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二百零四章 斗转星移 (三更求订阅)

第二百零四章 斗转星移 (三更求订阅)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陆虎也好,言无疆也罢,在这文阳镇里向来是说一不二,唯我独尊的货色,而且长时间的没人反抗,使得两人渐生骄纵之心。

    事到如此,他们两个才清醒过来,过往仗势欺人,为恶一方,不是没人收拾不了他,只是他们的所作所为还不为那些高手所知。

    眼下单单尔无厚一人威压询问,便让两人战战兢兢,难以忍受压迫,便是证明。

    “师兄,不可听他胡言乱语,师弟和你一同在师傅门下习武,十数年感情,难道敌不过一个朝廷走狗的三言两语吗?

    若是师兄信我,咱们一同将这帮臭捕快拿下,事后师兄尽管查证,若师弟真做了对不起良心的事,甘愿受师兄惩处。”

    言无疆反应很快,以他对尔无厚的了解,要真是应了此事,保不准对方会大义灭亲,亲自出手将他们两个拿下,所以万万不能承认。

    这还不止,他还鼓动尔无厚出手,将神捕门一行人拿下,只要拿下这帮人,以他和陆虎在文阳镇的势力,稍作安排,瞒过只通武艺,不晓人事关系的尔无厚太轻松了。

    尔无厚闻言,微微犹豫,看了眼言无疆,见他目光刚直,毫不心虚的看着自己,顿时信了两三分,又想到在师门时这个师弟虽然练武偷奸耍滑,倒也不曾有过大恶,又信了五六分。

    这里就不得不佩服言无疆的演技之高,内心意志的坚定,不是每个人都能睁着眼说瞎话还能说得自己都问心无愧的。

    陆虎这时见到尔无厚面色犹豫,似乎被言无疆的话所说动,眼珠子乱转,想了想说道,

    “尔大哥,可知道清江府城中的林之龙林老一家吗?在下妹妹嫁给林家长房嫡孙,林家的声誉响彻延熹,不信我,也应该信林家才是啊。

    他们总不会承认一个无恶不作,十恶不赦的人为姻亲吧。”

    陆虎这话一出口,彻底让尔无厚相信他们的话,无他,一个林家,比他们说上千万句也好用。

    清江府的林家,五代以前的祖先,是大周朝廷的翰林院编修,致仕回乡后,为人著书立传,学问深厚,正直清明,为远近所敬仰。

    此人之后,家里子孙开始文武兼修,因为武功高强,为人侠义,渐渐在江湖上也有了些声望。

    再之后历经四代,林家人不再出仕,反而在武林中活跃起来,时常派出家族子弟行侠仗义,斩杀恶霸,为民除害,积蓄了不小的声望。

    时至今日,林家的声望,隆厚而端庄,是数代积累,数代呕心沥血换回来的,郡中上下,谁不给林家三分面子?

    而陆虎所言的林之龙,便是当今林家的家主,家传游龙剑法精绝高深,青光剑派的掌门吕三思曾与之论剑,最后惜败一招,在道德上,也是无有瑕疵,是德高望重的老人。

    “这?小兄弟,林家的名声我也听闻过,若陆虎真和林家有姻亲,他在这里为非作歹,林家岂会不出手,清理门户?”

    尔无厚的话让项央摇头,原本对此人颇为看重,现在看来是他错眼了,这人不是真英雄,只是一个有些道德良知的普通人罢了。

    甚至在他心里,尔无厚也算不上一个心如精铁,不可摧毁动摇意志的真武者。

    项央自然也知道林家的名声,但不会盲目的跟从,信任,狗都有黑毛白毛之说,何况是人?而且林家只是郡里名门,放到一州,也不过是三流而已,焉能代表正道?

    尔无厚被陆、言两人花言巧语蒙蔽,其实就是否认自己之前的判断,实是优柔寡断,轻信人言之辈。

    “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请了。”

    项央心内一下决心,无字天书也有了反应,新的支线任务生成,

    “支线任务四,击败尔无厚,任务奖励,斗转星移。”

    对于这门新出现的武功,项央并不陌生,毕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源头武功,而且神秘莫测。

    在天龙一书中,斗转星移虽然因为使用者的原因颇有些名不副实,但实际上,绝对是堪与降龙掌,六脉神剑、北冥神功等强悍武学一个档次的神功。

    这门武学乃是由五代十国的慕容龙城所创,此人武功在当时堪称天下第一,与六脉神剑创始人段思平,逍遥派老祖逍遥子应该都是一个级数的存在。

    他所在时,斗转星移威能鬼神莫测,与之相斗之人,往往死于自己的绝技之手,因此闯出慕容家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偌大名头。

    只是后代子孙不成气候,难以将这门神功发挥完全,只能使得明珠蒙尘,神功黯淡,最后更是失传于世,让人扼腕叹息。

    项央对这门武功也是好奇已久,借力打力的武功很多,三丰道人所创的太极,明教的乾坤大挪移,移花宫的移花接木,都有类似的奇效,只是不知到底孰高孰低罢了。

    压下心里的好奇,项央平复波动的心境,死死盯着尔无厚,此人虽然古板木讷,耳根子软,算不得大丈夫,更不是英雄。

    但到底是中年,十数年苦修的武功极为精湛,他没有丝毫把握能战胜这人,若是现在心中掺杂私念,更是自寻败途。

    见到项央的动作和神情,尔无厚也叹了口气,面前少年英姿勃发,武功也不弱,堪称俊杰奇才,如果可能,他并不想与对方动手。

    但现在他既然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师弟和林家,那么也没有办法,不过只要他控制得当,点到为止,想来也不会给对方造成多大伤害。

    是的,尔无厚虽然看出项央武功不俗,人也是俊杰之才,但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对方。

    撇开破玉拳经本身的威力,单单他修炼将近二十年的时间,积蓄的雄浑内力,便非只是少年的项央所能企及。

    尤其是他已经处在突破真气外放的当口,随时可能晋升,项央则不过打通四正经,两人的差距,并不是轻易就能抹平的。

    这些是尔无厚心中所想,不曾为外人所知,不然项央也只会冷笑一声,笑他井底之蛙,自大自得。

    若单靠境界内力就能决出胜负高低,江湖上只怕早就歌舞升平,没有纷争厮杀了。

    比如起了冲突龌龊,也不用打生打死,大家把内力,境界亮一亮,就能分出高低上下,谁还分生死?

    只要尔无厚没有达到真气外放的境界,项央便有机会,君不见十八火神之苗烈礼先前也是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猖狂模样,最后被项央一式龙爪手并幻阴指压服,还贡献了七年之久的幻阴指修炼进度。

    强弱不是比较出来的,更不是一眼就看出来的,而是真刀真枪,拳拳到肉打出来,拼杀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