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求教

第三百三十三章 求教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讲完戒色之法,普善老和尚还要再掰扯一番,项央连忙将叫停,开玩笑,再说一会儿,指不定自己就要剃度出家了。

    “是这样的,大师,项某近日对武学颇为痴迷,有不少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想请教,希望大师能成全。”

    项央的话让普善老和尚颇为愉悦的笑了笑,摇摇头,捻动佛珠的速度放缓,

    “有什么成全不成全的,你父亲算是我雷音寺的俗家弟子,降龙伏象功都传授给他,你有什么就问吧。”

    听到一个不知道算是有用还是没用对消息,项央在心里琢磨一下,试探的将自己在修炼定珠降魔无上神功以及龙爪手,如影随形腿中的一些疑惑与桎涩之处讲出。

    当然,不能直接说出自己练了这许多武功,不然普善怕是直接拿下他回雷音寺问罪,只是颇为隐喻的拆开询问,长的不超过两句,十分小心。

    普善开始还很开心的讲解,不过说着说着,眉头越来越皱,看着项央也是惊疑不定,暗暗思量,

    “这项藉问的武学道理怎么都这般高深?不是武学登堂入室,绝体会不到,他有这般的武功?”

    这就和学习一样,明明在外人看来是幼儿班的水平,结果问了个二次元方程,这不是闹呢吗?难不成这项藉是韬光养晦?

    这也不对啊,若说在一个竞争激烈,随时可能被人阴死的环境下,还有几分可能,不过郢城项家一家独大,没有外敌,项无缺也只这一个独子,根本没理由隐藏自己的实力。

    当然,普善也察觉到项央所问的都是佛家的高深武道,不过项家修炼的降龙伏象功本就是佛门武学,并没有多想太多。

    项央却被老和尚看的毛毛的,以为对方察觉到自己的武功底子,连忙打了个哈哈,不敢继续问下去。

    不过纵然如此,也是受益匪浅,佛家的武功,自然还是佛家的高手练得适宜,项央自我估算,这番释疑解惑,起码省却他一年到三年的修炼时间。

    “少城主,武功还是要循序渐进的好,我雷音寺武学一向是根基稳健,前期平常,后劲无穷,越修炼越有无穷威力。

    千万不要贪图一时之快,误了自己的前途和安全啊。”

    对于老和尚的话,项央知之甚详,这雷音寺不知什么鬼,但少林寺的绝技一向是不修炼个几十年甭想成为高手。

    远的不说,从韦陀掌修炼到般若掌,需要三四十年的时间,剩下绝技也大多如此,因此,少林高手大多是老头子,年纪轻轻就名满江湖的少之又少。

    “哈哈,这一点项藉知道,只是问问,没有别的意思,大师,今夜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就到这里为止,您先休息吧。”

    项藉离开讲经堂,派人安排老和尚去休息,自己回到颇有些冷清的院子,唤退项拓项腾,自己在空旷的院子里演练武功。

    运使的内功是浅薄无比的降龙伏象功,招式是龙爪手与如影随形腿这两门,气劲不算骇人,但招法老道,越打越强,不多时,整个空间竟全是项央的身影,每个身影都显现出一式爪法或是腿法。

    骤而,全部身影消散,只留下最中央的项央负手而立,身材高大,背影魁梧,比起过往只知在女人堆里打滚的项藉,完全是两个人。

    “果然是高僧,修为高深,三言两句就能使我有这番突破,这人哪怕不曾突破先天,应该也和项无缺差不太多,这么一看,这具身体的老子的确了得。”

    项央正思索间,身后劲风袭来,好像有人以暗器激射要杀他,这一击并未搅扰项央,脚下微微一点,身体如树叶一样轻飘前纵,回身之际,看到是一只颇为灵动的小貂朝他挥舞小爪子。

    “咦,这小兽好生厉害,不如罗七之流也差不太多,吃什么长大的?”

    本以为是暗器,却没想到是一只颇为小巧可爱的紫毛貂,小眼睛黑亮,一闪一闪,看着项藉带着萧瑟的杀意。

    一击不成,这小兽还要出手,项央轻轻一笑,弹指点出一道凌厉的指力,噗嗤点破空气,迫的小兽向前跳跃,却正中项央下怀。

    一伸手探出,以龙爪手的手法揪起这小貂的皮毛,劲力一催,小兽跟受了电击一样,浑身软踏踏的垂放下来,小腿还一伸一伸的。

    “小东西,凶性不浅,有人要杀我?不会吧,这原主就是个废材,谁没事要对付这么一个废材/”

    项央回到房间,将小兽缠的跟个粽子一样绑在床头,慢慢思索,如果不是自己,换了原主项藉,现在肯定已经亡于小貂之爪下。

    只是要清楚一点,这刺杀的前提是自己唤退所有护卫,不然纵使自己废材,有项拓项腾两人在一旁,小兽也绝不可能得手。

    有人知道这个空隙,所以才要来杀自己,会是这山庄里的人?

    那么目的呢?是仇恨,还是利益?又或者是有人想要试探自己?

    项央正思考之时,山庄一处偏僻的角落,一个姿容姣美,打扮老土的女人心神隐隐不定,暗暗道,

    “阿紫怎么还没回来?难道出了意外?不可能啊,这项藉武功拙劣,阿紫机灵,只要躲过两个莽汉,肯定会一击即中,再等一等。”

    这女人是山庄请来打扫卫生的,美貌非凡,却不想暗藏祸心,想要杀项央。

    “吱吱,吱吱。”

    小紫貂渐渐醒转,却猛然发现自己被人四仰八叉的绑在床头的木栏上,焦急的叫唤起来,咔咔的动弹,强大的力量竟然还撕裂布帛,连木栏也是隐隐被撼动。

    “果然不同凡响,这力量,有点意思,没有内力纯靠肉身力量,肯定不是用寻常豢养方法。”

    项央捆绑一个小貂,肯定是不会有什么不良心思,但也不是要盘问幕后指使,只是看着小兽如此惊人,起了兴趣,想要研究一番。

    远的龙凤之流的神兽暂且不谈,也不知是否有龙元凤血之说,普通的小兽,吞噬天材地宝,也许一样能有不凡的表现,就如同眼前这个小东西。

    项央取下墙壁上的重剑,以极为精准的角度与手法切开小紫貂后腿的一点,有血流出,项央以小瓶接住盖好,小心翼翼不接触,万一有毒岂不是悲催了?

    “找个时间让城里的神医看一看,不知能否作为一份药膳的原料,要是可以,今后就又多了一个增长功力的方法。”

    他这也是近期吞过药蟒血酒,这才起了心思。

    小兽可怜巴巴的眨巴着黑亮的小眼睛,浑然不知面前这个男人是想把它当做吃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