常的屈辱感,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去,仿佛这屋内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项央虽觉得奇怪,但怪人怪事多了去了,个人有个人的活法,他好奇心没那么重。

    从怀中掏出五枚月牙白玉,放到桌上,一枚一枚的排列,严丝合缝,最后拼成了一枚常人掌心大小的白玉圆盘,乳白透亮,暖暖的,好似热水袋。

    “咦,竟然有这种怪事,难怪幽幽平舆山,要找一个白壁石洞如大海捞针,元淮一也不怕他人寻不到正处,原来早就留了后手。”

    与过往拼成的圆盘不同,今日此地,圆盘似乎多了些神妙。

    项央以精神窥测,隐隐从白玉圆盘内听到了一个地点,平舆山,乌云峰。

    元淮一到底是先天大高手,于圆盘中留有一丝精神残念,当来到平舆山,靠近白壁石洞后,就会触发内中的残念,免去项央大费周章的寻找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