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二百四十章 邀请 (月票六百加更)

第二百四十章 邀请 (月票六百加更)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按捺下心里的思量,项央与傅大春回到老宅中,不大的院落,和他离开时几乎没什么变化,而且还干净整洁了不少,显然傅大春没少来打扫。

    “对了,小央哥,你还记得老赵家早点摊的那个小翠吗?当初还想向吴大娘问你有没有意结亲的那一家。”

    傅大春来到里屋,驾轻就熟,给自己和项央倒了杯清水,坐在木椅上揶揄道。

    “我记得,怎么了?难不成他们也有什么大变故?不至于吧,他们只是普通人,于江湖毫无瓜葛,谁会与他们为难?”

    项央当然记得自家旁边早点摊的那个青春靓丽的少女,若没有这一身武功,大概也会极为欢喜的与之结亲,共度余生吧。

    “那倒没有,不过一个半月前,小翠嫁人了,嫁给一个富商做妾了,那富商比老赵还大一岁呢。

    老赵现在也不开早点摊,转行干起布匹生意,是他那个富商女婿给出的本钱。”

    傅大春的眼里颇有些不忿,小翠那女孩在他看来也是个顶个的美貌,他自己也是心里痒痒,要不是顾忌项央这层关系,早就托人说项了。

    “好事,你情我愿,荣华富贵,这难道不是一种幸福吗?”

    项央笑了笑,这就是人的追求了,普通人但求荣华富贵,平安一生,岁数大点就大点,总比嫁给一个既没钱又没颜的穷酸要强。

    “好了,这些琐碎之事不必再提,我回到县城,先去祭拜先父,你陪我一起。”

    项央解下白裘,换了身轻快暖和的棉衣,同时细细清洗还有血迹残留的雁翎刀,看的傅大春心里发慌,这血迹,怎么跟刚刚沾染似的。

    “小央哥,你这刀上的血迹,不会是刚杀了人吧?”

    “不是,杀了几只蠢鸡,不过这几只鸡倒是挺厉害,还啄了我一口。”

    项央摇头笑道,傅大春现在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必告诉他太多,有的时候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等收拾完,项央与傅大春到街上采购些金纸叠成的元宝蜡烛还有一应所需,到了项大牛所在的坟墓前击败。

    元宝山上,白雪皑皑,隆起的小土包前一块石碑前,傅大春吐气间哈出白雾,看着项央恭恭敬敬的向着项大牛安眠之所磕了三个响头。

    项央自己在心里默默将己身发生过的事道出,希望项大牛在天之灵能安息。

    他一生所愿不过将项央培养成神捕门的木章捕快,而项央如今,已经远远超出他的希冀,想必真有地府灵魂,项大牛也会安眠地下,无憾无悔了。

    就在这当口,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引得傅大春脸色变幻,同时项央也不悦的起身回头,就见到约莫十几个身穿暗黄色布衫,手持刀剑的武林中人停在他们身前。

    以项央看来,这十几人都是呼吸规律,练就内力的后天中人,而且有两个武功还颇为不俗,给他的感觉,堪堪与黑风山上大胡子差不多。

    “项捕快,听闻您从神捕门归来,我家主人不胜欢喜,想要见一见这安远少有的年轻俊杰。”

    当先一手戴黑色白亮钩爪的中年开口道,浓眉虎目,颇为出彩,一身武功正是令项央刮目而看的其中之一。

    要知道安远小县,地处偏僻,在清江府城中,属于九流,无论是人口,经济,文化,都是垫底的,属于油水少,大家都看不上的地方。

    过往县城,江湖武者很少,大多是好勇斗狠的帮派人,而且这种人大多不懂武功,便如覆灭前的巨熊帮青狼帮小刀会。

    厉害点的,也不过是猛虎武馆这等教人拳脚的势力,且大部分名声还是白玉寺俗家弟子的名号撑起来的。

    现在这一出现,就是十几个身负内力的武者,火候还不错,项央焉能不惊奇?

    “你家主人?姓甚名谁?与我可有旧?而且你们怎么知道我回县城了?你们在县城的耳目不少啊。”

    项央回城,直接去找傅大春,之后回家,采购,来山上祭拜,一刻不停,居然被人找到且点明身份,这已经不是耳目的问题了。

    “哈哈,我家主人正是苦门香主赵德汉赵香主,他老人家最喜欢结交年轻俊彦,您是神捕门的大人物,年纪轻轻又一身武学,我家主人可是神往已久了。

    这不,您刚一回县城,我家香主得到消息,立马就想请您过府一叙,只是见您要祭拜先人,这才让我等恭候。”

    说话间,这大汉也是满心恭维,语气态度极为谦卑,这与先前上山时气势汹汹又有不同。

    他们这些人都是近来被苦门招揽的江湖散修,混迹清江府,低手见过,高手见过,庸人见过,强者也见过,早就磨练出一双金睛火眼,谁人看不出项央的不俗?

    上山前,他们对被吹得天上地下少有的项央很是不屑,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不过仰仗先人遗泽,还有贵人扶持,这才能进入神捕门,有什么大本事能让赵德汉如此郑重对待?

    所以不等项央下山,他们自行上山,为的就是给他一个下马威,也算是无聊中的一点调剂品。

    不过上了山,见到项央本人,一切的疑惑,还有先前想要敲打的谋划全都烟消云散,甚至很是后悔没听赵德汉所言。

    一双眸中生刀的眼睛,剜的他们心神震动,比见到赵德汉还要让他们恭谨,害怕,久经征伐杀戮的气质,更是展露无遗。

    在项央面前,他们这些人就如同一群小白兔跑到猛虎的领地,吓得瑟瑟发抖。

    当然,他们心中胆怯,但面上依然保持镇定,以前被人欺负了,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现在加入苦门,自有底气与依仗,不然他们干什么来安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加入什么苦门?

    “苦门香主赵德汉?也好,听说现在你们苦门势头很猛,我也想瞧一瞧到底是何方神圣,这样,先让我这位兄弟回去,你们前方带路。”

    迎着傅大春担忧焦急的目光,项央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让他先走,自己则细细打量那苦门的十几人,露出一丝莫测的笑意。

    这帮人要是知道自己加入的是魔门,不知道会不会吓得尿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