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离去

第一百七十九章 离去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紫衣居士
    项央接连斩杀董瘸子张威两人,气势如虹,不但惊走了一众黑龙会的帮众,便是林北也是心有戚戚然,数次想要击退汪通,趁乱逃走,都被拦下。

    而且本来林北就处于下风,心烦意乱下,剑招也变得凌乱迟缓,情势朝着越来越恶劣的方向发展。

    “不行了,再这么下去,我肯定也是离死不远,搏一把。”

    林北很清楚,现在不是他们刚来时人多势众,死了两个高手,那些乌合之众也被惊走,现在的他是处在群狼环伺之间。

    心里一发狠,林北手中的秀气长剑倏而一晃,剑招由之前的纷繁华丽,变得强猛刁钻,剑尖如蛇头吐芯,招式之间三连环,剑冲牛斗,凌厉毒辣直接将汪通的左臂手腕划出一道血痕。

    也幸好汪通身穿锁子甲,有防护的功效,不然刚刚不止受这点伤。

    这一招蛇探头三连环,剑招迅捷狠辣,出其不意,打了汪通一个措手不及,乃是林北压箱底的手段,轻易不曾动用。

    只因这一招,耗费真气巨大,林北的内功火候还不足以肆意施展,因此少有使用,而一旦使用,必是生死之间的危急关头。

    汪通手臂被划伤,脸色不变,身法不退,短枪不收,依然如血杀之军,死死缠住林北,哪怕手臂殷红流淌如柱也在所不惜。

    林北心里大骂疯子,红了眼,剑术更加凶险毒辣,哪怕死,也想拉着汪通一起。

    项央也见到汪通受伤,心里一急,将雁翎刀抛射而出,脚下一点,飞跃两丈多远直接来到林北身后,一式黑虎掏心使出,虽然招式平平,但在紫霞神功的内功修为下,威力也是不可小觑。

    这番变化只在三招两式间,林北回身阻拦项央,长剑磕飞雁翎刀,空着的手与项央的伏虎拳对轰一记,汪通已经将短枪刺入林北的后心,枪尖穿过血肉。

    “我不甘心。”

    林北低头,呆呆的看了眼自己胸前贯出的枪尖,眼里满是不可思议,嘴角呜噜噜的冒出血线,大吼一声气绝而死。

    汪通则面色复杂的看了眼手上的伤痕,连点几下止住流血,叹了口气,

    “这人倒是个高手,尤其是后几招将我划伤的剑法,实在精妙难得,可惜了。”

    可惜什么,项央听得出来,一为这样的武者死在无仇无怨人之手感到可悲,一为项央插手战局,胜之不武感到惋惜。

    项央也觉得遗憾,这个人死在汪通手上,非他所杀,倒是与一门武功失之交臂。

    “小项也是担心你的安危,这三人各个武功都不弱,且杀气凛冽,争斗经验丰富,如果真是黑龙会的人,身份只怕不低,咱们还是连夜离开这里,免得影响了两日后的祖万春一事。”

    蝎十二冷冷的看了眼地上罗列的三具尸体和后方散落在地被毒蝎蜇伤的黑龙会帮众,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依照他的意思,既然对方存心报复,来者不善,就都不要想着回去了。

    项央到底年少,出手留有余地,放过一大票普通人,只伤不杀,让他有些摇头。

    项央也自有思量,杀人简单,但之后造成的影响和动荡却很难平息。

    别的不说,自己要真是将这数十人一并斩尽杀绝,哪怕是江湖事江湖了,也会引起极大的反响,这可是数十个人,鲜活的生命,而不是几十个萝卜,说拔就拔了。

    “也是,咱们先离开这里,到暗部再说吧,先回楼上叫上香香一起。”

    汪通随手撕下一角一片包扎伤口,跟着蝎十二的话说道,看着街上一片尸体横行的样子也没有丝毫动容。

    三人直接叫开客栈木门,在客栈老板和小厮战战兢兢的目光下,上楼收拾行囊,项央最先下楼,看着胖成球披着一层衣服的老板,笑了笑。

    “掌柜的,你可认识这外面的三人,跟我说道说道,这是赔你楼上窗户的钱。”

    丢出一小块碎银子,赔偿个被破开的木窗是绰绰有余,接着领着胖掌柜的来到屋外认人。

    此时项央没有时间和机会领取奖励,对最后未出现的那一人身份感到好奇,琢磨着完成主线任务,也就是击杀祖万春之后再搞一波事情。

    老板借着月色,哆哆嗦嗦的看了眼,林北,头颅栽在地上的张威,还有浑身血迹斑驳的董瘸子,肥硕的脸上颤动,膀胱一松,忍到极限的尿意如潮,瞬间飞流直下。

    项央正不耐烦,就听到水流落地的微弱声响,还有人放水时的哗哗声,正疑惑着,就见到胖掌柜的身下一片湿润,本来颇有质地的睡衣完全湿透。

    项央捂住鼻子,没想到这人胆子这么小,刚刚也没觉得他这么不堪啊。

    “大,大,大爷,这,这是黑,黑龙会的三个香主。林北,张威张大眼,还有董瘸子,这是出了天大的事。

    他们死在我的客栈前,我有十张嘴也说不清啊,这可怎么办?大爷,你可不能走啊,你要是走了,黑龙会一定会拿我撒气的。”

    胖老板先是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然后嚎啕大哭起来,脸上鼻涕一把泪一把,拉住项央就不放手了。

    项央算了一下,还差一个人,就是刘继来,这个人按照天书的支线任务,当时也在现场,怎么没有现身?

    不过看到胖老板的样子,嘴角冷冷一笑,一双丹凤眼眯着,闪过一丝精芒,

    “那是你的事,今晚之事也都是你贪心引起,要不是你把人家包好的位子给我们,哪里会有这般波折?真是自讨苦吃。

    还有,我年纪小,不意味着好说话,真有人来找你麻烦,你又不是江湖人,找官府保护你啊。”

    这个死胖子倒是打的好算盘,虽然事情的确是他们引起的,但根子还是在奸商身上。

    直到现在,项央也以为这群人就是哪个黑龙会的年轻公子找来报复的,没有意识到有其他的可能。

    胖掌柜见状,畏惧项央手中之刀,退后几步,不敢纠缠,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撒泼没用,只是想再榨取一些好处,毕竟一般的江湖人可不会特地赔偿他被打破的房屋设施的损失。

    那边麦香香三人从楼上背着包袱走下,见到项央,说了一声便从后院牵着马出走,在月色下身影消失无踪。